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4]第一三八章 新的开始

[1134]第一三八章 新的开始

门被忽然推开了。顶点小说X23US.COM更新最快

动静有点大,周宝山带着些不满地回过头去,然后他愣了一下。

钟元福大步走下台阶,迈步过来。

在他身后,跟着一个保姆,但根本就不敢拦他。只是说着,“哎,这位先生……”扭头看到周宝山,她顿时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先生,小胡拦住他不让他进来,结果直接被他打趴下了,我实在是……”

小胡是周宝山的保镖,而这里,是周宝山最新购置,三个月之前才刚搬进来的奢华别墅。

听说小胡被自己师哥给打趴下了,周宝山反倒笑了笑,然后他冲保姆摆了摆手,说:“没事了,你打电话叫人开车把小胡送去医院看看!”然后又指着大胖子钟元福,说:“以后他来,不要拦,这是我师哥,也是我亲哥!”

说完了,他走向钟元福,笑着,说:“师哥,你终于肯过来看看我了……”话没说完,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钟元福盯着自己身后的游泳池。

面罩寒霜。

周宝山回头,看见那俩女孩还愣愣地站在那里,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还是硬着头皮,试图介绍给钟元福,“师哥,她们俩是我女人,这边这个……”

钟元福摆手,“让她们先出去。”

周宝山愣了一下,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但还是回身,冲两个女孩子摆了摆手,“你们先去前面,我陪我师哥说说话。”他转身,“对了师哥,要不咱们屋里说话去?你今天怎么想起来……”

钟胖子的皮鞋已经脱下来一只了。

这动作,太熟悉了,哪怕已经多少年没见过了,但过去满院子乱窜的痛苦,还是让周宝山下意识地做出了条件反射一般的反应。

他下意识地就往后跑,“师哥,你干嘛!”

两个女孩子刚站起身来,还没走呢,看见这副架势,都愣了一下。

钟元福摆了摆手里的皮鞋,吼了一声,“走!”

两个女孩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赶紧手拉手往外走。

周宝山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师哥,你别啊,有话好好说,你要干嘛!”

钟元福忽然蹦出一句家乡话,“干嘛?打死你个龟孙儿!”

两个女孩子慌慌张张地跑到门口,还没进门,听到身后的动静都回过身去,正好就看到一直皮鞋冲着周宝山飞了过去,两个女孩子惊叫出声。

这里是别墅的后院,当然不虞有别人看见,但眼前的这一幕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当代中国最著名的武打巨星,据说自身工夫本来就是特别厉害的周宝山,被一个光着一只脚的大胖子追的满院子跑。

“师哥你干嘛,你别打呀,你为啥打我?”

“打的就是你!你个龟孙儿!你给我站下!”

“我不站!你凭啥打我!”

“你个龟孙儿!我是你师哥,我说打你就打你!”

周宝山愣了一下,居然慢慢地站住了。

钟元福两步就追了上去,一脚就把他踹飞了五六米,然后另一只脚上的皮鞋脱下来,快步过去,劈头盖脸的抽。

周宝山不跑了,只是拿胳膊护着脑袋闪躲,说出话来很是委屈,“你是师哥,你打我,我认了,但是我既没办坏事,又没不听话,你为啥打我!”

按说被师哥打,那不是稀罕事儿,尤其是当年幼年学艺进了师门,钟元福是师哥,带着几个小师弟,那是要传艺的大师兄,再加上男孩子,小时候都皮,当师哥的平常说疼的时候是真疼,但说生气了要打,那也是真打。

但即便是那个时候,要打,也都是有理由的。

比如说让你站桩一个小时,你就站了59分钟就停了,被师哥发现了,怎么办?打!往死里打!你说你再补足那一分钟?你说你自愿再站一个小时?不存在的,打完了再罚!至少加倍的罚!

而且师哥打你,师傅打你,许躲,不许跑,敢离开这个门,以后就不许再回去了!所以小时候学艺,被师傅师哥打得满院子吱哇乱叫,那是常事儿。

但自打师傅没了,师门散了,钟元福已经有至少十年没打过周宝山了。

而且,现如今也已经今非昔比了。

所以钟元福要打,周宝山下意识地还是不敢跑,但特别的委屈!

钟元福也不解释,就拿皮鞋狠抽,抽得周宝山眉头紧皱,左右躲闪。

周宝山:“师哥你别打了,很疼!”

钟元福:“很疼!很疼!”

接着打。

周宝山:“师哥,我到底犯啥错了,你告诉给我再打我!”

