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3]第四八三章 鼻涕

[483]第四八三章 鼻涕

这么一想,她连发现自己脸小的好心情都埋没了下去,静待命运降临。

擦擦蹭蹭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感觉这块布都凉了,大佬才终于觉得满意了可能,脸上那股压迫的感觉就松了开去。

布也挪开了,她就跟着睁开眼睛,想在第一时间欣赏到自己的大鼻涕从鼻孔里被提溜出来,然后把这位爷吓的“花容失色”啥的,再亲眼看着自己被拍飞。

可遗憾的是,居然没有大鼻涕从鼻孔里拉出来,布和鼻孔的关系清清白白的,可面前的大佬却真的被吓了浑身都抖动一下。

是真的结结实实抖动一下喔,幅度很大,她看的清清楚楚!

只是随着这阵抖动过后,大佬的表情就特别耐人寻味,像是吓到了又像是有别的什么情绪掺杂其间。也怪他平时情绪内敛,表现出来的部分就那么一点点,才让她这么难判断。

大佬这阵表情过后还做了一个动作,他不是把那块布拿开了嘛,下一秒就把这布从竖着的朝向横了过来,往她下巴那地方凑了凑。

后来可能又觉得这么凑是不大好或者没什么用之类的,整个姿势卡了卡松开她就这么转过身去了。

这一系列操作那可真是太迷了,要不是眼前的人是大佬的话,她会以为是谁当面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所以想要补救又想要逃避还心虚呢。

可这是大佬诶,他还能这样?!

她忍不住抬起一边的眉毛满心疑惑盯住再次半蹲下去的这人的后背,却觉得此时此刻不光是鼻根子痒了,连鼻孔和人中那块儿都痒痒的,像是有什么水流了下来。

哎呀完蛋,原来她刚才被大佬一撞一撞的不是刺激的流出大浓鼻涕,而是清水鼻涕啊!这会儿那块布一拿开,没东西擦掉它了,就从鼻子里流出来是吗。

也是,自己又没感冒又没上火啥的,怎么可能有大浓鼻涕嘛,不过即便是清水鼻涕也挺恶心的,风一吹把脸上的水汽带走,这会儿还真就觉得脸上有些牵拉的感觉,想必是清水鼻涕吹干以后,落了层包浆在脸上了。

难怪大佬刚才会那种样子,估计那块布一拿开,他就发现了这事儿吧,也许还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看见大鼻涕,反应才会大了些,毕竟这种属于人类的小病修士从不会得的嘛。

她想着就抬手稍微把鼻孔压了压,以止住液体流下时刺激的小痒痒,再从圆象里拿出没剩几块的碎布手帕擦鼻涕。

按照她以前的糙性子,假如是自己一个人或者在家里人跟前那肯定猛擤,鼻涕擤完了才不会再继续流嘛,老流着才恶心不是。

可现在大佬还戳着呢,她怎么能自毁淑女形象,当然就拿出直男不知道的女人的小心机另一面儿,只用这帕子包住鼻孔无声按压啊,小动作做的那可“优雅”了,手动doge!

可她没想到的是,当她把“清水鼻涕”吸完,将碎布手帕从鼻孔上面拿下来,想偷偷看看自己的鼻涕多不多时,上面印着的居然是一片儿刺目的鲜红色!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哎呦喂,原来她鼻孔里流的根本就不是鼻涕,而是鼻血鸭!!!

她整个人都惊了,这可真是万万没想到了,难怪就在大佬转身的时候,一旁躲在石殿角落里的便便看到她以后,会露出一副没眼看的小猫脸,接着就用胖爪爪将自己的眼睛给捂了起来!

那这么来说,此时脸上那种干掉的牵拉感也不是鼻涕的包浆喽,而是鼻血被抹开,抹的全脸都是,干掉的血痂啦!!

那自己这会儿得成了什么样儿啦!

她赶紧拿出镜子,都不是小的那面儿,而是活脱脱梳妆镜那种,往自己跟前一照……

“啊!大佬!!!”

她吓的当场就将罪魁祸首叫了出来,惊得镜子后面假装忙碌的内位罪魁祸首整个身子隐隐一抖,手里的活计干的越发快了。

你们当花灵媞在镜子里看到啥了才会这样抓狂,她看到的不仅是糊满了鼻血血痂的半张脸,还有被高温给“蒸熟”的包公脸啊!

然后更加好笑的是,她的眉毛因为还挺密挺长,被热布一烫一挼,就乱七八糟东倒西歪犹如两蓬乱草一样挂在眼睛上面,比蜡笔小新那香肠眉还不如。人小新的眉毛至少对称啊,她就完全像乱甩上去似的俩条粗野狗尾巴花,感觉脸都歪了。

“噗噗啊哈哈咦嘻嘻嘻嘻……”

听到她的大叫声,便便在那边角落里就憋不住了,在花灵媞心里直接笑出了声,可“哈哈”两下到底记得被笑话的是自己主人,努力了半天才转成了没那么嚣张的“嘻嘻嘻嘻”。

可它躲在墙角的小身子也没忍住,小嘴筒子里发出的是小团子那种“啊啊”的声音,伴随着胖屁股一拱一拱的也是“啊”的很开心。

这还得了,那花灵媞听了这家伙的笑不更被刺激的抓狂,当场就抬手对着镜子去捋,想把两坨眉毛给捋回来。

可惜眉毛被烫过后又凉了,那不就跟头发似的烫过后就定型了嘛,所以怎么捋都没动静,反而因为烫坏了些,外力又大了些,被捋掉十好几根,好几块地方就秃了,秃了!

啊~~~!她就觉得人都要厥过去了。

好死不死的,九方幽殓这会儿终于干完了手里的活计,正好重新站回她的跟前,一打眼就看到镜子后的花灵媞,一愣之下脸皮就是一抽。

他在笑对吧,他又在笑!

花灵媞瞬间就捕捉到了那一抽,当即就解读出了意思。这一笑可就和昨晚上那个“呵”不同了,那个笑是正常的,这个笑真就是被逗笑的啊。

呜呜呜呜,终于,她完美的淑女形象在大佬面前还是彻底破碎了。某媞是真的流眼泪水儿了,为自己在男神面前的命运。

九方幽殓呢,是的,他就是在笑。他习惯了不把情绪放在脸上,也放不到脸上了,可肚子里真的又心虚又可乐,连呼吸都粗重了些,就能知道他现在的心情。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