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石头阅读 > 石头新闻 >新闻正文

专访朝鲜首位外国律师 投资朝鲜的时候到了吗?

2018年06月14日 19:03 来源:世界说

世 界 说

余 佩 桦

发自 新加坡  

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将会面的消息公开,新加坡律师谢凯文(Kelvin Chia)开始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者问询,他们想知道如何投资朝鲜,朝鲜对于外商投资与特定行业有哪些规范。

△  2018 年 6 月 12 日美朝首脑会晤 来源:视觉中国

谢凯文的律师事务所总部座落于新加坡滨海湾边上,是唯一一家在朝鲜拥有执业资格的全外资律所。公开资料显示,全球仅有三家外国律所曾表明拥有朝鲜执业资格,但是,这三家律所的在朝业务目前皆已停摆。

2013 年,谢凯文的客户陆续因国际制裁离开了朝鲜,但他仍与朝鲜及在新加坡的朝鲜人士维持联系。由专精朝鲜半岛事务的英法双籍律师 Michael Hay 创立的 HK&A,由于朝鲜半岛 " 跨区域 " 关系持续恶化,客户大部分受到了制裁的负面影响,在 2016 年也暂停了已持续 12 年的朝鲜业务。意大利律师 Luca Birindelli 曾在朝执业,在 2012 年逝世后,他的 BeA 事务所随即停止营业。此外就再无朝鲜外资律所的公开消息。

△  谢凯文 来源:谢凯文

在因核危机爆发而启动的六方会谈后,朝鲜向外界透露出一丝开放的风气。2004 年,朝鲜在签下 " 致力于朝鲜半岛无核化 " 的六方声明之余,其国家内部对海外投资的态度也应声显现。朝鲜最高权力机构最高人民会议通过修改外国投资法,适度宽松了境外投资和在朝设立全外资企业的条件,同时也加强了知识产权法律。

△  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场 来源:维基百科

就在这一年,谢凯文随他的客户,一家欧洲药业集团,第一次到访朝鲜。朝鲜当局邀请他设立公司,但当时朝鲜没有授与外国律所执业资格的法律,谢凯文提供了中国、越南的相关法律给朝鲜政府作为立法参考。不到一个月,由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授与的执照就办下来了。在位处平壤市中心大同江畔、评级最高的普通江酒店内,朝鲜谢凯文律所设立了办公室,并雇用了两名朝鲜律师。

在特金会前夕,谢凯文向世界说回顾,从设立朝鲜办公室迄今 14 年,外商对朝投资的热潮从未真正出现。尽管起初几年有不少外商表达进入朝鲜的兴趣,但后来朝核与制裁危机不断升温,外资投资朝鲜变得越来越难。比如在朝鲜尚未被禁止出口金矿前,有外商曾计划开采金矿,却发现加工金矿所需的氰化钠被纳入禁运物品名单,因为有用来做成化学武器的风险。有些欧洲政府甚至直接告诉谢凯文的外商客户,必须停止涉足朝鲜生意。

△  谢凯文办公室所在的普通江酒店 来源:维基百科

2004 至 2013 年间,谢凯文律所平均每年仅服务约三个赴朝外企,包括采矿业、食品业等公司,也曾经协助朝鲜企业处理涉外法律问题。谢凯文律所在朝业务规模与 BeA 事务所相近,BeA 合伙人 Sara Marchetta2008 年对国际金融法评论(IFLR)披露,BeA 每年最多只为五个赴朝客户提供服务,主要是资源采掘与加工业的企业。

除了制裁本身,制裁 " 阴影 " 也影响赴朝投资意愿。谢凯文曾协助一个新加坡公司投资朝鲜,业务并不涉及任何制裁名单,结果还是被公司的欧洲股东叫停,因为担忧参与涉朝业务会触怒美国政府。大多数外商不想为了规模不大的朝鲜市场,赌上触怒美国和欧洲国家政府的风险。据美国中情局《世界概况》估计,2015 年朝鲜人均 GDP 仅约 1700 美元,在 228 个国家与地区中位列第 214 名,2017 年朝鲜人口约有 2524 万,约为韩国人口的二分之一。

△  美国财政部 来源:维基百科

谢凯文指出,银行对于涉朝交易尤为敏感,因为银行即使没在美国设分行,也经常会处理涉美跨境业务与美元交易。在新加坡的朝鲜人士曾向谢凯文求助,希望在新加坡银行开户,但他帮不上忙。他说,虽然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未明文规定禁止朝鲜人开户,过去尚有少数在新外资银行愿意开户,但如今已没有银行愿意,在新朝籍人士基本只能使用现金交易。

一名在新加坡日资银行从事放贷评估的人士也对世界说表示,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银行在评估与朝鲜或伊朗相关的交易时,为控制风险,不但要遵守美国财政部海外资产控制办公室(OFAC)发布的制裁名单,有时甚至会拒绝并未列入 OFAC 清单的交易。她解释说,新加坡银行需遵守 OFAC 清单,是因为美元电汇需通过 " 中间银行 "(correspondent bank)操作,其中经常牵涉到美国银行。而 OFAC 名单上所列的行业和公司,通常比联合国制裁清单更广泛。

特朗普在特金会后的记者会上称,在朝鲜无核化完成前,制裁将继续有效,经济制裁在处理朝核问题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外商赴朝投资还有个规定是要找到保证人(sponsor),通常是个朝鲜国营企业或政府部委,这个单位要为外商在朝鲜的一切行为负责,全外资企业和朝外合营企业都需要遵循。谢凯文解释,这项规定的影响是容易有利益冲突,比如这个单位成为 A 公司担保人后,可能就对 B 公司不那么支持。对于投资人来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寻找商业伙伴的空间。

获取可靠的数据是外国投资者的另一大困难。朝鲜政府并没有统一和公开的数据库,投资者很难取得赖以决策的市场信息。

但在谢凯文与朝鲜官员接触的经验中,朝鲜当局整体而言还是 " 对企业友善 "(business-friendly),原因是太少人来投资了。朝鲜官员总是乐意带投资人去参观工厂、地点,安排会面,甚至全额补助潜在投资者的住宿。

谢凯文也指出,朝鲜其实有很多法律,写在纸上的法律比许多类似发展程度的国家进步得多。但由于外国投资的案例太少了,司法与仲裁的有效性 " 还没被试验过 "(untested)。自 2011 年起,朝鲜在透明国际的 " 全球清廉指数 " 名单中的排名常年靠后,2017 年在全球 180 个国家与地区中位列第 171。

△  六方会谈首席代表 来源:维基百科

此轮特金会燃起的一轮对朝投资兴趣并非第一次,六方会谈启动后的 2004 年、朝鲜退出会谈前的 2008 年,也有小波外国企业考察朝鲜项目的趋势。

" 希望特金会后,制裁的局面能真正改变,否则,十年后,我们还会在这里进行相同的对话 ",谢凯文说。

△  朝鲜核试、国际制裁与重大事件时间表

(世界说曲思翰、郎天琪、张悦、张易萌对此文亦有贡献)

END

  责任编辑 | 朱逸蕾  

运营编辑 | 贾珍珍

版面编辑 | 彭宁楠

【点击关键词   直达往期精选】

普京的大管家

朝韩首脑会晤

德国叙利亚行动

英国双面间谍毒杀

马航客机坠落背后的信息战

中美贸易战  | 特朗普 " 狙击 " 中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