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第543章 破妄!【大杯】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560]第543章 破妄!【大杯】

在虚空之中,流光的大道确实好用。

虚空不生道则,乾坤挪移类的神通无法施展,这般纯粹的极速,就显得弥足珍贵。

此前让流光去打探,其实还有几重不同的用意。。

流光是光明神的子嗣,即是第三神王的孙子,吴妄给流光的命令中,还有让流光尽可能确定第三神王的状态。

流光回来后对吴妄禀告了许多,用最浅显的语句来总结,便是:

【那只是占据了我祖父尸身的妖魔。】

妖魔。

大荒之中,这个词其实很少见,多见的是凶兽,或者刚刚蹦出来的妖族。

东皇钟伴在身旁,吴妄却没了多少问题。

被吴妄收入袖中的三位强神,此刻也无法打坐,注视着虚空深处,替吴妄做着警戒。

吴妄的元神旁,精卫盘坐在一处莲花池中,那俏丽的小脸上努力维持着平静,她几次睁眼想与吴妄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也只是粉唇轻抿。

‘却也不知该如何帮他。’

精卫心底轻叹着,继续在吴妄的元神旁静静打坐。

她不明白,为何自己的躯体能进入吴妄体内,此间自是有诸多玄妙的道理。

但她知道自己此刻能做的,就是安静地陪在他身边。

陪他生,陪他死。

哪怕是万灵与天地的终焉,那彼此相伴着,也算是不错的归宿。

‘岳父大人考虑的还真是周全。’

吴妄元神睁开一条缝隙,对精卫露出少许微笑。

神农的用意,吴妄自是明白的,无非就是让他在紧要时刻不要走极端;有了需要守护之人相伴,也就多了一份挂念。

虽不能说岳父这是多此一举,但确实是没有太多必要。

他又不傻,打不过肯定回去大家一起商量如何对敌。

‘咱可不是脑子一热就上去拼命的某神。’

于是,横渡虚空差不多一年之后。

远远的,吴妄展开自己强横的仙识,捕捉到了那片‘躁动’的海洋。

数不清的湮灭之兽。

它们在虚空中拼凑出了一片大地,不断在虚空中汲取着湮灭之力,如蝗虫群般,朝着大荒不断进发。

那具白骨尸身就在这大地中央。

吴妄略有些头皮发麻,袖中飞出三道神光,化作了三位五行源神。

土神道:“陛下,第三神王尸就在前方。”

火翎问:“是否再调些兵马?”

“陛下,切莫冲动啊,”木神缓声道,“虽然陛下神勇无匹,但敌人实在是太多了些,而且臣已感觉到,越靠近第三神王尸身,那里聚集的湮灭之兽波动就越强烈……”

“放心,只是试试他们的斤两罢了。”

吴妄的微笑自信且从容,土神与火翎低头应答,木神却是老脸苦兮兮的。

等吴妄为三神传过去了一段感悟,三神各自点头,木神也略微松了口气。

不用他去斗法就好。

以自身大道加持给陛下,这倒是没多大问题。

当下,吴妄微微攥拳,三神化作了赤、黄、青三色神珠,环绕在了吴妄身周。

吴妄取出天道长剑、背起了戮神之枪,那尚未完成最后一步拼凑的东皇钟悬浮在肩头,只需他心念一动,接下来几个瞬息将会出现的情形,就投影在了他心底。

精准预判。

“主人,要小心哦。”

钟灵的嗓音也莫名开始温柔了起来。

“后方有事及时喊我,”吴妄目中精光爆发。

武之道,在于弱击强;

人之道,为无限创造。

化不可能为可能,创造直面实力对比之外的优势,并去突破自己的极限。

嗡——

虚空莫名出现震荡,以吴妄为圆心,一股无形的冲击波迅速荡开。

十里、百里、千万里;

一盏盏幽冷的‘灯笼’接连亮起,数不清具体数量,但每盏‘灯笼’之后,都有一只面容身形狰狞可憎的怪物。

吴妄长剑一甩,化一束光,窜入了兽群之中,绽出万丈匹练!

这,就是他在天外修行的意义!

武魂不灭;

天人永昌!

……

十年后!

