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4]第一百四十一章 残酷献祭

[1464]第一百四十一章 残酷献祭

祸明神说起来和林封谨还颇有渊源,他虽然与林封谨素未谋面,但实际上仇恨早就在双方之间萌生了。

因为死在了林封谨手下的窝津神,实际上就是和祸明神同出一源,双方就仿佛是孪生兄弟一样,具有十分微妙的关系,窝津神一陨落之后,祸明神都仿佛像是失去了自己的手臂一样,痛苦了好几个月才算是缓过了劲来。

奈非天此时对准了他直冲而来,祸明神也是感应到了上面传来的强大无比的压迫力,顿时发出了一声怪叫,双手平推而出,手背上面剩余下来的诡异邪眼同时激射出来了十来道交错的血红色光芒,直刺向了前方。

同时,祸明神身上披着的黑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在瞬间爆炸了开来,露出了它的真身,可以见到这家伙完全都不似人类了,浑身上下覆盖着若甲虫一般的光亮黑色外壳,外壳上还有深深的纹理,而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螳螂那样,脖子奇长,头部也是呈现出扁圆的形状,双手双脚都是诡异的细长,同时,从其背后伸出来了七八根若触手若血管一样的怪异东西,若扇状的排列着,不停的在身后扭曲蠕动。

东海诸邪神虽然行事诡异,手段凶残,但毕竟严格算起来源出上古魔族,也是有着真材实料的强横实力的,往往会在某个领域方面有着相当强力的表现,比如邪弥呼的领域就是死亡之力,用简单的一点话来说,他精通死亡类的邪术,在神官的口中甚至被称为死之神灵。

因为每个人都必须要面对死亡,对死亡的未知和恐惧使得信徒众多,臣服于邪弥呼的膝下,

加上杀戮追求的最终结果就是死亡,所以邪弥呼身为东海邪神之首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此时这祸明神则同样是拥有自身的领域,它自称为灾祸之神,其神术的本质其实就是在短时间内削弱对方的运势。这样的能力在战斗当中貌似只是辅助,并不能直接决定胜负。然而在战斗的双方实力均衡,或者说是两军对垒的情况下,就十分明显了,因此信徒也是十分广泛,乃是邪弥呼的心腹。

祸明神手背上的邪眼射出的红光落在了奈非天的表面上,吱吱作响,那声音竟仿佛像是在电焊一般。非但如此,那红光竟然仿佛若有实质,源源不断的射出了以后,居然是在这外壳的表面生出来了“堆积”的感觉,迅速的氤氲出来了一大团,粘附在了上面灼烧着。

非但如此,祸明神更是怪叫了一声,身边出现了好几个邪恶无比的巨型咒文,它的身体猛然都在瞬间缩小了一圈儿似的。然后在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个徐徐旋转的污黑色光球,看起来凝聚这个光球甚至都令它元气大伤。

紧接着祸明神一脚就踹在了这光球上面,看得出来这一脚上附带了极大的力量。这光球被踹成了扁圆形,然后以惊人的高速激射了出去。轰的一声就击中了奈非天,顿时就令奈非天的表面出现了一条一条的诡异灰色纹理,仿佛是被涂花了似的,根本也是抹之不脱,除之不掉。

这就是祸明神的神术:宿命疾走,能令目标的运势在瞬间跌落到了最低谷!除非是杀死了施术者才能解除。

当然,祸明神连续发起了进攻,林封谨也绝对不是什么奉行只挨打不还手原则的,之前林封谨烙印在了祸明神身上的金莲种子顿时就开始生根发芽。吸收的正是它身上的血肉精元气息!

祸明神立即就痛得大叫狂呼了起来,转身就想要逃走。可是那金莲种子一旦生根发芽,根系乃是深深的探入了他的肉体,同样也是十分恶毒,盘根错节入了五脏六腑,无时不刻都会贪婪的吮吸其身上的精血,更是为奈非天提供位置。

与此同时,奈非天上更是有一点光芒照耀了过来,凝视在了它的身上,瞬间就幻化出了一名手持三钴叉,面容威严无比的持金刚神,生有三眼,被它眉心当中的那只眼睛凝视住以后,祸明神甚至有一种被狠狠束缚的感觉,旋即便狠狠一叉刺了过来。

尽管祸明神行动十分敏捷,及时作出了闪避,也是被这一叉刺中了上肢,顿时被刺中的地方甲壳破碎,就冒出来了大量白色的泡沫,吱吱作响,看起来就仿佛是被灌入了大量硫酸一般!!甚至黑色的甲壳表面都出现了大量的碎裂纹理!

