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章 蜀中惊现黑甲卫,惊天一剑万物寂!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2]第二章 蜀中惊现黑甲卫,惊天一剑万物寂!

老者见此,脸色有些变样,十年前,满天花雨就是败在这种盔甲下的。

不论手法多好,只要射不中穿铠甲之人的眼睛,就没法伤敌分毫,暗器不能伤人,那么就失去大半战力。

老者细看一眼,松了口气,还好有盔甲在身的只有五人,外加带头的,自己要拖住他们一会还是不难,只要能拖住这一群来历不明的黑衣人,他的孙女就有逃跑的机会。

老者又施展满天花雨,没穿盔甲的黑衣人遭了殃,被细针击中,丢了性命。

青玄天暗道,这老人不会身上捆着一捆细针吧,不然,哪来的那么多细针供他施展满天花雨。

“小子,帮我把闺女带走!”

老者看着青玄天,少女哭着摇头:“不,爷爷,我不离开,我哪都不去……”

青玄天也摇摇头,老者有些不明白他的用意,只听青玄天缓缓的说道:“西域的黑甲卫什么时候也敢来蜀地为害众生了!”

唐门老者愣住了,而那六个活着的黑衣人更是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他们悄悄来到蜀地,本以为没人认识他们,却没想到如今被一个少年看出身份。

黑衣人头目,不,该称黑甲卫的头目惊讶问道:“你是谁?怎会知道我等身份?”

“黑甲卫在西域有着赫赫威名,我不知道可能吗?”

“你,难不成是西域人?”

“呸,管我哪里人,今日,我劝你们早些退去,杀人这事我没干过,有些害怕,我怕把你们弄得半死不活的!”

青玄天话音刚落,六个黑甲卫哈哈大笑,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而唐门老者则是催促着他快些离去。

唐门老者已经从墙上跃下来,到少女身边,少女就把刚刚发生的事全说了一遍,老者喃喃自语:“没想到,他是逍遥子的传人,这世间,能以心驭剑的只有他的传人无疑!”

没想到老者仅仅听了少女的描述,就能猜出青玄天的身份,想必也是对逍遥子有些熟识。

“爷爷,那个叫逍遥子的人很厉害吗?”

老者陷入回忆:“厉害,他被号称江南第一剑,又称昆仑活神仙,曾经能一剑斩断江水,那是好些年的事了,恐怕如今,他的剑道又更上一层楼了!”

一老一少的谈话传到黑甲卫的耳中,几个黑甲卫不以为意:“呸,逍遥子是什么鸟,听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鸟玩意!”

别人侮辱自己可以,却不能侮辱自己的师父,青玄天冷着脸,一字一句说道:“跪下认错,不然,死……”

手中长剑嗡嗡作响,颤抖着,想要飞出剑鞘一般。

“杀”,几个黑甲卫向他冲过来,从未有人敢挑战黑甲卫的威严,要是有,那就杀了,是黑甲卫一直的宗旨。

“死”,手中长剑呼啸而出,以闪电般的速度穿过一个个黑甲卫的身体,号称满天花雨伤不到的盔甲,却被青玄天的剑轻易刺穿。

鲜血从几个黑甲卫胸前喷射而出,到死恐怕他们都不明白为什么死的吧,长剑飞回青玄天手中。

青玄天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双手瞬间抖个不停,一怒杀人,杀了人之后,一股惧意袭上他的身上。

“爷爷,我怕……”

少女扑在老者怀里,身体也颤抖个不停,一个第一次杀人,一个第一次见到杀人。

这是心灵的坎,只有他们自己能度过,以前,青玄天以为杀人很简单,现在,他才发现,杀人是那么的难,不是想杀就杀,不是乱杀无辜,而是,要想好了再杀,杀该杀之人。

他把手中的剑扔在地上,直直跑出去,到飘香酒馆叫老板上了一壶烈酒,一口气把一壶烈酒喝下,带着些许醉意,心中的惧意才微微有些消散。

酒馆老板起初不明白少年是怎么了,后面听到外面有人喊:“杀人了,杀人了”。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一瞬间,他就明白了,少年手中的剑不见了,仔细一看,刚刚拿剑的那只手拇指之处还有一小片血迹。

酒馆老板被吓得躲在柜台后面,不敢出声,生怕把自己也杀了。

就在这时,唐门老者和少女也赶来,看到他一个人在喝闷酒,老者坐下喊道:“掌柜的,给我上两壶烈酒!”

酒馆老板摇摇晃晃照着去办,少女瘫坐椅子上,眼神空洞,目光呆滞,就像傻了一样。

青玄天突然抓住老者的手:“你说,我是不是杀错了,我为什么要杀人,我不想杀人的!”

他语无伦次的说着,老者看他一眼,又看少女一眼,叹一口气,语气中带着无奈:“这就是江湖啊,你不杀别人,就是别人要杀你!”

