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石头阅读 > 石头新闻 >新闻正文

映客市值偏低?它的短板或在于没有 BAT 加持

2018年07月12日 17:34 来源:钛媒体

日前映客已经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交易。开盘价 4.32 港元,较 3.85 港元的发行价上涨 12.21%,映客成为港股娱乐直播第一股。不过与业内所预估的破发相反,映客股价盘中一度大涨超 40%,市值突破 110 亿港元。

从市值对比来看,虎牙市值为 73.5 亿美元,即 488 亿元人民币,是映客的近 4 倍。

从同行市值对比与市盈率来看,映客的市值或许偏低了。基于为何相对其他行业公司,映客的市值偏低,奉佑生表示,映客的定价是良性定价,并表示希望把盈利空间给到投资者,不看重短时间的估值。

从映客此前招股书显示,2015 年至 2017 年,映客收入为 2870 万、43.3 亿及 39.4 亿元,经调整纯利分别为人民币 150 万元、5.68 亿元及 7.92 亿元,3 年复合年增长率为 2229.1%。

映客 IPO 的保荐人之一德银在最新报告指出,预计映客 2018 年的盈利将近 10.16 亿元,2019 年、2020 年预计盈利达到 12.16 亿元及 13.94 亿元。

可以说,在整个直播市场面临颓势与倒闭潮以及短视频抢食的风口,映客还是维持了一定的盈利能力,在当前的大环境下,这个表现其实已经不俗了。

但按此计算,映客的 2018 年预测市盈率不足 10 倍。对比欢聚时代 18.4 倍、陌陌 26.4 倍、天鸽互娱 ( 1980 ) 18.4 倍市盈率都过于偏低。

市盈率 = 股价 / 每股收益,也就是说投资这个股票大概能多少年收回成本。

理论上,股票的市盈率愈低,表示该股票的投资风险越小。市盈率过高说明其营收增长超过了预期,并且投资者看好其未来增长前景。许多传统科技企业通常市盈率极高,他们高昂的股价靠未来成长率支持,这可以看作是市场对于公司发展前景的乐观程度。

而在盈利上保持增长但市盈率低,往往意味投资者对整个行业大环境与该公司的未来增长前景不看好,但也往往意味着着股价被低估。

映客是泛娱乐直播的头部玩家,它需要对抗的是整个行业的颓势。映客招股书披露,其业务主要分为直播业务、网络广告和其他业务三大板块。

而在 2015 — 2017 年三年期间,映客直播业务所得占其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94.6%、99.8%、99.4%,直播业务所占比重越来越大,而直播核心数据却在直线下降。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发全员信,信中提到," 我们没有 BAT 的加持和站队,是凭借自己不断进步的产品和技术创新能力,在最惨烈的千播大战中笑到了最后。"

但没有 BAT 加持,也成为了映客未来要获得更高市值的一大短板。也就是说,映客背后如果站着 BAT 等其中一家或几家巨头,它的市值或许远不止今日的表现。

在 18 家赴港上市的企业,腾讯参投了 5 家。对于独角兽密集上市,曾有分析人士称,赴港上市 " 这些公司亏损较大,急需从资本市场融资,之前烧了很多投资人的钱。" 但与这些业务基本面处于亏损型公司相比,映客是盈利的。

在映客上市之后,腾讯系的美团与拼多多也即将登录港交所,美团提交上市申请后,整体估值可能达到 600 亿美元;而处于舆论风波中的拼多多在提交上市招股书后,有部分机构传言称其估值或将高达 300 亿美元。

某种程度上,这些公司之所以能够获得一个较好的估值,在于它们背后都站着腾讯,甚至有可能成其基石投资者。因此,这些公司尽管丧失了独立性,但却获得了巨头的巨大的资源、资金与渠道流量的支持,并为它们的上市做品牌背书。