连续遭受重创,祸明神痛得浑身上下都在抽搐,却也已经认识到了自己面前的乃是何等强大的存在,难怪得连邪弥呼这样自负的变态也要对其退避三舍,因此绝望的号叫了一声,猛然张开了自己带着大量利齿的口器,在喉咙当中发出来了一系列的呜咽摩擦声,然后狠狠的一口就对准了自己的上肢咬了下去。

只听得“咔嚓”的一声脆响,祸明神就将自己被叉中的上肢咬掉,甚至被咬掉的伤口处都冒出来了一股白气,看起来格外诡异,不过这一口咬下去,也使它摆脱了持金刚神的追杀。

紧接着祸明神一发力,居然又用另外一根仅存的上肢将自己覆盖了厚实甲壳的胸腹处剖开,里面花花绿绿的肚肠可以说是哗啦哗啦的滚落了出来,这些滚落的内脏在瞬间就被祸明神三下五除二的撕扯掉,看得人鸡皮疙瘩都直冒,祸明神那冷酷的态度,撕扯的完全就不像是自己的内脏,而是一大堆垃圾一般。

祸明神看似是在自残,其实却是治本的办法,因为被他这样一搞的话,金莲种子的根系本来是生长在其内脏当中源源不断吸收养分,此时根本就是吸无可吸,在瞬间就要枯死,因此祸明神这样的行为也可以称得上是釜底抽薪了。

当然,这样用来对付林封谨的金莲种子的方法,一般人也是不可能用得出来的,也亏得祸明神在形成本源的时候,居然会有一头海参的血肉精华被吸收了进去。

而海参这种生物在遇到敌人的时候,有非常经典的一招,就是呕吐出自己的大部分内脏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接下来本体就乘机逃走,被呕吐出去的内脏等它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就会自行生长出来。

海参的这一招和壁虎断尾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祸明神则是拥有了这样强横的再生能力,所以说抛弃掉内脏这样在旁人看来根本就是无法接受的惨烈方式,他却是信手拈来,随意施展。

林封谨显然也没料到祸明神居然如此的干净利落,斩掉自己的左前肢,自行切腹掏出内脏,这一系列的行为真的端的是一气呵成。接下来更是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就逃!因此想要阻拦也是措手不及,被他占据了一个先机。

“你逃得了?”林封谨眼中露出了一抹冷意,立即就驱使着持金刚神追击了过去,只是这时候,祸明神的邪术也是产生了效果,奈非天表面的黑色诡异纹理徐徐转动,将奈非天甚至连同内部所有人的运气降低到了最低点。

顿时,林封谨就觉得胸口剧痛。立即内视之后便发现自己体内的元气运行居然出了岔子,逆了经脉,虽然没有大碍。只需要将元气重新导入到经脉当中就可以了,但是这么一耽搁顿时就出现了一个空当。持金刚神的动作也是愣了一愣,导致被祸明神又多逃出了一段距离。

对于林封谨来说,哪怕是此时中了三千烦恼丝这样恶毒的法术,可是他毕竟乃是地藏转世,从黑暗污秽当中来普度众生,所以岔气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十分小概率事件,没想到却恰好在这时候发生了。

不过,奈非天此时固然乃是防御形态,却绝对不是没有攻击力的。虽然祸明神抛弃掉了自己大部分的内脏,金莲种子得不到了足够的养分持续枯萎当中。但是,在金莲种子彻底枯萎之前,林封谨依然能感应到祸明神的位置。

所以,从奈非天旁边的一个孔洞当中,寒光又是一闪,飞出来了一道细长锋锐的月牙轮,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梵文,充满了一股古朴洪荒的味道,在空中化成了一抹流光对准了祸明神高速飞射了过去,空中更是有着一种虔诚无比嗡嗡嗡的声音,这一道月牙轮的名字又叫做忏轮,意思就是你中了这一下的话,那么无论愿不愿意,都得好好的忏悔你的罪恶了。

依照此时祸明神的实力,中了这一击的话,就算不死,也是要脱一层皮!

