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第六三六章 左婉音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646]第六三六章 左婉音

左家和原家是有一些渊源的,在很早之前,原家的人在雷雾森林救了左家的一名很重要的人,这段交情就一直保持下来。原家现在落魄,匡家和胥家没有灭掉原家,左家有人定居在落萃城也是一个原因。

“这人是谁?你去左家不会将他带上吧?”原游岭指了指被两名护卫抬着的人疑惑的问道。

原向祖哦了一声,随后说道,“他受伤了,我在路上发现了他,就随手救了他。”

说完后,原向祖对身后的几名护卫说道,“陈炤你照看一下,让胖黑和少武抬好了,我们暂时去左家住几天。”

口中这样说,原向祖心里已经打算离开落萃城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他就不相信自己测试出来的天赋是假的,也许离开落萃城去了真正修真文明更高的地方,他修为也会蹭蹭上涨。

当初左家的祖上左韶盈不一样是不能修炼吗?人家最后还不是站在了这个星球的最巅峰?

毁了他的住处也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果将来他有机会回来,那就找胥家报仇。如果将来没有机会回来,那只能说明他活该被欺负,人没本事说什么?

“向祖……”见原向祖依然要带着重伤的人去左家,原游岭忍不住叫了一声。

原向祖没有回应,只是向着原游岭摆了摆手。

他很清楚,现在将身边这个重伤几乎要死的人丢弃,等于让人死的更快一些。他自己是被抛弃的人,所以他很能体会此刻被他们救的这个伤者处境。既然自己不希望别人抛弃,为何要抛弃别人?

至于去左家避一避,更多的原因是想找个安稳的地方,看看这个伤者还有没有救的。

……

在整个真墟大陆,左家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不过居住在落萃城的左家很是低调。左家所处的位置,在整个落萃城都很是不起眼,甚至只是在落萃城的边角。

和盛极一时的落萃城三大修真家族不同,左家门庭并不繁华。

不过原向祖很清楚,左家这只是表面上的情况而已。若是论起真正的实力,左家并不会比三大修真家族弱半点。左家外面表面上很清冷,一旦进去,绝对不是表面看见的这种情况。因为他曾经来过两次,这算是第三次来这里。

“可是原家向祖少爷?”原向祖带人一到左家门口,门口的护卫就满脸堆笑的迎接上来。

原向祖暗叹,果然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左家,他还没有到左家,左家就知道他必定要来,而且连一个门卫都知道了。

原向祖连忙一抱拳说道,“是的,我家出了一点事情,想要在世伯家借宿几天。”

原向祖说的世伯是左衡擎,左家在落萃城的家主。

“哈哈,向祖兄弟,赶紧请进。”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出来,满脸堆笑的说道。

原向祖认识这人,是左衡擎的长子左方夷。

看见左方夷亲自来迎接自己,原向祖心里感动不已。虽然多年前原家对左家有恩,可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而且他原向祖在对左家而言,不过是原家的一个弃子罢了。

虽然他也听说过,左方夷不是左衡擎亲生的,而是一个养子。不过左衡擎亲生的只有一个女儿,所以左方夷虽然是养子,在左家的地位却不低。现在出来接他,自然是给足了面子。

“多谢方夷大哥,麻烦方夷大哥了。”原向祖躬身施礼后,然后介绍道,“方夷大哥,这三位是我的三名护卫,还有这个重伤的朋友,是我路上救的。”

“没问题,一起进去。”左方夷大度的一挥手,然后对身后一名管事的管家说道,“淳管事,你带向祖兄弟先去休息。记住了,一定不能怠慢向祖兄弟。”

这名管事赶紧躬身应道,“是。”

左方夷吩咐完后,才歉意的对原向祖说道,“向祖,你先去休息,我有些家事要处理,一会来和你叙话。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和淳管事说。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要拘束了。”

原向祖赶紧说道,“方夷大哥尽管去忙,我自己理会得。”

…….

