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2]第一百八十九章:高塔制造者待过的地方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632]第一百八十九章:高塔制造者待过的地方

巨大的缺口处,暴君与白雾都看到了九百米之下的情形。

“还有缺口,这个地方……像是地牢一样,有好几层。”暴君开口说道。

九百米之下,也有一片开拓的空间,这些空间里,长出了许多黑色方锥塔。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漆黑却又闪烁着光泽,仿佛某种黑色结晶物质。

但在缺口正下方,也有缺口,代表着还可以向下延伸。

虽然能看到尽头,不过很难靠肉眼估算出目前位置距离最底层到底多远。

白雾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天花板上那些扭曲人脸密密麻麻,正常人看了绝对掉san。

【你聪明的带分析员分析不出什么,他只知道,线索在下面。】

线索在下面。

白雾记得,所有人都对井试图做过描述。

认为井是一个由人类负面情绪构建的位面。

现在看这天花板,确实有几分那种意思。

但白雾总觉得,井其实是一个禁地。

一个不该出现的地方。

井的开启,导致了黑雾破碎,原本只是盛国的土地被扭曲笼罩,如今却成了全世界范围。

虽然七百年来,井一直是在扩散的,扩散了好几次。

在唐景的梦里,在最初矿洞区旅行者的描述里,井都是有自然扩散的先例,可这七百年前,盛国人面临的浩劫,或许也和不久前雾外区域一样,源自于井被强行开启过一次。

“可惜井二不在,不然我可以问问,他作为看守者,是如何关闭井的。”

白雾摸着下巴思考着,暴君却直接跳了下去。

很快白雾也跟上。

他们进入了下一层。

这一层与上一层不同的是,许多漆黑的方锥黑塔,仿佛獠牙,又仿佛矿藏水晶一样遍地都是。

白雾看了一眼,用起了老办法。

普雷尔之眼很快给出了回答。

【你可以将他们理解为某种锻造材料,但你缺少一个熔炉,不要看它们很多,可真正用起来的时候,你只会觉得一切不够用。】

暴君说道:

“这个地方好奇怪……与我预想的第四层,完全不同,我以为该是一个更为……浩瀚的世界。”

“所以你的确知道进入第四层的方法?”白雾问道。

暴君说道:

“一路上你来到第三层,需要不断经历杀戮,第四层的杀戮方式有些特殊,我也没有把握,只是当时的情况,为了保住你,我顾不得太多。”

白雾点点头:

“我们继续往下看看,目前我们可能在某座塔里,但也许你没有说错,这里是一个更为浩瀚的世界。也许我们很快就能终止井世界的旅途了。”

第三层。

与第二层不同,第三层虽然也有不少方锥黑塔,但有些黑塔——像是被腰斩了。

一座座黑塔宛若一根根黑色晶莹的手指。但这些手指有相当一部分被人砍了。

奇怪的场景,白雾联想到这些黑塔是某种材料后,就觉得一切有了合理的解释。

这里来过人。

有人曾经开垦过这些材料。

“我们继续往下。”

白雾没有在这一层探索,暴君也干脆利落的进入了第四层。

第四层里,依旧有不少方锥黑塔,不过白雾看到了锻造台。

在许多黑塔的中间,有一片空地。

像是被黑色水晶围住的一片区域,周围甚至摆放着一些武器残次品。

暴君和白雾都注意到了,这一次白雾决定过去看看。

二人不断巡视周围,发现并没有感知到任何气息。

来到工作台前,白雾看到了一张张图纸。

上面写满了序列文字。

“我对这东西学的不怎么精,简单的还能翻译,但高深的就没办法翻译了。”

序列文字也和人类的文字一样,演化过很多次。

此前白雾看到的,学到的,都是最简单的,类似于简体字版本的序列文字。

如今变成了繁体字。

虽然都说,盛国人有一种虽然不会写繁体字,但认繁体字却绝对没有问题的天赋,可序列文字就不一样了。

暴君说道:

“没什么内容,只是各种武器的实验品。”

“谎言的破剑。”

暴君指向了某一份图纸。

“背叛的棍子。”

