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县里的大红人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4]第4章:县里的大红人

“敢问两位差爷,这是哪里?难道是县衙?我我我……我就是一书生,可从没做什么坏事啊!”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杨真“哭丧”着脸,一边说,一边拼命挣扎着。

这俩人眼神交流了片刻,嘎子道:“你别慌,这里不是县衙,是狐妖洞。”

“狐妖洞?啊!不会是九尾山的那个吧!不要,我可不要被狐妖吃了,我家里还有八十老父,卧病在床……”

“行了行了。”

嘎子一摆手,一脸的不耐烦,估计“八十老父卧病在床”这几个字,都快把他耳朵磨出茧子了。

“狐妖已经被我们降服了。你叫什么名字,打哪儿来的?”

“这位差爷,能先给我松开么?被绑着说话,我心里慌得很。”

潘叔点点头,嘎子这才替杨真松了绑。

活动了一下筋骨,杨真有一种重获新生之感。

“回这位差爷的话,我叫杨真,来自清河村。因家中老父病重,我……”

“啊!”

话没说完,潘叔瞪大了眼睛,尽管在杨真看来,仍旧和没睁开一样。

“你……你就是那个清河之光?”

“清河之光?”嘎子一愣,随即仿佛也想了起来,“你是说那个……”

“没错没错,就是那个……”

“哈哈,原来是那个啊!”

“哈哈哈哈!”(两人齐声)

看着两人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杨真一脸无语。

清河村隶属三河县,在其下辖的十来个村镇里,算是距离县城最远的一个。可现在倒好,前世身这点臭名,都飘到那里去了。

而看这俩人笑得欢畅劲儿,怕是自己这点故事养活了好几个说书人吧?

造孽啊!

杨真叹了口气。

没办法,如今都魂穿了,前世身这点烂摊子总得自己收拾。

“咳咳,两位差爷,我……可以走了么?”

“呃……哈哈哈!别急别急,我有话问你。”

潘叔好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可嘴角仍咧到了耳根。

杨真猜得真没错,县里好几个茶楼的说书先生前阵子闹书荒,结果愣是靠他的故事足吃足喝到了现在。至于经过他们改编的那些故事,估计杨真自己听了都要纳闷,这说的真是我吗?

当然,自己把老父亲气瘫在床上之事,各处版本都一样。

至于这俩人,都是杨真故事的忠实拥趸。这阵子但凡有烦心事,就去茶楼听书,美滋滋。

原本,他俩还想好好审问一下杨真,但现在哪还有这个心思?

就看这一高一矮俩人架着杨真的胳膊,左右开炮。

“我说,你真的从小立志当一个侠客?那也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啊!”

“对了,你那次真差点把你老父亲的眼睛射瞎啊?你当时怎么想的?”

“那给你《降妖伏魔录》的乞丐,到底问你要了多少银子?”

“那本册子你还带着么?能不能给我看看?”

…………

这一刻,杨真是真恨。

恨自己为啥当时那么不冷静,加点都特么加了颜值!

这要是分一半给力量,分分钟捶死你俩。

现在倒好,俩大老爷们比八婆还八婆,能活活把人聒噪死。

“我忍!”

杨真暗中运气,耐着性子解答着两人的“困惑”。

……

一个时辰后。

“两位差爷,还有啥要知道的么?”

“行了,我没了,你呢?”

“我也没啥要知道的了,呵呵呵!”

这俩人对视了一眼,心满意足,这可都是第一手资料啊!

杨真,那如今可是县里的大红人,回头去勾栏听曲时和人念叨这些,没准还能白嫖几次。

“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杨真试探性地问道。

“行了,你走吧!”

潘叔本想拍拍杨真的肩膀,结果没够着,只能拍了拍他的后腰。

杨真松了口气,虽然浪费了两小时口舌,但总算是糊弄过去了。这总比被他们怀疑自己偷看了他俩的勾当要好。

刚要走,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差爷,你们走南闯北见识多,能告诉我哪里有名医么?你也知道我父亲他……”

“那个简单,你去县里找王太医。他老人家当年可是在宫里干过的,医术了得。后来好像因为啥事受了牵连被迫出逃。而三河县是他老家,这些年风头过去了,他就叶落归根。”

“王太医……”

杨真直嘬牙花子。

这老头的确远近驰名,除了医术外还自然有他的古怪脾气。

毕竟是在宫里呆过的主,当年连王公贵胄、朝廷重臣见到他都要客客气气,普通人哪入得了他的眼?

且这老东西很是爱财,出诊费更是出了名的贵,根本不是一般人承受得起的。

所以从一开始,这家伙就不在自己,或者确切说,前世身的考虑范围之内。

听了杨真的顾虑,潘叔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这老头就是脾气怪,还死要钱。哪怕和你相熟,跟你闲聊那没事。可你一旦旁敲侧击去问诊,当时就翻脸。再要花钱,就得双份儿!”

“简直了!”

杨真无语。

就这,你对得起“悬壶济世”这四个字吗!

谁料,却见那潘叔嘿嘿一笑道:“不过么,其他人难办,你没准很好办。”

“为啥?”

“因为他最近也老去听书啊!你是不知道,这老头平日里始终板着脸,私底下我们都叫他王老板。之前我们还打赌,谁能让王老板笑一笑就请谁去喝酒。结果你猜怎么着?前些天他听了你的故事,差点没笑得背过气去。就冲这一点,我觉得他铁定会给你好脸色看。”

“……”

“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喜欢英俊的小伙。”潘叔见杨真无语,又道。

“喜欢……英俊小伙……”

“对啊,我印象里,这老头好像有过一次出诊没要钱。是给我家少爷。我家少爷那可是县里的第一俊,外号三河之光。而你是清河之光,又长得这么俊,我感觉老头没准也会免了你的出诊费。”

“……”杨真简直无语了。

这老头已经不是脾气古怪了,我怀疑他取向恐怕都有问题啊!

但这话他也没法说出来,只能咽回肚子里头。

“对了,我俩现在刚好要回县城向老爷复命,你要不和我们同去?”

“不了,我……还有点事。”

杨真想了想,还是谢绝了两人的好意。

毕竟这俩可是捕快,跟他俩同行万一被哪个熟人撞见,还以为自己犯了啥事被逮进去了呢!这要是来个嘴快的一宣扬,消息传到老父亲耳朵里,那干脆直接出殡得了。

再者,万一路上聊嗨了说漏嘴,被俩人知道自己刚才并没有睡着,那麻烦更大。

当然,最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现在迫切想看看,自己到底啥样?

“你还有啥事?”

“两位差爷,你看,”杨真指了指这一洞尸体,“这些人为了县城的百姓而死,我实在不忍他们暴尸荒野。家父如今重病在床,我也想做点功德,为他老人家积点福报。”

“这样啊……行吧!”

潘叔点了点头。

原本,他是想一把火把这些人连这洞一起烧了。

至于替这些人入殓并找寻家人?管他屁事!

这些年大夏皇朝战事不断,人命又不值钱,更何况还是一群江湖人。

所以杨真要管这闲事,那就让他管呗,反正自己也没啥损失。

又闲扯了几句,两人告辞离去。

眼看两人走远,杨真一个箭步冲到铜镜前。

我的雷达图又爆了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