“为什么都要短兵相接呢,为什不能坐下好好谈一谈,这个江湖,为什么要杀人?”

青玄天微红着脸,声音有些嘶哑,老者又说道:“为功名利禄,为一己私心,为荣耀,为财富,为美人……人都是自私的,杀赦只是为了得到想得到的东西!”

“少年人,江湖是杯酒,会让你迷醉,江湖也是瓶毒药,会让你中毒,这个江湖需要你慢慢去品味!”

酒馆老板胆战心惊的把两壶酒端上来,放在桌子上就急忙跑开,只见他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往下落。

吓死人了,吓死人了,酒馆老板呼吸急促的在心里想着,刚刚他特别怕那少年对他出手,把他杀了,端着酒到桌子前他就只差没有被吓尿。

“多谢少侠救我孙女,老夫先干为敬!”

老者打开酒塞,举起就壶往嘴里灌,一口下去,暗叹一声“好酒”,青玄天拿起酒壶一口气就把壶中酒喝光。

以前他偷喝过几次逍遥子藏着的美酒,练出一小点酒量来,可在两壶烈酒之下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只见他一头磕在桌子上,昏睡过去。

老者摇摇头,这事情,去了一件又来一件,总是没完没了,几时能过个清闲日子!

付过酒钱,背起青玄天,拉着少女,出了酒馆,往回走,黑甲卫的尸体不见了,可能是有人暗中处理了。

老者把青玄天带回宅院中,安置在西侧厢房,自己则是坐在院心陪着孙女。

“莹儿,等他酒醒了,我们就离开这里,找个清净的地方躲上一阵,沿途要是遇上心仪的你就嫁了,唐门的仇,不该压在你身上,该由爷爷来扛,往后,我就教你各种唐门绝技,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不能在我这一代毁了。”

也不管少女有没有听见,老子自言自语着。

以前,他一直没把唐门的绝技教给少女,只是不想让她涉足江湖,有时候,他就想自己要是个普通人该多好。

唐门的血海深仇他不能忘,唐门的绝技香火不能断。

青玄天一觉醒来,感觉脑袋微微有些胀痛,此时,杀人以后的恐惧也随着酒醒消散的差不多,不得不说他的心性不错。

下了床,穿上鞋,推开房门,看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老者和少女还坐在院心,老者在不停的开导少女,见他醒来,笑呵呵的招呼道:“醒了?看你气色不错,可有想通一些话?”

青玄天摇摇头,看到桌上摆着的剑,陷入沉思,久久之后,走过去拿起桌上的剑,自言自语道:“师父从小就告诫我,手中剑是杀人剑,手中刀是杀人刀!”

“剑可杀人也可救人,刀可杀人亦可救人,救人就要杀人,杀人就在救人,杀人救人,杀一个救一个,杀杀救救,是非曲直,一切在于自己的心,随心而动,随意而行!”

不知不觉中,他对剑道的悟解又深了几分。

人生,就是在一次次感悟中成长,他觉得自己没有错杀黑甲卫,他们都是该杀之人,瞬间,心中雾霭也烟消云散。

此时,他的心中一片晴朗,既然满天花雨他也见识到了,是该去各处游历,看看各处的高人了。

青玄天辞别道:“前辈,既然此间事已了,晚辈就不多打扰,他日有缘,江湖再见,再来几杯青梅煮酒,论这世间英雄豪杰!”

老者微微点头,答谢道:“多谢少侠救命之恩,以后少侠有事,只要老夫能动,必定来帮忙。”

“只不过,只不过……”

老者说到这里,话语有些吞吞吐吐,青玄天又道:“前辈有事但说无妨!”

“少侠武艺高强,剑法了得,又是名师高徒,可否请你帮个忙,照顾我这孙女一二,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倒也没什么遗憾的,只是放心不下我这孙女而已!”

老者知道,黑甲卫一次未得逞,还会有下一次,在下下次,一次次的会没完没了,直等自己也死了,黑甲卫恐怕才会罢休。

自己已经年过花甲,死而无憾,只是他的孙女未入江湖之中,又是女流之辈,唯恐有人起歹心加以迫害,看青玄天此人也不错,就想到把孙女托付于他,自己也可放心。

“只要她愿意,我可帮忙照顾一二,只是我年少立志要游历五湖四海,九州十二域,见识天下高人,会有奔波之苦,就不知她能不能受得了?”

老者和蔼一笑:“那就多谢了!”

两人又聊一会,老者也给他讲了许多世间高人的传奇故事,他也知道老者名叫唐枫,至于少女则是叫唐莹莹,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

第二天一早,三人收拾东西,便离开了这里,而唐枫则是决定先跟着青玄天一路,把能教的该教的都教给唐莹莹之后再离去。

来到江边,租了个渔船,他们准备顺江而下,去看看那一苇渡江的高人是否真的存在。

麻衣剑客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