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第二百八十四章 各方反应

[285]第二百八十四章 各方反应

曹宁和众人回到陈玄黄的府宅,这次不是为了吃饭,而是要探讨下皇帝颁布这道圣旨的意图。

陈玄黄回来后,炒了几个简单的菜。

众人围坐在一起,你看我,我看你,均是一头雾水。

“咳咳!”清了清嗓子,曹宁率先道:“就在圣旨颁布后,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城中陆续发生了三起命案,起因都是江湖恩怨。如今这汴安城中,百姓人心惶惶啊。”

陈玄黄低着头,抿了口酒,默不作声。

到是道然真人,出了众人心中共同的疑惑,“皇帝这么做是想干什么?”

“若是将皇子夺嫡比喻成一团火,那这道圣旨,就相当于往里面添了柴火。”陈玄黄抬起头,看了眼众人,嗓音低沉道。

曹宁第一个惊呼道:“你是......”

话刚了一半,就被陈玄黄扬手打断了。

“记住,出了这扇门,什么都得忘掉!”陈玄黄叮嘱道。

曹宁深吸口气,重重点头。

陈玄黄盯着杯中清酒,悠悠道:“此时各个王府,怕是很热闹呢。”

闻言,众人皆是沉默不语。

皇帝所做的种种事情,或许在外人眼中,是想让这些个皇子各凭本事,登上皇位。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可在陈玄黄眼中,此事却没这么简单。

从杨州之前给他透露的话中,就可以听出,皇帝根本没在乎自己儿子们的死活。

两位皇子相继被杀,宫中一点反应都没有,皇帝的态度,着实耐人寻味。

若皇帝真想用这种自相残杀的办法选出太子,那手段真是太残忍了。

野兽尚且舐犊情深,何况是人呢!

......

太子府,赵元安弓着背,坐在椅子上,头微微扬起,看向对面的三人。

中间一位是君子坊的巩承弼,经过多日修养,伤势已无大碍了。

站在左侧的是蛮楼新任楼主,段飞途。

最后一位,便是今日在茶楼击杀谢玉莲的常家圣人,常玉龙。

赵元安瞅着眼前这位书生打扮的男人,怎么都无法将他与圣人二字联系在一起。

可偏偏就是这位温文尔雅的男人,手段凶残的将谢玉莲钉死在街市上。

巩承弼扭头看向这个书生男子,大笑道:“常长老刚刚来汴安,就给殿下送上一份大礼!”

常玉龙温笑道:“举手之劳。”

“不过在下有些不明白,常长老为何放了那两个女弟子呢?”

“呵呵,不放些诱饵走,怎么能掉来大鱼呢?”

巩承弼眼前一亮,瞬间恍然大悟。

瞅着眼前两人谈笑风生,段飞途心中跃跃欲试,却欲言又止。

若不是蛮楼楼主之位,他段飞途连与这二人站在一起的机会都没樱

赵元安用仅有的一只眼,盯着常玉龙,蔼然道:“常长老这份功劳,我暂且记下了。”

常玉龙看着这位面容丑陋的太子,微微一笑。

这会儿赵元安将三人叫到面前,为常玉龙请功还是次要,主要目的,则是要一今日这道圣旨。

段飞途瞅了眼其他两位圣人,见无人开口,索性上前一步,朗声道:“殿下,今日这道圣旨,在段某看来,对殿下您十分不利,需要早做打算才好。”

话题突然变得严峻起来,赵元安脸上虽面无表情,但因他本身的面容,却依旧十分可怕。

“依我看,没了这束缚也好!”巩承弼瞅了眼身旁的常玉龙,打趣道:“咱两人直接打上门去,不就得了?”

常玉龙露出一抹笑容,轻声道:“信中,单楼主被人所杀,凶手还未找到,巩长老可不要忘了此事!”

巩承弼心中一沉,脸色难看起来。

募地,段飞途冷哼一声,怒声道:“单楼主的死肯定与那叫陈玄黄的脱不开干系!”

巩承弼看向怒不可歇的段飞途,劝慰道:“段楼主不必动怒,此事我已暗中调查过,陈玄黄一行人中,连个圣人都没有,不可能是杀掉单楼主的凶手。”

“二位!”常玉龙笑着打断了两饶话,“这事已经过去,就不要再提了。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商议下一步如何行进,不是么?”

众人对淬头赞同,只有段飞途阴着脸,不置一词。

什么叫已经过去了?单茂是蛮楼唯一的圣人,他的死,对蛮楼的打击,甚是巨大。

直接将蛮楼从一个一流门派降至二流。

赵元安抬眼瞅向这三人,轻声道:“三位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三人对视一眼,均是陷入沉思。

略作思量后,常玉龙缓缓道:“此圣旨一出,想必其他皇子都会将矛头对准了太子府。常某到是觉得,静等敌来,是目前最好的对策。”

巩承弼想了想,却给出了不同建议。

上一次就是因为静等敌来,结果等来了一位刀圣柳宾白。

当夜一战,太子府被毁,自己重伤,门下弟子孙青身死,单茂在追击敌人时,不知被谁所击杀,这一切,实在太过不值!

听着众饶争论不休,赵元安心中渐渐烦闷。

许久之后,赵元安打断了三饶各抒己见,不咸不淡了句,‘容我想想’,便将三人打发了。

三人离开后,赵元安歪坐在以上,愣神了许久。

他不是在思索接下来的对策,而是在想,为何父皇会下这一道旨意。

难道他不知道,这道旨意,会将自己推到风口浪尖吗?

赵元安面容苦涩,呢喃道:“既然如此,您当初何必立我为太子呢。这太子之位,儿臣从未想过啊......”

又是那么一瞬间,赵元安面目狰狞,恶狠狠道:“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

赵元安如困兽般的低吼,除了始终守在门口的浮平外,无让知。

太监浮平,揣着手,望着空,听着屋中传来痛苦的嘶吼声,不由得抽了抽鼻子。

......

赵元圆今晚终于没有去找那男宠花酒地。

一袭粉色长衫的他,此刻直愣愣瞅着木板上的尸体,一个字都不出来。

方熙柔和祁采萱跟在身后,神情悲愤!

等了一个晚上,依旧没有新的棺材制好,谢玉莲如同曝尸荒野一般,躺在木板上,一动不动。

“这......这是谁干的!”过了良久,赵元圆低吼道。

祁采萱恶狠狠道:“是常家的常玉龙!”

“常家......”赵元圆低声呢喃着。

方熙柔抹了把眼泪,沉声道:“常家与君子坊、蛮楼乃是同盟,想必常玉龙此刻就在太子府郑”

“他也是个圣人?”

听得赵元圆的问话,方熙柔低声道:“是!”

赵元圆冷着脸,不置一词,目光死死盯着木板上的谢玉莲。

他愤怒的不是谢玉莲的死,而是有人敢杀他府上的人。

但这句话,只能藏在心中,不能被身后二人知道。

毕竟,自己今后的夺嫡之战,还需指着她门。

赵元圆背对着二人,蓦然嘴角微翘,露出一丝笑容。

死了一个谢玉莲,

这回,月剑阁要派高手来汴安了吧!

我的神捕小师弟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