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章 痕迹

[3]第三章 痕迹

想想,再好好想想,一定是有事发生过了,师兄才会如此。

迎新大会的前两天……锄头……

她依稀想起之前去给师兄带话想要买把锄头,她修为现在太低,所以不能隔空传音。传音符又太贵,所以师徒三人想要交流便经常前往师父的琉璃峰相聚。

那天晚上她带着卖灵菜的兴奋劲兴冲冲冲到琉璃峰,好像正好听到师父和师兄在说话。两人之间隔着距离都能感受到不同寻常的气氛,以至于她都靠到很近的地方,听到他们的声音,还没发现这么个大活人。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突然,一道精光在她脑中闪现!

是了,她想起来了!

那天晚上她靠到近前,只见师兄侧对着她的半张脸上满是克制的伤感和浓烈的感情,她还从来没见师兄在她面前这么激动过。

而师父则是一道倔强的背影,缥缈的纱裙在琉璃峰从不停歇的风里飘扬,给人一种随时都会逝去的感觉。

“我们之间什么都不会有。”

师父好听的声音飘到自己耳朵里,然后她就觉得师兄仿佛都快要落泪。

她忍不住吃惊的轻吸了口气,这点动静就被师父和师兄察觉到,双双转过身来看到了她,以及她脸上微微的茫然和不解。

看到她,师父刚才那种缥缈的感觉瞬间便如潮水般退了下去,转而升起温柔的笑意,问她这么晚了怎么还来看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师父熟悉的样子轻易安抚住她的情绪,种灵菜的兴奋感又升了起来,很快她便和师父开开心心商量在一起,只有师兄默默站在一边,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师父。最后答应下山以后给她淘一把锄头。

和师父商量完,师父嘱咐师兄送她回是女峰,走到悬索桥半路,师兄突然问她:“如若两个年龄不般配身份不匹配的人在一起,小灵灵会不会觉得不妥当。”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自己好像根本都没有思考过便冲出一句:“不止不妥当,我还会觉得有点讨厌。”

当时师兄好像就连脚步都僵硬了起来,可惜那时候她被师父师兄成日里宠的,行事根本不会考虑两人感受的她压根就没注意这样的细节。

她回忆的有点慢,所以也就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师兄的话。等回过神来,师兄已经绕过她走到木屋边上,捡起那把锄头,又走到她随意锄了几下的地方,自己挥起锄头来,想要帮她翻地。

她一个激灵冲到师兄跟前,一把抢下他手里的锄头就扔到一边。现在的她可不是上辈子骄纵之下什么都觉得理所当然的她,要种地是自己的决定,怎么能让师兄替她干活。

“师兄你别做这事,经常下山去做活一定很累,这些小事我自己做就成,你就在旁边和我说说话。”

这种话她上辈子可从来没对师兄讲过,当然引起了他不小的诧异。

不过驰末煌倒也没有拒绝,而且一开始硬邦邦的情绪都缓和了下来,真就走到木篱笆边,坐到了横杠上,双臂抱胸,一派闲散有型的样子。

她看着这样的师兄,嘴角忍不住上扬。总觉得师兄的出身一定非富即贵,此刻虽然身穿和她一样的粗旧衣袍,可行动举止总是优雅潇洒,待人接物更是有礼有节,一看就受过良好的教养。

当年,可是有不少同门对师兄芳心暗许或表达好感的呢,可惜师兄心里已经有人了。

“师兄,师父还在闭关?怎么闭关疗伤还惦记我这里,我就种个地而已,能累的到哪里。下回你劝劝她,咱家可着她一个人心疼就行,别老总照顾我,隔空传音多耗费元神,她伤上加伤若还是如此,什么时候才能痊愈。”

她没有去捡锄头种地,反而走到师兄身边一脸严肃的和他说师父。

师父全名花姚姜,是玄清宗资格最老的长老,是他们玄灵门门主。但奇怪的是,宗门里有大长老、二长老一直到九长老,师父却只是一个长老,并没有任何排序。

自她有记忆起,师父就总是在闭关疗伤,但究竟受的什么伤师父和师兄却从来不提及,只将所有宗门派发的资源都换了药。即便如此,也不够师父所用,所以师兄还得经常下山做工换取灵石再去宗门换药。

为此,她从小除了吃进口的,其他日常用品都只能用凡物,师父和师兄总因此觉得对她有所愧对,毕竟宗门里其他同门好歹身上也会有几样灵器。几大长老的亲传弟子那更是连凡物都没摸过。

玄灵门很穷,这是玄清宗上上下下一致的认知。但玄灵门又很大,虽然整个门里只有师徒三人,可占有的山峰却和其他宗门各门差不多,百峰环绕。

据说这是玄清宗创宗之时就分好的,宗主和各长老这许多年也被一些贪心的同门挑唆过建议过,却从来没想过改变这一点。

师兄听到她的话嘴角终于勾起了一丝弧度,随即像是想起什么,又垂了下来。

“你师父最喜爱的就是你,我去劝也没用,你不让她看顾你她反而更担心些,但也只是让我来看看,你想如何你师父不会拦你。”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师父最疼我了,所以师父和师兄做什么我也会百分百的支持,你们可千万也别顾虑我就是。”

她听了急吼吼的回到,又成功引起师兄一波新的诧异。

但她可管不了这么多,因为上辈子让她最后悔的事就要在明晚发生,这是导致师父和师兄整个悲剧的开始,她提前表达立场,刷一波安心和好感怎么的都是应该。

“你……若是没事那我就走了,今日还要下山去采药,明日晚间便回。那地随便种种就是,真长出灵菜你便自己吃,筑基二重也还可以吸收些闲散灵气。”

驰末煌从篱笆上站起身,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又勾了勾嘴角便过悬索桥走了。

她站在那里一直看着师兄的背影消失。哎,果然那天的话应该还是对师兄造成了影响,“不般配的年龄和不匹配的身份嘛,那又算得了什么呢师兄。”

她喃喃对着空气念叨,也勾起了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