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石头阅读 > 石头新闻 >新闻正文

看全球 PE 如何搅动东南亚市场

2018年07月12日 21:22 来源:36氪

编者按:本文作者 RYUSHIRO KODAIRA,原文标题 How private equity is shaking up Southeast Asia

对私募股权公司(private equity firms)来说,越南正快速成为世界上最热门的市场之一。

西方 PE 公司投资越南的原因显而易见——他们乐于接受冒险,惯于负债收购。越南的经济发展得很快,股票市场表现良好,政府还推出计划,准备将不少国有企业私有化。对华平、KKR、TPG(德太投资)等 PE 巨头来说,这些都是理想的投资条件。由于国内的机会减少,他们一直在投资越南。

华平是投资越南的领头羊,承诺会投 10 亿美元。今年 3 月,华平以 3.7 亿美元入股了 " 越南科技及商业股份银行(Techcombank)",6 月,这家银行在胡志明市证交所上市。目前,这是越南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 PE 投资。华平在越南的第一笔投资是 Vincom Retail(该国最大的购物中心开发运营商),起初投资额为 2 亿美元,后来追加到 3 亿美元,公司现在估值 35 亿美元。KKR 也开始关注越南。去年,这家领先的美国 PE 公司投资了越南的 Masan Group(一家食物和饮料公司)。 KKR 的东南亚主管 Ashish Shastry 说," 越南经济增长快,人口发展趋势良好,有很多机会。"

越南的繁荣是整个亚洲的缩影。

研究公司 Preqin 的数据显示,2017 年,PE 在亚洲的总投资额增长了 38%,达 1580 亿美元,首次超过欧洲。不仅如此,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成立了最大的亚洲基金,规模为 66.5 亿美元。6 月中旬,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宣布,旗下首个以亚洲为重点的私募股权基金已募资完毕,约 23 亿美元。加上之前承诺的全球收购基金,黑石在亚洲的投资额至少有 38 亿美元。黑石集团的私募股权全球主管 Joe Baratta 表示," 相较于主要市场,该地区持续强劲、快速的增长,让各领域都有投资机会。"

东南亚地区的增长尤为强劲。

2017 年,东南亚的私募股权投资总额同比增长了三倍,达 235 亿美元。投资者认为,东南亚的经济会以更快的速度增长,科技领域的投资和中产阶层的人数也会随之增加。国际货币经济组织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18 年,东南亚的 5 个主要国家,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的经济会以 5.3% 的速度稳定增长,2019 年,增速为 5.4%。

一位香港的投资基金专家指出,虽然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增长速度更快,但这两国的交易价格相对较高,投资后不太可能有高回报。另一方面,在东南亚的投资者有更多机会投资有前途的公司,而不至破产。该专家表示," 投资东南亚地区的高回报可能在未来的 3 到 5 年内实现。"

此外,另一个引导私募股权基金聚焦东南亚的原因是:大范围的资本市场改革。

1997 年,亚洲金融危机重创东盟的几个成员国,促使他们出台新的监管条例和其他措施,防止危机再次发生。措施包括改进公司治理实践,以保护投资者的利益。相关的改革始于 2000 年,大部分以英国和美国为原型,在 PE 投资东南亚时,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来源:Preqin

越南的改革聚焦在公共部门,包括最近的国有企业私有化。

推动私有化正式开始于 2011 年,在总理阮春福的领导下,2016 年开始有重大进展。越南财政部的数据显示,国有企业数量从 2010 年的 1500 家降至 2016 的 583 家,到 2020 年,预计会下降到 120 家。越南国家安全委员会出示的一份综述表明,截至 2015 年底,越南上市公司的数量已经从 2000 年(越南的第一家证券交易所开业)的 2 家增长到 2015 年的 686 家。同期,市场总市值占 GDP 的比例从 0.28% 升至 34.5%。政府原来准备逐步将国有公司私有化,如今,正寻求加快私有化进程,部分原因是为了补上 2018 年预算中 90 亿美元的缺口。2018 年 1 月份生效的一项法令,让投资者更容易参与 IPO。

目前,已经上市的国有企业有平山炼油石化公司(BSR)、越南油品总公司(PV Oil)、越南石油电力总公司(PV Power)以及越南橡胶工业集团(VRG)。即将上市的企业包括移动网络运营商 MobiFone,越南邮政电信集团和越南国家烟草总公司。越南总理已经在众多当地和海外的业务会议上介绍过这些公司的 IPO 情况,并把它们称为 " 私人和外国投资者持有越南企业股份的机会 "。

越南的努力正逐步得到国际上的认可。3 月,在河内举办的会议上,世界银行驻越南首席代表 Ousmane Dione 说:" 最近,越南在改善商业环境方面取得的进展鼓舞人心,展现出政府缩小和主要经济体间差距的担当。"

管理有方

私募股权行业始于 20 世纪 70 年代,Jerome Kohlberg、Henry Kravis、George Roberts 等金融家曾利用债务对家族企业进行 " 杠杆收购 "。20 世纪 80 年代出现过一阵杠杆收购的热潮,参与收购的 PE 公司就像是无情的利益追逐者,有时也被称为 " 秃鹰资本家 ",畅销书《门口的野蛮人》将这种说法延续了下来。虽然很难改变西方对 " 野蛮人 " 这个绰号的印象,不过,私募股权基金在亚洲却享有赞誉,许多人不仅仅把他们视为资金来源,还是管理专业知识的所在。"PE 公司给亚洲企业提供广泛的人力资源、管理和增长资本 ", 咨询公司安永的合伙人 Luke Pais 说。

