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报名开始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5]第5章:报名开始

夜深沉,月朦胧。

汉宫中灯火通明,各个宫中,得到了一个噩耗,那就是皇帝驾崩了!

有人喜有人忧!

忧的是那些无子的嫔妃,她们正躲在自己的宫中,哭泣着,不知谁要倒霉,得为皇帝陪葬。

喜的是那些有子的王妃与侯妃,毕竟当今天子膝下无子,毕竟要从先帝的子侄中挑选一个可以继承大统的侯爷与皇子,所以,她们暗自庆幸,又暗自祈祷,希望自家的皇子或侯爷能继承大统。

微弱的灯火照亮了昭阳宫的大门。

赵昭仪被这一吓,着了惊,生了病,正躺在绣床上养病!

宽敞的昭阳殿内,冷落而清静。

两三个贴身的宫女,正用凉水浸过的毛巾,搭在赵昭仪的额头上。

赵昭仪冷哼不断。

另一边,长乐宫中。

太后急诏大司马王莽,王莽本在外视察水灾,得了太后的懿旨,星夜兼程赶回,匆匆进了长乐宫。

太后未说几句,便吩咐王莽火速布置灵堂,将刘骜尸体收敛入棺,准备国葬。

王莽得了懿旨,仓促离开,去办皇帝后事。

太后又召来御史大夫、丞相、廷尉三人,并命这三人,共同调查刘骜的死因。

三人立刻去了现场,探了现场,询问了几个宦官,了解了刘骜最近的饮食、休息等等情况,最后,只剩下尚未询问赵昭仪了,而赵昭仪正生病在床。于是,御史大夫、丞相、廷尉三人返回长乐宫中,请示太后,太后在过度悲伤中,应允了三人去盘问赵昭仪。

此时,已是四更时分,细雨已止住,天也渐渐放晴,一轮圆圆的明月探出浓黑的乌云,将月光洒向人间。

借着月色,御史大夫、廷尉、丞相踩着地上的积水,快步来到昭阳宫,见床上的赵昭仪还处在昏迷中,不得已,只好作罢,等天亮再来,三人又匆匆离开。

昭阳宫内,看护赵昭仪的那些宫女,经不住瞌睡虫的诱惑,已纷纷席地睡去。

宫内的油灯,渐渐熄灭,房间顿时黑暗。

床上的赵昭仪,冷哼不断,顿感呼吸沉重,似有东西压在身上,沉重的呼吸让她从昏迷中醒来。

果然,真的有东西压着她,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刘骜,刘骜正趴在赵昭仪的身体上,难怪赵昭仪会觉得有东西压着自己。

赵昭仪恐惧的看着刘骜的脸,那张面如白纸的脸。

刘骜带着哭腔道。

“朕死的好惨啊!”

“陛……陛下,陛下,我没害你!”赵昭仪流着泪水道。

刘骜不理赵合德,径自起身,走到矮桌旁,又自斟自饮的喝起凉水来,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说道。

“朕死得好惨!”

喝完一杯水,刘骜猛地扭头看向赵昭仪。

借着月光,赵昭仪勉强看清了刘骜的脸,那张白色的脸上,眼、鼻、口正流出鲜血来,再配上刘骜那种让人悚然的怪声。

朕死得好惨!

赵昭仪不由的恐惧起来,慌乱中,蜷缩到床角。

刘骜起身,如鬼魅般,飘然而出,到了门口,又扭头看向赵昭仪,用惊悚的声音道。

“朕死得好惨!”

说完,刘骜飘然而去,消失在门口。

见刘骜离开,赵昭仪立马冲下床,冲向门,迅速关上门,跌坐在地,恐惧的抽泣着。

第二天,阳光明媚,气温陡升,暖的如五月一般。

昭阳宫内。

御史大夫、廷尉、丞相三人已在盘问赵昭仪,赵昭仪带着病身,一一回答三人的问题。

三人盘问后,速速离了昭阳宫。

傍晚时分,三人来到长乐宫,合着太医,准备给老太后皇帝的死因。

不过,三人吞吞吐吐的,都不好言语。

这时,老太后见状有些纳闷道。

“三位爱卿,有何难言之隐,要吞吞吐吐的?”

御史大夫、廷尉、丞相三人还是你看我,我看你的,吞吐难言。

老太后有些愠色,道。

“三位乃是汉室重臣,今发生如此大事,三位理该挺身陈述!”

御史大夫、廷尉、丞相三人又彼此看了一眼,廷尉最后犹犹豫豫的开了口,道。

“太后,陛下!”

廷尉顿了顿,继续道。

“陛下,因半月前,与赵昭仪在未央宫前玩雪,故而触雪受寒,寒病于体内数日未除,陛下又忽略未有所警觉,外加平时!”

廷尉停了下来,看了一眼丞相、御史大夫。

太后不知何故,又急切的想知道皇帝死因,催促廷尉道。

“接着说!”

“是!外加平日,陛下,姿情纵欲,导致。”

廷尉停了停了,在太后未发火前,继续道。

“导致陛下阳(符号)器,瘘弱不能壮发!”

