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第二百一十六章 告假

[218]第二百一十六章 告假

app2();

陈玄黄因养伤,告假数日。

唐伏虎手握着小师弟写好的‘假条’,递到皇武衙那里,几乎没费半点功夫,就被批准了。

闲在家中的陈玄黄,终于又开始享受这闲暇时光。

白天其他人都不在,他可以肆无忌惮的霸占师父的摇椅。

晚上,与众人在一起插科打诨,看小丫头练剑。

极其快哉!

得知陈玄黄受伤,曹宁晚些时候携李三斤,登门拜访。

曹宁将一些补品递给鱼妖娆,后者开心的将补品搬到了自己屋中。

曹宁干笑了两声,看向躺在摇椅上,没啥精气神的陈玄黄。

“嘶~玄黄啊,你咋伤成这样了?”

陈玄黄叹了口气,瞬间悲从中来,哀怨道:“被一泼妇给偷袭了。”

从屋中走出的鱼妖娆听到这话,鄙夷道:“别说人家偷袭,就说自己打不过人家就完了。”

陈玄黄翻了个白眼,把头扭到一旁。

曹宁呵呵笑了两声,说道:“好在人没大事。”

李三斤在一旁嬉笑道:“以陈大哥的身子骨,明日就能小跑了。”

陈玄黄皮笑肉不笑,说道:“我还能大跳呢。”

曹宁收起笑容,弯着腰,小声问道:“听说,是靖王派人干的?”

“哟,消息传得挺快啊!”

曹宁眯起眼,贼笑道:“这个节骨眼上,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引起其他皇子的注意。这件事,八成也是被某位皇子故意传出去的。”

陈玄黄思付片刻,看向自己的师父、师兄们,问道:“你们还跟谁说起此事了?”

众人纷纷摇头。

见此,陈玄黄眉头一皱,沉声道:“看来那天,有人暗中跟踪我。不对!是跟踪靖王!”

曹宁心思一沉,“你是说......”

陈玄黄阴笑了几声,“这些个皇子们,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曹宁点头赞同,“可不,七皇子死的不明不白,至今还是一桩无头案。”

提到七皇子的案子,陈玄黄好奇问道:“贤妃那里没再去闹?”

曹宁撇嘴道:“怎么没闹,就连刑部衙门都去过两趟了。”

“儿子死得不明不白,这事放谁身上,也受不了。”

“欸?玄黄你竟然会替贤妃说话?”

“不!我只是再替一个母亲说话!”

话锋一转,陈玄黄淡淡说道:“只要她别来烦我,就跟我没关系。”、

曹宁笑道:“这案子都交给刑部了,没咱两啥事。”

“不过出于好奇,我还是想知道这凶手到底是谁?”

陈玄黄仔细想了想,觉得最有嫌疑的便是大皇子了。

皇后所生的嫡长子啊,不出啥大问题,这皇位就是他的。

三皇子半道杀出,抢了太子之位,自己要是大皇子,也咽不下这口气。

陈玄黄看向曹宁和李三斤,郑重其事道:“你们也要小心为上。如今谁都知道你们是右相一系的人了。”

“呵呵,放心。如今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皇子夺嫡上了,没人会注意到我这个小角色。”

李三斤指着自己,嬉笑道:“还有我这个小小角色。”

众人闻言,忍俊不禁。

闲聊了一会儿,曹宁与李三斤就向众人告辞了,说是怕打扰陈玄黄休息。

陈玄黄为做任何阻拦,这时候汴安城暗潮涌动,两人还是早回去的好。

道然真人去将二人送出巷子,唐伏虎则挽着大师兄的手臂,前去洗漱。

鱼妖娆搬了个木凳坐在陈玄黄身边,托着腮,好奇问道:“你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

陈玄黄听得一脸茫然,“什么怎么想的?”

“如今这汴安城这么危险,你还乐此不疲的待在这里不走,难不成真想升官发财?”

陈玄黄听完这话,轻轻晃起摇椅,面朝星空,怅然道:“哎,起初是为了消灭魔门。可如今呢,却卷进了皇子之间的斗争。”

“所以啊,你想没想过离开?”鱼妖娆盯着陈玄黄的双眼,似乎很期待他的回答。

“不想!”陈玄黄不假思索,回答道。

“嗯?为何?”

“因为我答应过王大人,要保护府衙内这些人的安全。”陈玄黄言语一顿,继续说道:“或许等有朝一日,尘埃落定。我就会离开吧。”

鱼妖娆促狭一笑,问道:“你现在不想除掉魔门了?”

陈玄黄耻笑一声,“那些名门大派如今一个个将扶持皇子登基,作为首任。只靠我一个小人物,能除掉整个魔门?笑话!”

鱼妖娆撇着嘴,语气不满道:“我觉得你这是在敷衍老娘!”

陈玄黄撇过头看着她,认真道:“这是真的。我经历的这么多事情,心态终会有变化的。若是时光可以倒流,我哪怕将信王得罪死,也不会来汴安的。”

鱼妖娆叹了口气,兴致缺缺道:“等到尘埃落定,还不知哪年哪月呢。”

......

林胥弯着腰,恭敬的站在皇帝面前,双手托着玉盘,上面只放了一个暗红色的药丸。

皇帝死死盯着红色药丸,激动道:“这就是新药?”

林胥恭敬道:“回禀陛下,正是!”

皇帝小心翼翼的拿起药丸,放在眼前仔细打量,轻轻嗅了嗅,一个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

赵家天子用袖口捂着鼻子,皱眉道:“怎么如此难闻?”

林胥弯着腰,轻声道:“国师说了,良药苦口。”

皇帝死死盯着药丸,似乎是在下很大的决心。

良久,赵家天子把眼一闭,将药丸丢入口中,一口吞下。

这难闻的味道瞬间在口中爆开,忍不住干呕。

“水!快拿水来!呕~”

林胥急忙将水碗递给皇帝,后者接过水碗,一饮而尽。

皇帝将水碗放下,打了个响嗝,呼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林胥站在其对面,强忍着胃中的翻滚,没发出干呕声。

皇帝很快就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气从丹田之中,扶摇而上,冲入头顶。

脑海瞬间清醒,十分舒爽。

切身感受到身体的变化,皇帝眼前一亮,激动道:“果然有效!”

林胥弓着身子,开心道:“恭喜陛下!”

“呵呵呵呵!”皇帝笑了几声,嘴里念叨着‘良药苦口’四字,并频频点头。

app2();

https://www.wxguan.com/wenzhang/50/50977/55467247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uan.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uan.com

我的神捕小师弟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