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第一百八十七章:两个时代的英雄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630]第一百八十七章:两个时代的英雄

灯林市。

在两个追猎者决定启动仪式,将万相法身赋予初代之前,初代和许卫也在探讨着时空力的可能性。

“所以你说的那个阵法,主要是时空壁垒?”

“是的,简而言之,高塔是不会毁灭的,它只是出现了一个缺口,我们会重新召唤高塔……这是我得到的启示。利用传送石碑,能够将扭曲之主封堵在高塔里。”

“启示么?”

许卫觉得很玄乎,他是第一个进入高塔的人。

但就连他也不知道,高塔为何能困住阿尔法。又为何唯有高塔可以困住阿尔法。

这里头的理论确实复杂,其中阵眼一说,也用到了白雾所在的源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对照关系。

当然,初代也不知道源世界。

初代说道:

“当初我和老白都得到了启示,诶……只是我和他结局似乎不会太好。我选择了不相信这个结局,他选择了逃避结局。”

这些天许卫也与初代互相交换了彼此过往。

许卫是这样的一个人,话滔滔不绝,别人都嫌烦,就初代不会。

初代大咧咧的,时常会因为许卫的话而哈哈大笑。

同时,初代也将自己的很多事情告诉了许卫。

多多少少,许卫对这位初代口中的老白有些了解了。

“总感觉你口中这位人……不像是个会逃跑的人,只是我的感觉。”

初代也点点头:

“可惜我后来活得不久,没办法去验证什么,但我与他,已无再见的机会。”

过往的经历里,初代一次次保护了白远,在初代看来,这是理所当然的。

白远似乎也表现的理所当然,换个人,会责备白远这样的人……过于脸皮厚。

初代不会。

要耐着性子,在钱一心的结界领域里独自撑过七百年,对于初代来说,唯有那些回忆,能够让他度过两百多万个日夜。

他甚至有些自责,如果自己足够强大,或许老白也不会选择逃往另一个世界吧?

“现在呢?你有几成把握?”

许卫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初代忽然怔了一下。

追猎者们得到了时空力,在不久的将来,他的能力也会不断提升,通过与许卫交流,自己的时空力也有所突破。

井四也变得清醒。

至于人类科学家,他不抱期望,可看着科学家们忙碌的样子,似乎也有了眉目。

而且就在不久前……扭曲浓度大幅度降低,这种降低,是世界性的。

雾外雾内,都是如此。

一切仿佛都在变好。

可如果真的面对阿尔法,会有几成胜算?

这个问题初代给不出答案。

许卫打个哈哈,话痨有个好处,问到了不合适的问题时,能迅速切换话题:

“对了,你现在能够精确让自己固定在某个时间了嘛?比如像这样,这样,这样……”

许卫一边说着,身体不断出现变化。

他能将自己保存在各个时间段里,然后随时读档。

初代也是运用时空力的高手,但却没办法做到许卫这样。

时回的效果,让初代惊叹。

生死,因果,时空,还有一些特殊力量,算是源力量。

而序列,词条便是来自于这些力量的一种,或者几种。

序列与词条无法扩宽到源力量那么多功能。

就好比许卫,无法做到初代那样挪移,穿越时空。

但在让自身回到某个固定节点上,他又比初代要精确很多。

只不过这种精确,在这些天里,初代渐渐开始掌握。

也就是说,词条或者序列的拥有者,在某一领域上,比源力量的拥有者要更专精。

但这种专精,对于源力量,比如初代这种时空力拥有者而言……并非不可追赶的。

初代虽然因为那些井四留下的尸斑,其貌不扬,但他能够被排为黄金一代的k级,尤其是顶着那张脸,可见天赋惊人。

与白远的那种天赋不一样,初代的天赋,全部点在了战斗上。

所以这些天里,初代与许卫的交流中——

一个拥有时空力这种本源力量。一个则是拥有最为精准的时空序列。

二人互相成长,但最终初代的成长远远超过许卫。

没有序列12时回的初代,已经几乎做到了能够如时回一样,精准的掌控自己的身体。

“以前面的一分钟为例,我们来比一比?”初代说道。

许卫无所谓:

“好啊,可你前面都是输。”

这种比试这些天初代与许卫经历了很多次。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二人连续发动时空力,回到一分钟里,六十秒钟的六十种状态。