“狂傲的长剑,懒散的戒指,嗜血的指套,愤怒的重刀,抑郁的伞,淫靡的弓矢。”

暴君翻着一张张工作台上的图纸,然后一边给白雾念叨这些武器名字。

白雾听着暴君翻译,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吐槽这个武器命名方式,有些——独特,或者随意。

负面情绪,或者人性的恶劣面命名,这让白雾不由得想到了手中的七罪。

到目前为止,七罪有些已经毁掉了。

包括白雾手里的,其实还有来自阿尔法制造的,甚至就连井四也制造过一件仿制品。只不过成了一次性用品。

终结扭曲的两大关键,七罪武器与拼图碎片。

白雾一直都很在意,这两样东西到底能做什么。

七罪武器,确实让白雾感受到了强大,但这种提升也很有限,绝对无法矫正这个世界。

白雾扫视了一眼工作台附近的武器架子,这些武器都残缺破损。明显能看出和图纸设计上的很相似,但都……失败了。

白雾想到阿尔法做过一把武器,在高塔第六层,但第六层他没有探索完毕。

这把嫉妒大剑,是仿制品。是阿尔法在大战之中,根据对真品的记忆制作。

与真正的七罪,白雾手里的傲慢和贪婪相比,这把仿造的嫉妒大剑,其实也不差。

可白雾很清楚,仿造就是仿造,阿尔法制造的武器,战斗表现不弱于七罪,但到了某个发挥七武器真正用途的地方,仿制品就没办法代替正品了。

白雾想到了关键的一点,结合自己今天看到的,他忽然猜到:

“我们也许来到了……当年高塔创造者,制作七宗罪的地方?”

暴君点点头:

“看来是这样的。”

白雾想了想:

“我曾经得到过启示,让我去灯林市,寻找傲慢与贪婪。”

“我一直在想,启示为什么不多给我一些七罪武器的内容。后来我发现,也许是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因为其余的七罪武器,藏在我找不到的地方。告诉我也没有用。”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七罪武器,真品只剩下这两把,仿制品或许能提升战力,可面对最终与阿尔法的对决,它们起不到关键性作用。”

暴君听到这里,显然心里做了比较:

“我更倾向于第二个。”

“是的,现在我发现了一件事,七宗罪武器,不具备唯一性。只有集齐它们七个,才能够与阿尔法一战,单独拆开,它们或许能够提供战力,但那也不过是充当了一件寄灵物品罢了。”

白雾有些激动。

暴君也明白了白雾的意思,很快,暴君找到了最为接近七罪武器的图纸。

狂傲的长剑,懒散的戒指,愤怒的重刀,淫靡的弓矢。

贪吃的盾牌,索取的匕首,眼红的大剑。

这几份图纸,笔记上显得更为端正,仿佛是某种机械刻印上去的文字。

至于其他图纸,什么谎言,抑郁,背叛,一类的武器,其文字和图案风格,都与上面七个完全不同,有了属于类似个人风格这种东西。

白雾推断——

七罪设计图纸,是属于井内的,而其余图纸,是某个人的自我创作。

嗜血的指套,背叛的棍子,抑郁的伞……

起名废啊简直,什么脑回路。

白雾对这个人是谁,已经有了些猜测,但还得找到一些更私人化的东西,才能够确定。

“前往下一层。”

“这是七罪武器设计图的话,你不觉得你很需要这个东西吗?”暴君看向白雾。

白雾说道:

“这里材料应该还够,但下面也没有几层了,我们不妨先去看看下面几层,有没有别的情报。”

探索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高塔创造者当初打败了阿尔法,虽然看起来笑到最后的是阿尔法,阿尔法也留下了诸多后手,可白雾总觉得,上个时代的争斗……

高塔制造者不该退场的这么绝对。

……

……

第五层。

再次进行九百米下坠,白雾在这个过程里,看到了无比震撼的场景。

第五层与前面四层已经完全不同……

第五层出现了许多的宫殿。

有趣的是,白雾仿佛从这些宫殿上,看到了未来感与历史感两种截然不同的感受。

无法以言语形容这些球状宫殿,看着有一种部落感,有兼具了科技感。

奇异的雕文白雾也看不明白其含义。

但第五层中间的巨大物件,白雾是知道那是什么的。

“井。”

