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第542章 东皇远征,第三神王尸!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559]第542章 东皇远征,第三神王尸!

费解。

吴妄现在就很费解。

他努力这么久,在东皇钟的指引下,忙前忙后、殚精竭虑,为了这个天地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汗水,不敢说能跟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大禹精神相比,但他绝对算是问心无愧,做到了自己能做到的一切。。

三界的状态被他调教到了接近完美;

然后大劫开始在虚空中酝酿。

道理他都懂——大劫只是形式,必然有崩坏的内因在,不然不可能东皇钟目睹了上千次天地毁灭,经历了上千次不同的大劫。

可事到临头,大劫依旧超出了他和东皇钟的准备范畴……

就很气。

天涯海角,吴妄凝视着运道女神的身影,背后站着云中君、大司命、少司命与土神,他面前还扔着几道漆黑的身影。

运道女神诈尸了,但也没完全诈尸。

她的肌肤正在慢慢变黑,自身没有半点气息,也无道韵环绕,唯有一点灵光闪烁,且体内出现了一种玄妙晦涩的波动。

那般波动,似乎与现有的大道‘相反相克’。

此刻,运道女神正快声讲述着:

“……我不知自己为何会活过来,当我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在虚空中漂浮,周围都是灰蒙蒙的影子。

我见到了一个还算熟悉的先天神,冥卿神,她就在我身侧不远,自身的神力和神躯已经被某种力量蚕食殆尽,但我们的体内都出现了一种我们无法理解的力量。

我试图与她交流,但她的意识已经崩碎,我在她的意识中感受到了无序和混乱。

慢慢的,我感应到了数不清的意识,在虚空之中不断苏醒,那里从安静、静谧,渐渐变得有些吵闹。

后来,我听到了粗重的呼吸声,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心底突然冒出了几个念头。

毁灭大荒;

摧毁有形之物;

让天地迎接新生。

我不知道这样的情形持续了多久,直到我的意识‘成熟’了,隐隐的,我似乎有了形体,然后这般形体慢慢在虚空漂浮。

循着那强大的压迫感来源寻找,我在虚空中看到了一具白骨,那白骨十分高大,维持着先天道躯的形态……第三神王,可以肯定,那是第三神王。

他的大道已经不再是岁月,而是一种我无法确切描述的波动。

湮灭,与大道相反,与有形相克。

当我试图搞清楚虚空中正发生什么,第三神王的白骨额头出现了黑色磷火,整个虚空各处出现了磷火,那仿佛是一片海洋。

借着蓝绿色的光亮,我看到了许多熟悉的神灵,也看到了许多奇形怪状的凶兽。”

运道女神的讲述突然停顿,因为吴妄抬起了左手,自袖中扔出了十多道漆黑的身影。

这些身影少数是人形,多数都是兽状,无毛无须无鳞,似乎是烟雾凝聚而成。

而当这些身影摔砸在地面,大地、空气立刻被浸湿,它们身周出现了一层薄薄的虚空,且这虚空在迅速蔓延。

吴妄道:“姑且称之为虚空兽。”

“它们是来追杀我的,”运道女神微微叹息,身体已化作与这些虚空兽相近的状态,并开始蚕食周遭的乾坤。

吴妄点出一指,一团金光将运道女神身形包裹住。

随后,吴妄面露思索,手指连续画出了几道符篆,运道女神的身子渐渐凝实,似乎又朝着正常肤色恢复,但恢复到一半的时候,身体再次朝着‘黑湮’状态转变。

如此反复变化,吴妄面露恍然,对着运道女神额头轻轻一点,运道女神身周出现了一缕缕道韵,身体慢慢凝实,肌肤再次恢复成雪白,但脖颈处环绕了一圈灰雾。

“湮灭之力。”

吴妄淡定地吐出了这四个字,对着那十几具漆黑的尸身拍出一掌,对方化作了一团团灰烟,被天道之力迅速蒸干。

众神不明所以,仔细感受着那般道。

水神问:“陛下,这是什么道?”

“不属于道,与道相对,”吴妄缓声道,“这个世界的终极问题,可以理解为,是什么赋予了大道存在的特性。

我们虽然还没办法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但现在出现的这种湮灭之力,就是源于终极问题背后的答案。

简单说,是缔造了这个世界的那股力量,此刻要摧毁这个世界。

这就是终焉之劫。”

众神一阵默然。

吴妄道:“小笯阿姨,你后面经历了什么?为何能回返大荒?”

“我试着与第三神王交流……”

运道女神轻吟几声,继续讲述着她在虚空中沉浮的那段经历。

此间有许多她无法理解的问题,也有许多她无法诠释的细节。

她无法参透,这些已经逝去者,为何会再次现身;更想不明白,为何第三神王的尸体,会在此处出现。

运道女神已在大荒存在了漫长的岁月,但她的所见所闻,完全超过了她的认知。

依据运道女神提供的情报,吴妄简单总结了下。

这些在虚空中诡异出现的复生者,就称之为湮灭者,它们身上携带着能够摧毁大荒天地的湮灭之力,为首的是大荒曾经的最强者第三神王。

运道女神不断试图与第三神王之尸身交流,但回应她的,只有无比单纯的毁灭意念。

云中君沉声道:“那可能只是第三神王的形体。”

“奇怪,”水神低声道,“诸位看,刚才那十多个怪物留下的这些乾坤破洞,为何还未恢复?”

