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第831章 准备登船

[837]第831章 准备登船

胡克船长摇了摇头,“不能再近了,再近就会引发神明的怒火的,你已经看到那座火山了,正如我们的约定,现在疯鼬号该走了。”

“可是人家想去那看看。”余罪儿撒娇道。

胡克船长对火山的恐惧远远高于对美人的迷恋,他摇了摇头,“那样你只能游过去了。”

“呵呵,好吧。”余罪儿嘴角勾起,露出嘲讽的笑容,她的手一用力,整只没入胡克船长的胸膛,出来的时候把心脏完整的拽出来。

热乎乎的心脏还在漂亮的手中搏动。

胡克船长不可思议地看着她,看着自己的心脏,什么都说不来,身体像面条一样倒在地上,断了气息。

谁能想到,上一阵子为了胡克船长不惜跟铁船王对峙的余罪儿,今天就大下杀手。

人,没有用的时候,就是一具没有价值的躯壳。

这就是余罪儿的价值观。

她把胡克船长的心脏扔到一边,对着疯鼬号船员发布命令,“你们的船长死了,现在,这艘船我说的算,给我朝着那座火山前进。”

船员慑于她刚刚徒手拽出船长心脏的手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去行动。

可也没人敢忤逆她。

这就是绝对力量带来的好处。

余罪儿叹息一声,妩媚地说:“我们到那座山上,人家给你们一人玩一次好不好,你们的船长满足不了我,我喜欢服侍更多人,可以么?”

“不如你现在给我淦吧!”一个大块头船员走上来,俯视着余罪儿。

身高能给人勇气这句话是对的,起码现在的情况证实了这句话。

一个人开始挑事。

旁边的船员自然开始起哄。

话说船长死了,他们就像山中无老虎的猴子,一个个不知天高地厚地跳了出来。

“什么时候开始我说的算,时候未到,不是现在。”余罪儿扬起手,一巴掌打在大块头船员的肩膀上。

看似轻飘飘的一巴掌。

紧接着出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大块头就像豆腐做的一样,一下被拍成了一滩烂肉泥。

怎么形容呢?

就像是一个人形水气球,被针扎了一下。

余罪儿舔了舔指尖的血,露出漂亮得让人窒息的笑容,“你们这些垃圾,别给脸不要脸啊,是想达成目标后舒服一次,还是想直接死,你们选。”

威逼和利诱,被余罪儿玩弄股掌之间。

这也是她的可怕之处。

余罪儿的目光扫到哪里,哪里的船员就会不堪重负回到自己的岗位。

渐渐地,所有船员畏惧地回到自己的岗位,同时心中又有些向往接下来的奖励,毕竟男人天生喜欢征服女人。

而像余罪儿这样的绝世女人,没有谁不想一亲芳泽。

白昼将一切看在眼里。

这余罪儿不是单纯在杀人,而是用力量告诉船上的人,她仍是这艘船上的战力天花板,她还可以使用法术灵力。

可怜的胡克船长,这一次没有看清局势。

疯鼬号桨手的手臂肌肉隆起,开始重复运动,船体开始向蓬莱火山移动。

每靠近一米,从山顶传来的威压就更强一分。

船上的普通人,身体早就已经濒临倒下,精神也跟着濒临失控。

甲板上,墨狰挽着白昼的手臂,看着前方的黑色火山,充满赞叹地说:“火山上有什么?值得这么多人不要命的前往,宝藏么?”

白昼目光很迷茫,就像七魂六魄丢了一魂一魄,“我不知道,但我应该登上去看看,它在召唤我。”

“也许上面会有危险,我跟你一起去。”墨狰说道。

“不行。”白昼拒绝道。

他这也是为了墨狰的安危,谁也不知道上面到底有什么。

“别这么小气,帅哥。”余罪儿走了出来,开口道。

她锐利的眼神落在白昼脸上,“这是她的选择,你要尊重她。”

“而且她已经做了决定。”墨狰附和道。

“务必慎重啊,亲爱的。”余罪儿苗头转向墨狰,轻松说道,她那弯成月牙的漂亮眸子多是幸灾乐祸。

“不需要再考虑了。”墨狰不喜欢余罪儿,“而且这不关你事。”

余罪儿优雅地点了下头,说:“不关我事?!!鉴于目前我是这艘船的新船长,我有权利把你们驱逐出船,可我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

白昼保持镇定,而其他人迫于余罪儿突然杀鸡儆猴的威势,也没有说话。

整艘船都被一个女人震慑住,关键这个女人还是个绝世大美女。

余罪儿倚在甲板的围栏,背部的曲线就像水的涟漪,在荡漾和紧绷之间肆意切换。

“一艘船,乘客个个心怀鬼胎,我想知道,你们之中有谁想登上那座岛?”她慵懒地问道。

白昼早早就戴上了乌鸦面具,因为越靠近蓬莱火山,幻樱剑的幻化能力也逐渐失效了,他举起手,“我会去。”

这并非要征求余罪儿的意见。

而是表明自己的立场,在蓬莱,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余罪儿的命留下。

“好,算你一个。”余罪儿点了点头,看向其他人。“剩下的人都打算留在船上?”

剩下的人用沉默回答了这个问题。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余罪儿轻轻笑道,“既然如此,这次前往蓬莱的就只有三个人了。”

“三个人?”白昼皱了皱眉头。

黑色铠甲的狂徒上前一步,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本身的重量放在那里。

表达的意思很明确,他会跟着过去。

余罪儿似笑非笑道:“既然如此,那么其他人就没有用了。”

她的话让白昼汗毛倒立,他立刻抽出武器,走到余罪儿面前,“你不能动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余罪儿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似乎在考虑言语中的挑衅意味有没有冒犯到自己。

过了一会儿,她妥协似的笑了,“好吧,好吧,,看在老熟人的份上,今天就卖你一个面子。”她说完,朝着白昼抛了一个媚眼。

白昼就像吃了一只苍蝇般恶心。

他有些看不穿余罪儿的意图,正常人来到一个可能藏着宝藏的地方,不应该是阻止别人进入么?

余罪儿反倒不走寻常路。

一声沉闷的轰隆声,疯鼬号突然停顿,船下面撞在了海底冒出来的礁石上。。

船虽然没破,但是也被海底的暗礁石卡住了。

……

我有一个复制器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