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第一百八十六章:那些努力的人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629]第一百八十六章:那些努力的人

农场是一片难以寻觅的异空间,但在农场内表现优异者,确实有可能会以一种特殊方式离开农场。

并且得到一个指引道路的指南针。

白雾曾经就得到过一个。

但董念鱼不需要,她强大精神力可以随时锁定农场。

随着井二走出禁地,一个新的麻烦到来。

井一站在禁地的入口外,看起来伤势恢复了很多。

但井二却感觉得到,实则不然。

“没想到千年之后,还能再见到这样的你。”

夜风中,略显宽松的白大褂随风轻轻的晃动。

井二没有做出双手合十的动作,他平静走向井一:

“大哥,除去老四,我们几个人里,你是最强的,但现在的你,不是我的对手,即便杀了我……不,我们谁也无法杀死谁。”

“我想离开这里,带着她们,希望大哥不要阻拦。”

井二身上的气质,让井一忽然觉得有些疲倦。

他是阿尔法的意志之一,将来终究会回归阿尔法。

所以他是不可能背叛阿尔法的。这些年来,他为了让扭曲扩散,也疏于与其他几个人联系。

井二叛变,井四疯了,井三被人类的手段洗涤,洗涤他的,却恰好是自己栽培出的人类。

井六因为掌握因果之力,有了膨胀的野心。

好像漏了一个谁,但是无关紧要了。

这些兄弟姐妹,最终都因为“人”的那一部分,有了预期之外的变化。

这让井一感受到了另外一种磅礴的力量。

这种力量几乎不可违抗。

那便是人对本性的追逐。

试图去扭曲一个伟大的灵魂,最终似乎都会失败……

井一现在的确无法阻拦现在的井二,以目前的状态,拼死战一场,也不过是两败俱伤。

“你后面会去哪里?老二,不要做傻事。”井一看向井二。

高高大大的僧人淡然一笑:

“我与兄长结局一样。”

“若兄长失败,我也只是永世的留守一个地方。若兄长成功,我将死去。”

“而无论兄长你失败与成功,也都会失去自我,所以我们的结局其实一样。”

井二曾经是僧人,在辨佛这一块,无人能出其右。

井一一想,确实如此,于是目光看向了另一个人:

“你呢,你也是这么想的?”

井一看着董念鱼。

董念鱼说道:

“我想以我自己的方式,去了解一些事情。”

七百年来不断扭曲董念鱼,却始终无法让董念鱼对白远,对农场外的人报以纯粹的怨恨。

这些分裂体,似乎总是会继承一部分本体的特性。

“而且……我在禁地里,见到了很多……我。我无法再信任你。”

沈殊月这个时候走上前一步,红殷的怨气化形,也在董念鱼身前凝聚了一道幻影。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她们在保护董念鱼。井一只觉得无聊:

“当扭曲降临,我主便是这个世界的另一重意志。我也许利用了你们,但将来,你们在这个扭曲的世界里,会比所有人都活得好。”

井一转身离去:

“可你们偏偏选择了死路。走吧。”

