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四十章 吴辰残忍屠城,三品马夫驾车!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40]第四十章 吴辰残忍屠城,三品马夫驾车!

见青玄天直摇头,红衣女子又说道:“就算你不去杀他,他也会来杀你,就算你不做交意,我也不怕,我只是想……”

红衣女子说到这里,停住没往下说,可以看到她眼中愤怒的光芒,绝美脸上狰狞的表情,看来,她对要杀的那人一定恨之入骨。

她看了一眼青玄天,抽身远遁,消失在天边。

青玄天不明所以,也懒得去管,不会被一句你不杀他他也会来杀你的话扰了他心性,想要杀自己的何其多,自己等着就是。

王不二拍着他肩膀说道:“这么好的事,你怎么不答应,换做是我,我……”

青玄天打断道:“你会怎么样?”

王不二嘿嘿一笑,回应道:“我也会不答应!”

青玄天止住步子,对身旁的王不二又讲道:“我们这一番去扬州城,恐怕有许多人想要我的命,到了扬州城,你就带着云阳,离我远些!”

王不二不乐意了,质问道:“是兄弟就该共同对抗强敌,你这是不拿我当兄弟啊?”

青玄天本来也不是那个意思,就解释道:“你们实力要弱些,带着你们到时候我打不过别人逃命还要顾着你们可就有些放不开手脚!”

虽然青玄天这话说得非常含蓄,王不二却从中听出些别的意思,不就是说他们两个是累赘了?

本来想生气来着,可细细一想,自己和云阳不就是累赘么,只是稍微强点的累赘而已。

就拿云阳那小子来说,这一路那次战斗杀人不墨迹,不撒慈悲心,可人家吃你那一套?会看你是一个小孩就不杀你?

行走江湖的人那个手上没有几条人命,你要是对这些人慈悲心泛滥,无异于自个儿找死。

王不二把累赘的锅甩给云阳,自己安慰自己,自己是被云阳带下水的,可两人不都是半斤八两么。

三人这时走的是小路,再有一里路,就能到大路上,应该能遇到个马车,几天连续赶路,腿脚都有些受不了。

或许是上天在眷顾三人,才出了小路,走在大路上,一辆马车奔驰而过,停在三人身旁。

还未等三人上前问话,那车夫倒是先说了话,道:“三位中可有位青玄天公子?”

王不二急忙答道:“有的,有的,他就是!”

青玄天抱拳问道:“不知你是?”

心中思考着,自己在扬州这地界,也没什么熟人,他怎么知道自己名字,莫不是那个敌人使的计策不成?

心中的警惕没有放松,脸上的和善笑容也不能少。

那马夫上下打量一番青玄天,又盯着青玄天背着的魔剑看一会,才点头道:“是你无疑!”

青玄天心中好笑,自己怀疑他还正常些,他怀疑起自己就有些说不过去,现如今,谁敢冒这个名,与这个名挨着的都是不详的东西。

青玄天努力去感知一番这车夫的实力,居然有三品,和自己不相上下,隐逸实力的手段更是高明,若不是自己有些特殊手段,还感应不出他的实力来。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三品实力的人赶马车?看他的手和动作,是那种专业赶车的人无疑,一般人想要伪装,也伪装不成这个样子。

青玄天心中哑然,不知是何人,能驱使三品高手为他赶车,那人,实力恐怕已经不是自己可以想象。

马夫淡淡的说道:“上车!”

王不二问问道:“去哪?”

马夫没有明确的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模棱两可的讲道:“去了,你们就知道!”

王不二受不了他的这种口气,便出言道:“若是不去呢?”

他不知道马夫的实力,若是知道了,恐怕就不会问出这个问题来。

马夫哈哈大笑,没有回他话,反而是看着青玄天道:“你觉得呢?”

青玄天知道,自己这一趟是非去不可了,只好点头,又对王不二和云阳道:“上车!”

王不二一脸的不解,青玄天也没给他解释,自己先上了马车,到里面取下背后的剑,靠在边上,右手手指不停地轻轻敲击着剑柄。

云阳也跟着上来,挨着青玄天坐下,王不二四周看一眼,无奈的摸摸鼻子,自己不上马车还有得选择吗?

等他进去马车,马夫就驾驭着马车往回赶,再去看青玄天时,见他在闭目养神,心中有好些疑惑到嘴边硬生生被王不二给噎回去,挨着云阳坐下,心不在焉的玩弄手中的羽扇。

马车一直往北,是去扬州城的方向无疑,走路五天,骑马的话,恐怕一天就能到,青玄天虽然挨着眼睛,心神却时常关注着外面。

只要情况不对,旁边魔剑会瞬间出鞘,刺向马夫!