大荒,人皇阁。

此地最大的大殿已被修士塞满,人皇就坐在人群正中,面色凝重,话语都有几分迟疑。

被喊来此地的,有众将门、有众宗门,也有许多曾为人域流过血的修士名宿。

超凡之境不足奇,天仙之流难称道。

神农静静坐在那,许久才缓缓道一声:

“事情不知该从何对大家说起,但按天道推算,还有云中君等神的建议,必须与各位说个清楚了。”

众仙不明所以,但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人皇阁阁主刘百仞沉声道:“陛下,您说就是,我们都能承受的住。”

风冶子道:“让陛下为难之事,定是非同寻常,咱们已经做好了一应准备,请陛下放心。”

人群中有老者笑道:“又不是什么毁天灭地的灾厄,陛下您尽管说。”

“唉。”

神农氏长长地叹了口气,温声道:“你说对了,还真是这般灾厄。”

众仙愕然。

神农却道:

“此事说来话长,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前路有一道大劫,这大劫已经发动,在数百年后便会摧毁整个天地。

大家一直以来或许都会有这般疑惑,为何这天地间已无天道之敌,天道与东皇却还在不断提升实力。

就是为了应对这场大劫。

东皇是唯一的知情者,并带着这个秘密走了许多岁月,扶持人族、培养天道。

今日,大劫已现,名为终焉,实则为湮灭之力欲覆灭天地。

吾今日备下了少许湮灭之力,这是自虚空之中送回来的,接近于湮灭本源,各位可来一观。”

神农自袖中取出了一只水晶球,水晶球中有着一团黑雾。

一道道仙识放入其中,众仙的表情越发凝重。

“湮灭之力?”

“陛下,东皇陛下可有解决的办法?”

“天道已如此强盛,莫非还不能抵挡这般大劫?”

“终焉……这大劫应该不简单。”

神农并未多说,拿起手中木杖,对着面前摆着的铜盆轻轻敲了几下。

盆内的水面荡起了轻轻的涟漪,其内变成了墨色,墨色之中又有光亮闪烁。

“这是被木神一并送回来的,东皇陛下这十年来,与敌大战的情形。”

神农话语刚落,水面中就出现了一束光亮。

这道光似乎能照透整个虚空,也将那几乎与虚空相融的怪群照出了身形。

数之不尽,杀之不竭。

湮灭兽朝光柱涌去,就如飞蛾扑火,但却能消耗掉光柱些微的力量……一直到它们用身躯将那光柱直接扑灭。

随之而来的,就是纵横而起的剑气。

在怪群最中心的位置,那看似渺小的身影,迅速清空眼前的空域,直接扎入怪群最密集之处,长剑长枪轮替砸落,将一层又一层的湮灭兽扒开。

那身影自是吴妄!

一身黑袍,披头散发,目露凶光,额印血痕。

但那双眼睛依旧清澈,闪烁着光亮,显然并未不管不顾,依旧是在思考与盘算。

这场景,众仙看的头皮发麻。

虽然此时所见只有影像,无法感觉到任何道韵,也听不到半点声音;可他们依旧感受到了,那湮灭兽群所带来的压迫力。

事情,好像比他们想的都要严重。

画面中,东皇持剑拨开了数十重湮灭之兽,一只跪坐在虚空的白骨骨架慢慢站了起来。

这骨架最少万丈多高,无比魁梧,保持着基本的人形,但身周各处挂着尖锐的骨刺。

看这般情形,似乎是之前东皇与这白骨尸身大战了许久,后者重伤躲入了湮灭兽的保护之中,此刻已不知通过什么手段恢复了过来。

下一瞬,吴妄长剑拽出长长的神光,那白骨尸身朝他摁下了可怖的巨掌!

无数湮灭兽汹涌地围剿而来,却被两者碰撞荡起的虚空涟漪,直接朝着四面八方卷飞!

哪怕没有声响,却仿佛能听到两股力量碰撞的巨响,听到吴妄在拖拽着天道之剑时,爆发出的一声声咆哮。

至强者之战。

叮——

木杖轻轻敲打在铜盆边缘,其内的画面缓缓消散。

“东皇已于虚空大战十年。”

神农道:

“虽不断大战,却依旧无法让湮灭兽群停下,根据东皇陛下传回的消息,是虚空拖拽着这兽群赶来大荒,那片虚空本身出现了异样。

单靠斗法,无法阻住他们。”

“陛下,兽群大概还有多久?”

“五十年,到百年。”

神农看了眼说话之人,继续道:

“自今日起,人域全力驰援天庭,各地、各家善战者,尽编入天兵序列。

这些年,你们所作所为,吾都看在眼中,但现如今已非一家、一人之得失,这天地已在生死边缘。

可有异议?”