井二点点头,他们已经做出了各自的选择。

最后的正确答案,唯有一场大战之后才能知晓。

……

……

灯林市。

在井四抵达之后,科学家们自然一阵恐惧。

就像是好不容易摆脱了井四之心的诅咒,却又迎来了比诅咒更可怕的源头。

但随着后来的相处,以及宴自在谢行知等人的一些讲述,这种恐惧慢慢被克服。

他们需要一个强大的恶堕。

而井四,就是世间最强的恶堕。

封印阿尔法的大阵,还需要一些时间准备,因为这需要巨大的时空力。

这个过程里,没有人对人类自身的努力报以期待。

可井四还是在努力的配合人类。这个世间最强的怪物,早已没有了对人类的轻视之心。

井四的定位,在老k眼里,就是为了对付阿尔法,拖住阿尔法的。

不过这阵子确实没有时间搭理井四,也就任由井四和科学家们打成一片。

或者说,井四其实是在赎罪。

老k很清楚,井四内心对这些科学家有多愧疚。

七百年的绝望,可以说都是井四赋予的。

也得亏这些科学家,能够在短短几天里,原谅了井四。

或者也不是原谅,他们只是知道,井四是一个不可错过的研究素材。

而这些天里,井四还委托老k,带来了一个人——谢英杰。

起因是科学家们在井四身上还真有点突破。

当然,这些成果,追猎者,还有老k都不看好。

只是听着科学家们聊着,大概了解到,这些科学家,傅磊,侯海言,毕云霞等等当年陶教授一起研究的人,其实分为两个派系。

谢英杰的物理力场派系,以及以毕云霞的导师,但已经死去的一名科学家为首的药剂派系。

一方认为应该从物理方面制造规则压制恶堕。

一方面则认为,应该从化学层面,内部破坏恶堕构造。

双方都有成果,使得井四当年甚至产生了一些弱点。

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些弱点又被井四给克服。

但后来,谢英杰离开之后,也带走了那帮搞物理和武器研究的。

于是剩下来的科学家里,大多数都是化学派系的。

他们七百年来的研究,都是试图在恶堕体内植入一些东西。

可随着井四到来,发现这一切对井四已经没有意义,科学家们不得不改变策略。

傅磊已然是科学家领袖:

“我们也许从根源上就错了,老陶当年再怎么艰难,都没有考虑过放弃,可谢英杰走后,他整个人都颓了下来。”

“现在想来,不仅仅是友谊,七百年来,我们的研究条件也比不上谢英杰,有没有我可能,我们的方法错了。”

“也许现在说有些晚,但我认为,或许这个时候,我们能把当年老陶的遗憾,扭转一下。”

陶教授已经死去,遗憾已然是永久的遗憾。

可生者还得继续努力活着。

谢行知听到了自己家老板的名字,瞬间支棱起来了。

他是一个科学家,其次才是统治者家族守护者。

来到这里后,谢行知发现,自己很不受待见。

因为这里的人,都讨厌谢家的人。

只是出于合作的缘故,那种厌恶没有写在脸上罢了。

但七百年前,谢英杰的离去,终究难以释怀。

可如今,随着井四的到来,一切似乎又变了。

当科学家们连井四都能原谅以后,陶谢当年的恩怨,也就无足轻重了。

于是顺理成章的,在几天以后,老k利用时空力,带来了谢英杰。

谢英杰也没有想到,会在七百年后,看到七百年前的故人——

以人类的身份活着。

灯林市科技大楼内,那间装修颇为大器,却沾满了血迹的会客大厅里,傅磊看向了谢英杰:

“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当年的那个构想,老陶是力排众议支持你的,在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没有时间了,但他绝对的相信着你。”

“这一切,你还记得吗?谢,英,杰。”

谢行知在边缘与宴自在一起看着这一幕,他很少很少,可以说几乎是没有看到过老板落泪。

尤其是与零号建立合作,将自己改造之后,老板和白雾其实很相似,是一个近乎绝对理智的人。

但这一刻,七百年来,谢英杰流下了眼泪。

没有放声大哭,只有情难自禁的洒下清泪,许久之后,谢英杰红着鼻子,依旧有些哽咽的说道:

“七百年,不曾忘,不敢忘。”

在与白雾与零号相遇后,当年谢英杰为了取得技术,在零号那里抵押的“东西”,零号就在后来还给了谢英杰。

他有着超越人类的理性,但内心深处,始终给灯林市的旧友们留了位置。

七百年前,他的离去对灯林市科学家造成了巨大的心理打击。

七百年后,他算不上迷途知返,算不上王者归来,但却有着绝对坚定的信念。

仅仅一晚上,谢英杰就对所有人讲清楚了当年他与老陶设计的理念初衷。

一个所有科学家听完后,都觉得值得孤注一掷的设计——

扭曲增幅器。

源于井四身上散发的黑色雾气,能够将人类恶堕化,能够带给井四力量,能够让区域规则扭曲。

当时老谢与老陶想的是,如何降解扭曲。

但后来,他们想到,是不是可以反其道而行知,增幅扭曲?以扭曲打败扭曲?而放弃传统的用血清解毒的思想?

