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毁灭二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2]毁灭二

奄奄一息还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慕羽在听见她这般难过歇斯底里的声音,硬是艰难睁开了眼皮。

嘴唇翕动困难的喊到“张娴,”

“慕羽,呜呜,慕羽,你们别再伤害他了,不要了。”

张娴挣扎着嘶吼,那冰眸中的泪水仿佛永远也流不完一样。

好在,听到她的喊声,那些人一一停了手。

在看到浑身是伤的慕羽百折不饶的一次次尝试着站起来,然而每次只能无力的摔倒在地的时候,张娴觉得自己的心都是颤着的疼。

“慕羽,我害了你。”张娴如同小兽般咽呜着眼泪哗哗往精致的下巴处汇集,滴落。

慕羽到底没办法真的站起来,倔强倨傲如他,只能艰难的单脚跪在地上,一手撑在膝盖上,浑身血肉模糊,那修长的腿也有了好几处血洞,血流如注。

那疼痛是至极的。

许是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现张娴的嗓子如同被撕裂。

微微一牵动,犹如被人端着刀子在刮,仅能发出的声音喑哑无比。

纯净如洗的弯眸一直流着滚烫滚烫的泪水,视线即使被泪水模糊不清了一刻也不愿离开慕羽的身影。

慕羽半跪在那里,触及她的目光,依旧是眼神溺着温柔对她露出如春风拂面的微笑。

殊不知,正是他这样的笑才让张娴心里如抽丝的痛,像是每一寸血肉,每一寸骨缝都冷冷的透着疼痛。

那是从前都没有过的,即使曾经被割肉,抽血,抽髓。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张娴沙哑着嗓子最终还是把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因为,你是光。”慕羽突然定定的看着她说,那眼眸中的炽热像是要灼伤了谁一般。

“十岁那年,如果没有遇到你,如果没有你,我又怎么会在这里,软软,你是我深渊巨口里陡然出现的光。”

他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里,声音清朗充满希冀,小心翼翼又趋于平静。

对着张娴回首一笑,那一瞬间他眼中有柔肠千种,更胜春风。

张娴在听到他喊软软时,身子猛然一震,整个人怔住了。

“可是软软,对不起,我还是没能把你救出去,还是没办法带你离开。”

又是一抹灿烂的微笑,可是带着不甘,同样晃耀人眼。

慕羽像是用了毕生力气才说完一般,在深深的看了一眼她之后,整个人如同被抽丝剥茧般,顿时没了生气。

彻底的安静了下去,就一直保持着那个半跪的姿势,一动不动。

那动作示意着他的不屈,他的不愿,他的不甘心。

“慕羽,你说话,慕羽,”张娴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声音喑哑又急切的唤着。

可是地上的人不论她怎么喊,始终没有一丝的动静。

直到那穿白大衣的人过去又回来对着白胡子老头颔首确认道:“死了。”

原本疯狂挣扎呐喊的张娴才停了下来,安安静静看着慕羽,一动也不动,时间仿佛静止。

“啊!”

像是听见心底有什么突然破碎的声音,又像什么东西汹涌而来压的她几乎要窒息。

心底的东西带着疼痛疯狂乱窜,却没有任何办法任何渠道宣泄。

张娴眼底一点一点踱上鲜红,突然找到了某个口,发疯发狂了似的,歇斯底里的吼着,仿佛这世界负了她,欠了她一般。

“快快,带回研究室,加大倍量抽取她的精髓,脑髓,还有她的血液要心脏处的,终于,心情波动了,赶紧。”

白胡子老头激动的大叫,那不似于同龄人混浊的双眼爆发出疯狂的光芒。

一帮人迅速的就拽住了张娴,把她往回拉,张娴没有一丝的反抗,随着他们拉扯。

可是,她脑海里兀地就触发了三年来的回忆:

3030年十二月世界末日爆发,末世的第一年,四处都是丧尸,硝烟弥漫,血腥肆意,粮食短缺成了所有人争夺的目标。

这一刻险恶人性爆发,她被男朋友以一袋大米卖给了别人。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女人,在末世,就是男人的附属品,如蜉蝣一般只能攀附着男人才能争得那一丝生存的机会。

一年里,她过着非人的生活,受尽折磨侮辱。

第二年,她的体质开始发生改变,即使有伤口,也可以迅速的自动愈合。

而她的血液也变成晶莹剔透的绿色,散发着香味,被人发现,她被毫不犹豫的送进了研究中心。

虽然她被当成了怪物。

可是她这种情况却足以让世界所有的研究者疯狂!