只是就在忏轮飞射出去的同时,大概受到刚才奈非天破壁而出的影响,旁边的岩壁忽然摇晃了一下,然后就哗啦的一声出现了许多条裂纹,破裂出来了一个大洞,连带就发生了剧烈的塌陷,伴随着大量喷射出来的海水的,还有数量惊人的岩石,稀里哗啦的滚落而下。

在这样的情况下,忏轮虽然已经捕捉到了祸明神的行踪,不停的在空中左右摇摆回旋,依然逃脱不了被岩石砸到的命运,发出来了“当”的一声脆响,然后歪歪斜斜的飞射了开去,顿时就射了个空。

这同样是小概率事件,奈何祸明神自身的神力领域便是专门针对了人的运气运势而来,林封谨此时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冷哼一声,催动奈非天便是直追了上去,此时周围的恶劣环境对于奈非天来说,则是完全都不值一提的,什么挡在了前面,直接撞过去便是了,遇水过水,遇山透山!!

***

祸明神也是对周围的环境感知十分敏锐,并且他能够被派遣出来,那么必然是在各种遁术,潜藏,身法方面有所建树,因此借着之前耽搁的那一瞬间,也是施展出来了全身上下的解数,可以说几晃几闪就甩开了与奈非天之间的距离,短时间内是被追不上来的了,发觉了这一点之后,祸明神也终于吐了一口长气出来。

外界的压力一松,祸明神立即就有一种快要虚脱的感觉,此时他身上的伤势不可谓不重,半条前肢被斩断,更是惨遭开膛破肚,心肝脾肺肾这样的器官估计就只落下来了个零头,最诡异的是,这样的伤势还是他自己造成的,这满嘴的苦水要往什么地方倒去?

而就在祸明神这样想着的时候,前方的空间忽的一阵波动。紧接着就徐徐走出来了一道身影,这身影高大魁梧。全部都沐浴在了黑暗之中,甚至给人以一种奇特的力量感,那就是哪怕遇到了天地崩塌一样的大劫难,这身影依然可以在这样的劫难当中傲然挺立,矗立若柱!

祸明神一看到了这个黑影,立即就振奋的道:

“邪弥呼大人,你怎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猛然见到了这庞大魁梧的身影骤的欺近,然后狠狠一把就掐住了他的咽喉将祸明神单手高举了起来,祸明神的双眼瞳孔陡然紧缩,双脚疯狂乱蹬,但是,那庞大身影掐住了他脖子的手指表面,已经呈现出来了一种诡异无比的灰蓝色,二者皮肤接触的地方冒出来了“滋滋”的青烟,甚至可以隐隐见到。双方接触的皮肤下方,大量的毛细血管仿佛无数小蛇那样,在拼命的蜿蜒游动扭曲着。互相进行着吞噬!

“你.....你!!!”祸明神已经是目眦欲裂,他万万没想到这时候邪弥呼居然会对自己下手!!他虽然已经发不出来任何声音。可是心中依然是在狂叫:“为什么,我为你出生入死,我为你不惜做马前卒,为什么,为什么!!?

然而他心中的疑问终究没有得到解释,就被邪弥呼狠狠捏断了脖子,然后邪弥呼的左手覆盖在了祸明神鲜血淋漓的扭曲头颅上,紧接着就是一阵黑雾氤氲,将之彻底的吸收了进去。紧接着,一个沉闷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的神域......我早就期望得到了。而现在的你已经被重创,至少要十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即战力,我当然不可能再等你十年,已经彻底失去了利用价值,所以还不如成为我的养分吧。”

这时候,邪弥呼忽然眉头一皱,顿时就见到了他的掌心当中升起来了一点金色的光芒,并且还在不停的燃烧着,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林封谨反击以后遗留在祸明神的金莲种子,邪弥呼伸出了两根手指狠狠一夹,这才将金莲种子彻底的夹得湮灭在了空中。

邪弥呼的双眉一皱,他抬起手来仔细看了看,这时候才发现,他的双手赫然是由浓密的黑色烟雾构成的,密度极高,若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在他的手指上面夹住了金莲种子的地方,赫然有着一点焦痕,痕迹当中隐约有着闪耀的金光,显然已经受伤。

对付一颗已经失去养分,在自燃枯萎的金莲种子,邪弥呼都要付出自身受创的代价,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是相当明显了。

面对这样的悬殊局面,邪弥呼冷哼了一声,然后将手一指,周围的山壁轰隆隆的崩塌,立即就见到了地下徐徐升起来了一座看起来就十分蛮荒原始的大型祭坛,这祭坛上仿佛生长出来了七八颗凶恶无比的獠牙,一根根的扭曲旋转,杀气冲天,将祸明神瞬间就吞入了进去,连洒落的血液之类的东西都是一点儿不剩。

紧接着就见到了这祭坛之上出现了一团紫黑色的光芒,这光芒最初都只有鸡蛋大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光芒可以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膨胀,最后形成了一个卵圆形的东西,在一跳一跳的收缩着,然后化成了至少百余点紫黑色的闪闪晶芒,被包裹在了一团黑气当中,约莫足球大小。

邪弥呼长笑了一声:

“这一次的献祭召唤居然如此顺利!我本来以为还有三成失败可能的,但现在看起来连老天也是在帮我!哈哈哈!”