钟元福:“告诉!告诉!”

接着打。

周宝山:“师哥你要再打我可还手了!”

钟元福:“还手!还手!”

接着打。

周宝山一边挨打一边闪躲,尽量不至于让师哥打不着,又不让自己挨得太疼。

但他还是渐渐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我真还手了啊!”

“还手!还手!”

钟元福当年号称天纵奇才,年轻时候功夫当然是极好的,丝毫不夸张的说,周宝山身上的那点本事,一招一式都是他教出来、喂出来的,但现如今呢,钟元福毕竟胖成了这样,不但影响了身体的灵活性,而且事实上,他的功夫已经散了大半了。师兄弟俩要是真打起来,可能三招两式的,钟元福落不了下风,但几招已过,周宝山吊打自己师兄的问题不大。

像现在,这一路又追又敢又打的,周宝山这边恼羞成怒地喊着“要还手了”,那边就已经听到自己师哥呼哧呼哧的大喘气了。

在鞋底掠过的浮光掠影里,他能看到自己的师哥脸色已经涨得通红!

忽然他想起来当年托庇于师哥身边,跟着他讨生活的那时候,想起了那些年的一幕幕光景,然后就又想起了当年自己在外面跟人打架把人打伤了,师哥先是过去给人赔礼,不敢让师傅知道,想方设法的借钱给人家看伤、买营养品、赔钱,回去之后却追着自己满院子打,上好的腊枪杆儿都打折了三根!

那个时候,钟元福十七八岁,一身的功夫,周宝山才十岁出头,师哥打起师弟来,绝对就是大人打孩子,周宝山灵活地像猴子一样,也没处躲,那一棍子一棍子的,是真的往身上招呼,打断一根再换一根!

那一顿打下来,周宝山在床上躺了半个月,周身上下哪儿哪儿都疼,霍霍的,钻心,但自那之后,到现在大十几年了,他再也没敢跟人打过架!

师傅当年是被枪毙了的,这不大光彩,但即便是他,当年也教过徒弟们,他说咱们练拳的,气壮,说话声高,受不得气,所以容易招惹江湖是非,动辄打起来,手又重,于是往往成害,所以你本事越大,越要记住戒骄戒躁,出拳要慎重。无理要退让,要认错,有理也莫要耍威风。

结果他老人家自己就死在耍威风上了。

师门散了,到现在师兄弟们四下零落,早已散入红尘。

过年的时候回家,师兄弟们聚会,听说有三个师兄弟现在在牢里吃饭呢,而且已经毙了俩了。还有几个外出打工了,过年都没回来。有几个算是混得不错的,也就是给人家当保镖、开车。

还有两个,在当地欺男霸女的。

聚会的几个师兄弟是既不齿又羡慕。

看看他们,想想自己,当时在老家过年,周宝山很是有些黯然神伤。

而师哥已经有十几年没打过自己了。

…………

忽然,周宝山不躲了。

他就蹲在那儿,架起双臂护住脑袋和脖子,任由钟元福手里的皮鞋啪啪地落下来,打得他后背上全是鞋印子。

钟元福累得气喘吁吁,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

忽然,周宝山说:“师哥?累了吧?歇歇再打行不?”

钟元福闻言愣了一下,牙一咬,皮鞋更狠地呼下来,打得周宝山“嘶”、“嘶”地倒吸凉气!然后,他忽然就“哎呦”、“哎呦”地叫唤起来,“疼死我啦,师哥,别打啦!”,“师哥我错了,别打了!”

这喊得,太熟悉了。

当年周宝山脾气也硬,又认死理儿,但钟元福比他还硬,只要你不服软,就往死里打。但只要周宝山开始喊疼,师哥就往往停手了。

这一次也是。

听见周宝山瞎叫唤,钟元福的动作忽然停下,“呸”了一口,“喊什么!”

然后拿着皮鞋,抽一下说一句

“疼?你还知道疼!”

“知道疼你个龟孙儿还胡来!”

“我这是替师傅打你!”

“你再躲呀!我打死你!”

忽然他停下了,皮鞋扔到地上,大口喘气,然后一屁股蹲到草地上,“累死我了!”

周宝山站起来,跑过去给他把那只扔飞了的鞋捡回来,递过去。

钟元福看他一眼,接过鞋来。

周宝山说:“师哥累了吧,咱到屋里喝口水行吗?”

钟元福瞪他一眼,“累个屁,师哥打你是为了你好知道吗?”

周宝山说:“是,我知道。我扶你起来吧?”