水神这般一提醒,众神顿时围了上来。

吴妄已将那十多名前来追杀运道女神的怪物化作灰烬,但那些怪物刚刚被丢出来时,对乾坤造成的腐蚀,此刻尚未自行恢复。

一只只黑黝黝的破洞连成一串,破洞边缘都有着犹如纸张未完全焚烧时的痕迹,且还在蚕食着周围的空气。

土神尝试了数次,动用了天道之力,方才将这残存的湮灭之力清除。

随着这些乾坤破洞缓慢愈合,一众强神的表情越发低沉。

云中君道:“看来,我们如果让这场大战爆发在大荒天地间,就已是输了大半。”

“不能让这些东西接近大荒。”

“陛下您一直在壮大天道,就是因这般吗?”

“臣并非是在溜须拍马,但陛下的远见,确实让我们如今不至于完全被动。”

吴妄摇摇头,缓声道:“当前还不够,它们出现的时机,比我预料的还要早很多,早了大概六百年。”

噹——

东皇钟的投影出现在吴妄心底,钟灵并未现身,只是对吴妄直接传递了一段讯息。

这般输送讯息的效率,其实远高于‘话疗’。

很快,吴妄忍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喃喃道:

“从现在开始爆发大劫,一直打到那个时间点,刚好能将这天道之力耗尽,打空整个大荒的灵力储备。”

众神不由得面面相觑。

吴妄又道:

“这就跟,在前路的固定节点上,有个意志盘踞在那,精确地计算着如何覆灭大荒。”

“陛下的意思是,真正的敌人还没现身,”土神缓声道,“吾并非不信任运道之神,但现如今这般情形,我们必须派人去虚空深处打探情形。”

“我去!”

武神立刻站了出来,低声道:“我实力还行,遇到麻烦也能脱身。”

“让流光去。”

吴妄缓声道:“流光对第三神王的气息应该十分熟悉,他有极速,虚空之中并无乾坤大道可依凭。”

少司命立刻道:“我去喊流光过来。”

“不用,我以天道之名下令。”

吴妄左手张开,掌心有一只令牌飞速旋转。

他目光环视一周,嗓音低沉,却蕴藏着某种坚定的力量。

“各位,自此刻开始,大荒已进入了大劫时代。

我们不知道敌人还有多少手段,但大荒天地本身的储备是有极限的,这就要求我们,从此刻开始,必须把每一分天道之力、功德之力、灵力,都用在刀刃上。

我可以明确告诉各位,根据我的推算,大荒的终焉是在七百一十二年之后。

这似乎是大荒的命。

但我从不相信所谓的命数。

行动起来吧,做各位能想到的准备。”

吴妄话语落下,手中令牌化作流光冲天而起。

从这一刻开始,虽众生不知、众仙不明、众神不晓,但这大荒天地,在天道的调和之下,已开始全力运转。

片刻后,一束神光自大荒边缘射出,朝虚空深处极速追逐!

流光之神,已然奔赴。

而自这一天开始,天道之间没了此前的冷清,已变得喧闹了起来。

……

三年后,流光神负伤而回,带回了一段段珍贵的‘资料’。

第三神王的尸身离着大荒还有极遥远的距离,但这具尸身正朝着大荒的方向不断靠拢,且速度在缓慢提升。

流光直接将自己的记忆做成影像,摆在了天庭众强神面前。

那似乎没有尽头的虚空;

那尊散发着恐怖气息的巨大白骨;

一道道由烟雾凝成的、对众神来说似曾相识的身影。

更致命的是,这些东西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它们就如虚空掀起的波浪,在缓缓聚集成海啸,要扑灭大荒天地。

天道全力运转,更加迅速地积累着天道之力;

血海的范围开始缓缓缩小,血海的‘延展空间’就是天道的资源储备;

东皇钟也少了许多嘻嘻哈哈,开始不断与吴妄交流。

每当吴妄做出一个决定,东皇钟都会去沿着这条岁月线看下去,看这个决定后续的影响,以及终焉大劫是否出现转机。

让吴妄颇感压力的却是……

毫无转机。

东皇钟偶尔会提醒吴妄,破局的重点还在于吴妄自身是否能超脱。

可吴妄已是竭尽全力地在感悟大道,感悟星空,始终不能踏出最后那半步。

只差半步。

渐渐的,吴妄的压力越来越重。

反倒是云中君的压力一扫而空,按云中君的话来说,既然知道敌人在哪,接下来就是筹备剿灭敌人。

“陛下,没有完美强者,湮灭之力绝对会有破绽。”