接下来他转身看了一眼旁边的石壁,冷冷的道:

“好好的享受一下我招待你的这一份大礼吧!”

说完了以后,他的身形便是直接若水波一样的荡漾,消失在了半空当中,这里毕竟乃是邪弥呼的老巢,他在这里可以说是如鱼得水,获得了相当不错的加成,也才能这样游刃有余的与林封谨玩时间差,若是换成在外面,那么早就被林封谨抓住了蛛丝马迹撵了上来。

约莫十来个呼吸之后,之前邪弥呼所凝视的那一处岩壁便是轰然爆炸,奈非天已经是再次出现,这地底世界的坚硬岩石在奈非天的面前,简直就被视若无物一般。

林封谨此时也是正有些纳闷:

“奇怪,怎么会这样。我种在祸明神体内的金莲种子,怎么一下子就与我断开了联系?祸明神有这个能力中和掉我的金莲种子?对了。祸明神的气息也是在这里突然就消失了,这玩意儿是......祭坛?莫非祸明神刚刚在献祭?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林封谨这样想着的时候,便是猛然见到了那一团紫黑色的闪闪晶芒对准了奈非天激射了过来,此时奈非天乃是在防御状态下,也根本就没有想要闪避的心思,很干脆的就停在了这里让其撞了上来。

哪里知道这一撞之下,可以说立即就在奈非天的表面激射出来了万千点光芒。甚至林封谨都觉得心神震荡,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痛苦感觉,这就只能说明一件事,奈非天居然在刚才的冲撞当中,都受到了伤害!

此时地藏忽然现身,对准了林封谨徐徐的道:

“此物乃是天地混沌大劫的时候遗留下来的劫灰,又叫做劫晶,整个宇宙世界被毁灭以后,也就只留下来了这么一些东西。可见其坚硬程度了,可以说乃是世上最难以毁掉的东西,因此奈非天虽然是圣器。也在这样的碰撞当中讨不了好!最好的办法就是走,利用速度甩开这些玩意儿。”

听到了这样的说话。林封谨忍不住皱起来了眉头:

“我们已经来到了这里,虽然要走便可以马上走,但这样半途而废我总是有些不甘心啊。”

地藏平静的道:

“劫晶严格的说起来,乃是上一个纪元的产物,所以无论是炼器还是说修炼神通,都完全与之扯不上任何关系,任何的炼制可以说都是白费功夫,而劫晶本身则是根本没有神识的,早就湮灭在了上个纪元当中。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和你对抗呢?”

“原因很简单,便是在地狱界的深处。有一种奇特的生物,叫做返魂海星魔,这样的魔怪相当罕见,实力也是异常强大,更是能将自己的身躯隐藏在了虚界当中,使其并不会被暴露出来,却是可以利用世上独一无二的异能,来操控劫晶体来进攻--------这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其实这家伙就类似于海底的寄居蟹一样,在旁人看来根本就没有办法利用的小贝壳,却是它们籍以遮风挡雨的家园。”

林封谨听了地藏的话以后,顿时就有些无言了,天底下还有这样变态的怪物?本体隐藏在了虚界当中,用上一纪元大劫遗留下来的劫晶进行攻击?这完全就是耍无赖了。

因为虚界就类似于中阴界之类的地方,不过里面据说是虚无一片,进入之后就根本找不到回来,佛门当中又有一种说法,将虚界称为“苦海”,又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说法。

要想攻击到虚界里面的怪物,必须就先自身进入虚界才行,然而林封谨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啊,因此要想让对方的攻击停止下来,既然攻击不到本体,那么将用来做恶的武器毁掉也行啊-------偏偏劫晶这东西连天地之间的大劫都毁灭不掉,这就完全形成了一个无解的局面了。

