当前位置: 石头阅读 > 石头新闻 >新闻正文

一个围场中妄人,和一部被他“诅咒”的赛车

2018年05月17日 20:35 来源:驾仕派

1995 年,集意大利贵族和成功商人身份于一身的 Giovanni Lavaggi 实现了他一生的梦想——通过堪称疯狂的资金筹集,他在 37 岁时攒够了让自己进入 F1 赛事的钱 …… 而关于他的疯狂故事,也由此拉开了序幕。

Lavaggi 一直将赛车运动作为自己的兴趣爱好,曾经在 1984 年的意大利熊猫方程式赛事上拿到了第二,并四度出战勒芒 24 小时耐力赛,此外还试图跻身于美国 CART 系列赛,但是并未能找到愿意和他签订合约的车队。

在耐力赛事当中在实力派队友的帮助下,Lavaggi 也算成为了一名具有竞争力的赛车手。在 1992 年的勒芒大赛当中,他与德国车手 Manuel Reuter 以及丹麦车手 John Nielsen 共同驾驶一台 Kremer- 保时捷 962 CK6 赛车出战,并斩获组别第二的佳绩。在此之后,1993 年的德国系列赛当中,Lavaggi 成功夺魁。他最具含金量的成就是,在 1995 年的 Daytona 24 小时耐力赛当中与德国车手 Jürgen Lässig 和 Marco Werner 共同驾驶 Kremer K8 Spyder,最终拿下该赛事的冠军。

尽管他在运动车赛事当中成绩斐然,但一级方程式对于 Giovanni 来说可谓是又向前迈进了巨大的一步。即便驾驶的是性能极其变态的太平洋 PR02 赛车,他也很难适应让他头晕脑胀的巨大加速度,为了让赛车处于他的掌控之下,他勉强能够让自己快速做出反应。

用前 F1 车手兼 BBC 记者 Jonathan Palmer 的话来说,Lavaggi" 慢得令人绝望 ",因为他从没能让自己的赛车达到性能的极限。

频繁的打滑,以及在方向盘后的愚笨表现,让他成为了围场里的笑料,很快他便获得了 " 洗车店的约翰尼 " 得外号。更糟的是,Lavaggi 代替了来自比利时的 Betrand Gachot,成为围场新的嘲讽对象,后者是曾被视为 " 具有巨大潜力的过气车手 "。

由于他未能表现出自己的高超水准,Pacific Grand Prix 在四场赛事后与他解约,在这期间他都是以退赛的成绩收场。然而他的脾气比较犟,再次开始筹集经费,计划下一年卷土重来——他的计策成功实施,因为他在赛季末以相似的方式打入了米纳尔迪车队,代替年轻且具有天赋的老乡 Giancarlo Fisichella 出战。

悲伤的是,尽管他跑完了六场比赛,但这次他所遭遇的情况和之前在 Pacific 车队时所发生的几乎一模一样:在未能够完成德国、比利时和日本大奖赛的排位赛,蒙扎站退赛,葡萄牙站拿下第 15 名,匈牙利站拿下第 10 名之后, Lavaggi 选择退出这项赛事。匈牙利站的成绩也成了他短暂 F1 生涯的最佳战绩。

由于意识到再次重返 F1 会是相当可笑的事情,Lavaggi 决定将注意力转回运动车赛事。利用另外一大笔钱,他成立了自己的车队,GLV Brums。之后被重命名为 Lavaggi Sport 的这支车队在 1998 到 2003 年间派出法拉利 333SP 参赛,两度斩获 FIA 运动车锦标赛的冠军,其中一项荣誉即是蒙扎 1000 公里大赛的第一名。

在车队于 2003 年最后一次参赛之后,Lavaggi 便淡出了视野。随后,Giovanni Lavaggi 出乎意料地发布了一份意图重新进入 2006 赛季新 LMP1 组别的声明。又过了几个月,并没有任何有关 Lavaggi 车间的照片流出,只有 Giovanni 本人的官方照片——其实在照片的某个角落里放着一台肉眼可见的新车风洞测试模型,不过这个自豪的意大利老哥情不自禁地占据了镜头的大部分范围。

Lavaggi 期望着这台新赛车能够在 2006 勒芒系列赛事开始时做好准备,但是事情并未按照计划进行。赛季过半之时,赛场上还是没有它的影子,但是 Lavaggi Sport 承诺它会在赛季第三回合的纽伯格林 1000 公里大赛时登场。为了引起媒体对该车的兴趣,Lavaggi 用闪闪发光的红布盖着它,将它摆在极其显眼的位置放了一整天。

当车衣掀开之时,聚集的人群着实吃了一惊——此处的 " 吃惊 " 不是褒义。为了赶上承诺的最后期限,Lavaggi Sport 1(下文简称 LS1)看起来像是由一堆廉价塑料片拼凑的破烂。钝,且毫不精致的线条暗示包围的设计可谓是真正的粗制滥造。然而,这部如此设计的意义在于能够安装更大排量的引擎,从而能够更容易地卖给私人车队。

在德国完成了令人失望的揭幕仪式之后,这支车队返回意大利,打算对 LS1 进行广泛的测试。可惜的是,这个意图可谓是徒劳无功——这台赛车上的由 PME 调校的 600 马力 6.0 升福特 V8 引擎出了故障,并且由于无法确认问题所在,他们决定放弃测试并更换这台罢工的发动机。

