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正文 第五章:神医啊

[5]正文 第五章:神医啊

“这个,误会,纯粹是误会。”林宇舔着嘴唇,很是不好意思地道。

“你烦人,讨厌,我,我,呜呜……”刘晓燕又羞又气,无意中自己的初吻就这么被夺走了,不是这样啊的,她的想像中从来都不是这样的啊。就算自己无数次梦想着跟眼前这个有些小坏的坏蛋发生过这种事情,可那也是在一种有月光有烛光的浪漫场景下啊,哪像今天,他刚回来,两个人刚见着面,还没等怎么着呢,结果就被这么夺走初吻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啊?太丢人了,也太不符合自己的想像了。

一时间,又羞又气,她踢搭着两条笔直的小腿,不依地大哭道。

不过,这样的邻家女孩儿,就算她用尽全力地大哭也是小声小气儿的,就像是春闺中的女孩子在幽怜独泣似的,惹人心疼的劲儿就甭说了。

“好啦,哭什么啊?不就是无意中亲了一下嘛,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故意的,就当拉拉手了,大家都没有损失什么,不就揭过了么?”林宇小时候就害怕她哭,一旦哭起来就跟梅雨天一般,缠缠绵绵,络绎不绝,怎么哄都哄不好,也不知道她长大了变了没有。如果还像小时候那样,那可真麻烦了——实在不好哄啊。

“不是这样子的,不是不是不是……”刘晓燕踢搭着小腿就跟一个过新年得不到心爱花裙子的小女孩儿一般继续抹眼泪,看起来还真没变。

不得已,林宇只好拿出了小时候押箱底的绝活儿,“再哭,老王家的狗就来咬你了。”

老王家就是今天早晨林宇看见的那位王婶家,十几年前他家养了一条小京巴,有一次就把刘晓燕给咬了,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刘晓燕最怕的就是狗。如果林宇真要惹到她让她哭起来,林宇只要这么一声,刘晓燕一准儿就不哭了。

果然,这一招还奏效。刘晓燕的哭声当场戛然而止,一下松开了手,泪痕斑斑的俏脸上满是紧张的神色,“哪儿呢,哪儿呢?”

“哈,你个小丫头,还跟小时候一样,那么怕老王家的狗啊。啧啧,看起来这一招还真好使。”林宇刮了一下刘晓燕的小鼻子,哈哈笑道。

“你,你也跟小时候一样,还是那么坏。”刘晓燕终于知道林宇是在骗她,咬了咬嘴唇儿,翻了一个娇俏的小白眼儿道。

青春少女还未完全成熟,尤其是刘晓燕这样内敛的女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放电,可这个不是放电却胜似放电的小白眼儿登时就电得林宇半边身子一酥,好家伙,这种似是而非的小电眼儿可比风情万种的女人直接放电诱惑来得更加让人受不了了。

“乖乖,这丫头,要是再过一两年真正成熟的时候,那不得迷死无数男人哪?”林宇摁了摁哐哐哐一个劲儿跳的心脏,摇了摇头心底下暗自道。

那边厢,刘晓燕咬着嘴唇重新捂上了脸,好像羞于见他似的——这个动作也跟小时候一样,像是生气又像是羞涩,反正,特招人疼的那种。

林宇也由她去,只是笑了笑,继续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轻轻地揉捏着,刘晓燕只觉得自己的脚上好像有一股热流淌过,随后便好很多了,也不知道这是一种因为林宇给按摩的错觉,还是真的林宇的按摩奏效了。

“现在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林宇边摁边微笑道,他的按摩手法儿好像经过训练一般,直觉告诉他,这种手法虽然比较奇特,比起医院里的大夫来却还要专业许多了,也让医生出身的刘晓燕颇为奇怪,以前也没听说过林宇专门学过这方面的知识啊。难不成是他出门在外这几年学会的?那他这几年倒底干什么去了?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一时间,刘晓燕倒是对林宇这几年的经历有些好奇了起来。

“嗯,好些了。小宇哥,你这几年都去哪里了?能跟我说说吗?我很担心……嗯,是很想听听。”刘晓燕捂着脸,小声小气地问道,问到最后,又开始脸红起来。

林宇一抬头,就看见小丫头赶紧并拢了指缝儿,好像那春葱般的手指头真能把她这个大活人遮住似的。

摇头笑了笑,“我这几年就是在外头瞎逛,因为父母突然间辞世,我心底下有些想不开,所以,放肆了一些,大家可能也都对我有些看法儿。没关系,这都是正常的。”他不着痕迹地似是而非回答了这个问题,并将话题岔开去。

“不是的啊,其实,我觉得无论是谁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都不会比你好多少的,只不过,你是过份伤心而已。”刘晓燕从指缝儿里露出两只乌溜溜的眼睛,连连摇头很认真地替他辩解道。

“是么?那你现在干嘛还一直捂着脸?不愿意见我啊?”林宇打趣地说道,哈哈大笑起来。

“我,我刚才脸被风吹到了,有些疼……讨厌,你不要老是笑我好不好?”刘晓燕气得一个劲儿地踢着小腿,那两条笔直的小腿就像是湖心处掠过的两只小蜻蜓,点水之间,弄得林宇的心湖也开始荡啊荡起来了。

“我没有笑你嘛,只是觉得,你跟小时候一样那么天真可爱。”林宇微微一笑道,这句话却是发自肺腑了。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能回到家乡,能历经心劫,能看到以前熟悉的故人,这种感觉,真好。

“真的吗?”刘晓燕的眼睛亮了起来,指缝儿开得大了一些,又是开心又是惊喜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爱哭鼻子的毛病却依旧没改。”林宇亲昵拍了拍她的脑袋,体贴给她穿上了鞋子,“好了,站起来走几步吧,保证你不疼了。”

刘晓燕心下掠过了一阵温暖,捂着脸站了起来,横了他一眼,娇嗔地道,“不要再拍我的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好,好好,你是大姑娘了,总成了吧?”林宇失笑摇头道。

“呀,好厉害,真的不疼了,一点儿都不疼了。天哪,你太神了,比我们地区医院骨科的快马张张大夫都厉害啊,神医啊,失敬失敬。”刘晓燕原地走了几步,果然一点儿也不疼了,禁不住惊喜交加地道。

桃运天王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