这需要精准的把控时间。

看起来远远没有穿越回好几天前的自己神奇,但二者其实考验的不同。

后者考验的,就好比一个人举起铅球,能扔出一千米。

但前者考验的,是需要你恰好扔在九百九十八米。

一个是最大力气,一个是控制力。

初代前面一直输,许卫可以做到一分钟内,不断施展时回,让自己身体回到六十秒内的五十四种状态。

初代前些天不行,甚至无法回到一分钟前,他总是用力过猛,一不小心,就打破时空壁垒,穿越到了足以扰乱因果的时间线里……

但随着与许卫不断练习,初代有了巨大的进步。

最开始,他会穿越到好几周以前……

甚至有时候,会稍微情绪一激动,穿越到几十年前……

但随后,这种失误越来越小。

第七次比试的时候,初代已经能够将误差单位,从周缩小到天。

十一次比试的时候,初代则将天,缩小到了小时。

二十五次比试的时候,小时变成了分钟。

现在是一百四十四次……在一百四十三次的时候,初代的误差单位依旧是分钟。

前面初代的种种表现,让许卫震惊不已,但随着后面一次次重复,许卫认为——

初代无法将本源力量,用得跟序列一样精准。

一听初代又提出这种比试,他倒是不在意。

“行啊,那就来吧!但你多半还是白费力气。”

许卫的身影不断变化,一个人在一分钟内的变化,几乎无法察觉到。

尤其二人都没有太大动作幅度。

但初代能够感受到。

一分钟很快过去,这个过程里,初代再次赞叹时回的精妙。

“到你了……其实这样的比试很没有意义,序列之所以为序列,就是因为它是一种工具,能够让人做到仅仅凭借时空力做不到的事情。”

“所以你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

许卫本在滔滔不绝的讲述,但话音忽然停住。

眼前的初代,身影变得有些模糊,不断闪烁……

可如果不仔细去看,不去感受时空力波动,会发现初代似乎毫无变化。

唯有许卫能够感受到……初代对时空力的把控,越发的精准!

一份内,初代连续让自己回到了六十秒里的五十二种状态,紧紧咬住了许卫的五十四种。

“靠靠靠靠靠!你是怎么忽然做到这么精准的?”

“这……感觉就是时机到了。”初代坦言。

许卫拍手道:

“恭喜你……现在你没有时回,但你等于是掌握了时回。”

许卫就好像有一把斧头,能够麻利的砍断一颗树。

初代起先没有斧头,但随着不断改变自己,已然能让身体如同斧头一样斩断一棵树。

许卫靠的是工具,初代靠的是自身努力。

“现在的你,恐怕也只有井四和阿尔法比你强了吧?说起来,你学这个意义何在……”许卫依旧感觉很震撼。

许卫的时回,在许卫眼里就是保命,记录自己的各种时间的状态,遇到任何危险,就能不断读档。

但在他看来,初代不需要这样做。

初代可以随时挪移自己去别的时空。

初代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自己双手。

但许卫不会让空气安静下来,于是开始不断地讲述各种事情。

初代没有心思听,最终解释起来:

“我们时空力的拥有者,时空力强横到了一定程度后,就可以无视时空悖论了。”

“所以呢?你要无视悖论做什么?”许卫不解。

“这是一个秘密哦,现在可不能告诉你。”初代心有所思。

要封印阿尔法,便需要时空力的拥有者一起结阵。

而拥有轮回的井四,拥有了时空力的追猎者和尹鹤,以及许卫……这么多人在一起,到时候凝聚的时空力必然极为惊人。

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做到一些神才能做到的事情。

这也是钱一心最后留下的遗言:

“按照你所想的去做。”

而初代所想的……十分惊人。

……

……

雾内,未知区域。

烟雾缭绕,怪石嶙峋,地上散布着紫色的剧毒酸性粘液。

这些粘液冒着青烟,让整个区域弥漫着一股恶臭。

一名强大的八级变异体,在哀嚎声中倒下。

深红色的身影像一名绝世剑客,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的痛苦。

末日拼图碎片掉落的一刻,聂重山的注意力甚至没有在拼图碎片上。

与刘暮融合,他答应了拼死也要守护这个矮子。

如今矮子已然不在,取而代之是那细长深红的身影。

这让聂重山很自责。

但也让聂重山很诧异。

虽然五九恶堕化,聂重山清楚一定会带来实力变化,尤其是五九的实力,本就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可他没有想到,恶堕化后的五九,竟然还能更强。