本次映客 IPO 的基石投资者为分众传媒和 B 站,分别认购 3000 万美港元及 1000 万美港元股份,禁售期为 6 个月。

映客方面此前表示,二者的投资,希望与映客直播平台在渠道和内容上有所协同,也大幅增加了映客上市后在城市渠道下沉和内容品类扩张上的想象空间。

业内知道,基石投资就是在 IPO 时候,有个或者某几个投资者提前和发行人签订认购协议,以 IPO 价格认购一定数量的股票。基石投资者的作用是给公司的基本面、盈利模式、发展前景做背书,也是给不确定市场的 IPO 一颗定心丸。

许多 IPO 的公司没有过往业绩可供投资者参考,引入基石投资者可以增强市场对新上市股票的信心和信任。

此前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引进基石投资者的做法在亚洲很是盛行,特别是在香港上市的公司。自 2012 年以来,基石投资者的认购股份已占到香港新股发行的 30%。

通俗的说,基石投资可以给市场一个相对有公信力的参考,告诉市场,这样的市场 " 大腕 " 都来了,这公司应该信得过。这样让许多投行一起参与进来,并且预售大部分股票,也可以消除在市况波动时发行中的风险。

正是因为目前港股上市的公司多数都是资本催熟的,所以基石投资者的强大与否,对于上市公司的上市估值影响颇大。

比如小米香港 IPO 引入基石投资人中,投资方包括高通、招商资本、中国移动和顺丰速运。阵容就比较强大,也间接让小米获得了一个相对较为合理的市值。

一般来说,IPO 发行人,尤其是不被看好的 IPO 发行者当然是很希望有强大的基石投资者,一方面使得 IPO 项目成功的保险系数提高;另一方面也可以给在市场上传递正能量,吸引其他投资者前来认购。这跟购物中心招商是同样的道理。

但投资者抢着去当基石的项目都会是火爆的项目,换句话说,互联网行业的投资人往往也会看 BAT 的动向。

因为现在 BAT 尤其是 AT 已经是投资市场不可忽视的两股巨大的力量,往往可以起到风向标的作用:BAT 抢着去的项目一般都不会差。

因为本身做基石投资者也是有风险的,比如需要按 IPO 发行价购买预先约定数量的股票,并要接受 6-12 月的锁定期,需要面对最后认购的价格在签订认购协议的时间节点上不确定性以及上市后的锁定期等市场风险。

而如果上市的企业此前有 BAT 这样的巨头多轮参透与领投,占据着较大的股份比例,那么该企业上市,BAT 做基石投资者的可能性就更高,沾上巨头概念股,市场给予的估值也就往高了看。

比如说,拼多多在 2016 年 7 月的 B 融资中就引入了腾讯,在今年 4 月的 D 轮融资中,腾讯继续加持,股权增加至 18.5%,位列第一大机构股东。腾讯也是美团第一大股东。

而传闻将于下半年即将赴港上市的滴滴出行、腾讯音乐、斗鱼等公司,身后同样站着腾讯。早前阅文集团、易鑫集团等 " 腾讯系 " 公司赴港 IPO 时均是盛况空前,比如阅文集团 2017 年上市之时达到 620 倍的认购规模。而有腾讯做基石投资者、在港上市的希玛眼科股份当年认购也呈现一片火爆态势。

拼多多美团的估值因素与隶属于腾讯系有着莫大关系。

同理,蚂蚁金服最新市场预计融资后估值在 1500-1600 亿美元,高市值的背后则是有阿里的加持关系微妙。蚂蚁金服的股东构成中包括马云、谢世煌等 26 位阿里巴巴高管。前两位位股东分别为浙江君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 42.28%,浙江君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占股 34.15% 共计 76.43%。

两者的普通合伙人(GP)均为杭州云铂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该公司由马云 100% 持股,也就是说蚂蚁金服的 76.43% 的表决权由马云行使。

另一个案例是看爱奇艺,爱奇艺上市之初也获得了较高的市值估值,但它并未摆脱亏损局面,2015 年、2016 年和 2017 年,爱奇艺净亏损分别达到 25.75 亿元、30.74 亿元、37.36 亿元。