就在此时此刻,东越吴地,离吴家剑地几里外,一个小城中,尸横遍野,吴辰单手握着长剑,站立在城门口,他手中的剑上沾满鲜血,白色的衣袍已经被鲜血染红。

断了左臂的袖子在风中飘摇,“哇哇”,有两声小孩的哭声传来,随哭声看去,是个还在襁褓的孩子,他的母亲已经倒在血泊中,一手还紧紧的搂着襁褓中的孩子。

吴辰手中光明之剑扔出,向那小孩飞去,小孩没了哭声,光年之剑插入襁褓之中,鲜血喷射而出,染红整个襁褓。

飞跃下去,取回光明之剑,踏着尸体,出了城出,消失在远方。

吴辰屠赦小城的事情被一个侥幸活下来的人传了出去,整个九州震惊,那小城之中,最少也有四五千人,都死于他的剑下。

有无辜的百姓,有老人,有还在襁褓中的孩子,都死在他的剑下。

世间再多一个大魔头,只不过,这是一个真正的魔头,论起魔来,青玄天不及他万分之一,青玄天从不会杀无辜的人,从不会杀手无寸铁的老人,还在襁褓中的孩子,可吴辰会,不但杀,他还杀得干干净净。

让人奇怪的事,除魔卫好像对吴辰的事毫不关心,一直都只是在寻找青玄天的足迹,时至今日,有些人已经看出些名堂来,这除魔卫,恐怕只是个幌子罢了,明着说除魔卫道,暗着其实只是想对付青玄天而已,对于世间真魔,他们也不去管。

他们不管,不代表没人管,由东越吴地的一代豪侠“千里追魂”带头组织成一个专门对付吴辰的势力,这个势力没有名字,只有一个理念,杀吴辰,为无辜惨死的人报仇。

也有许多贪图百两黄金的江湖人士加入这个组织,只是半天时间,这个组织就有一万多人。

其中不乏有一些高手,二品高手“千里追魂”,三品高手有十多人,至于四品高手那更是数不胜数,这一股实力很强。

吴家剑地,吴家家主负手而立,看着远方的天空,听着身后一个剑侍汇报吴辰屠赦小城的情况。

听完之后,吴家家主冷冷的说了一句:“他修的是杀剑之道,杀几个人又有何妨,谁要为那些死人找个公道,就让他们去吧,他对付不了的我们帮他对付!”

吴家家主说完,摆摆手,示意剑侍下去,这一次,吴家准备冒天下之大不讳,帮吴辰修炼杀剑之道。

在吴家家主心里,只要吴辰修成杀剑之道大圆满,那时天下就没几个人敢叫嚣。他只要吴辰变强大,不会理会其他人的死活,只要吴家实力大增,谁又敢对吴家说半个不字。

吴辰杀过人后,就像人间蒸发一样,瞬间没了踪迹,许多人都认为他是心中害怕躲起来了,其实不是,他听闻青玄天在扬州,已经开始从东越吴地赶过来。

有一个巨大的危机正在向青玄天慢慢靠近,只是此时的他毫不知情而已,马车行了一天,外面天色渐渐暗下来,青玄天可以隐约听到喧闹声,这种喧闹的程度,不是一般小城小镇可以比拟,恐怕扬州城到了。

马车一直往北,能到的大城除扬州城以外,就没有了。

青玄天出声叫住马夫:“停车!”

“吁……”

马车停了下来,青玄天向王不二使了个眼色,王不二极不情愿的带着云阳下了马车,青玄天又让马夫驾车前行。

途中,马夫对他说道:“其实,你不必如此,到这扬州城中,主人会护你们周全!”

青玄天无奈的说道:“想必你也知道,我的敌人遍布天下,恐怕有一二十万人想要我的命,让他们跟着,我不放心……”

车夫没有在说话,专心的驾驶着马车进了扬州城,街道上的嘈杂声震耳欲聋,吵闹声成片,扬州,果真是热闹非凡。

马车进城后,左拐右拐,有半个时辰左右,终于是停了下来,青玄天知道,目的地恐怕到了。

果真,马夫在前面喊道:“青公子,到了……”

青玄天拿起靠在边上的魔剑,下了马车,只见街道两边都是古色古香的阁楼建筑,一整条街灯火通明,路上行人拥挤,就连挑担的小贩也要出来凑凑热闹。

在自己身前的是一栋要比其他阁楼还要高的阁楼,其他阁楼只有两层,这一栋有三层,阁楼建得越高,说明阁楼的主人身份背景越大。

这一栋阁楼恐怕没有建成几天,虽然油漆味被阁楼中飘出的香味给盖住,青玄天灵敏的鼻子却还是能闻出些许油漆的味道。

麻衣剑客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