在高塔第五层中心,也有这样的东西。

后来里面的泉水被七十二个统治者瓜分。

最后……

七十二个统治者之间不断互相厮杀,一场统治者大逃杀后,八个人活了下来。

当然不止八个,也包括莉莉丝,该隐,许卫这些逃离的,隐姓埋名的。

白雾落地之后,看着这里的光景,他很难不想到这里曾经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形。

也许很久以前,这里出现过不少人争斗。

争斗的中心,就是中央的那口泉水。

白雾一直以来都有疑惑。

高塔第五层,永生泉,是被净化过的井水。

这些井水来自于哪里?

现在他看到了仿佛高塔的倒影,或者说另一个版本的高塔时,渐渐有了些猜想与关联。

暴君也注意到了中心的那个建筑。

一口巨大的井。

这口井并不深,在九百米下坠过程里,白雾就看到了,井里空空如也。

早已干枯。

真正的高塔第五层,也有类似建筑,只不过在后来,八大统治者,将那口井拆掉了。

永生泉,也被把人瓜分。

这个地方,井里的东西没有了,但井这个建筑本身,还留在第五层。

“好奇怪的地方,我们现在要做些什么?”

“找。”

“找什么?”暴君的目力虽然能看清很多东西,看见隐藏在虚无里的伪装。

却看不见调皮的备注。

白雾的眼里,已经浮现出了普雷尔之眼给出的“记号”。

就和当初在井世界第一层净井区域看到的一样。

某一座建筑,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感叹号。

暴君知道白雾的能力,也没有多问,跟着白雾前往建筑所在。

一路上二人都很小心,因为看到了不少损毁的建筑。

但事实证明,这里的的确确,没有任何生者的气息。

白雾说道:

“我有一个猜测。”

“直接说。”

“这里曾经住着的,便是上一个文明,也就是孕育了扭曲之主阿尔法,以及高塔创造者的那个文明。”

“我和你想的一样。”

“但那个文明,很强大才对,如果他们在这里战斗,这个地方的建筑,不该如此完整。”

白雾说到了点子上。

高塔第五层,所有统治者进行了血腥内战,剩下八个活到七百年后。

井的第五层里,似乎一切都有对照。

白雾也猜到,上一层那些图纸的主人,就是高塔创造者。

如果这里是上一个文明,那么这些人的实力必然非同寻常。

他们如果和高塔第五层的统治者一样,为了争夺中间的井里的物质……破坏力肯定很惊人。

但奇怪的是,白雾看到的这些建筑,虽然有很多损毁了,大多建筑却还是完整的保留着。

他们似乎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内斗。

白雾终于走到了目标建筑。

球形建筑很巨大,白雾就像是一只蚂蚁,爬到了一颗足球下方。

这样的巨大建筑在第五层有很多。

白雾看到了那扇门。

门是虚掩着的,这里显然很久很久都没有人居住。

他忽然间有一点紧张了。

关于高塔创造者,关于上一个文明,关于井的秘密……

整个世界的终极谜题,就藏在门的背后。

扭曲的起源,一切战斗的开始。

以至于白雾的手在触碰到门的时候,有些迟疑。

“我不曾感到过恐惧,在我失去情绪以后,似乎就忘了这种感受。”

白雾看着那道门,眼神带着困惑:

“暴君,我的直觉从来不会骗我……这道门背后,也许藏着的,就是所有事情的真相了。”

“你在不安,在恐惧。”暴君察觉到了白雾的情绪。

淡淡的紫色雾气缠绕着白雾。

这是他的母亲,传承给他的一个被动能力,当情绪波动的时候,他的情绪会有实质化的显现。

白雾的确有些不安,这样的不安,渐渐归于恐惧上。

真相会带来破局的希望,还是会带来更深的绝望,谁也不知道。

此时此刻,里世界中,就连白远也收起了惯有的看热闹的想法。

并没有纠结太久,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白雾还是推开了门。

那个已然覆灭的,掌控了井的上一个文明,终将揭开其神秘的面纱。

末日拼图游戏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