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一章 穷的只能拼命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2]第一章 穷的只能拼命

第一章穷的只能拼命

“杀!杀!杀!”

“我不甘心,不甘心!”

周扬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眼皮很重,勉强看了看四周又无力的闭上了。

过了好一阵,他的双眸才再次抖动。

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没死,但伤的极重。刚才好象是在做梦,强烈的不甘和求生欲望让他转醒了过来。

他记得自己和两头青狼拼命,最后拖着一头青狼摔下山涯,以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此时周扬只觉得身下软软的,不象是山地。

身上没有一点力气,他艰难的转了转头,好象碰到了毛绒绒的硬物。又闭目休息了一会,他身上有了些许力气,仔细查看所在位置。等他看清楚之后,不禁大吃了一惊!

下方正是那头青狼的尸体,脑袋已经血肉模糊,不知道是摔的还是被他砍的。狼身扁了,四肢平伸,而他正躺在上面,好象被青狼抱在怀里一般。

“青,青狼成了垫背的!”周扬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

他突然又是一惊,另一头呢?如果另一头没死,那他可就惨了!

“不对,必是死了,不然我也活不成,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没了!”周扬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这才放下心来。

他艰难的动了动四肢,左腿钻心的疼,估计是断了。右臂无力,整条胳膊仲怅,全身动一动就疼的难受。此时血迹已经干,看来昏迷的时间不短。

周扬吞下仅有的一枚疗伤丹药,缓了好长时间,这才慢慢坐起。

他将身边的一截枯木折成了两段,将已是破布的衣服撕了几条,把受伤的腿用树枝夹住,再用布条绑好。做好这一切,已是满头大汗。

喘了会儿气,又检查了其他伤处,确认无大碍之后,他这才摸向腰间。还好,皮囊仍在,心里便稍稍踏实了一些,这段时间的收获总算没丢。

他解开皮囊的口子,两株绿油油的长条状灵草显现了出来。两株星叶草,是此次最大的收获,可是他用命换来的。皮囊里还有其它几种材料,也是先前的收获。

嗯,怎么还有一张火灵符?

很意外,因为一般火灵符都是放在怀里的,便于快速使用。

“这不是作死吗,早知道还有一张火灵符,哪会如此之惨!真要是挂了,也是冤死的,怪不得自己总是不甘心。”周扬暗骂自己,气的差点将这张符录给撕碎。但或许便是这种强烈的不甘,才让他醒了过来。

紧紧握住火灵符,他还是舍不得撕,便又将其放入了怀中。

修者体魄强健,恢复力强,加上他年轻,除了左腿外,其它伤势估计再有六七天就好了。但骨折的左腿,即使服用疗伤丹药也得半月才能痊愈。

在此之前,他在大青山里转了五天,总共发现了十来株铃铛红,勉强能换两块一品灵石。那时候所带食物都吃完了,可就此下山,他却心有不甘。两块一品灵石,全力吸收,刚够修练一天的,咬了咬牙,他便毅然踏上了穿云峰。

穿云峰位于屠燕城西北二百余里,虽也属于大青山脉,但人们习惯只把离穿云峰不远的一片群山叫大青山,而穿云峰却是单独称呼。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穿云峰灵草灵药品阶虽然不高,但比大青山要多,不过地势险恶,崎岖难行,不乏有二、三级妖兽活动,甚至有四级妖兽出没,一般低阶修者是不敢去的。

谁让自己穷呢,为了灵石,只能拼命了。

在穿云峰上,周扬披荆斩棘,成功躲开成群的妖兽,艰难搜寻灵草灵药,又数次浴血,斩杀了三只巨头红蛛和一条炎蛇,还发现了三十株铃铛红,收获还不错。

铃铛红是最低级的灵草,紫红色,尺许长短。这种灵草有风的时候会好找一些,因为它在风中会发出铃铛似的声音,很动听。

巨头红蛛只有爪子可作练器材料,价值不高。而炎蛇胆可用来练制解毒丹药,一枚蛇胆可换三块一品灵石,三十株铃铛红,也价值六块一品灵石,加上原来的收获,这趟下来,可换取十来块一品灵石,总算没有白来。

而这两株星叶草,却是在穿云峰北侧山腰处发现的。

周扬狼狈的避开了一头三级妖兽,气喘吁吁的坐在一块突出的大石下歇息,仰头饮用滴下的山泉,突然感觉有绿光闪烁,抬头便看见了石缝中伸出寸许高的绿色尖叶,不注意探查还真发现不了。顺着尖叶向里看去,竟是两株星叶草。

