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石头阅读 > 石头新闻 >新闻正文

嘻哈是什么,什么是嘻哈

2018年06月12日 00:46 来源:果酱音乐

去年夏天,《中国有嘻哈》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山天地万物化为虚有的气魄火遍了全中国。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中,酸菜炖粉条一锅吃三天的青年博士后,我实在不懂什么是嘻哈。只能盯着电视在全场沸腾的时候,大口啃着烤地瓜。

你爱找 beef,我爱烤红薯

最近又听说,《中国有嘻哈》第二季《中国新说唱》要来了,我这个被美丽世界抛弃的土鳖终于又回想起,曾经一度被嘻哈支配的恐惧。

我是谁?我在哪?他们在干属么?为了让自己不再发出这种无聊的哲学三问,本博士后拿出实事求是,追求本质的科研态度,对嘻哈做了一番嘻嘻哈哈的探究,最后发现,呵呵原来就是这么回事儿啊。

(一)服饰篇

说起嘻哈服饰,最基本的就是得大。 大!就是正义!T-shirt 不能是 T-shirt,得是连衣裙。不管那女老少,连衣裙底下套大肥裤子,鸭舌帽搭配蜜汁绑腿,脖子上挂着东北金项链(数条),脚蹬最贵最新的椰子。

垮裤搭配蜜汁绑腿

鸭舌帽 plus 东北金链

肥肠社会

衣服都很宽大,是因为嘻哈发源于美国布朗克斯的贫民窟。贫民买不起衣服,所以给他们的孩子穿很大的衣服,这样就可以穿好多年。随着嘻哈文化的兴起,这种穿衣风格就变得非常时髦。

犀利哥为什么行走的妖娆,因为有嘻哈文化的加持力啊

不要小看这套行头,这个穿搭,粗中有细,垮中带潮,随意中透露着精致,不仅看着很穷而且看着很富。破汗衫子搭配上价值不菲的金项链,潮牌高筒袜套住松松的裤腿,脚下一双人民币五位数的椰子。张弛有度,能屈能伸,土的时尚,炫的低调。

连永垂不朽的红军也采用这种前卫的穿搭

其次,嘻哈服饰还给人一种鲜明的层次感。这种层次感极具中国文化的内涵,衣服的垂感和裤脚的堆砌感相辅相成,制造出了一种曹衣出水吴带当风的写意性和古典美。难怪今年《中国新说唱》要走中国风,完全就太 fit 了。

你就是全场的焦点

相信我,就算你不会说唱,不懂街球,跳舞像做法涂鸦像尿炕,但穿上这套行头,你整个人就嘻哈了一半。

(二)肢体篇

如果说穿了嘻哈服就嘻哈了一半,那另一半就是嘻哈范儿。 什么是嘻哈范儿。简单来说就是气质。你得有一个怼天怼地,愤世嫉俗的气质。脸上时刻挂着一个字:滚你妈妈的大鸡腿儿!

脸绝对要臭,整个人一定要充满了新生愤青的阵痛。因为世界是 shit,人类是 shit,所以我写了这段 shit beat。

在做的各位都是辣鸡

老拳乎你熊脸

嘻哈是什么,嘻哈就是针砭时弊、仗义执言。靠批评表达爱,靠骂战维持和平。这一点毛病都没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说玩嘻哈的都是革命者一点都不夸张。 革命者都有一种能够 " 煽动 " 别人的特质,上台演讲,振臂一呼,台下群情激昂。所以他们都有一种特别有力的肢体语言。比如这样:

比如这样:

再比如这样:

所以不要害怕台上的说唱歌手像打仗,这就是身体跟随节奏的律动在写实啊!就跟你家村口的阿伟听最嗨的歌,骑最快的车,住最好的医院,打最好的石膏是一个道理的。

不仅如此,嘻哈人士令人迷惑的见面打招呼手势,其实也很简单。

意思就是: hi how are you? fine thank you,and you? Im fine,too 翻译一下就是: 敬个礼呀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再见!

跟这是一个意思

(三)语言篇

让我对嘻哈最为不解的,其实是他们的语言。我的天,几个松松垮垮人,挂着一堆金光闪闪东西在台上饶舌就算了。说得快,我听不懂,我能原谅我自己,但说的慢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啊?本土鳖真的听不懂。

真的吗,我就是胖吃懒啊

他是完全躺枪了吗?

其实这也很简单。 punchline 就是亮点。 比如他说:我很喜欢你中间的 punchline。 用我们的话说就是:你中间那个包袱抖得真带劲嘿。 如果他说:对于一个 rapper 来说,Acappella 有时候才是最厉害的武器。 用我们的话说就是:求你别唱了,你丫清唱太难听了。 如果他说:跟据 Beat 每人轮流展示自己的 Rap,注意不是 Battle,是一种非常和平的相互交流 Rap 的形式。 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击鼓传花,到谁谁发言,不许骂人。 还有什么 dab dab,swag swag。其实就是一头扎进自己的嘎鸡窝,觉得这样特别酷。

嘻哈这个东西其实不神秘。他看起来眼花缭乱,其实内里简单得很。 它就是一种应苦难而生的街头文化,嘻哈人士们夸张的服饰和形象,其实就是一种对贫穷的报复,为了从被歧视的阴影中走出来。这是草根为了代表和证明自己的一种手段。 远在世界另一端的我们,轻易地接受了这种特殊文化的表面,却无法深入它的内里。它不仅仅是外表的浮夸和凶狠,也不仅仅是追求爱与和平的口号,它深刻与辛酸的源头与发展历程,是我们无法接触到的。 所以中国真的有嘻哈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没有吊到飞起的 flow,没有 punchline 很 6,我的 acappella 太 low,我还是 where cool where to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