这些问题同样也导致了这台车未能于即将在多明顿举行的赛事之前进行足够距离的测试,迫使 Lavaggi Sport 放弃了又一场赛事。在这段时间期间,这台车按照自己的步伐缓慢前行,并最终出现在了 2006 年勒芒系列赛最后一战—— arama 1000 公里大赛的围场里。

然而在比赛开始没多久,Lavaggi 立刻又遭遇了令人绝望的引擎故障,赛车缓慢地回到了维修区。Scuderia Lavaggi(译者注:scuderia,意大利语,车队的意思,原意是指马厩)的技师们疯狂地设法让这部庞大的 V8 重获新生,但是它完全不服从他们的意志。

LS1 在这一场赛事当中进站 17 次,每一次都得稍微修修补补,然后再次出站,而频繁进站的原因只不过是为了让所有气缸的点火顺序恢复正常 …… 在晃晃悠悠地跑完 28 圈,这台赛车最终退赛。

2007 赛季开始时,除了毛遂自荐的 Xavier Pompidu(法国)以外,Giovanni Lavaggi 同样雇佣了一名不为人知的意大利车手 Mario Puglisi 代表 Lavaggi 车队一同出战在蒙扎赛道举行的第一回合分站赛。排位赛再次成为了这支车队的噩梦,因为他们甚至连 GT1 组别的赛车都跑不过。

排位赛结束时,LS1 的 1 分 47 秒 160 单圈成绩比当时最快的 GT1 组别赛车—— Oreca 车队的 Saleen S7R 慢了足足 1.717 秒。而 LS1 本身所属的 LMP1 组别当中,刚刚加入战斗的标致用他们的 V12 柴油引擎的 908 HDi FAP 拿下了杆位,该车的单圈比 LS1 快出了可谓悬殊的 12.657 秒。正赛时,LS1 依然不争气,在 57 圈之后就再次因为引擎故障退赛。

为了推进开发工作的进度,这支车队打算跳过该赛季在瓦伦西亚举行的第二场分站赛,并在纽伯格林 GP 赛道的 LMS 赛事出现。而争取来了意大利车手 Cristian Corsini 的 Lavaggi 最终设法在排位赛当中打败了 GT1 阵容。

然而,他们仍在原型车类别当中排名垫底,最终排在了动力更弱的 LMP2 组别之后。如同之前预料的一样,这台车在 29 圈时因为机械故障而退赛。

在斯帕赛道举行的下一场赛事会是那台笨重的福特 V8 引擎的最后一战,因为另一场退赛迫使 Lavaggi 开始寻找一台替代引擎。幻灭的 Lavaggi 车队跳过了在银石和巴西 Interlagos 赛道进行的 2007 赛季最后两场比赛。

之后英国公司 Advanced Engine Research 为 Lavaggi 车队提供了动力系统的解决方案,前者于 2006 年进军勒芒,并将与当时还在参加勒芒耐力赛的奥迪一决高下的希望放在了他们自家定制的 3.6 升双涡轮增压 75 度夹角 V8 引擎上。这具动力单元比之前 Lavaggi Sport 所使用的充满了懒散气息的福特引擎多出 50 马力。最重要的是,这台引擎的可靠性记录也更好。

在 2007 年的斯帕站以来的最近一站上,Giovanni Lavaggi 选择了 GT 赛事老将、德国车手 Wolfgang Kaufmann。他希望这样的车手选择可以让他的车队相对平衡一些。然而,AER 事先承诺提供的引擎并未如期送达。由于缓慢的研发速度以及比对手车队更低的研发预算,LS1 赛车与之前相比并未有所进步——它仍然处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尴尬境地。

事实证明在新车发布会上听众们忧心忡忡的态度是正确的,这台赛车毫不吸引人的拙劣车身在提高空动效率方面也不够有效。Lavaggi 在场上只能屈居第 28 位,比领先的标致 908 HDi FAP 慢了将近 9.735 秒。而和以往一样,该车在正赛进行了 87 圈后就罢工退赛了。

在比利时斯帕站,类似的机械故障导致退场的戏码再次上演,随后在纽伯格林又因为没能跑完赛事所要求的最短赛程(冠军 90% 的赛程)而未获得成绩。还好,在漆黑的地平线上发出了一道细微的曙光。即将在 Vallelunga 赛道进行的非锦标赛分站赛事为 Lavaggi 车队提供了理想的竞赛环境,因为大部分高预算车队对于不计分的赛事并不上心。

实际上,LS1 是唯一一台参加了 Vallelunga 站比赛的 LMP1 组别赛车,剩下的两只小规模的参赛车队来自 LMP2 组别。奇迹一般的是,LS1 在排位赛中安然无恙并夺得杆位—— 1 分 26 秒 776 的单圈记录比紧随其后 Audisio & Benvenuto 车队的 Courage C65 快了 0.635 秒。随后的正赛当中,排名第二的这支车队陷入了技术故障的泥沼,最终以第十完赛。而作为唯一的 LMP1 组别参赛者,Lavaggi 获得了该组别的唯一一场属于他们的胜利。

尾声:

之后,FIA 为了让原型车的极速降低,重新修订了规则,使用更窄的尾翼的 LS1 除了 Vallelunga 站的胜利以外,便再也没能获得任何的硕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