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 被发现

[5]第五章 被发现

第五章

驰末煌终于收起手里的丹药,他的神色比花姚姜更加悲怆,“我亦是早和你说过,我们并无血缘,即便相爱,如何不顾人伦了?!十五岁时你救下我,当时我就说过长大以后娶你为妻,我从未当你是我师父!”

“可在世人眼中我就是你师父。我将你从十五岁带大,带你入门教你修炼,宗门上下都说你是我首徒,如此你便就是我徒……”

一番对话让两人都陷入沉默。然而石柱后的花灵媞眼泪流的更凶。

是啊,如果上辈子她还不懂师父和师兄之间的事,那么自从看过这部小说以后,她已经完全知道师父和师兄之间是怎样的经历,虽然那也只是小小一个段落匆匆带过的剧情过渡。

那一年十五岁的师兄被仇家追杀,生死间遇上师父,几个凡人随随便便就被师父打跑。因为担心自己走后又被寻仇,师父就将师兄一路夹在手里带回了琉璃峰。

十五岁的师兄挂在师父身上,没说一句谢谢,只带着一抹惊艳和坚定的眼神说:“以后我要娶你,你是我驰末煌唯一的妻。”此誓过了两百多年,言犹在耳。

那时候师父还没把小小少年的话当真,只轻轻一笑带回琉璃宫疗伤教养,等他筑基之后便让他择了一峰,赐名“末遥”为他所住。

这两百多年来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但花灵媞知道,此时此刻师父心里肯定也是喜欢师兄的。但两人发乎情止乎礼,从未做过任何出格的举动,就连因他温柔的笑,师父都不敢直视师兄眼睛。

她想起自己上辈子亲口向宗门说出两人的“不伦”,满脑子都是自以为的“正义”,以为如此大义灭亲就能比过女主,得到男主另眼相看的爱重。

那会儿师兄早已知道她这个如女儿一般的师妹对他们两人感情的唾弃,敢爱敢恨的他已经很久不再和她说一句话。可师父破碎的神色明明白白昭示自己最亲的人亲手捅向自己的心,那种痛苦使得本就没有痊愈的伤势再次受到冲击。

自此之后,两人被整个修真界不容,这些高高在上的修士保守的思想和当时的她一模一样,师兄最后是抱着昏迷不醒的师父逃出修真大陆,遁入无边的险境蛮荒。

从此她就再没有见过他们。

当时她有多蠢现在她就有多悔恨,眼看着此刻两人连自己对这份感情也在纠结,她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

哭得有点控制不住了,忍不住洗了一下鼻水,就这么露出了马脚,被师父和师兄察觉到她躲在这里,还听完了对话知道了他们的秘密。

“媞儿?”花姚姜和上辈子一样最先从蒲团上跳起来,看着徒弟的眼神很明显的慌乱。

而驰末煌则是惊了一下,皱了皱眉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却没有看自己这个当女儿养的师妹。

“师父!”花灵媞首当其冲的反应是从柱子后面冲出来,一下子就跑到花姚姜面前,“噗通”一声跪下,抱着她的大腿就放开自己哇哇大哭。

哭声真是凄惨又带着浓浓的思念,把花姚姜给吓了一大跳!

“怎么了媞儿,你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伤心,莫不是你师兄欺负你了?”花姚姜抓着花灵媞的肩膀,稍一用劲就将人扶了起来。

她个子要比花灵媞高,所以一边拨开自家小媞儿的头发,一边微微低头看哭的乱七八糟的小脸。

驰末煌真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冤枉,但他也还是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欺负过这个宝贝疙瘩。思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头绪,于是也只好站在花姚姜身旁,发愁的瞅着。

花灵媞大哭好一会儿,压在心里多年的悔恨才觉得发泄了个七七八八。

真好,能回到这个什么都还没有发生的时间段真好,师父和师兄都还在,她还有机会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这才是她一点都不排斥重生回来,离开现代地球的根本原因。

哭声小了很多,情绪也能控制住了,她赶紧对着师父狠狠摇了摇头。

“没……没有,师兄……兄怎么可能欺负我。是我……是我自己听到刚才……才你们的话,太伤心了才……才哭的。”

她打着哭嗝,好不容易把一句话说完整了。

空气骤然有些安静,就因为她说听到两人的对话,那意味着花姚姜和驰末煌隐瞒了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是被自家这个宝贝知道了。

她会怎么想我这个师父!

花姚姜坚强一生,多重的伤都能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靠着闭关苦苦支撑没有倒下,现在却觉得快要站立不住。她有多爱这个孩子现在就有多羞耻!

驰末煌则眉头都要皱出深刻的皱纹,但不同于姚姜,心略慌乱之下更多的则还是坚定。虽然花灵媞是自己亲手养大,给她的关心和爱护不比给姚姜的少,但依旧不会放弃对爱人的感情。

大不了就断绝关系吧。他一个人默默在心里这样打算。他们可以离开玄清宗,玄灵门让这孩子继承,没了这样的师父和师兄,自然也就没了麻烦。

两个长辈在惶恐和不安,但花灵媞已经不是上辈子的骄纵女,眼前亲亲师父和师兄这样的神色当然和气氛当然瞬间感受到并做出及时的回应。

“师父,你和师兄是不是互相喜欢啊。”她特别坦率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清清楚楚说了出来,没等两人回应又接着道:“没关系的,我能理解你们,这么多年了我和你们朝夕相处,其实应该早察觉到的。”

她对这事这样深明大义的反应自然更让花姚姜和驰末煌吃惊。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媞……媞儿,你不认为这是不对的嘛?这是不应该的……”

“怎么不对了呢?难不成师兄和师父你们有血缘上的什么关系是没告诉我的?师父姓花,师兄姓驰,按道理不可能啊。”她故意这样疑惑道。

花姚姜飞快的看了驰末煌一眼,“自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师父年岁比你们长,是你们的长辈……”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