貌似现在剩在林封谨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中途闪人离开大漩涡,有着圣器奈非天,他可以说是要来就来,要走就走,旁人也是绝对拦不住的。另外一条路则是在这里默默的挨打不还手就好了,等到了这返魂海星魔打得没有力气了,自然就会住手。

然而这两条路都绝对不是林封谨想要的路!第一条路走得未免太仓促,甚至给人以灰溜溜的被赶走的错觉,第二条路则是过于窝囊了,这扮演沙包的角色总不可能会让人觉得光彩吧。

好在这时候,地藏也没有卖关子,而是很干脆的点明白了第三条路给林封谨走:

“不过,好在你这一次在奈非天当中打开了六道轮回,并且炼制出来了七大狱主,这七大狱主的战力虽然一般,却是胜在各有所长,虚界乃是比冥界更加虚无缥缈的世界,而下泉狱主则是因为机缘巧合的关系,可以说对虚界也是十分了解,他的摄古伏尸大法,便可以恰好对付得了这返魂海星魔。当然,并不是说可以将其杀掉。而是能够使其显形出来,破掉它的潜伏之术!”

听到了地藏的说法,林封谨微微点头,心念闪动之间,奈非天立即就生出来了奇特的变化,当那一团由劫晶构成的紫黑色气团重新对准了这边冲撞过来了之后,奈非天的身躯一横。“哗啦”的一声与之重新冲撞在了一起!!

劫晶与奈非天的表面再次产生了激烈无比的碰撞,那凄厉的光芒可以说是到处都在四溅纷飞!仿佛钻石的碎屑狂舞一般,甚至周围的石壁沾染到了这光芒也是吱吱作响,然后被腐蚀了进去。

这一次冲撞看起来平分秋色,但实际上依然是奈非天吃了小亏。不过在接下来的那一瞬间,顿时就见到了从奈非天的背后,徐徐浮现出来了一个眼窝深凹,完全干瘦得是皮包骨头,羊头人身的怪物的幻象。它的双眼里面闪耀着的却是两团烈焰,手中握持了一把双头骨仗!

这不是别的,正是七大狱主当中下泉狱主的法相。它一出现之后,便是挥舞那一把双头骨杖。发出了桀桀怪笑的声音,然后就见到了骨杖的前端赫然出现了一道一道格外犀利的黑色直线光芒,深深的直刺入到了虚空当中,紧接着这些黑色光芒便是迅速的交错,赫然形成了一张巨网,虚空当中传来了一连串的怪叫声,然后便见到了一团变幻不定的黑气现身!!

这就是返魂海星魔的本体,它估计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十拿九稳的匿踪之术。居然会被人给揪了出来。

紧接着便见到,返魂海星魔的后方有一点光芒出现。然后迅速形成了蓓蕾,开放,形成了一朵巨大的黑色莲花,莲花花蕊当中有着点点金芒,看起来就十分庄严的肃穆。

在这黑色莲花的作用下,返魂海星魔的本体可以说在瞬间就挣脱不了,一下子就被裹住,然后迅速的将这厮直接摄入到了奈非天当中。

返魂海星魔一被摄入奈非天当中之后,被控制着攻击奈非天的劫晶顿时就一下子停留在了空中,散发出来了点点的光芒,相当璀璨,就仿佛天上的繁星一般。而这玩意儿也真是十分神奇,从之前化光飞掠的极动,到现在凝若繁星也似的极静状态,几乎是在瞬间达成,令人相当的惊叹。

而真正的战斗,这时候才在奈非天的内部展开!

返魂海星魔一被摄入到了奈非天当中之后,立即就感应到了巨大的危机,它严格说起来的话,在魔界当中也是一种十分强大的怪物,其习性就属于独来独往的,只会在交配期才会聚集到一起,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来说,它的巢穴五百里内,不会出现强大的魔物,返魂海星魔的强横从这威慑力当中就可见一斑。

此时的返魂海星魔一进入到奈非天之后,立即就展开了原型,这赫然是一头高达五六丈的惊人怪兽,庞大的头颅扁平呈现出来了五角星状,海星魔的名字就是因此而得名的,其表面则是有着大量的肉红色凸起,不停的蠕动着,身躯则是与狮子相仿,表面还有大量的骨片覆盖,形成了一身骨铠,若是仔细辨认的话,看起来就和林封谨记忆当中的三角龙颇为相似。