吴妄对此也是颇为认同,并把找寻对方破绽的重任,交到了云中君的脑门上。

几位强神的性格,也在这般重压之下,变得越发鲜明。

土神谏言,在天地之外构建足够抵御湮灭之力的防线,且土神已开始为如何抵挡湮灭之力而不断探索。

武神就觉得,他们该主动出击,趁着对方还没完全发育起来,偷他们老家。

第三神王虽勇猛,但也只剩骨头架子了,谁怕谁。

烛龙的混乱大道,他们都打过了。

水神与神农老前辈的意见却是十分相近,认为在搞清楚湮灭之力的本质之前,不宜轻举妄动。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此刻,众神潜意识里,都相信‘相生相克’的道理。

但吴妄能清晰地感觉到……这湮灭之力,针对的就是现如今这个强盛的大荒天地。

最可怕的并不是湮灭之力有多玄奥;

最可怕的,是吴妄隐隐觉得,他们覆灭了第三神王的尸体,背后还会有源源不断的劫难。

“必须主动打出去,不然就太被动了。”

寝殿的床边,吴妄披上长袍,低声喃喃着,心底不断思索、推敲,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床榻上,一双玉臂撑起了那窈窕身段,薄被自那玉润处悄悄滑落。

泠小岚注视着吴妄的背影,目中泛着几分忧虑,轻声唤道:

“陛下,不如先歇息一阵,陛下已紧绷太久了。”

“我没事,”吴妄扭头笑了笑,“到了这般修为境界,歇息不歇息都差不多,小岚,你对运势之道掌握的如何了?”

“已掌握了七八成的威能。”

泠小岚柔声应着,披上纱裙,自床边盈盈落下。

“陛下刚才说,要主动打出去……虚空之中并无天道之力加持,很可能会造成更多伤亡。”

吴妄叹道:

“咱们这里是有形之地,湮灭之力能覆灭有形之地,若是让那些东西接近大荒,咱们更麻烦。

而且,我需要知道,抵挡住这第一波浪潮之后,后面是不是还会有第二波、第三波。

这背后隐藏的那个逻辑,到底是什么。”

“对于这些,我却是不敢乱说,”泠小岚轻笑了声,温声道,“但不管你做哪般决定,我们三个自都是支持你的。”

吴妄笑着将她拥入怀中,目中渐渐燃起了斗志。

他要御驾亲征,直面第三神王尸身。

这般计划,自是遭到了大半强神的反对,认为吴妄太过冒险;且吴妄是天道的主心骨,应当坐镇在大荒天地内。

吴妄对他们的反应亦是早有预料,他只能慢慢地说服众神,并留下了足够多的后手。

甚至,吴妄已是想到了,自己战死虚空之中,天道接下来该如何进行。

虽然脱离大荒之后,东皇钟能否完成回溯,还是未知之数;但吴妄直接把‘回溯’当做了说服众神的借口,由此踏上了虚空征程。

这次随他一同行动的,只有火、土、木三位五行源神,以及数百位天仙境后期之上的高手,周天星斗大阵。

天仙境之下的天兵天将,在虚空中能否生存都是难题,更别说还要面对湮灭之力。

大司命与少司命,必须留守在天地之内。

神农老爷子本也想一同前行,但这天地间又需要一个能匹敌至强者的高手坐镇。

但吴妄出发之前,神农亲自开口,让吴妄必须带上精卫一同前往。

吴妄对此颇为不解,但神农的态度十分坚决。

精卫自是欣然的。

大劫当前,她一刻也不想与吴妄分离,但‘懂事’的她,只是等待吴妄在自己面前现身,才会与吴妄相见,收敛起了自己的那份小性子。

而今得了父亲的支持,精卫自是喜不自胜。

吴妄与她约法三章,且将她保护在了元神附近,又一甩衣袖,将火、土、木三强神,以及六百天道众收入袖口,这才踏入了虚空之中。

吴妄走后,众神满是不解地看着神农。

神农却是长长的叹了口气,缓声道:

“只有这般,在事不可为时,才能确定咱们的天帝陛下,不会有什么跟敌人同归于尽的想法。”

众神微微怔了下,而后各自点头,遵循天道指令,继续开始忙碌。

他们现在有三个计划同时执行:

第一,建造天地外层防御圈。

第二,寻找克制湮灭的力量。

第三,探寻大荒之外的后路。

每一个计划,都是重中之重。

……

虚空中,吴妄身形化作一团流光,朝着前方不断飞遁。

他左手张开,星神圆盘之下自行汇聚了数十光点,隐隐拼凑出了一口青铜古钟的轮廓。

但这古钟尚未成型。

还缺了最重要的‘配件’——太一大道。

“钟?”

“主人。”

“有没有一点提示?”

“有,但只有一点点,”钟灵恢复了此前那调皮的语调,但很快又严肃了起来,“现在时机未到,我必须卡着点给您那一句提醒,错过了那个时机,您可能就悟不到了。”

“这么严重吗?”

“嗯呢,悟道这种事,就很微妙。”

“既然这样,我先去会会第三神王尸!”

“您加油,说不定真能赢呢。”

吴妄:……

想打钟。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