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一章 连老太太都讹?

[1]第一章 连老太太都讹?

……下午三点半。

八月的太阳炙烤着大地,热岛效应将整座城市变成了沸腾的大蒸笼。

王焱有气无力地蹬着辆三轮车,一滴滴汗珠顺着脸颊弧度摔落到柏油路上,几秒钟就被烘干,消失得无影无踪。

草绿色背心早已经湿了干,干了湿,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酸臭味。

他低着头,眼神有些涣散,麻木地看着那仿佛要融化的柏油路面,不断反复地向三轮车后移动,永无止境。就像自己这枯燥又辛苦的生活,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大学毕业就是失业,王焱他还顺带失了恋。短短几个月里,他彻底地领教了社会的现实和残酷。这年头,普通大学生真心很不值钱。

眼下这份干了两个多月的工作,听起来很高大上。某国际医疗器械公司片区业务经理,配备业务专车。

可实际上干得就是这一片区的药店送货员,所送的货,还是一个三流品牌的避~孕套。所谓的业务专车,就是胯下这辆一蹬起来,就吱吱呀呀乱响的破人力三轮车。

几分钟后,王焱抬起了头来看了看前面路口,再拐个弯过了菜市场路口就是这片区最后一家药店了。

收工回家后,就能痛痛快快地洗个凉水澡,然后灌一瓶冰镇啤酒给自己做奖励。

一想到那种冰啤透心凉的爽感,王焱的精神振作了几分,连心中的燥热也消散了许多,加紧蹬三轮的速度。

与此同时,就在那太空之中肉眼无法看到的地方。

一颗仅有磨盘大小的火红色陨石,正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大气散逸层中。它与极度稀薄的空气相撞摩擦,绽放出了一抹淡淡的红光。受地球引力作用逐步加强,开始渐渐向地面加速坠落。

……

“张老太,好些日子没见你出来开工了啊。”菜市场边上的小卖部里,赤着膊只穿一条大裤衩的中年大叔,摇着破蒲扇戏谑笑着,“街坊们都以为您老因工殉职,被撞死了呢。”

“曹大炮,你有事没事满大街勾搭大姑娘小媳妇,合着你叫好人啊?”戴着副金边眼镜,有些斯文气质的张老太拿拐杖敲了敲柜台玻璃,中气十足地说,“给老娘拿两斤白糖,一壶酱油。别把老娘惹毛了,哪天一不高兴滚你破金杯轮子下去。”

“得了得了,开开玩笑而已,您老消消气。”曹大炮收钱拿货,嬉皮笑脸地帮她装在菜篮子里,“您成天小打小闹不是个事情。依我说,咬咬牙瞅准辆豪车闷头撞上去,甭管死活,你那赌鬼儿子拿个百来万养老不成问题。”

“谁管那赌鬼死活,我就是心疼上大学没钱交学费的孙子。”张老太挽起菜篮子,气鼓鼓地走到路边广告牌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生了个不争气的儿子,整天只知道喝酒赌钱还到处借钱,现在亲戚朋友家都绕着道走。

可孙子马上又要开学交学费了,学费还差好几千呢……

张老太牙一咬,左顾右盼了起来。

……

王焱车笼头一拐,三轮车颠簸了几下,“吱吱呀呀”地往菜市场方向行去。正在此时,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从他边上掠过。

刮起的凉风让王焱浑身一爽,盯着那辆炫酷跑车一阵羡慕。

蓦地,前面广告牌下走出了个老太,拄着拐杖一路小跑向路中间跑去。

王焱心一紧,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时。那辆玛莎拉蒂“吱呀”一声,拉出了个炫酷的直角拐弯避开了老太,然后油门加速,轰鸣而去。

也许是受了惊吓,老太“哎哟”一声扑倒在地,菜篮子里的一包白糖散在了地上,几个番茄滴溜溜地滚出了老远。

“撞人啦,撞人啦。”

四周散乱的人群围了过来,菜市场里的,周围店铺里的,十来秒钟后围观群众已达十几个。但是问题在于,没有人敢去把摔倒的老太扶起来。

“哎哟~哎哟!”老太哼哼唧唧地挣扎了几下,没爬起身来。

围观人群就像是见到了个炸弹一样,呼啦啦地散开了七八米。有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这不是对面小区里的张老太吗?据说上个月被车蹭了一下,结果讹了人五千多块。”

“被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好像近一两年有过好几次了吧?啧啧,这外快赚得不错啊。”

“张老太,人家那车早跑了。你就赶紧起来,柏油路上滚烫滚烫的,别给煮熟了。”

“老太,下次要讹人,别找那种开得快的跑车,小心把老命给搭上。”

“爸爸,要不要帮着报警啊?”