钟元福伸出胳膊,周宝山把他拉了起来。

师兄弟俩回头,看到了犹自痴痴呆呆站在台阶下的两个女孩子。

周宝山觉得很尴尬。

他终于忍不住问:“师哥,现在能说说,你为啥打我了吗?”

钟元福扭头看他,仍自气喘吁吁,却正色地说道:“你要自立门户,我不怪你,你要接自己认为对的片子,我也不怪你,你要喝酒要泡妞要玩女人,也都很正常,可是,你不该作践自己!”

周宝山低下头,片刻后,他试图辩解,“我没有,我就是……”

“没有?”钟元福厉声道:“找七八个女孩,关上门玩无遮大会,而且你最近半个月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一天都难得清醒几个小时,看……桌子上的酒瓶子,你自己那双狗眼能看见吗?我要晚来一会儿,估计又要喝醉了,这叫没有?”

周宝山低下头,不说话了。

片刻后,钟元福大声道:“说话!”

周宝山低头好一阵子,才终于道:“可是,我又没有戏可拍,我拍一部扑一部,我不喝酒玩女人,我该干嘛?”

啪的一耳光,直接把周宝山抽飞了。

钟元福虽说胖了,功夫丢了大半,可忽然出手,手劲儿还是够大的。

周宝山让他抽得原地打了个转儿,趔趄了两下才又站稳,嘴角已经带了血。

“没戏可拍?放屁!怎么会没戏可拍!”

顿了顿,他道:“就算没戏可拍,就要喝酒胡闹吗?你才多大,身子不要了?没戏可拍,就不能练练功夫?就不能去上上补习班?你的英语呢?不学了?都丢开了,就非得要天天酗酒,喝到醉醺醺不可?”

周宝山忽然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抬手抹掉自己嘴角的血,说:“师哥,你知道现在他们找我,给我开多少片酬吗?”

不等钟元福回答,他自己就又继续说:“五百万!就给我五百万!”

说话间,他脸上说不清是苦涩还是自嘲,说:“我拍杜维运的片子,周阳华都给我一千五百万加分红,结果那部戏拍完,我又想继续接戏的时候,他们就只给我开五百万了。因为我前面的戏,一部不如一部,全都扑了!”

“你说?五百万?我能接吗?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钟元福愣怔了片刻,声音忽然缓和下来,说:“那你也不该就这么自甘堕落!再说了,只是现在他们担心你的片酬太高换不来票房罢了,等到《锦衣卫》上映了,票房只要不是太差,你的片酬应该就会有上浮的,大概到八百万左右是没问题的,你毕竟还是有号召力的。”

周宝山摇头,苦笑,“师哥你不懂,你在明湖呆惯了,所以你看事情太简单了。谦爷拍戏,明湖拍戏,跟外面的其它公司拍戏,完全不是一码事!明湖会把演员的片酬压得很低,尤其是自己人,更低。但电影上映之后,只要票房好,他们就会给很大的红包!一下子就给你补回来了!”

“而且关键是明湖的戏养人,能让你越来越红!但外面的这些公司,他们拍戏,就是指望给你一份片酬,你就必须给我拿回来十份的票房,不然,就是你这个人号召力不行,演技不行,各方面都不行!”

“像我,连续扑了几部戏,就大家都来踩我了!”

“我现在不能出去接戏,一旦我接了一部五百万的,下部戏就顶天了五百万!甚至到时候,他们会只给我开三百万!我要是想接着拍戏,要么再来几部戏大红大紫的,要么,就只能看着片酬一路往下掉!”

“但是……师哥,你不懂,外面这些戏,你根本就不知道谁的戏靠谱,更没办法保证一部戏一定会赚钱!”

钟元福忽然说:“我听说你想挖穆导过去?”

周宝山点头,又苦笑,“是!你们那部《吹牛使人进步》不是红了嘛!周阳华和宗成泽他们说,明湖文化这些年,除了李谦和韩顺章之外,其实穆小帅这个原本的编剧组组长,很重要,他负责做剧本,而且经纪部那边收到的剧本,都要交给他审核,他觉得合适,经纪部才会帮演员跟制片方谈合约和片酬,所以,我以前虽然看不起他,但周阳华这么一说,我就觉得,我需要这么一个人来帮我选片子。周阳华说希望挖他过来,我也就帮忙联系联系。”

“但是,失败了。穆小帅根本不愿意跳槽。”

钟元福忽然又说:“考虑过回明湖吗?”

