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四章 马饿了掉草沟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5]第四章 马饿了掉草沟

第四章马饿了掉草沟

他所看到的丹术要诀只是开篇的一小部分,后面应该还有很多。

什么回事?

周扬急的抓耳挠腮,郁闷之极。刚刚勾起了他研读丹道之术的欲望,便啥都没有了,心中不免有些恼怒。

可字都没了,怒有何用。为什么丹术要诀只写了一小部分呢?难道是这位大师搞的恶作剧?应该不会如此无聊吧!

不对,大师定有深意在其中。

周扬将火把围着石洞走了个遍,并未发现其他线索,苦思无果,他不得不重新回那未下完的岩壁残局下面。

残局!周扬心中突然闪出一丝明悟。此局若是大师所留,那么与洞顶的文字是不是有些关联呢?目前他与白棋的较量也只是刚刚开始而已,还没有落下多少子呢。难道是。。。

周扬没有再去看洞顶的文字,而是拿起一枚黑子,收敛思绪,抛却杂意,沉呤片刻后将之落于壁上,白子也开始与他对战起来。

如此又是数个时辰,黑白双方的落子速度越来越慢,每一式都要思考许久。

又一次等待对方落子之时,周扬将火把高举,仰头望去,不禁大喜,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断篇处又出现了密密麻林的许多文字!

果然如此,只有不断的对弈,且应对得法,那些上古文字才能显露。不过有了先前的经验,周扬并没有去观看古字,因为他估计若是棋没有下完之前,丹术要诀的内容便不会全部呈现出来。

此局为分先而非让子棋,所以没有平局一说,只有赢了此局,方能如愿。当然,理论上还是存在和棋的,那便能造成连环劫,三劫或四劫循环,乃至制造长生之局方可和棋。

此时奕棋规则与远古之时有所不同,远古乃是座子棋。便是在四个角上先交叉落下两黑两白四子,而后白先。其目的是为了最大限度扼制先手的优势,而从上古开始开始规则却是有了变化,取消座子一法,但限制还是保留下了一些。

而到了现今,棋手可自由行棋,变化多了许多。当然,先行的一方是要贴目的。石壁的棋局显然不是远古座子棋,周扬想和棋几乎没有可能。

此残局既然是先辈高手所留,岂会让后人轻松制造长生之局,更不用说赢棋了。也就是周扬在此道浸淫十数年,方能对阵一二,若换了别人,根本无从下手。即使如此,周扬用尽浑身解数,依然处于守势。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其实这已然不错了,布下此残局的棋手必是达到了前三品的高手,甚至有可能是入神境,所以周扬意不在赢棋,而是尽最大努力找对应对的方法。

之后三天,周扬废寝忘食,全力应对残局,一点点的将劣势搬回了一些。而洞顶的古字也一点点的多了起来。

直到三天以后,周扬觉得饥肠辘辘方才暂罢手。

又吃过了一些狼肉,他扫了一眼洞顶的古文,这些古文已是占据了洞顶石壁的大半地方,只有少许还空着。

心头一喜,他对这位丹道加弈技大师的用意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大师并非故意为难后人,只要走对了路数便能呈现古文,若后人赢了,丹术要诀必然会完全呈现出来。若是后人赢不了,估计此术显露的也不会少,重在悟性,在毅力,更在永不放弃的执着精神。

想通了此点,周扬更加不在计较得失,只凭自己的心性而为,能走多远便真多远,将输赢看的更淡了。

也不知是突然明悟还是正好应和了大师所设,之后的对阵皆是坦途,周扬的脑中也是一片空明,将旗下黑子视为千军万马,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劣势尽去,盘面上已成相持之局,而他的棋艺也在飞速增长,不知不觉已近通幽之境。

突然,周扬眼前的棋局尽皆消失,岩壁上空无一物。而洞顶之上却光华四射,那些古文瞬间将洞顶铺满,每个字都清晰异常,根本用不着点火把便能看的真真切切。此时周扬已无喜无悲,将这些视为天经地义一般,仰头凝视上方。

丹术要诀全篇尽现!

此诀共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灵植诀”,就是灵草灵药的种植和培育之法;第二部分是丹火诀,讲如何御火练丹;第三部分是符阵诀,即如何刻画符阵;第四部分乃是丹方。

这正是一套完整的丹道法诀!

“哈哈哈哈,天无绝人之路,小爷我发了,发了!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人困来枕头,马饿掉草沟!”想不到本是与人娱乐之用,被修者笑为玩物丧志的奕棋,居然有一天会换来如此重宝,周扬之前的烦恼一扫而空,再不能保持平静,天性大发,哈哈狂笑。

有了此术,什么紫元宗,什么修练家族,他都不在乎了!

修练越往后越难,需要的材料丹药越多,这也是为何都愿意在宗门或家族修练的原因,一个人是无法支撑庞大的修练支出的。

练丹师和练器师是修界里最受人尊敬的行业,但人数太少,往往一个城市也只有几个而已。

所以宗门和家族也不是向每个人足额提供修练材料,他们只重点培养有潜力,有资质或背景深厚的子弟,大多数还需要自己苦苦挣扎,或者找机缘、寻气运。

如果自己掌握了练丹术,那就不一样了,他完全可以罢脱门派的束缚,自行修炼。

“哈哈哈哈!”周扬再次仰天大笑,洞中回音阵阵。笑声落后,他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激动,平复心情,仔细观看,用心体悟丹术要诀。

然而半个时辰后,他的脸色有些阴沉。灵植诀还好,而丹方中所记载的大部分灵草灵药他听都没听说过,更不用说见了。

他虽然不会练丹,但常年外出寻找灵草灵药,所以各级材料的名称和用途他都懂一些,当然特别高阶的材料除外。

而此丹方所记灵草灵药,不是绝迹了便是市面上轻易见不到的,反正在屠燕城他是没见过。而且所记丹方大部分是中高级丹药的方子,低级丹药很少,象回灵丹、白罗丹等丹方居然没有记载。

丹术要诀对他来说是一座宝库,但守着宝库却无从下手的感觉更叫人吐血!

“唉,怎么说也是一门奇术,用的着用不着那是以后的事,先记下来再说。今后慢慢研读,说不定会有收获的,总不能守着金饭碗要饭吃吧!”周扬虽然有些失望,但现在用不着并不代表以后没用。

他的见识毕竟少的很,屠燕城没有的材料,或许其他城池有也说不定。

此时他不曾带着纸笔,也没有玉简。当然有玉简他也不会用,那得需要神识。好在他脑子好使,时间又充足,记住应该没问题。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多久,周扬已忘却了时间的流失,边看边用树枝在地上刻画,不时还嘟囔几句,丹术要诀便记了个七七八八。

据此要诀记载,丹药共分九品,和现下差不多。每品的药力相差悬殊,练制手法也千差万别,价值相差更大。以他目前的实力,只能勉强练制一品丹药,若是到了开元后期就很有把握了。

二品丹药需达到灵台境才能练制,而五品以上要达到金丹境才行。

丹术要诀只记载了八品以下的丹方和练制方法。据载,九品丹药要九级练丹师才能练制,境界更是比金丹还要高出很多,不过那只是传说中的人物。

而撰写丹术要诀的主人只达到了八品,但境界也应该高于金丹。

扬天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