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 懵懂少年接绣球,二两小酒卖己身!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3]第三章 懵懂少年接绣球,二两小酒卖己身!

唐枫划着小船,顺着江流而下,唐莹莹还是神情恍惚着,青玄天倒是比他好多了,站在小船头,左手拿剑,身着麻衣,头戴斗笠,好有一副剑道大侠风范。

江流时而缓时而快,时而颠簸时而平静,渐渐地,小船驶入两岸青山相对的峡谷江流中。

抬头看去,两边山崖,高达千米,连绵不绝,青玄天喃喃自语感慨道:“若是有人能飞上这陡峭山崖,必是神人也!”

唐枫听到他的感慨,手中浆放慢了些许,笑着道:“江湖上真有这么一些个奇人,轻功了得之辈,能飞跃这个山崖,如武当派的梯云纵,峨眉派的踏雪无痕,少林寺的一苇渡江,都是轻功中的绝技,练到极致,飞跃这山崖也不是难事!”

青玄天听了以后心血来潮,也想学个轻功之法,以后就可飞檐走壁,上天入地,岂不快哉!

想得容易做得难,轻功之法的修炼不是想练就能练成的,需要有悟性,对于根骨要求也特别高,有的人,练了一辈子,纵身一跃两米高,做不得翻墙倒壁,而有的人,根骨好,练个三五年来,便可一跃几米高,可上屋檐可翻高墙。

三人各自有心事,都不在说话,也不在闲聊,青玄天看着碧绿江面,心想,要是自己能在水上行走不更是厉害?

曾经,他在江湖录的小册子里看到过有轻功厉害之辈可做得水上漂,草上飞,心里琢磨着,有机会自己真得弄个轻功功法来修炼。

“前辈,天下武功谁最厉害?”

唐枫身形一顿,转过头,看着青玄天,说道:“天下武功,各有千秋,若要说个谁更厉害,我也说不出,就如十指伸出有长短。”

“江湖中卧虎藏龙,在同辈之中你已经是佼佼者,可在老一辈眼中,你还是太弱了,就如你师父逍遥子十五年前曾一剑断江水,要你达到他那般,就算天赋异顶也要十数年不等。”

青玄天微微一愣,为何师父没告诉过我他能一剑断江水呢?要不是唐枫说起,他都不知道逍遥子有这么厉害,原来,高人一直在身边,只是自己没发现而已。

“我看前辈一手漫天花雨好是厉害,手法绝妙,也是一个高人啊!”

青玄天由衷的说着,唐枫报以笑容,摆摆手,叹了一口气:“唉……,唐门绝技在我手中已经落魄了,昨日对敌所用的是天女散花,不是满天花雨,只怪我天赋太差,学不会满天花雨,我父亲就会那满天花雨,曾经,我看到他施展过一次,真是厉害,六十四个不同的暗器从他双手中飞出,直指敌人六十四个不同的部位,让敌人无处可躲,好生厉害。”

“六十四枚暗器上都涂有剧毒,破皮即死,无药可救!”

青玄天听着他讲,心中震撼不已,发射一种暗器就需要一种特有手法,六十四枚那不就需要六十四种手法,满天花雨把六十四种手法结合在一起,一齐发射六十四枚暗器,真让人匪夷所思,唐门暗器,天下无双果真不假啊!

可惜,这么厉害的绝技,已经失传了!

“前辈,满天花雨还能重现世间吗?”

这么好的一个绝技,要真失传了怪可惜的,要是能重现世间,肯定能大放光彩。

唐枫看了一眼眼神恍惚的唐莹莹,惆怅的说道,:“过久,我就把满天花语的口诀,还有特殊的一些手法,都教与我这孙女,能不能重现天下,就看她的了!”

前面越来越开阔,两岸高山渐渐变矮,成了些小山包,慢慢的,小船驶到一个浅滩上,唐枫把船划到岸边!

隐隐约约间能听到有人嬉戏的声音,好像还有叫卖声,嗯,还有酒香扑鼻而来。

推开芦苇荡,映入眼帘的是个繁华的小镇,古色古香的建筑,街道两边都是青砖石瓦的小阁楼,街道上还铺着青石地板。

一个挑担的杂货郎在街上吆喝着,几个女子正围着一个手握扇子的少年有说有笑着。

三人出了芦苇荡,走上街面,路人只是看了一眼三人,便各自忙手中的活,看来,小镇也是经常有陌生人来,这些本地居民也都习以为常了。

“走走走,快去看看……”

青玄天听到身边几个人小声嘀咕一会,就向街那边跑去,好似说要去看什么东西。

他也被勾起好奇心,和唐枫说一声,就向前跑去,不一会看到远处张灯结彩,好不热闹,一个小阁楼前围满了人。

“让一让,让一让……”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青玄天推开前边的人,不停地往里面挤,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是挤到最前面。

只见阁楼之上有一个女子身穿红衣,像极了女子出嫁前时的装扮,手中还拿着一个红色小球,目光在人群中扫射,脸上还可以看到些许泪痕和勉强的笑容。

突然,她神情似发现新大陆一般,露出欣喜笑容,把手中红球扔出,方向不偏不倚,正好是青玄天所在的位置。

青玄天条件反射一把抓住那个红球,只见围观的人皆是叹了一口气,都散了去,独独他一人站在阁楼前。

此时,阁楼中走出两个十六七岁丫鬟,来到他身前微微行礼道:“姑爷请……”

青玄天一阵不解,怎么自己就成了人家姑爷呢:“那个,你们可能找错人了,我不是你家姑爷!”