因为末世几乎毁了整个世界,而她,却是有可能改变这个世界的转折点。

于是,她连着两年的时间,赤身裸体在研究中心中度过。

身上插满了各种粗粗细细的管子连接着各种的仪器,每天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穿白色大衣的人疯狂的在自己身上抽取血液。

在不麻醉的情况下,一块一块的割着自己肉,包括开了她的大脑,抽取脑髓,敲碎了骨头,抽取骨髓。

因为本身的愈合能力,即使有着这非人的折磨她依旧没有死亡,而硬生生的挨了两年!

那种痛,已经无法用任何的语言表达,她只知道自己在这日复一日中已经彻底的麻木,无声无息的,没有一丝情绪变化,却也死不了。

而今天,仅仅是她同学的慕羽,自己还十分嫌恶他的慕羽突然就闯了进来,说要带自己离开,把自己解救出去。

两人好不容易才把她手上脚上的锁链给解开,她随着他才走了几步,研究室就发出了尖锐无比的警报声。

尽管他带着她迅速撤离,还是被一大群的人给包围,为了保护她,慕羽还受了好几处的伤。

虽然她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来,但是有人来解救自己,张娴心里自然是万分激动的。

毕竟就算再麻木,可对于这种生死不如的日子。

她还是希望可以解脱,然而她忘了她和他在那些没有良知的人面前,显得的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慕羽死了,是她带给他的灾难。

慕羽死了,明明他可以活得更好。

慕羽死了,他说她是他的光。

他叫她软软,他说十年前。

原来,慕羽就是他,那个曾经她以为再也不会相遇的人。

至今唯一一个爱她的人,可是他为了她死了。

张娴心头一直环绕着慕羽死了这一个念头,忽然她的眼眸涌起无尽的恨意。

像是一簇簇火焰,灼热无比,像是一淙淙的冰霜,彻骨寒,像是无边的黑暗,随时想要吞噬一切。

而这些就是在张娴的清眸里,随时都有着迸发的可能。

我曾爱的人,把我亲手送入了地狱,爱我的人,却一个个因我而死。

我曾以为很美的世界,揭露开了,竟是那样的肮脏不堪!

我到底是罪孽,还是救赎?

可笑,为了生存,人类把自己基本的良心泯灭,罔顾他人痛苦死活,心里却是想着自己是在做着拯救世界的大事!

哈哈,大事是吗?

凭什么?

凭什么为了这个世界她就要毫无怨言的牺牲自己?波及其他爱她的人?

凭什么她要受这生死不如的罪,来制造所有人类的生机?

凭什么她要以她之血肉来拯救这个丧心病狂的世界?

没有任何的理由,没有任何的义务。

曾经甘愿牺牲自己拯救世界的念头她出现过。

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如果她救的是这种没有心的人,那一切有什么意义?

我本无罪,可是你们非要把一切加注在我的身上,你们都该死!

可以救世是吗?

如果你们皆要因我活而活,那么你们便可以为了我死而毁灭吧!既然世界都这样了,毁灭又如何?

张娴的神经错乱,扭曲着,眼眸是疯狂绝然的色彩,毁灭吧!

让这个世界尽数毁灭,那么善与恶将不存在,你们毁了爱我的一切,那么我要整个世界给我陪葬!

这一刻,外界雷雨交加,狂风骤雨,闪电似要吞噬了这个世界,每一栋建筑甚至是地球的表面都摇晃了起来,顷刻化为尘土。

人,丧尸,变异动植物,均是恐惧战栗不已,想着逃,可是在闪电雷雨过处,一切成灰烬!

张娴静静看着那些因为惊恐四处而逃窜的人,笑得惊心动魄,不可一世又仿佛带着解脱。

毁灭吧!世界陪我一起。

轰的一声,一切都湮灭了,这个世界,这世界里的所有,包括张娴!

末世重生之小姐轻狂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