一晚上之后,众人就有了详细的制作计划。

七百年前的努力,七百年间的努力,让他们很快进入了正轨。

谢行知和宴自在看着这一幕,看着忙碌而兴奋的科学家,忽然生出了一种热血的感觉。

“他们明明每个人……都很弱小,比起老k他们,这些人连活着都艰难无比,你看追猎者看他们的眼神,就像是看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可我总觉得……他们会成功。”

宴自在说道:

“因为你渴望他们能够成功,我也一样。”

曾经对宴朝很崇拜的宴自在,就是因为一心相信宴朝能够在实验里找到解救人类的方法。

后来宴朝的人设崩塌,但内心深处,宴自在对于这种“保住类文明最后尊严”的人,始终敬畏。

这些敬畏在宴朝死后无处安放,如今,则落到了科学家们的身上。

……

……

灯林市,科技大楼外。

在科学家们开始努力的过程里,追猎者与尹鹤,许卫,初代,也都在为封印阿尔发做准备。

对于追猎者而言,世间没有阵营,只有扭曲。

哪怕是初代,许卫这样的人,到最后也该是净化的目标。

但这些天的相处,初代靠着自己的人格魅力折服了追猎者。

因为万相法身的特性,能够在触碰与刺激中获取对手的力量。

而初代,为了让不久后的那场大战有更多的胜算,也在不断的让追猎者——得到时空力。

尹鹤与追猎者,虽然有着万相法身,却也很难触碰到掌握时空力的初代。

这种伟大的能力,如果不是初代有意放水,他们是不可能获得的。

也是在这样的过程里,追猎者渐渐对这些人类改观。

他们也许是生活在扭曲世界里的扭曲之物,但却有着无法被扭曲的灵魂。

万相法身是可以传承的。获取对手五花八门的力量,是为万相。

而无所不在,到处都是,是为法身。

当初井一屠灭了很多万相法身的拥有者,使得活着的追猎者很少很少。

但唯一活下来的两个,追猎者与尹霜的父亲尹鹤,都有着强大的实力。

也有着让法身传承下去的决定权。

尹鹤看着初代和许卫探讨时空力,对身旁的追猎者说道:

“这个人丑了点,但他的确是我们几个里最强的,而且他……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是。”追猎者不再否认。

“我猜你一直没有找到下一个法身的授予者,是因为看不上任何人。”

“没错,人类在这个世界,不变成恶堕的可能性很低。”追猎者的话不无道理。

在这个世界,已经有九成的人变成了恶堕。

余下的人,分散在避难所,方舟,这些人都是极少数。

大头全部在桑切斯城,那里也是恶堕的营地。

恶堕是无法获得万相法身拥有者的认可的。

哪怕有些恶堕体内,住着高傲的灵魂。

但在追猎者眼里,恶堕,就是恶堕。

尹鹤说道:

“可眼前的人不一样,以前我们要扩散族群,需要所有追猎者一同赋予。”

“如今,所有追猎者,便是你我二人了,我想要启动那个仪式,如果可以,我希望在那场即将到来的扭曲之战中,让这个丑丑的家伙,活下来。”

尹鹤的话说的很真诚。

这些天初代的表现,他们看在眼里,这样的人,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越是了解其往事,越能够感受到这个人的坚韧。

万相法身,拥有者可以在战斗过程里不断获取对手的能力。

几乎是任何能力。

而这样的能力,如果给初代这样的人,或许会让那场战斗,胜算更大。

初代以自己的无私,换来了追猎者的认同。

追猎者点点头:

“那就这样吧,我同意。”

他的目光望向正在指点许卫的初代,不再有任何的抵触。

仿佛在看一个同行者。

此时此刻,这几个人类阵营最强的存在,为了对付那个终极的敌人,已经完全放弃了隔阂。

末日拼图游戏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