“臣,遵旨。”

众仙立刻低头行礼。

若有人能听闻众仙之心声,自能察觉到许多斑驳杂音。

甚至还有人在怀疑此事的真实性,担心是否是天道为了削弱人域而布下的杀局……一应种种,不一而论。

好在神农一直没归隐退位,在人域人族之地有着绝对的威信力和号召力,此地众仙心底嘀咕也只是嘀咕,断然不敢违背人皇的旨意。

天庭的布局也不只是在人域。

在人皇召集众仙的同时,天庭云中君亲自出面,召集九野与天外世界的各部族首领。

他们没有公开湮灭之劫的消息——公开之后除却制造恐慌和慌乱,也没什么实际意义,无法提升百族的士气。

云中君只是言说,在虚空之外发现了一片天地,需要大量的高手填充天兵序列。

先威压一番,再许以好处,云中君拿捏这些百族族长,自是不在话下。

血海,刚兴起的修罗族也被血海之主召集了起来,为战而生、血染身魂的他们,倒是可以一定程度抵御湮灭之地的侵袭,这算是一点意外收获。

天外的那片大地上,武神汇聚着追随他的武者,择优入选天兵序列。

北野之处,苍雪站在那高耸的雪山上,面对着星空,朝着虚空不断眺望,却寻不到破解最终谜题的路径。

昆仑山,西王母皱眉凝视着面前破碎的铜镜……

她此前在推演这片天地的未来,许是用力过猛,又或是太过执着,导致岁月大道与因果大道反噬,这般神器竟损坏大半。

若想蕴养好,不知要花费多少心血。

而西王母此刻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凝重。

说来可笑,拼着折损如此神器,也执意要推算出的大荒之未来,却是……没有未来。

“东皇。”

西王母低声呢喃,凤目之中满是思索。

也就在这时,回来传信的木神,带上了水神以及一名刚从神池中走出的少女,连同死亡之神熊茗,遁入了虚空之中。

他们,就是第二批驰援吴妄的援军。

按木神转述的话语,吴妄已经对这些湮灭之兽颇为熟悉,或能寻找到克敌制胜的把握。

于是,又三十年后。

……

为什么。

虚空中,吴妄穿着破烂战甲,眼神空洞地注视着前方的虚空。

他背后是一道道疲倦不堪的身影,天庭众强神已有大半站在此地,更远处是数百万天兵组成的绝空大阵,那是护持在大荒天地之外的倒数第二道屏障。

最后一道屏障,就是天道之力。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吴妄正前方,最后的几只湮灭兽,正慢慢化作灰尘,弥散在虚空之地。

而那座巨大的白骨,第三神王的尸身,此刻已不断崩塌。

那些细小的白骨碎片,就如虚空中绽放的花朵,似是在为他们最后得胜而庆祝。

四十年艰苦大战。

四十年,整个大荒紧绷运转,从众神渐渐到天地间的生灵,都不断思考对抗湮灭之力的办法。

而今,他们终于赢了。

吴妄亲手击溃了第三神王尸体内的意识,触碰到了湮灭之力的本质,寻找到了与道相反的难题。

可……

可是……

“陛下,”云中君喃喃道,“那又是什么?”

吴妄默然,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虚空深处再次开始了沸腾。

击溃了湮灭之力,虚空中再次出现了一种更晦涩、更玄妙,也更接近于‘无’本质的力量。

那力量点燃了一片虚空,并在其中酝酿着新的大劫。

这次动荡之地,距离大荒并不算远,众神能清晰地感知到。

甚至,大荒之中,真仙境之上的生灵,此刻都隐隐感知到了,天地之外蕴藏着巨大的凶险。

这些年,整个大荒,为了覆灭这股湮灭之力,付出的死伤又算什么?

吴妄脚步一个踉跄,身后立刻有十多只手掌伸了过来。

但吴妄只是微微抬手,示意众神不必向前。

“果然如此。”

吴妄的嗓音有些沙哑,却依旧透着一贯的淡定。

“我有些乏力,不必担心,第三神王尸只是大劫的前半段,后半段马上就要来了。

终焉之劫,又岂是这般轻易能解。”

众神面面相觑,云中君很快接话:“陛下,接下来该如何?”

