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文物回收者

[2]第2章 文物回收者

“瘦猴,棺材没问题,准备一下,开棺。”白昼命令道,宫殿外的雕像,还有这座宫殿本身,都是为石棺存在,可见棺内人物无比尊贵。

“白哥,我们这次盗墓,算是盗着宝了。”瘦猴说。

白昼掏出液压撬棍,插在石棺缝隙。“盗墓太难听,我把这个叫做历史文化遗产的可回收再利用,是项伟大工程,和三峡,登月,一样伟大。”

“还是白哥有文化,不愧是上过大学的人,这么一说瞬间感觉高大上了,对了,学的什么专业来着?”瘦猴嘴上恭维,眼里却闪过讥讽之色。

白昼回答:“考古系。”

“哈哈,跟这个历史文物的回收再利用正好对口。”瘦猴笑道。

白昼沉默,正因为考古系的缘故,他对神秘历史有着莫名的执着。

“白哥,要我说,拿点现成东西就走吧,万一开出个大粽子咋办。”瘦猴提议。

“别特么废话,过来帮忙,我要看看这么大阵仗,里面躺着的究竟谁。”白昼喊道。

“来了!”瘦猴绕到白昼身后,隐秘无声的抽出匕首。

白昼还在等瘦猴搭手,只感觉背后穿过一个利物,被捅了个透心凉,接着又是一下。

回头看到猴子面无表情,手里握着滴血的匕首。

“你!?”

瘦猴说:“白哥,别怪我,你早就被条子盯上了,如今这里这么多宝藏,你根本无福消受,你死在这,线索也就断了,条子也找不到我,每年清明,我和胖子都会给你烧纸。”

白昼拄在石棺上,全力支撑身体。“没有我,你现在还特么在要饭!看在一起在孤儿院长大,才带你入行,你竟然反水。”

瘦猴抠了抠耳朵说:“白哥,要饭凭本事,干这行,损阴德,早晚都要还的,你天天弄的那套历史文化遗产的回收利用,简直是把别人当智障,你从小就中二,事事争第一,总想当老大,我和胖子早看你不爽了,这次跟你来,就是想找个机会把你埋山里。”

“去你妈的!”白昼骂道,抽出匕首在瘦猴胸膛刺了一刀,不过力道太轻,只擦到一层皮。

瘦猴手持匕首想要上前,不过看到白昼的表情,停了下来。

此时白昼凶相毕露,犹如困兽,漏出阴狠的笑容:“妈的,来啊,要死一起死。”

一股阴风吹过,地上的蜡烛突然熄灭。

倒斗界的规矩,遇到鬼吹灯,必须把东西放下,在磕三个响头,原路返回。

科学的解释则是氧气缺失导致火焰熄灭,不管是哪种情况,走为上计为妙。

瘦猴慌了神,但骨子里却是要钱不要命的主,从地上抄起几件宝石就往外跑,边跑边幸灾乐祸。“白哥,中了两刀,加上鬼吹灯,你死定了。”

白昼嘲笑道:“孬种。”

白昼失去力气,端着黄金罗盘倚在石棺侧面,伤口不断流出的血液正透支他的生命。

黄金罗盘自主发出光芒,十分诡异,石棺上面的未知文字发出青色的光芒,两者似乎遥相呼应。

白昼感觉到生命正在流失,不会后面真有个大粽子正在吸他的血吧。

血液流失一定程度,适应疼痛后,竟然产生一种舒适感。

白昼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闭着眼睛等死。

宫殿外传来几声凄厉的惨叫,接着传来大部队行军的声音,整齐的脚步声在殿内回荡。

白昼睁开眼睛,调整姿势,安全帽上的强光灯照了下去。

一支石头士兵组成的大军涌入大殿,最前面将军模样的石雕拎着两个滴血的头颅。

白昼眨了眨眼,不是幻觉,太真实了,头颅是瘦猴的,另一个是胖子的。

两人最后的表情凝固在不解和恐惧之间,互相传染。

看到这一幕,白昼心中没有复仇的快感,只是感到无奈,他马上也要死了。

临死之前,白昼想到从未谋面的父母,对方生下他,却抛弃了他,要是他们知道他死了,会不会有一点伤心。

变形的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接着他想起了孤儿院的院长,院长姓青,总是穿着一身青色大褂,土的不能再土了,不过对他很好,可以说是视如己出,喜欢讲一些瞎编乱造的神话故事。

白昼这个名字就是青院长起的。

据青院长描述,当初白昼到孤儿院的第一天,傍晚就发生了日食天象。

日食维持了很久,过后已是月明星稀,青院长专门吟诗一句。

诗云:风起云叠送白昼,星归月显引暗绸。

白昼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这么文青,充满艺术气息的名字,他这个‘地下考古工作者’还真有点配不上。

一个没有血缘的陌生人,最后把他养大成人,不得不让人尊敬。

白昼是青院长带的最后一批孤儿,之后院长就退休了。

可惜白昼长大后没混出个样子,性格叛逆,干了不少缺德事。

最后虽然考上考古系,还是走上了‘地下考古’这条邪路。

他也没脸去见院长,因为最后一次见院长,顺手偷走了黄金罗盘。

偷黄金罗盘,是因为从小听青院长吹牛,罗盘所指的方向,隐藏的巨大宝藏。

加上白昼大学期间积累了不少考古知识,一眼就看出罗盘是个有年头的物件,而且从一些古书中得知,寻找龙脉也需要罗盘定脉。

白昼用黄金罗盘找到不少墓穴,这是最后一次,真是一个巨大宝藏,不过,死亡也找到了他。

算了,实在太累了,死就死吧。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这辈子干了太多缺德事,也许这就是报应。。

遭亲人抛弃,走上歧途,朋友背叛,真是失败的一生。

如果有下辈子,他想要另一种人生。

不过死之前,白昼还是很好奇,

背后冒青光的石棺里究竟躺着谁?

太好奇了。

看着台阶下的石头军队似乎没有上来的意思。

白昼用尽最后的生命力量,挣扎着站了起来,石棺上青色符文持续发亮,青色光芒把整个大殿都照亮。

“这就是超自然了,让我看看你是谁。”白昼给液压撬棍充好压,用尽全力一压。

砰的一声,棺材盖被撬飞。

看到石棺里的人,白昼揉了揉眼睛,太不可思议,又揉了揉。

“怎么会是这样?”

青色光芒充斥着大殿,白昼倒下了,呼吸,心跳,一切生命特征停止。

黄金罗盘掉落在地,破碎成点点星光,包裹住白昼。

成百上千的石头战士屈膝下跪。

在白昼尸体的手腕上,手表的三根指针正逆时针飞速旋转。

……

……

我有一个复制器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