当廷尉说了此话时,感到不好意思,毕竟一个大男人要在太后这个女人面前,说这样的话,总觉得不是好意思的。

太后听了,脸上也是泛起一丝羞涩。

廷尉继续道。

“昭仪赵合德,淫(符号)欲难耐,便派人寻来一种壮阳丸,让陛下,每次服用这样的药丸,痿弱的阳-器,便能立即雄起。从此以后,一丸一幸,日不虚度。”

太后气愤,用手拍了一下座椅,对廷尉道。

“继续说!”

“是,昨夜,赵昭仪与陛下,又饮酒作乐,在酒醉之中,赵昭仪让陛下连服七丸,片刻后,壮阳的药性发作,陛下神情极度亢奋,饥渴难耐,同床泄火之后,便沉沉睡去,待醒来时,口干舌燥,便喝冷水,原本性热,这一骤冷,陛下这才暴毙身亡!”

太后一拍椅子,气的站了起来,道。

“好个荒(符号)淫无度的贱人!”

御史大夫、廷尉、丞相三人将皇帝死因以及事情发生的经过,详细的告知太后,太后听后大怒,下懿旨,赐死赵昭仪。

太后身边的一个婢女,早先得了赵昭仪的好处,这时正好要报答,她听了太后的话,便转身,悄悄的离开了长乐宫,只身一人,鬼鬼祟祟的来到了昭阳宫,将赐死赵昭仪的懿旨,偷偷的告诉了赵昭仪。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待婢女走后,赵昭仪觉得皇帝的死与自己脱不了干系,拖着病体,扯了一条白布,悬在梁上,便在昭阳宫内悬梁自尽了!

当日深夜,守灵的宦官困倦难忍,便睡着了。

刘骜便出了棺中,来到昭阳宫,却寻不到赵昭仪,不断的呼唤道。

“美人,你怎么躲起来了?”

刘骜一边找,一边嘀咕着,一直找到了鸡叫时分,才离开昭阳宫,返回灵堂,入了棺。

鸡叫完,天开始发亮,今天是皇帝大葬之日,白天,文武百官进灵堂悼念皇帝,悼念一直持续到了傍晚,人才渐渐散去,只留下数名宦官看守。

入夜时分,大部分的宦官睡去,只有一名宦官未睡,他目睹了刘骜出棺,见刘骜轻步离开灵堂,他看见这一幕被吓的半死,捂住嘴不敢叫喊。

待刘骜一走,立马撒腿跑开,去禀告宫内大总管。

刘骜出棺,一路来到昭阳宫,寻找赵昭仪。

“美人,你如何又躲起来了?”

刘骜一直找到了鸡叫时分,才返回到灵堂,躺入棺中。

刘骜的事,大总管禀告了太后,太后大怒,认为是人造的谣,便将昨夜的那名宦官连同大总管一起廷杖一百。

到了夜里,又有宦官看见刘骜出了棺,只是不敢声张,一时间,宫内流言四起。

隔日的一天晚上,廷尉听闻流言,便只身前来为皇帝守灵,在半夜,他目睹了此事,为了阻止流言,他决定立刻去求见太后,刚一进太后宫中,便察觉异样,多名宫女及宦官正跪在地上,低头不语,太后正掩面抹泪,低声抽泣。

廷尉上前,施礼道。

“太后!”

太后用手帕抹掉眼泪,屏退左右。

“皇帝的事,随你如何办!”

“这,不知太后,是何事?”廷尉不敢冒然领命。

“皇帝他”,太后又哭了两声,止住泪水,继续道,“他刚刚来过”。

在一柱香前,刘骜在昭阳宫未寻到赵昭仪,便去了太后宫中,那时候的太后正在梦中,刘骜便坐在床边,叫唤太后道。

“母后,母后……”

太后听见有人叫自己母后,从睡梦中转醒,睁开迷迷糊糊的眼,一见床头坐着的是刘骜,顿时吓了一跳。

皇帝询问道。

“母后,美人呢?去哪了?是不是母后将她藏了起来?”

皇帝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啊,这!”

廷尉听完太后的话,吃惊不小。

“事不容缓,快去办吧!”

“是太后!”

廷尉不再打扰太后,退出宫来,此时,已是天亮,连忙召集人手,趁着白天,开了皇帝的棺,验尸官仔仔细细的检查了皇帝的尸体,一无所获。

廷尉又请示太后,要开皇帝的肚子,太后原先不同意,不过当夜,刘骜又跑到太后宫中,如那夜一般,叫醒太后,说了一番同样的话。

“母后,美人呢?去哪了?是不是母后将她藏了起来?”

刘骜说完话,又鬼魅一般的离开。

当夜,太后急忙下诏,让廷尉火速去办。

第二日天刚蒙蒙亮,廷尉便派兵封锁了整个灵堂,不准任何人走漏消息,验尸官开了刘骜的肚子,在刘骜肚中,取出一个药丸,这药丸数天未化,待药丸被砸开时,里面藏有一符咒,上面写着一些梵文,请来道士一看,道士面如土灰,喃喃一语道。

“鬼王阴符!”

的确,这是有人给刘骜下了咒,才会如此。

无论道士如何作法,也未能破了此咒!

(https://www.biqumo.com/7_7818/577536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s://www.biqumo.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biqumo.com

手动灵气复苏,开局引出修炼者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