左方夷和原向祖匆匆告辞,然后又匆匆进入了内院大厅。

在左家内厅中,至少坐了十多个人。

坐在最上首的白发男子一脸愁绪,他身边的几名女子也都是眼圈通红。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张床,床上躺着一名脸色苍白的年轻女子。女子容貌俏丽,可惜却是气息全无。

左方夷匆匆进来后,躬身施礼,“父亲,母亲、二姨娘、三姨娘。原向祖已经来了,我安排好了,请父亲放心。”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坐在最上首的正是左家在落萃城的家主左衡擎,在他旁边的几名女子是他的妻子黄菲儿和几个妾室。左家虽然还算是有点势力,可是人丁一直不旺。

左衡擎一生娶了妻妾四人,结果只是为他诞下一个女儿,左婉音。

而躺在他们眼前的就是他唯一的女儿左婉音,左衡擎一生无子,三十年前抱养了左方夷。没想到临到老时,独女左婉音却天人两隔,直接去了。

哪怕左衡擎一生中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打击,也有些承受不住这种打击。

听到左方夷的话,左衡擎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左方夷却上前说道,“父亲,音妹不治,这不是我们人力可以挽回的,还请父亲母亲节哀。对音妹来说,也算是解脱了病痛,不再受苦受累。”

左衡擎叹息一声,道理他都知道,可他根本就不能接受自己的独女病逝之事实。为了救回女儿,他几乎请来了整个落萃城所有的良医,得出来的结论都是一样,人力无法回天。

“父亲,歧青城有一个医道修士,他叫焦思伦,不如我去歧青城将他请来?”似乎感受到了父亲左衡擎的悲伤,左方夷再次说道。他眼里有些担忧,也许是担心左衡擎的身体。

左衡擎摇摇头,“不用了,先不说你能不能请到焦思伦。就歧青城到这里来回再快也要半个月路程,等你回来,你妹妹恐怕,恐怕……”

左衡擎说不下去了,左婉音早已断气,或者说左婉音早已死去了,而且死去不是一天两天了,再等半个月,恐怕尸体都坏了。而且他还肯定,以左方夷绝对请不到焦思伦。

沉默了良久后,左衡擎才说道,“方夷,这些天你忙前忙后也累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

左方夷却连忙说道,“父亲,我不累。”

犹豫了一下后,左方夷似乎还有话说,神态之间不知道方便不方便说。

左衡擎说道,“方夷,你我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好了。”

“是,父亲。”左方夷恭谨的说道,“音妹是我左家嫡系血脉女子,我觉得就算是先走了一步,也不能让她如此孤单。父亲,母亲,我建议给音妹配一个阴婚,也好让她路上有一个伴侣。”

一直哭泣的三姨娘听到这话,揉了揉红肿的眼睛,柔和的看着左方夷说道,“方夷考虑的周到,我家婉音活着就受了太多的苦。若是她一个人在那边,不但很孤单寂寞,说不定还会被欺负。”

“胡闹。”左衡擎皱眉说道。不过他内心深处还是很欣慰的,至少左方夷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左婉音是嫡系血脉。可见左方夷内心很磊落,不忌讳这些事情,这让他满意。

左方夷赶紧跪下说道,“父亲,我左家韶盈祖上就是因为成婚后,才一鸣惊人,气运在整个真墟大陆也是独一无二的。况且我左家一直是女系为尊,加上音妹酷似祖上,还请父亲考虑。”

左衡擎沉默下来,左家是母系衍生下来的,谁都知道。左韶盈的事情,更是传承了无数年,谁提起来不是敬仰有加?

足足过了几十个呼吸时间,左衡擎才长叹一声说道,“谁家儿女不是心头肉,凭什么要陪着我家音儿去那边。再说了,寻常人,音儿也不会看上眼。”

左方夷立即说道,“父亲,如果是之前我还没有办法,不过眼下却真有一个最好的人选。”

“哦,是谁?”左衡擎疑惑的看着左方夷。

左方夷说道,“不久前原向祖来我左家避难,他带了一个重伤男子来,那男子面相还算是不错。不过我早已发现,那男子已是陨落多时了,只是原向祖没有发现而已。如果我去说,我想原向祖应该会同意。因为那男子也只是原向祖在路上捡到的,原向祖想救对方,应该是没有想到对方早已死亡罢了。”

左衡擎点点头,“你去看看,记得,一定不要强迫别人。我左家本来就欠了原家的情,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向祖不开心……唉……”

说到最后,左衡擎是一声长叹,似乎有无数的憋屈,却说不出来。

“是,父亲,我去去就来。”左方夷应了一声后,急匆匆的又走出了内厅。

内厅再次恢复了安静,只是没有人注意到,躺在哪里脸色苍白毫无气息的左婉音眼角流下了两行淡淡的泪水。

弃宇宙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