周宝山讶然地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师哥,笑起来,“师哥,你别拿我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回得去!我是背叛了谦爷的!”

顿了顿,他脸上写满了自嘲,说:“当年我是明湖文化那么多演员里最红的,谦爷把他捧那么高,我掉头就跑了。现在到外面才一年,就摔那么惨,还想回去?”

钟元福面色凝重,问:“在你眼里,谦爷就那么记仇?”

周宝山摇头,不说话。

钟元福道:“还记得冯必成吗?”

周宝山当即摇头,没等钟元福说什么,他就道:“不一样的!师哥,不一样的!冯必成当年也就是背地里说了几句瞧不起李谦的话,充其量有点小瑕疵,不是什么揭不过去的仇,也没损害到明湖的利益,更何况他还有个好爹帮他担着。我呢?我这一跳,明湖损失有多大?不一样的!”

钟元福摇头,说:“你也有你师哥!”

周宝山讶然地扭头看他。

钟元福继续道:“而且,谦爷也没你想的那么记仇。这么多年了,我算是基本上摸清楚他的脾气了。只要你愿意好好拍电影,愿意听话,我敢保证,他随时欢迎你回去。”

周宝山道:“怎么可能!他再大方……”

钟元福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他就算也记仇,但你我这个级别的,还不够资格让他记仇。”

周宝山一下子愣住。

钟元福说这句话时可能无心,但听在他心里,却恍若奔雷。

自己压根儿就不够资格被李谦记仇么?

想想……也是。

此时,钟元福已经又道:“你想想,《黑客帝国》为什么迟迟不拍第二部了?《黄飞鸿》也暂停了。这两个系列,都是确定了肯定会赚钱的,此前甚至都已经在考虑筹备了,但为什么不拍了?你以为是离了你就玩不转了?”

“简直笑话!这么多年了,谦爷白手起家,你我当年狗屁不是,他说用就用,直接敢用你做男主角,你以为《黑客帝国》换个人他就拍不了了?你以为年轻帅气会点功夫的男演员,很难找?”

他摇头,“不是,都不是。是谦爷在等你。他知道你年轻气盛,老想着出来自己闯,但到了外面,你肯定会后悔的,所以,他停下两个大系列来等你浪子回头!你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周宝山闻言,不由得彻底愣在那里。

他在……等我浪子回头吗?

可是我真的回得了头吗?

…………

重庆府某县。

《卧虎藏龙》剧组进驻了一大片竹林。

准确的来说,正是当年秦渭拍摄他那部《生死门》的时候选中的那一片竹林,但李谦需要的场景跟那部戏不同,所以,《卧虎藏龙》剧组的取景地,距离当初李谦来探班何颖玉时候见到的那片竹林,隔了大概有两三里路。

而且此刻,秦渭作为客人,也正在这个剧组里。

他,胡斐,由齐洁和邹文槐亲自陪同,赶过来探李谦的班。

尽管《卧虎藏龙》还没正式开拍呢。

孙玉婷在忙着《变形金刚》的后期,当然腾不出手过来做李谦这部戏的副导演,但金汉的《谍影重重》后期已经忙个差不多了,于是李谦就把他拉过来给自己做最主要的那个副导演,另外提拔了两个新人过来,由他和金汉带着。

主要是因为这部戏他准备亲自上阵演男主角,没有个靠谱的副导演帮着掌镜,他实在是不放心。而金汉的水准,当然是大拿的级别,更何况他还拍过《龙门客栈》这种武侠片,由他负责掌镜的部分,能让李谦比较放心。

剧组的前期筹备,已经全部完成。

今天就是开机的日子了。

陪胡斐和秦渭聊了几句,一个副导演就跑过来,说随时可以开机了。

于是李谦转身走过去,检查一遍,从副导演手里接过了扩音器。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助理方盛楠忽然拿着手机过来,小声道:“有个电话。”

李谦摆手,看都不看,说:“挂了,我回头再打回去。”

方盛楠犹豫了一下,说:“是周宝山。”

李谦讶然地扭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最终还是把手机接了过来。

“喂,宝山啊……”

“谦爷,我……”

把手里的扩音器丢给方盛楠,他拿着手机,走向竹林深处。

十几分钟之后,他回来,把手机丢给方盛楠,接过扩音器来,看向场地中央的何颖玉,还有笑眯眯地手里拿着场记板准备亲自打板的齐洁,笑了笑,道:“全体都有,预备。《卧虎藏龙》第一场,开始!”

啪!

***

明天的尾声,就大结局了。

完美人生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