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9]第833章 美人目的

[839]第833章 美人目的

他来到火山脚下的时候,余罪儿已经准备登山了,她带着很多工具,即便不能用灵力,也能很好的克服地形,保护自己,完全是有备而来。

白昼倒是不着急爬山,如果余罪儿想要在蓬莱火山寻找到什么。跟在她身后并不明智。

要么在她之前,要么在她之后,要么趁机宰了她,要么失败被她宰。

也就这几种结果。

白昼打量周围的景象,红色熔岩就像蜘蛛网一样,蔓延到四面八方,与海水交接的部分升起灰色的雾气。

蓬莱火山像是直上直下的高楼大厦,没什么凸起,也没什么凹陷,所以不存在什么落脚点。

余罪儿已经开始用两把镰刀形状的工具攀登山壁。

直到现在,仍然不见已经沉海的狂徒身影。

白昼也挑了一个错开余罪儿的路线开始攀登,

两个人并不知道这座火山有什么,或者要怎么找到想找的东西。

这座山太大了,两个人就像在巨堤上的两只小蚂蚁,漫无目的地乱爬,方向起码是明确的,向上,。

火山的山壁触摸起来是温热的,被熔岩洗刷后,变得很滑,寻常人就算有登山设备,也很难爬上去。

不过对于天生神力,并且爬上过镇龙山的白昼和活了上千年的余罪儿连个挑战都算不上。

只要避开是不是从山壁缝隙溢出来的岩浆,就没有什么危险的了。

时间在攀爬中缓缓消逝1,因为力量上的差距,白昼与余罪儿的距离很快就缩短了。

他抬起头的时候,正好能看到头顶余罪儿的pi股,当真是浑圆Q弹啊,让人看着就想犯罪。

不过他心里考虑的和正常男人不一样,他想的是:怎么杀了她,他已经压抑太久。

当初余罪儿灭了剑族,剑历也是因为和她狼狈为奸,父亲才遭受死亡。

白昼想着让余罪儿死,腰间的兄弟剑轻飘飘的出鞘。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六言构剑术的御字诀并非像普通功法一样依靠灵力,凭借意念也能操控。

如果这时候操纵兄弟剑和妖刀从余罪儿后面攻击,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呢?白昼心中思考击杀的成功率。

他不经意地朝下面看了一眼,风鼬号正在缩小,而狂徒从正在下面攀爬。

这个黑家伙跳进海里,在海底开始爬上来的么?真是个怪物。

狂徒就在身后,白昼立刻打消现在攻击的想法,继续专注于爬山。

如果不算海底的高度,蓬莱火山没有镇龙山高,对于他算不上什么挑战。

攀爬持续了很长时间,余罪儿先登上山顶。

到了黄昏十分,白昼紧随其后,来到山顶可以称得上豁然开朗。

因为蓬莱火山实在过于巨大,与其说是山顶,不如说是一个平原,一个荒野岛屿。

没有任何野草,只有火山喷发形成的火山岩,岩石在黄昏的映照下,呈现渐变的多重色彩,就像三菱镜把阳光的颜色筛了出来。

这里荒芜,却并非没有树木,火山岩石像是受到阳光炙烤炸裂成张扬的石树。

一条天然形成的小径将人们引入石头树林深处某一处凹陷缝隙之中。

很快又延伸成细长的峡谷,两旁是高耸陡峭的岩壁。

白昼从小到大,也去过很多地方,可从来没见过这种景象。

这里集荒芜和狂野为一体,让人感到荒凉,又让人感觉到处处是陷阱。

每走一步都要仔细思考,小心翼翼,不然就会陷入陷阱。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地面长有鳞甲和锋利的牙齿,石头枝干仿佛一条条小蛇拧在一起;一些长势极高,从顶上撒出如蛛网般的枝叶;还有些外观并不怪异,只是同样没有生命罢了。

穿越狰狞的树林,最后白昼来到一个清澈的水池前,岸上长着厚厚一层苔藓与灰白——几近纯白——的灰烬。

这里的树木呈黑色,表面覆有鳞甲。

如锯木刀片似的铁屑树叶正在飘落,就像介于雪花和灰烬之间的物质,就像骨灰从天空洒落。

坐定于枝丫上的一个个苍白头骨们均朝他行着空洞的注目礼。

那是真正的头骨和躯壳。

在长达数万年的岁月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抵达过这里,都是有来无回?

白昼发现自己的脚步正逐渐后退,但他最终以意志战胜了本能。

他嗅到某种气味,似迷香,又很苦涩。

“你来了,剑之子。”旁边有人低声道,“我觉得就是这里。”余罪儿说。

一副恐怖非常的山顶世界,有点梦幻,有些瘆人,甚至还有一点美丽。

不过眼前的景象都不及她,或者跟她完美契合。

余罪儿在山顶的小湖旁等着他,不知是何原因。

湖水无比深邃,直通海底,通过透明的湖水,映像着最下方的熔岩之池,数百条火龙翻滚,气泡升腾。

她的衣着仅剩下贴身衣物,前凸后翘的身材暴露无遗,尤其是那条事业线,就像身边的峡谷裂缝一样。

加上那似笑非笑地魅惑笑容,用两个字来解读,就是欠淦。

如果是上一辈子的白昼,有这么个女人站在他面前,他早就扑上去了。

可他重活了一辈子,性格和价值观都有了改变。

白昼压着枪不敢动,灵力在体内周游,保持清醒,“你在等我?”

余罪儿嫣然一笑,没有否认。

身穿黑色铠甲的狂徒从后方走来。

白昼面临着两面夹击的困境,他抽出兄弟剑,手臂和剑融为一体,剑成为他的延伸,形神一体。

余罪儿摆了摆手,“我来这,不是为了和你打架的,剑之子,我一直在等你,从华容城离开后我就一直在等你。”

白昼脸戴着乌鸦面具,声音冰冷道:“等我做什么?”

余罪儿嫣然一笑,宛如凋零之红花,“我们的目标是相同的,你来蓬莱是为了寻找神明,我也是,如今入口就在我们眼前。”

白昼瞥了一眼白色的湖水,他并不清楚余罪儿的目的。

但她来这里,绝非是出自什么好的缘由。

山顶的景象十分诡异,而所有的诡异都不及近在眼前的白色湖水。

因为这水太白了,就像牛奶一样。。

“如果这里真有什么神,他也绝非什么善茬,他很可能会宰了你。”白昼说。

……

我有一个复制器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