四周的环境,则是呈现出来了茫茫的水波,一副波澜不兴的景象,给人的感觉也是死气沉沉,灰暗无比,还有一阵一阵的水雾随风摇曳,透过水雾可以见到,隐约有着大大小小的零星岛屿分布在了周围,大量的芦苇在上面生长着,总体来说,这里应该是湖沼芦苇荡的区域,在返魂海星魔生长的环境当中,几乎是不可能遇到这样的地形的,因此在这里战斗的话,它发挥出来的战力肯定也是最不理想。

忽然之间,风中响起来了一连串的骨哨声音,十分急促,然后便是见到从芦苇荡当中密密麻麻的航行出来了大量的战船,蚱蜢舟之类的,战船上面都是穿着玄色铠甲,全副武装的战士,手持长枪,枪头还有着寒光闪闪的倒钩,同时腰间配有铁环雁翎刀,刀鞘上面有着“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的句子。

并且仔细看去的话,他们身上穿着的铠甲与普通的铠甲都有着很大的区别。格外的合体贴身,更是在心口的护心镜处赫然出现了一颗珠子,珠子当中隐隐约约能见到一个“卍”字,其中光芒流动,甚至连脸上都有着钢铁面罩,只露出来了一双冷然毫无感情的眼睛。

同时,在这些战士当中。还混着不少的精锐,这些精锐的看起来和普通的战士类似,区别就在于其头盔上面的眉心位置也是多了一颗“卍”字珠,同时腰间乃是一左一右都配置了铁环雁翎刀,可以预期一旦出刀,便是双刀斩杀,杀伤力必然倍增。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强化以后,这些战士此时已经再次进阶,变成了此时的金刚卫。比起之前的时候战力何止强大了数倍?

主持这里的,正是七大狱主当中的寒泉狱主,此时的他并没有现身。而是悄然潜伏在某个角落当中伺机待发,等待突袭。因为这时候奈非天当中并没有其余的敌人,所以白起自身的意志可以直接控制这些精锐的士兵来进行战斗,寒泉狱主便是能专心潜藏起来,默默的等待那一瞬间的爆发时间!

返魂海星魔此时乃是置身于一处小岛之上,这小岛大概也就仅能让这庞然大物站着而已,就连转身什么的都有些困难,看得出来,返魂海星魔对水居然都有一种下意识的抗拒心理,不愿意去碰触。因此面对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敌人,显然有些不适应。

就这么一迟疑之间。逼近的这些金刚卫已经是纷纷引弓,对准了这边抛射了过来,

他们抛射出来的利箭可以说是一支支的飚射而至,箭羽的后方还拖拽着一道一道华丽无比的流光,一时间都仿佛若流星坠落,格外壮观。

返魂海星魔根本就来不及闪避,并且在这样狭小的区域当中也不能闪避,立即就被至少近百支利箭射中,这些利箭有的撞击在了返魂海星魔的骨板上,便或是被折断,或是反弹了开去,但有的利箭则是射入了骨板当中的缝隙里面,立即深深刺入,从其中冒出来的不是鲜血,而是一丝一丝靛蓝色的气息,看起来就十分诡异。

受到了伤害之后,返魂海星魔立即就发怒了,它的头部本来就呈现出来了五角形状,顿时徐徐转动,其中的一只角上,猛的就激射出来了一道黑色的光芒,“刷拉”的一声就朝着前面飞射了出去,目标正是前方的一艘战船。

这正是返魂海星魔的招牌异能:魔能切割,具有锐利,腐蚀,剧毒这三大混合特效,可以说是只要被命中几乎就会被重创,除非目标乃是魂魄类的怪物,否则的话,很难有敢于正面与之抗衡的。

这艘战船上面大概搭载了十来名金刚卫,先前也正是这些人射出来的利箭给予了返魂海星魔以伤害,结果这道光芒所至之处,首先是战船就被轻易的一剖为二,船头轰的一声就砸在了水中,其断面更是平整光滑无比,仿佛是蜡油那样的被融化掉了。

同时,被这黑色光芒正面射中的还有五名金刚卫,有三名当场就被齐胸斩成了两截,接下来的一人断了左手,另外一人被斩断了右腿,按理说只有一个人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可是五人的伤口上面却同时出现了大量的黑色光芒不停的朝着四周蔓延,侵蚀,另外两个人也是一起当场死去。

好在这里乃是奈非天当中,属于金刚卫的主场,这五人的尸体化成了点点光芒凝聚在了一起,最后形成了五颗黑色的莲实朝着天空飞走,这五颗黑色的莲实会落入到奈非天的核心处,那里已经形成了一个大德清净莲花涅槃池,然后在这莲花池当中吸收愿力,重新发芽结实,涅槃重生。

因此,返魂海星魔的这一击虽然造成了伤亡,对金刚卫的士气却并没有什么打击,相反的是,趁着它发起攻击的时候,靠近过来的几艘艨艟斗舰上面,居然都已经是启动了小型投石机,立即就是几桶火油直砸了过来,在返魂海星魔的身体上燃起来了熊熊大火!