两个丫鬟相视一笑,指着阁楼上红衣女子说道:“公子接了我家小姐的绣球,就是我家姑爷了!”

青玄天向上看去,正好与女子目光在空中相对,那女子小脸一红,便转过了头。

青玄天不知道什么才是美女,但他觉得那女子煞是好看,比唐莹莹还好看一分,特别是那一双灵动的丹凤眼眼,娇羞时脸上布满红晕的模样,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记,那么迷人。

此时,唐枫和唐莹莹也赶了上来,看到他手中的红绣球,唐枫身形一愣:“小子,你这是闹那一出啊?”

青玄天把刚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唐枫听后,哭笑不得,不知如何说他才好。

此时,那两丫鬟又说了一遍:“姑爷还有两位,请先到府上在叙如何?”

青玄天看了唐枫一眼,请他帮拿主意,唐枫一脸无奈,既然绣球都接了,如果,青玄天不去那就不合常理,点了点都道:“那就劳烦两位了!”

两个丫鬟应了一声“都是奴婢该做的”,就带着三人进入阁楼,又从后门出去,只见后面停着两辆马车。

丫鬟指引着唐枫爷孙两上了后面那辆马车,青玄天也要跟着上去,被两个丫鬟叫了下去,让他上前面一辆马车。

进去马车,里面空间充斥着淡淡的香味,把长剑放在最里侧,青玄天挨着边坐下,四下打量,以前只是看到过马车,还没坐过马车,这马车倒也好生神奇。

在昆仑山练剑的时候,曾几次在山脚看到飞驰的马车,总想着有一次自己也能坐在那车上,也曾想着踏马仗剑走天涯,如今,这两样算是实现了!

外面又响起脚步声,正向着马车走来,卷帘门被拉开,上来一个红衣服女子,等女子抬起头一看,不正是刚刚阁楼上的那个女子!

“你,你……”

青玄天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那女子惊鸿一笑很倾城,轻启丹唇:“等完了婚,我们就是夫妻了!”

青玄天问出了一句让女子哭笑不得的话:“什么是夫妻啊?”

女子眉头微皱,吸了一口气,才轻声说道:“你这人怎么连这些都不知道!”

“我从小在山上长大,才下山没几天,除了会用银子买东西吃,别的都不会!”

女子无语了……

青玄天又继续说道:“以前特别爱喝酒,就是师父不让喝,下了山钱都买酒喝了,你家有酒吗?”

女子点点头:“酒有的是,只要你和我成了亲,想喝酒天天管够!”

“成亲?好啊,成亲就成亲!”

懵懵懂懂间,青玄天就答应和女子成亲,一切还都是因为想喝酒。

坐在后面那辆马车中的唐枫耳朵比较灵,青玄天两人的聊天都被他听到了,只见他额头冒着冷汗,有什么东西能让黑甲卫都不怕的唐枫冒冷汗呢,只有青玄天的无知!

唐莹莹见他这幅模样,傻乎乎的问道:“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唐枫擦了把额头的汗珠,回应道:“没,没,没,活见鬼了!”

神情恍惚的唐莹莹听到“鬼”,突然尖叫着跳起来,青玄天和红衣女子听到后面的尖叫,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去。

“吧唧”,两人的唇对在一起了,红衣女子呆了,青玄天傻了,红衣女子突然伸出手向他打来,被青玄天用两根手指夹住她的手掌!

“你……”

红衣女子面红耳赤,娇怒着说不出话!

青玄天微微一笑道:“师父说,女人是最不讲理的动物,果真不错!”

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着,红衣女子肺都差点被气炸了,这都是什么人啊,非礼了自己还他有理了不成?

后面马车上,唐莹莹在唐枫安抚下,坐回原来的位置上,慢慢的,眼神又开始恍惚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记住,我叫楚慧雅!”

红衣女子压抑着心中的憋屈,告诉青玄天自己的名字,又问青玄天的名字。

“青玄天”

马车缓缓行驶着,不一会,就来到一个大宅院的大门前,四人下了马车,只见好多人早已经在大门口等候着!

宅院占地方圆百米,青石围墙有两米多高,檀木大门上头有一块牌匾,上写着“楚府”两个大字!

麻衣剑客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