恶堕之城里,与刘暮融合之后,聂重山认为自己该是井字之下,天下无双的怪物。

可面对深红色的身影,他确信自己毫无胜算。

而且不知为何,仿佛能够感受到五九身上有着另一股气息。

自打变成了恶堕,清醒之后,五九仿佛忽然明白了很多事情。

他从方舟内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天灾疾病人祸三人,然后是想办法联系避难所的一众人。

聂重山,顾海林,郑岳,天灾疾病人祸,五九。

这几人组成了末日拼图搜集队伍。

五九像是有目的一样的,开始不断在各个区域搜集拼图碎片。

末日拼图碎片,很多区域是没有的。

但五九仿佛自带拼图碎片雷达一样,他去的每一个区域,必然藏着末日拼图碎片。

此时此刻,又一枚拼图碎片到手,是四枚碎片之一。

这次的碎片,是四圣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接下来他们还要前往三个区域,取得青龙,玄武,朱雀三枚碎片。

在这些天里,已然取得了不少这种四个一组的碎片。

如魑魅魍魉,风雨雪雾,或者四种不同的星辰图案的……

效率之高,让人惊叹。

只是每一次……在杀死区域碎片守护者后,五九都会做出一些动作。

郑岳看着五九,对身旁的聂重山说道:

“他又开始了……他是变成了恶堕之后,才有了这些行为的吗?”

聂重山说道:

“好像是,在以前这小子的刀,杀了便杀了,绝对不会做这些动作。”

此刻的五九,闭着眼睛,以沾染了血液的手指,在死去怪物的额头上,刻下了一个字。

这是一种在井世界第三层流传的祝福语。

当一个恶堕死去的时候,深红如果看到了,便会用这样的方式,赠与对方运气。

希望对方在现实世界里,能够得到庇佑。

不久之前,五九变成了恶堕。

在意识里,他与深红第一次见面。

可早在很久之前,深红就开始注意到五九。

如果有一个人,可以成为自己的人类身,必定得是五九。

对于五九而言,当深红将记忆交付的一刻,他也颇为自豪。

如果有一个人,可以成为自己的恶堕身,必然是深红。

两个英雄在各自的世界里,取得了对方的认同。

所以与其他恶堕化的人不同。

五九,得到了深红的记忆。

这些区域碎片的守护者,对于深红而言,很多都是井世界里,曾经赐福过的故人。

如今要杀死他们,拿走碎片……五九内心其实是有一些难过的。

但深红的记忆里,让他知道拼图碎片的重要性。

他需要在白雾需求这些东西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帮助白雾。

祷告完毕之后,五九站起身:

“走吧,各位,下一个区域。”

聂重山点点头,但他有个问题:

“在对付钟旭的时候,我见过你的这个样子,但那个时候,你身上似乎没有这些纹路?他们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牺牲。”

当初在色域,五九通过白雾的腕表,变成了恶堕。

而如今,五九与当时的样子,八分相似。

差的这两分,便是身上那些仿佛枷锁一样的印记。

聂重山听不懂,五九也没有解释太多,只是笑了笑:

“是我的杀手锏。走了,聂前辈,我们的任务很艰巨。”

与初代井四他们不同,五九选择的是支援白雾。

初代,追猎者,乃至许卫,还有灯林市的科学家们,都属于上个时代的抗争者。

他们正在为封印阿尔法而努力提升。

但五九,郑岳,聂重山,还有白雾,他们是这个时代的抗争者,为了打败扭曲,他们选择了另一种方式。

而两伙人,在最终的那个舞台上,注定会相遇。

郑岳看着五九领头在先的背影,向来懒散什么都很难在心里留下滋味的人,忽然有些难受:

“我记得他老婆挺漂亮的,好吧,也不是老婆,但如果他还是人类……将来会娶妻生子吧?”

“这家伙的心脏到底是怎么长的?他都完全不为自己难过一下吗?”

蒋柱,柳病树,黎欣听到郑岳这话,加上这些天与五九一起执行任务,也越发的佩服五九。

“英雄,真不好当的。”

末日拼图游戏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