返魂海星魔连续遭受到了攻击,当然是疯狂反击,它除了用五角星形状的头部旋转飞射出不同性质的死亡射线进行反击之外。其尾部也是若蝎子那样畸变了,高高的扬起来了以后。在空中不停的挥舞抽打着,发出了啪啪啪的响声。更是不停的发射出来了大量的黑色毒针,可以说是中者立毙,一时间伤亡也是十分惨重。

然而来袭的金刚卫却是一直都源源不断的涌了过来,悍不畏死,十分疯狂,并且在遭受了几次返魂海星魔的攻击之后。他们也开始准备了盾牌来进行格挡防护,虽然盾牌的格挡对返魂海星魔的魔能切割没有什么用,不过却能有效的防护住喷射出来的黑色毒针的伤害。

同时,金刚卫也是注意到了返魂海星魔在攻击的前夕,往往会有一个吸气偏头的动作,同时眼睛当中还有血芒在沸腾闪耀,这些征兆虽然细微,却是有迹可循的,并且所有的金刚卫都有在瞬间达成心神交流。情报共享的能力,因此在注意到了这些细节以后,返魂海星魔接下来的连续两次魔能切割的攻击成果可以说是低得可怜。只杀死了五名金刚卫而已。

在这时候,已经有三艘速度最快的蚱蜢舟已经靠近了这一处小岛。根本就不用靠岸,上面搭载着的金刚卫已经是纷纷跃起,在发力跃起的瞬间,他们心口处镶嵌着的“卍”字珠子就发出了光芒,给他们提供了强大的力量,因此这些金刚卫竟然一跃就是五六米高,根本就不是正常的精锐能做出来的动作,然后人在半空当中借着下坠之势狠狠的挥刀/拔枪,发出了凌厉无比的攻击!!

返魂海星魔的注意力立即就被近身的金刚卫给吸引了过去。当下怒吼连连,粗壮而覆盖了骨甲的四条粗腿疯狂扒拉。蹬踏,然而这时候,返魂海星魔的弱点就彻底暴露了出来,那就是行动不便!有道是蚁多咬死象,便是说的现在这种状况。

其实返魂海星魔在自己本来的巢穴当中并不会遇到这样尴尬的状况,因为返魂海星魔最喜欢的是猎物的肝脏,骨髓,大脑,其余的血肉部分十分挑剔,往往会剩余下来很多,所以它抛弃掉的猎物残骸实际上在魔界对很多怪物都是上等的美味,因此,返魂海星魔的巢穴当中,往往都有大量的魔化猫面蝙蝠与之共生。

一旦遇到了外敌入侵,数量惊人的魔化猫面蝙蝠就会飞出与敌人缠斗,返魂海星魔就悠闲的在旁边扮演“自走炮”的角色,用自己的魔能切割能力看准了轰击就好,怎么可能落到这样尴尬的境地?

眼见得只是这么一耽搁,返魂海星魔被周围的金刚卫吸引了注意力,随之靠岸过来的人便是越来越多,加入了围杀当中,局面对他越发的不利起来。

并且这些金刚卫的武器都具有能够伤害到返魂海星魔的能力,虽然不能够将其重创,可是积少成多,集腋成裘,也是令返魂海星魔痛楚难当,更要命的是此时一旦被近身,真的是有力使不上的感觉,返魂海星魔顿时就感觉到了大势不妙。

骤然之间,这魔怪的巨型五角形头部迅速的旋转了起来,从五个角上都激射出来了黑色的光芒,旋转若风车一般,这一下子便立即形成了范围伤害,在返魂海星魔周围的金刚卫顿时死伤惨重,至少有百余人都在瞬间化成了光芒,飞射而去。

但是发出了这一击之后,返魂海星魔的消耗也是极大,哀嚎了一声,甚至两只前蹄一软,便是跪倒在了松软的泥土当中,从鼻孔里面喷出了两道长长的白气,一副十分萎靡的模样。

相反金刚卫这边虽然死伤惨重,剩余下来的却根本没有撤走的意思,眼见得周围的艨艟斗舰蚱蜢舟根本就继续悍不畏死的往着这边聚集,投石机更是先声夺人,投掷了七八桶火油上来,直接将这岛屿给烧成了一片火海。

返魂海星魔心中也是生出了惧意,这时候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哪怕是完全没有在水中活动的经历,也是重新站起来甩动了一下身躯,一下子就对准了旁边的湖水扑了下去!!

