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第241章:刀奴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244]第241章:刀奴

就看道路的中央,站着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全身上下散发着阵阵诡异的气息,宛若来此幽冥的使者。而他的衣着和容貌,却让杨真和秦子衿感觉似曾相识。

当然,此刻他俩的注意力却并没有完全在这青年身上。就看在他的身旁,左四右三总共站着七个……孩童,至少从身高来看还能勉强被叫做孩童。

可当你再仔细看他们的样子,却一个比一个来得瘆人。

首先是肤色,右侧那三个,一个呈淡绿色,一个呈青绿色,一个则是湖蓝。而左侧那四个,则依次是深蓝、紫蓝、深紫以及紫黑,像极了那些中了蛊毒之人。

然后是身材,这些孩童的四肢都很细,但肚子却大大的,乍一看你都会担心这小细胳膊小细腿能撑得住他们的身子吗?

至于他们的脸上,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一双大的出奇的眼睛。有多大?感觉半张脸都是眼睛,眼珠子泛着蓝绿色的光,再配合他们的肤色,多看几眼简直都要做噩梦。

有过之前方家鬼婴的经历,秦子衿的心理承受力实际上已经有些提升,但此时此刻她仍旧禁不住往杨真的背后躲。至于杨真,虽然不惧怕,但这些孩子的大肚子总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咔咔!”

正这时,幽暗中传来一阵低低的摩擦声。杨真和秦子衿定睛一看,不由得又是一惊。

只见那些个孩童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命令,齐刷刷把一件事物往肩上一扛,扛好之后两人才发现,那竟然是一把把大的出了号的刀子!

敢情刚才这些孩童都是拖着刀在走,而现在都给扛到了肩上。

这一把把刀子,都大如门板,够给每个孩子当床板来用。刀身黝黑,隐没在黑暗中让人很难察觉,然而刀锋之上所散发出的血腥气,却能令人感到窒息。

刚才杨真还感觉,这些孩童的小细腿能不能承受住他们肚子的重量,而现在这一幕直接颠覆。这刀子恐怕一般的淬体境舞动着都费事,结果在他们手里,掂量起来就跟玩儿一样,这些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你们是谁!”终于,秦子衿禁不住内心的好奇叱问道,只不过对面的青年并没有回答。

“你是乾坤刀宗的,没记错是叫陆安吧?”杨真仔细端详了片刻,突然认出了对方。

“陆安?”秦子衿又看了片刻,点了点头道,“还真是啊!”

之前在会稽山半山腰时,夏文隆曾大致给他们介绍过夏文渊的阵营。当然因为人数众多不可能一个不漏,但这陆安两人却都有印象。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因为他乃是刀宗的一位核心弟子,是刀宗此番派出的最强者。

同时他也是陆家的公子,相较于褚家和顾家,陆家和韩家的关系倒是一直很不错,所以这陆安也算是夏文渊阵营里的一张王牌。

可谁料如今这张王牌竟然以这样诡异的方式出现,让杨真和秦子衿都怀疑,他如今还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活人么?

“陆安?”终于,那青年说话了,只不过他的神情显得很轻蔑,似乎对于自己的名字很是不屑一般,“哼,你认错人了!”

“哦?认错了?那请问阁下是?”

“刀……奴!”陆安沉吟了半晌,沉声道。

言语中,杨真看出他刚开始时似乎有一些挣扎,但最终却完全开始自我认同,丝毫没有那种沦为奴仆的羞耻感。

“刀奴?你放弃了自己的名字,甘愿变成刀的奴隶?”杨真笑道。

“哼,愚蠢的人,你懂什么!”陆安看着杨真的目光,如同在看一个白痴,“我身为一个刀修,当为刀而生,为刀而死!可叹我前半生堕于刀宗,若非此番际遇得悟真髓,我此生都将这般堕落下去!”

“真髓?”杨真眼睛一眯。

刚开始,他怀疑这陆安是被鬼灵夺舍。但仔细看他的眼神杨真又觉得不像。如果非要说的话,那是一种极致的偏执与痴狂,非要用前世地球的一个名词来形容,大概就是“皈依者狂热”吧!

难道说,他在这林子里遇到了曾经与禹皇激战过的刀修?又或者是什么刀诀、刀法之类的?

联想到之前的扶桑子、大螃蟹还有白虎妖,这种可能并非不存在。要知道,禹皇所处的时代先是一个末代皇朝,然后便是天下大乱。在禹皇一路逆天崛起的过程里,遇到一个强大的刀修也并非没有可能。

至于这陆安,十有八九是被那刀修抑或是他所遗留下的刀法给迷住了。

难道说,这刀法要比乾坤刀宗的传承还要强大?杨真略感疑惑。毕竟刀宗直到现在都是能与剑宗并驾齐驱,实力稳居天下前五的存在。尤其是刀法,堪称已经修炼到了极致,即便真有高明者,也不可能让陆安产生这样的狂热吧?

“有点意思,”杨真笑了笑,“那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所谓的真髓究竟是什么。可敢和我比划比划?”

“呵呵,这有什么不敢!”陆安冷冷一笑,“你杨真,是一块再好不过的试刀石!”

“呵,还认得我是杨真?看起来的确不是夺舍!”杨真暗暗点头,一般的夺舍,都会彻底抹去对方的记忆(绝大多数穿越众除外),而这家伙知道自己的名字,还知道拿自己做试刀石,可见还保留着原本的意识,那就真有可能是皈依者狂热了。

“小师叔,让我去吧!”杨真刚要拔剑,秦子衿却抢着道。

“你……好吧!”看着姑娘那坚定的目光,杨真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估计是她想要让自己多些历练,内心变得强大一些,既如此自己也没理由去拒绝。只是叮嘱道:“一切小心。”

“我会的!”姑娘坚定一笑,旋即迈步上前,横剑在手冷冷道,“陆安,哦不,刀奴,要和我小师叔过招,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你?不够资格!”陆安竖起食指左右摇了摇,眼神中满是淡漠。

“哼,够不够资格,试过才知道!”

“也好,”陆安见她坚持,冷冷一笑道,“多一块试刀石也不错!”

说完最后一个字,只见他一把抄起右手边那湖蓝色孩童所扛的大刀,宛若猛虎下山一般奔着秦子衿杀来。

“嗯,这是……势!”杨真的目光微微一凝。

自己剑宗住处的书房里,可是有不少刀法类的典籍,应该都是那位禁忌的师兄所收藏。

刚开始杨真觉得有些诧异,为何一个练剑的要收集刀法?但后来随后翻阅他发现,事实上剑宗的剑法与刀宗的刀法在某些地方是有着相似之处。再联想到两大宗门本是同源,或许是那位师兄是想要汲取其中的长处吧?

所以前段时间他虽然并未修炼,但好歹是把那些书籍看了个遍,对于刀宗的刀法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而看了之后杨真也发现,“势”不论是在剑宗还是在刀宗,都是十分高阶的存在。纵然刀宗的基础刀诀讲究的就是力量,但真正能够因此而领悟“势”的,仍旧是凤毛麟角。即便有基本也都是炼神境的高手,凝海境里可谓百利无一,而就算领悟,境界也不会太高。

可现在,杨真却分明感觉到,陆安这起手的一刀所蕴含的刀势,竟真的直指势的真髓。要知道,自己之前可是花了个把月的时间才将《万钧剑诀》的“势”部给吃透,这陆安不过核心弟子,竟然能够做到这一点,难道这林子深处的那个东西真有如此邪性?

7017k

我的雷达图又爆了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