2015 年 12 月,David Bonderman 管理的私募股权基金 TPG,以 1.5 亿美元的价格买下缅甸酿酒公司(Myanmar Distillery)50% 的股份,之后在东南亚的啤酒和烈酒工厂启动了一系列交易。私募股权集团在很多方面给了缅甸酿酒公司建议,包括如何提高管理效率。2017 年 10 月,TPG 以 4.9 亿美元的价格,把全部股权出售给泰国饮料公司 Thai Beverage ( 也称 ThaiBev ) ,比预期的退出时间要早。不到两年,缅甸酿酒公司的投资额就增长三倍多。通过从第三方购买股份,ThaiBev 共获得缅甸酿酒公司 75% 的股权。由于泰国已步入老龄社会,因此 ThaiBev 处在一个相对成熟的市场,进军缅甸这样的前沿市场是个关乎生存的问题。2017 年 12 月,泰国饮料公司买下越南最大的国有啤酒制造商,西贡酿酒(Saigon Beer Alcohol Beverage,也称 Sabeco)的部分股份。ThaiBev 和 TPG 的交易为 PE 基金的退出策略如何影响行业重组提供了范例。

PE 也影响了东南亚史诗级的网约车大战,2016 年,KKR 以 5.5 亿美元领投印尼网约车公司 Go-Jek。这笔投资提升了 Go-Jek 的可信度,给之后的 Google 和其他知名公司在东南亚投资铺平了道路,并增强了 Go-Jek 在新加坡市场的实力。Go-Jek 最近刚把进驻东南亚 4 年的 Uber 逼退出市场。

东盟经济共同体最近可能会带来更多私募股权活动。1 月,该组织取消了几乎所有的关税,激励企业在东南亚制定跨境战略。对很多公司来说,这意味着将通过并购的方式追求增长。如果历史证明了这一点,PE 公司将在这些并购交易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日本 KKR 前主席 Atsushi Saito 表示,在欧洲,引入欧元这种通用货币后,KKR 有大量事务要接管。这有助于提升欧洲公司的竞争力,PE 基金可能发挥与在亚洲类似的作用。

资金来源的变化

PE 在亚洲的崛起和近几年个人财富的增长很吻合。

5 月 17 日,亚洲的基金经理、投资银行和金融顾问齐聚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参加新加坡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协会(SVCA)举办的会议。参加会议的新人有的来自家族办公室——某些只服务超级富豪的私人财富管理顾问基金。过去,大多数的家族办公室设在欧洲,现在正越来越多的出现在亚洲。比如在新加坡召开的会议,对他们来说就是个收集 PE 基金信息的机会,以便发现客户。Preqin 提供的数据显示,家族办公室正成为投资的重要来源。对于 2012-2014 年建立的 PE 基金来说,养老金是最主要的现金来源,占所有注入资金的 28%。2015-2017 年,养老金依然是主要的来源,但是份额下降至 20%。相比之下,家族办公室的投资金额增长了 3 倍,占比达总金额的 15%。

西方 PE 公司并没占领整个东南亚市场,不少当地的 PE 公司也很活跃。

马来西亚的 Navis Capital Group 成立于 1998 年,刚好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是当地几个不注重规模,而精于专业技能的私募股权集团之一。在成立后,Navis Capital 主要投资低估的公司,帮助它们扭亏为盈。

泰国的 Lakeshore Capital 成立于 2009 年。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后,银行逐渐开始规避风险,不愿给企业贷款,Lakeshore Capital 应运而生,成为银行的替代品。

吉隆坡的 Creador 不久将推出旗下的第四大基金,规模为 5 亿美元。" 我们的优势在于(东盟市场)本地化," 创始人兼 CEO Brahmal Vasudevan 说。

与此同时,Mekong Capital 已经着手把西式的商业规则引到越南,聘请海外高管服务公司董事会。尽管它们主要的美国竞争对手聚焦在增长率和市场改革,亚洲 PE 公司凭着对当地业务的了解,以及发现好公司的能力,相信自己会培育一批有发展前途的公司。

日本 PE 公司也在采取攻势。5 月中旬,独立私募股权基金公司 Advantage Partners 成立了 3.8 亿美元的亚洲基金,宣布将买下马来西亚的塑料包装制造商 Plastic Center。Polaris Capita 正准备建立亚洲投资基金,市值约 140 亿日元(人民币 8.4 亿元)。" 我们想连接日本和亚洲公司,借以提升投资的价值," 董事长兼 CEO Yuji Kimura 说。

美国、日本和当地的 PE 公司的大举投资,预示着东南亚有巨大的增长潜力,但也存在风险。" 干火药 "(已筹集但未投资的资金)已经以 1 万亿美元的的金额,创下世界范围内的新纪录。

东盟一家主要的主权财富基金投资经理警告过可能发生的最糟情况:" 如果这些投资纷纷涌入,却不能在发展中国家运转,那么会引起亚洲市场的混乱。"

" 出海频道 " 已经在 36 氪 app 上开出来了!将为大家集中地提供出海的好内容(今年会特别聚焦东南亚)。来,跟着小动画,三步置顶出海频道,一键直达关键动态。

KrASIA出品,编辑:科壳可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