但它的上市故事是百度公司持有爱奇艺 69.6% 的股权,根据当时招股书,在爱奇艺和百度签署的合作中,两家公司将在 AI、智能设备 /DuerOS、云、在线广告、流量等方面合作。

招股书中专门谈到与百度的关系,即百度为爱奇艺提供了技术、基础设施和财务方面的支持。

在虎牙上市之前的今年 3 月,腾讯给予虎牙 4.6 亿美元的战略投资。对虎牙来说,这既是 B 轮融资,但也是一次 Pre-IPO 轮的融资,这在当时也基本意味着腾讯成为了其基石投资者。一方面,腾讯提供了上市前的现金和资源注入,给虎牙提供了一个利好。

其实对于互联网上市公司而言,基石投资者与背后的持股巨头就如主力店,属于压仓石。

正如早前消息指出,内地富豪认购港新股,担任港新股基础投资者逐渐成为新潮流,这被香港市场解读为港新股遭遇爆炒的主要原因。

回到映客 IPO,没有 BAT 的加持,一方面或说明 BAT 并不看好秀场直播的前景;其二,在整个直播行业,映客市占率是 15.3%,排名第二,这想象空间又弱了许多;其三,映客上市也缺失了强大的基石投资者阵容。

而从目前即将赴港上市的企业当中,映客的基石投资方算是相对弱势的一个,港股新股又对基石投资者的依赖性颇高。与此同时,也与受到小米刚刚 IPO 影响,市场资金面紧张有关,这或许也是映客市值偏低的重要原因所在。

从直播行业来看,在整个行业的增长曲线下滑的时间风口,大平台的资源导入、资金链与供血能力非常重要,腾讯投资的虎牙估值高,因为腾讯本身作为国内最大的游戏厂商,其研发与代理的游戏可以源源不断为其进行内容资源输出与流量导入。

游戏直播与游戏产业也是一种供应链上下端的互相支撑的关系,大厂的游戏用户活跃度能够促进游戏直播这一领域的热度。

而秀场直播则缺乏价值沉淀与差异化内容生产,要维持留存率与控制监管的风险也相当困难。

从另一方面来看,有 BAT 加持有在财力、资源支撑之外,抗风险能力也强一些,相对而言,单个主播或者个别业务遭到监管影响时,对平台造成的影响可大可小,主管部门可能会出台的制裁政策包括:中止运营、关停平台或吊销营业执照等。

而直播业务尤其是以单一秀场为主营内容方向的直播平台遭遇低俗、打擦边球的内容的概率会更大,面临的监管风险要大于以游戏等垂直领域为主的平台。

当然或许在映客看来,一个较低的市值,可以给予投资人未来更大的增长空间。但是直播下半场的难度已经提升,比拼已经不再是产品端的迭代,而是业务创新、资本输血和资源的协同性,以及如何对抗短视频井喷式发展抢夺视频消费领域的用户与流量。

在目前来看直播平台想与短视频融合基本上是失败了,这意味着要快速拉升估值的空间非常有限也难了许多。以全民直播或者社交化直播为噱头吸引普通用户直播的故事已经很难讲通,直播行业需要讲一个在与短视频存激烈厮杀过程中能够活下来与之对抗的新故事。

而要讲好这个故事,需要借助 BAT 的力量合纵连横,而无论是腾讯还是百度,都是对抗头条系短视频的同盟军。

因此,如果有 BAT 加持或者做品牌背书来讲一个与巨头资源协同、差异化互补输血的好故事,情况显然会不一样。

映客 CEO 奉佑生这句没有 BAT 加持或许也透露了些许醋味儿,毕竟 BAT 这两年投了不少公司,但却偏偏错过了映客,背后或隐藏着自身对 BAT 加持的渴望。如果整个行业本身已经没有太多故事可讲,又缺乏 BAT 的加持,映客上市之后的路还真不好走。

【钛媒体作者介绍:王新喜,TMT 资深评论人,本文未经许可谢绝转载,微信公众号:热点微评(redianwei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