“这股力量还要酝酿许久,先不要去惊扰它,”吴妄道,“我们也需要时间恢复实力,各位,让本体归位,我会用天道之力封锁大荒。

接下来,就是真正的生死之战,可莫要脚软了才是。”

武神咧嘴一笑,扭头喷出一口鲜血,却犹自大吼:“这才哪到哪!再战他三百年!”

“都来天道之间。”

吴妄手掌拂过,众神尽皆退却。

半个时辰后,交代完了接下来如何防御的吴妄,与精卫、少司命、泠小岚见了一面,就借口疗伤,回了自己的神殿。

他没有打坐,动作缓慢地仰躺在角落中,轻轻地呼了口气。

“主人,终焉之劫的形势出现了变化。”

“果然。”

吴妄苦笑了声:“第三神王尸体什么的就是噱头,要覆灭大荒的那股意志,铁了心要覆灭。”

他肩头那口还未‘愈合’的小钟微微转动,钟灵的嗓音越发趋于严肃。

钟灵轻声道:

“并不存在那般意志,主人,只有您自身的超脱,才能解救整个大荒的生灵。

您在一次独自存活下来的时间线上,曾说过这般话——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距离天地毁灭还有五百多年。”

“超脱,我若是能超脱,何必在这!”

吴妄几乎起身怒斥,但他很快就压住了火气,低声道:“抱歉,素轻,我没控制好情绪。”

“没事的,主人的压力太大了些……”

东皇钟轻轻颤了下。

吴妄扭头看了眼小钟,抬手轻轻摸了摸它的钟耳,缓声道:“唯一的路径,就是自我的超脱,我已经明白了。

提示我的时机到了吗?”

“主人,尚未。”

“嗯,那我自己来吧。”

吴妄笑了笑,就坐在墙角,慢慢地盘起了双腿。

五百年;

超脱。

但自己这已是最后一搏。

来吧,这星空蕴藏的秘密。

吴妄闭上双眼,一心三用,感悟此前的大道,搜寻星神的记忆,体悟阴阳八卦大道。

天道的推算能力被他借用来推演这般大道,东皇钟虽尚未成型,但依然施展出了岁月大道的道韵,将吴妄此刻所处的时空极限拉伸。

道,何在。

路,何在。

吴妄沉浸于大道之中,随着星神记忆审查完全,八卦大道遇到最后那直至本源的瓶颈,对自身的感悟困顿不前,吴妄开始对着星空愣愣地出神。

他的身影无处不在,就比如星空之下,背对大荒,抬头注视着漫天星辰。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

如此不知思索了多少。

吴妄轻轻皱了下眉,对着星空呢喃:

“星辰可有灵性?投影从何而来?”

自是没有回应。

但吴妄那平静下来的心湖,像是推开了一扇门窗,数不清的讯息自这缺口喷涌而出。

虽尚不知路在何处,但吾之道可全矣。

吴妄缓声道:“钟,我想到超脱的方式了。”

“主人,”钟灵的身影出现在吴妄身旁,抬手扫了下耳旁秀发,柔声道,“已经在做了,很快就可以完成。”

“辛苦了。”

吴妄吸了口气,站起身来,视线中的星空消退,化作了他的寝殿。

下一瞬,他一步迈出,身形置于天道之外,站在虚空之中,双手慢慢平举。

如果寻不到那条已有的超脱之路,那就自己开一条路出来;

若是无法踏上那条捷径,那就用量变引发质变,利用自己最后的手段。

吴妄轻轻挥手,周遭云雾弥漫。

他立于时空的尽头。

东皇钟显露影踪,轻轻震颤。

噹——

一道身影自吴妄背后的云雾中走来,身穿黑色长袍,脚踏璀璨星河。

另一个吴妄。

他行至此处,对吴妄微微颔首,一言不发走向前,与吴妄身形完美相融。

那本就是他自己,只是在另一条时间线上,面对大劫、或者面对帝夋失败的自己。

吴妄心底滋生出了许多情愫,记忆中填充了许多此前未曾有的画面,那是另一条时间线上自己的经历,以及心底的挂念。

他对精卫的爱意更浓郁了半分。

噹——

东皇钟再次奏响,云雾中再次出现了相同的情形,又一吴妄迈步而来。

紧接着,东皇钟不断颤鸣,一道又一道身影抵达岁月的终点。

他们都已经经历过各自的故事,这些故事大同小异;

他们可能只是一段记忆,一段经历,但背后却承载着不同的,大道感悟。

这,就是吴妄的计划。

凝聚时间线!

