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第二百一十五章 欢声笑语

[217]第二百一十五章 欢声笑语

app2();

醉生楼处,赵元圆优哉游哉的喝酒吃菜,意态闲适。

而方熙柔则始终秀眉微蹙,心头涌起一股股不安之意。

祁采萱离开雅间已有段时间,仍未见归来,方熙柔犹如心中长草,坐立难安、

再看了一眼赵元圆后,方熙柔站起身,想着去寻自己的师妹。

“坐下!”

赵元圆语气生硬,并带有命令的口吻。

方熙柔愣了下神,问道:“殿下您......”

赵元圆抬起头,莞尔一笑,“难道你还担心自己师妹的本事不成?”

方熙柔顿时心惊,急声道:“她是去追陈师弟了?”

赵元圆眼神怪异的看了她一眼,叹气道:“哎,论替本王分忧解难,你比起你师妹来,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方熙柔颓然的坐回椅子上,抿着嘴,不置一词。

赵元圆喝了一小口酒,嬉笑道:“方仙子放心吧,本王还不想杀陈玄黄。他毕竟现在是父皇面前的红人。”

方熙柔苦笑一声,不知为何,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局面。

陈玄黄两次搭救,一次在小溪边,一次在山神庙。

方熙柔对这份救命之恩,始终心怀感激。

今日来此之前,赵元圆教她向陈玄黄说那番话,方熙柔希冀着陈玄黄能答应此事。

只可惜,天不遂人愿。

募地,房门被人用力推开,浑身是血的人影,出现在两人面前。

房间内的二人,循声看去,同时发出惊呼之声。

方熙柔一步跨出,搀扶住摇摇欲坠的祁采萱,震惊道:“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祁采萱额头上汗水涔涔,肩部的伤口,时不时刺痛她的神经。

“有......高手。”

方熙柔将她搀扶到座位上后,伸出双指,在伤口处连点数下。

原本还渗出鲜血的伤口,即可止血。

赵元圆站起身,冷声问道:“陈玄黄身边有人比你修为还高?”

脸色惨白的祁采萱转过头,虚弱道:“是一个剑修大宗师。”

方熙柔听后难以置信道:“清凉派竟然出现了大宗师?难不成是清凉派掌门突破了?”

祁采萱摇头道:“是一个双目失明的年轻人。”

赵元圆坐回椅子上,嗤笑道:“看来这陈玄黄身边之人,也不容小窥啊。”

说完这话,赵元圆再次将目光投在祁采萱身上,淡淡道:“方仙子,你先带祁仙子回去疗伤吧。本王再坐一坐。”

“多谢殿下!”早已归心似箭的方熙柔,道过谢后,搀扶着祁采萱出了房门。

雅间内只剩下赵元圆一人,他挽起袖口,端起酒壶,很自然的翘起兰花指,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随后又以优雅的姿势端起酒杯,浅酌一口。

“既然不为本王所用,那本王就毁了他,以绝后患。”赵元圆嘴角翘起,发出盈盈笑声。

......

“嘶~疼,疼,疼!”

“给老娘忍着!”

陈玄黄**上身,趴在床上。

鱼妖娆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的给他擦着跌打酒。

其他四人,则围在一边,饶有兴致看着这一幕。

起初道然真人要给陈玄黄擦跌打酒,结果被鱼妖娆一口否决了,说他手法太粗糙。

道然真人被淘汰后,又将唐伏虎推举出来。

但是被鱼妖娆一句,‘伏虎手上没轻没重’给怼了回去。

如此一来,就剩下鱼妖娆,晏明和青青三人。

晏明站出来,说自己保证力道轻一些,但却遭来了其他众人的白眼。

陈玄黄趴在床上暗自担忧,若真是大师兄亲自下手,这跌打酒不得擦到屁股上。

青青看了圈众人,举起小手,怯生生说要不自己试一试。

但却被小丫头的师父拒绝了。

理由是,青青还小,怎可与男人有身体间的接触。

鱼妖娆昂首挺胸,大义凛然道:“既然如此,老娘就忍辱负重,亲自上阵!”

此番话一处,迎来众人怪异的眼神。

道然真人饱含深意的看了这二人一眼,笑问道:“玄黄,那女人什么来历,为何要杀你?”

“哼!保不齐是他调戏人家姑娘,所以才被追杀至此的。”鱼妖娆愤愤说着,手上不由自主加重了力道。

“啊~~~~~”

陈玄黄惨叫一声,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鱼妖娆眉梢一挑,没好气道:“叫什么叫!”

陈玄黄目光呆滞,有气无力道:“我错了......”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道然真人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快说呀,你还没回答为师的问题呢。”

“她是月剑阁的弟子,杀我,完全是因为那个不男不女的妖精。”

道然真人眼前一亮,顿时来了兴趣,“快说说!”

随后,陈玄黄将刚刚在醉生楼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向众人叙说一遍。

鱼妖娆嗤笑一声,调侃道:“看不出,你还变成香饽饽了。”

陈玄黄傲然道:“那是!”

“老娘夸你啦?”

道然真人用双指捋着胡须,郑重其事道:“如此一来,这江湖纷争就要与夺嫡之争,绞到一起了。”

晏明皱着眉,淡淡道:“这江湖,变味了。”

陈玄黄叹了口气,“哎,谁说不是呢。都是那禁武令闹的。”

道然真人轻笑一声,“乱世出英雄,不知这一次又要涌出多少出色的年轻后辈了。”

鱼妖娆目光看向晏明,笑道:“依我看,大师兄算是第一个。”

晏明闻言谦虚道:“师妹说笑了,我离剑之大道,差得还很远。”

青青看向潇洒站定的大师伯,流露出崇拜的眼神,心里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像大师伯一眼,手提三尺青锋,大杀四方。

唐伏虎憨憨的听着其他人说话,完全没有融入其中,对他来说,填饱肚子,远在提升修为之上。

陈玄黄看向道然真人,眼神哀怨道:“师父,当初你就应该让我学剑。”

道然真人干咳两声,正色道:“当时上山已经没有第二把剑了,你学个屁剑啊!”

“我真是没见过这么穷的门派!”

“欸?你这叫什么话?狗不嫌家贫知不知道?”

“师父,你咋还骂人呢?”

鱼妖娆瞅着眼拌嘴的师徒二人,欣然一笑,低头看向小师弟背上的青紫处,眼中闪过一丝心疼,手上的动作也变得轻柔了许多。

她忽然响起,陈玄黄很久之前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不管之前遭受了多大的磨难和痛苦,只要与大家在一起,就是开心快乐的。

此时此刻,屋内充满了欢声笑语。

app2();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50/50977/554673073.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

我的神捕小师弟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