顿时就见到“哗啦”的一声,那水浪都直飞溅起来十余米高,返魂海星魔乃是庞然大物,这一入水连带周围的艨艟斗舰都是剧烈的上下震荡了起来,哗啦哗啦的令上面的人都站立不稳。

然而返魂海星魔一扑入水中之后大概十来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水下立即就冒出来了大量的浑浊和气泡,紧接着,便是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声响了起来!然后就见到了大量的白色蒸汽从水面下不停的涌起,简直就仿佛下方有着一眼火山要爆发出来了似的。

紧接着,返魂海星魔“哗啦”的一声飞跃出了水面,可以见到了它庞大的身躯下方,居然死死贴附着一只仿佛水母那样的怪物,这怪物大概只有返魂海星魔身体三分之一大小,至少十七八条死死的捆在了返魂海星魔的腰身上,触手看似是那种柔软的羽毛触须状,上面闪耀的却是一阵阵的闪电光芒。

这一只仿佛水母一般的怪物,便正是寒泉狱主的原形。

它一直悄然藏匿在了水底,隐然与污泥混为一团,等待的便是返魂海星魔激战以后气力衰竭,注意力被水面上的金刚卫吸引走的大好时机,因此一等到了返魂海星魔入水之后,便很干脆的发动了这蓄谋已久的一击。

返魂海星魔出水以后,看起来乃是极其痛苦的样子,整个身躯都在扭曲而抽搐着,死命的用爪子抓挠着身下的寒泉狱主,可是尽管撕扯得下方的寒泉狱主皮肉组织横飞,蓝色的血液四处飞溅,这家伙依然是无动于衷的样子,直到返魂海星魔再次轰然掉落入湖中,炸出了万千水花,依然是没能摆脱寒泉狱主的纠缠。

返魂海星魔落入到了水中以后,在水底可以说是极不适应,并且它身上起到保护作用的骨甲其实乃是十分沉重的,这加剧了它在水下活动的难度,何况湖底更是有着大量的淤泥存在,更是大幅度的限制了它的活动机会。

足足又过了二十来个呼吸之后,返魂海星魔才再次奋力跃出了水面,可以见到它背后的那一条变异巨尾上的倒钩猛然膨胀,居然发出了金属一般的颜色,紧接着便是以一个诡异的幅度弯曲,若巨鞭一样狠狠的抽向了自己腹部的寒泉狱主。

这一击可以说是用出了返魂海星魔全身上下的力量,接下来令人惊秫的一幕便是发生了,寒泉狱主被这一尾抽中之后,立即就“啪啦”的一声爆碎了开了,感觉就像是个烂番茄被一脚踩中了似的,只是这“烂番茄”却也是个方圆二三十平方米,高达两三米的庞然大物。

一时间,方圆半里内都是血雨纷纷飘落,景象恍若末日,十分凄厉,等到了返魂海星魔沉入了水底以后才见到,寒泉狱主至少有五分之四的身体被彻底的打烂了,看起来应该是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在水中飘飘荡荡的,仿佛像是一块破烂无比的抹布似的,返魂海星魔竭尽全力的将它从自己的身上扒拉下来。

当寒泉狱主被彻底的扒拉下来,在泥水当中荡漾着之后,才会明白为什么它粘上了返魂海星魔后,后者立即就发了狂似的,疯狂到不顾一切的挣扎,拼命的要将之从自己的身上撕扯下来。

原来,寒泉狱主那貌似柔软的海星身躯当中,却是隐藏着一根可怕的口器!!这口器至少也是长达两三米,尖锐无比,一看起来就格外的凶残,此时的寒泉狱主看起来则是像个超大号的图钉似的了。

可以想象得到,被寒泉狱主抱住了肚皮以后,简直就仿佛是被异型的抱脸虫死死搂住了那样,被这可怕的口器深深的钉入内脏,肆意的注入毒液破坏,吸收其血肉精华,这样的感觉,真的是想一想也令人不寒而栗。(未

完待续~^~)

天择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