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8]第1358章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1358]第1358章

他希望在一棵树上吊死,可那棵树不要他。

蓝缨和燕大宝约了时间,两人一起去接宫五和小白菜出院,到的时候东西都收拾好了,宫五裹的严严实实,说是她妈非要让这样,怕吹风什么的,一个阿姨抱着小白菜,宫言庭提了一堆东西,另一个阿姨扶着宫五,正要出门。

“咦?你们怎么还来了呀?”宫五问:“都说不用来了,我好着呢。”

燕大宝说:“我们来看看小白菜长大一点没有。”

阿姨笑着说:“哪有那么快啊?”

车是步生让人开过来的保姆车,再来几个人也坐下。

一堆人上车,宫五坐到沙发上,宫言庭听岳美姣的话,不管三七二十一,拿了毯子裹住宫五的脚,又拿了被子把她裹得跟粽子似得,宫五受不了的说:“哥,我都要热死了。”

“天气冷,那是错觉。”宫言庭说:“妈说裹厚点没关系。”

宫五:“……”一脸无奈的扭头看向蓝缨,“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

蓝缨笑:“忍一下吧,是阿姨的意思。”

宫言庭立马附和:“就是,不是我非要这样的,回头你跟妈抗议,我不过是个执行者。”

宫五叹气。

燕大宝坐在小白菜旁边,正歪着脖子看小白菜,“小白菜好小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宫五鄙视:“燕大宝,你也是从一点点小奶娃长那么大的,着什么急啊?”

燕大宝鼓起脸蛋,说:“我喜欢会跑会说话的小孩,像小八那样的。”

“小八也是一点点长大的。”

两人因为小奶娃又吵起来,蓝缨已经习惯了,只是微笑着看着,也不说话,宫言庭就在旁边时不时拽一下宫五因为乱动松开的被子,要是发现一直开,还跑去拿个夹子夹住,宫五要抗议,宫言庭急忙说:“你这个时候要保护好,这样两个月过后才能健健康康的和以前一样,万一有什么不舒服的以后会一直不舒服。”

宫五无奈的抬头看天,蓝缨沉默的看着,突然发现没有爸爸妈妈,如果有个哥哥好像也不错。

可惜,她注定这辈子什么人都不会有了,有点自嘲的笑了笑,一个孤儿没资格奢求太多,顶多只能羡慕一下别人了。

她看着宫五,宫五笑眯眯的跟燕大宝拌嘴,小白菜睡的安慰,小奶娃好像每次来都在睡觉,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能睡。

车到目的地下来,一行人又下车,宫五刚下车就被宫言庭带了进去,生怕外面的冷风吹到她身上,室内的暖气开的很足,宫五进去之后就热的冒汗,说什么也要把身上的棉被给拿下来,小白菜一会功夫就热的满头是汗,哼唧着要哭。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岳美姣听到动静出来:“小五?”

步生跟在她后面,“回来了,别担心。”

岳美姣瞪他一眼,进了宫五的房间,“觉得身体还好吗?”

宫五点头:“好着呢,放心吧。妈你看四哥,一路上非要我裹被子,热死我了。”

岳美姣说:“我让你,我知道你不听话,就挑自己舒服的来了。”

宫言庭在旁边笑,宫五翻白眼,燕大宝在旁边蹦跶:“阿姨,小白菜好可爱啊。”

岳美姣看完宫五,过去看小白菜:“是个小美人,漂亮的小美人,长大了肯定好看。”

宫五立马说:“就是就是,我也这样觉得。燕大宝还说不好看。你现在说晚了……”

两个人到一块就会因为小奶娃掐架,宫五是见不得小白菜被人说一丁点不好。

蓝缨始终沉默的看着,她站在门口的位置,说不羡慕一定是假的,那种羡慕,根本就不是言语能表达出来的。

热闹的一家人在一起,才能叫家。

她的那个小小的出租屋,其实不能叫家吧?

但是,那却是她唯一能栖身的地方。

小奶娃姓了,岳美姣抱在怀里,“小白菜,我是奶奶,是奶奶哦。乖乖的,长大了当个漂亮的宝宝,不要跟妈妈学,妈妈一点都不乖,我们小白菜以后要当乖乖的小孩。”

小白菜小小的一团,小脸还是皱巴巴的,但是眼睛大大的,骨碌碌的看着这个一点都不清楚的世界。

要哭了。

岳美姣抱给宫五:“给她喂点奶。”

宫五赶紧抱过来,还不怎么熟练,但是已经敢抱了,放到怀里,给她喂奶。

步生跟宫言庭在门口聊了几句,因为小白菜在,再怎么热闹也有限度,燕大宝就一直盯着小白菜,小白菜吃奶她也在旁边撅嘴,蓝缨叹气,“大宝,我们不要打扰小白菜吃奶,等她吃完了再跟她玩。”

一天中小白菜总有精神的时候,吃完奶了,就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乱看。

燕大宝提着个婴儿的小玩具逗她,小白菜的小手手也抓不住,就乱舞着。

蓝缨蹲在旁边看着,忍不住说了句:“好可爱呀!”