星叶草为二级灵药,通体绿色,半尺来长,叶片上有无数的光点,光线暗时如晚间繁星,故此得名。星叶草是练制幻影符的主材料,价值不菲,每株可换五块一品灵石,两株星叶草,几乎顶的上他此前全部的收获。

就在他哼着小曲将星叶草收入皮囊时,却从大石背阴处突然窜出两头青狼,一左一右便两向他扑了过来。

以周扬开元四重的实力,对付一头青狼都很吃力,而那时两头青狼并出,他立即陷入了绝境。

以拼掉全部火灵符,臂膀被撕去大块血肉的代价,劈掉一头青狼的半个脑袋,将之踢下山涯。最后却无力再战另一头青狼,在元力即将耗尽,多处受伤,自知必死的情况下,他拼命拖着第二头受伤的青狼跳下悬涯,而后昏迷。

此时醒来,他的情况非常不乐观,身受重伤,经脉多处受损,元力耗尽。山中妖兽不时出没,随时胁协他的性命。目前只有先找到一处藏身之地,待伤势无碍后才能出山。

而穿云峰下的山涯,野草遍地,地势平坦,不易藏身,必须离开此地。他用长剑将青狼肚腹剖开,剥掉狼皮,取下利爪和头骨收进皮囊。

大青山内的青狼乃是二级中阶妖兽,比巨头红蛛和炎蛇实力高出一头,利爪和头骨可练器,能换取七八块一品灵石,这也算是意外收获。

收拾完毕,周扬在周围搜寻一遍,果然在十余丈外发现了另一头青狼的尸体,半个头颅已然不见,另半个头也只剩些皮肉,周围的野草上的血早已干涸。

再次提取了狼爪和头骨,他用长剑在原地挖了个坑,将两头青狼其余部分掩埋,又将狼腿用野草捆好,扛在肩上,便迅速离开了山涯。

他的干粮已尽,又无力去猎杀其他妖兽,以后半个月只能以狼肉裹腹。

周扬拖着重伤之躯在山涯下方艰难前进,因无力使用提纵术,自然异常缓慢,短短数里的路程足足用了半个时辰,还累的汗流浃背,浑身巨痛。

此时所到之处,地势依然平缓,似是一个盆地,密布许多粗大树木,不时还有兽吼声传来,灵气却非常浓郁,让人舒服之极。

周扬从没来过此地,更未曾听说过。

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是,盆地内雾气氤氲,许多大树旁都有巨石相伴,奇特异常。整体来看,给人的印象乃是树林之中又有石林。

他异常疲惫,靠着一棵大树坐下。视线扫过周边,除了粗树、巨石和野草,远处还有遍地不知名的鲜花,几只蝴蝶翩翩飞过,在小溪上停留片刻,又突然飞起,片刻便不知所终。

朦胧中他还发现,靠近穿云峰的地方有流水之音,似瀑布冲击大石又流向了他处。

天上白云朵朵,远处飞瀑流泉。颇有“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之感,景色甚美。然而此时周扬没心思观看美景,始终蹙着眉头。

稍事休息,他漫无目的环视一周,手掌了拍了拍背靠的大树。这本是无意识的动作,但他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于是抬手又拍了拍,这回他明白了,是声音,与拍击其它大树不同的声音。

再次拍击过后,他便从声音判断出,此树应该中空。

他缓缓起身,把一块半脱落的树皮和上面的藤蔓剥去,果然发现了一个不大的树洞,仅能容一人勉强通过,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此时已管不了许多,找藏身处要紧。他先将狼腿丢进洞中,见没有其他动静,又收拾了些枯枝、枯草和树皮丢入,然后忍着伤痛,拖着断腿进入树洞。

此时若有夜光石那便好了,可夜光石对于周扬来说还是奢望。如果他没有受伤,倒是可以用火焰术照亮。

火焰术是最低级的入门术法,开元初期修者便可以修炼,不过以他的修为,火焰维持时间很短,刚刚形成微弱战力,也只能对付低于其境界的修者而已,所以他一般都使用低级火灵符对敌。

虽然看不见,但周扬感觉空间很大。他先闭目试着感应,十数息后,再次睁开,四周仍然黑暗,但隐约可见前方灰蒙蒙的一片。

他缓步前行,视线略有清晰。再行数步,用手拍了拍四周,黑暗之处应该还是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扬天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