如果一条完美的神圣时间线都无法战胜这场大劫,都无法让自己赶在大劫之前超脱,那就将所有时间线上自己的经历集合起来!

东皇钟,就是所有时间线的连接点,就是这一切的支撑。

这件事当然有风险。

不可避免的,吴妄会承受更多的喜怒哀乐,会积累更多的爱恨情仇,自身需要承受莫大的情感压力,也有记忆混乱的风险。

那就来吧!

三千岁月三千我!

东皇钟加快了敲打的频率,一名名‘吴妄’自那云雾缥缈之地而来,宛若道道残影,朝吴妄身形涌去。

他额头沁出了一滴滴冷汗,所有失败时间线上的自己,悉数接纳。

不断的失败是为了什么?

不断的失败,就是为了这一次能成功!

东皇钟的回溯绝非没有意义。

神圣时间线的存在,绝不只是为了让自己赢的更轻松。

此刻,吴妄就如一只孤魂,在天地间不断的轮回,不断开启无妄子的故事,不断去面对帝夋等一系列强敌。

他曾在北野终老;

他曾在人域浮沉数百年,却一事无成;

他曾被各种各样的敌人击败,而自己却始终无法突破某个关卡。

也曾黯然神伤,快意恩仇……

云雾之地人影环绕。

大荒,天庭,林素轻站在吴妄的寝殿门前,抬头看向了虚空中吴妄盘坐的位置,轻轻咬着嘴唇,眼眶略有些红润。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走过了多少人影,这里渐渐平静了下来,只剩下一道身影盘坐在那,有着银白的长发,有着满脸的皱纹,眼角总是止不住被泪水浸润。

其它时间线上的自己,还真挺惨啊。

侧旁有虚淡的身影飞来,是钟灵,却用着林素轻的面容,在背后拥住了吴妄,并未多说一言。

吴妄抬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低声道:“我还有事要做,过了多久了?”

“主人,新的大劫还没启动。”

“嗯,那就好,”吴妄低声说着,有些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他向前迈出半步,白发飘飞而起,却在瞬息间恢复了乌黑,面容之上的皱纹也迅速退却。

他十分平静地道出一句:

“三千道归我。”

下一瞬,身周涌出无边霞光!

众生心有所感,抬头看向天穹,却见天空氤氲着绚丽的极光,无数大道在此刻同时震动。

众星!

吴妄迈步前行,虚空各处的波动,在这一瞬都被他的气息镇压,归于零寂!

但吴妄根本没有给这些异样之处半点视线。

他注视着星空,眼中只有这片星空,口中不断疾呼:

“你们是谁的投影?又为何出现在这片虚空!”

“若这大荒为星辰,为何不予我回应?”

“三千大道归于我,而今我便是道则之主,我便是大荒之魂,天地之意志!”

“若有回声,当与我回应!”

“星辰若无灵,星河可有灵?万千星辰之律动,可为灵性寄生?跨越无边岁月,可与我相谈一应!”

“众星,回应我的呼唤。”

吴妄话音刚落,那无边星辰突然震颤,一颗颗星辰似乎在互相串联,但速度无比缓慢。

吴妄立刻祭起岁月大道,双目洞穿苍穹!

他看到了!

星光汇聚成了他能理解的巨人之影,对着他远远地说着什么。

两者之间的距离无比遥远,甚至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突破了某种壁垒。

最难的是,吴妄根本无法听见。

他们就如隔了一层厚厚的隔音玻璃,那星光巨人的话语声,尽数被挡在了外面。

吴妄心底灵光一闪,突然指着自己高声呼喊:

“我是谁!”

他现在就是大荒。

那星光巨人明显做出了一个思考的动作,而后对吴妄遥遥点出一指。

虚空中的星光瞬间朝吴妄汇聚,星辰的投影这一刻近乎熄灭。

突然间,吴妄眼前星光滑动,他陡然离开了大荒,离开了虚空,出现在了无形壁垒的某一段。

星光巨人的视角!

大荒天地之上,万千极光的环绕中,吴妄双眼突然瞪圆,嘴也禁不住震惊慢慢张开。

此刻,他借着星光巨人的视角,看到了……看到了这个天地的终极问题与对应的答案!

这里竟是!

黑洞。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