燕大宝呲牙:“就是……”

光看孩子两人就蹲在那看一天,小白菜都睡着了还不走。

宫五瞌睡眼:“燕大宝啊,你是不是和打算和蓝缨留下过夜啊。”

蓝缨急忙站起来:“我明天有团要带,不能待在这里了,要赶紧回去了。”

宫五赶紧说:“缨缨,这里到你住的地方,很远啊,你真要跑回去,天都黑了,你别跑啦。”她问宫言庭:“四哥,你能不能帮我送送大宝和缨缨啊?”

宫言庭顺口说了句:“行啊,两位小妹妹,走吧。”

燕大宝一蹦一跳的嘀咕:“我才不要你送,我有车车。”

宫言庭笑:“那可不成,小五的命令,我一定得执行,燕大宝同学,你就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燕大宝斜眼看了他一下,“好吧!”

呲牙笑的小花儿似得。

蓝缨跟在后面也没说话两人一起上车,宫言庭伸手点了导航,问:“大宝是住在城郊这一片,蓝缨是……住在城西那边。先送大宝,再送蓝缨,有问题吗?”

燕大宝回答:“没问题!”

蓝缨应了一声,宫言庭开车送她们,先把燕大宝送回去,再送蓝缨。

路上也没什么话,蓝缨原本是坐在后面的,后来燕大宝走了之后,她也不好意思坐在后面,弄的宫言庭跟专职司机似得,便坐到了前面。快要到的时候宫言庭问:“小五说你跟她们一起在读研究生,团还带吗?”

她点头:“还带,就是带的少了,不接十天半月的长团,顶多一周的那种。”

宫言庭点头,“过一阵公司有个对员工的福利,七天旅行,应该会找你。”

蓝缨点头:“多谢宫先生照顾,我会好好带团的。”

团多团少和人数的多少,直接影响她的收入,她当然高兴。

“平时都是接散团?”他问。

蓝缨点头:“是的,散团都是很多不认识的人凑齐来的,也挺好带,但是还是带大团收入要好些。”

车停了下来,蓝缨下车,宫言庭也跟着下来,说:“过两天我让公司领队跟你联系,我会把你的手机号码给他。”

蓝缨说好,“我的号码没变。”

宫言庭跟她说了两句,上车,挥了挥手,重新开车离开。

她站在小区门口,目送宫言庭离开,低头看了下手机的时间,一脸的放松的转身进了小区。

傅清离手撑着额头,盯着刚刚的画面,如果他没记错,刚刚那个人好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

他伸手推开车门下车,出租车司机急忙喊:“是要结束了吗?”

他付钱,说:“结束了。”

在原地转了一圈,那种心焦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是怎么样煎熬的滋味。

蓝缨平静的回到房子,翻书整理上课笔记,打算给宫五看。

这里的房子没有训练器材,她离开的时候一样都没有带走,平时锻炼的时候她更多的是训练速度,毕竟,她的力量肯定比不上强壮的男性更有攻击力。

明天带的就是散团,三天时间,这组团愁人的地方就是各自为小组合,喜欢随性而为,不愿意听导游的,所以之前一起的时候,经常集合的时候还有人几个人不知道跑哪去了。

为了安全起见,蓝缨每次都挨个确认对方的手机号,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电话联系。

要去地点她也需要提前做功课,有些游客会故意刁难导游,什么都要问一句,要是说不出来他们就会起哄说花钱不值得,蓝缨被一个年轻男人刁难过一次,之后她每到一个地方都提前做功课,哪怕是偏偏角角的地方,她也认真的看,必要时还要记下来随身携带。

带团要早起,一大早她就爬了起来,带着行李箱和随身物品,直接提着跑步去旅行社,大巴车开了过来,所有乘客上车之后她开始挨个点名,点到名的她让对方把手机号码填写到名单上,从第一排一直到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置也就是最后一个散客,似乎是后添加上的,前面几页都没有,在最后的一页,她一边走过去,一边翻开那页,嘴里看着字喊了出来:“柴峥嵘!”

她蓦然站住脚,盯着那个名字,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在沸腾,柴峥嵘?!

公爵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