“报什么警,让警察来抓碰瓷啊?呵呵,这张老太的演技越来越好了。”

老太孤零零地躺在马路中间**,来往车辆小心翼翼地绕开她。人都散开了,没人愿意扶她起来。

王焱见得这一幕,忍不住摇头嘀咕了一句,“原来是个碰瓷的,害老子白紧张了,活该摔跤没人扶。这年头,人心怎么都这么浮躁啊!”说着,他车笼头一拐,绕她远些,准备送完最后一件货后回家休息。

“吧嗒!”

一只番茄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出租车车轮碾爆,鲜红汁液四下飞溅。

这场景,让王焱的心一颤,似乎触动到了他内心深处的软肋。“吱呀”一声,刹住了车。

老太似乎跌痛了,继续躺在地上**。

“唉,看来这现实的社会给我的折磨还不够啊,过不了恻隐之心这关。”想起了自己的奶奶,似乎和她差不多年纪。王焱自嘲地擦了额头一把汗,从三轮车上跳了下来。拿出手机启动了摄像模式,边走边说,“我是穷光蛋,可不是土豪。得先保留下证据,老太跌倒和我没关系,我只想把她扶到马路边上再说。”

“小伙子别过去,想帮她顶多报个警就行,小心别给讹上了,他儿子可是个赌鬼无赖。”有人好心的劝道。

“谢谢你提醒,可就算报警,警察起码得十来分钟后才能到。”王焱继续用手机采证,边走过去说,“天太热了,老太没跌伤也要热出病来。何况车来车往,就这么躺在马路中间很危险。”

“反正我是个刚出校园没多久,光脚的穷**~丝,身上也讹不出几个钱。”王焱无所谓地笑了笑说,“如果真被讹上了也好,让我的心彻底死一死,以后自私自利见死不救也不会有心理负担了。”

既然下定了决心,王焱就绝对不会退缩。从小到大,他都这样。但在现在充满浮躁的社会里,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还是坏。

“老太太,您刚才摔哪了?”王焱拿着手机蹲了下去,“先活动一下看看,有没有摔断哪里的骨头?我怕扶你的时候手法不对,加重你的伤势。”

正散去的人群,停下了脚步。不知道是被王焱的话打动了,想万一出问题可以做个证人。亦或者,只是单纯地想看场好戏。这张老太,可不好惹。

“小伙子,我腰别了一下,还有些晕。”张老太脸色惨白,有些愧色,又痛苦地**着,“你给我搭把手就行,如,如果我讹你,不,不得好死。”

几乎与此同时,天空之中,那枚坠入到大气对流层中的微小型红色陨石,已经彻底熊熊燃烧了起来,包裹在外面的岩层飞速分解着,最后残留成了一小团火红色的液体,极速向斜下方坠去。

夏天的太阳实在太耀眼了,谁也没有留意到这么一颗小小流星划破天际的光彩。那团火红色的不明液体,正直冲菜市场路边而去。

滚烫的斑马线上,在王焱帮助下爬起身来的张老太,脚下突然一踉跄。

下意识的,王焱一把搀住了她胳膊,在稳住她身体的同时,被她的胳膊肘不小心轻轻撞了一下胸膛。

“啊~”

王焱只觉得胸膛上像是被壮汉打了一拳,脚下蹬蹬蹬地向后倒退几步,紧接着一团焚心烧骨的剧烈灼烧感在胸腔中爆炸起来,眨眼间就烧遍了全身。

“噗嗵!”

王焱双目紧闭,一头栽倒在人行道上,痛得脸庞都扭曲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短短两三秒种里就发生了这一切。驻足的群众们纷纷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这是什么情况!?

这剧情不对啊,不是应该张老太趁着小伙子扶她的时候,顺势再往地上一倒,借机讹点医药费吗?怎么老太没倒,小伙子倒了?

难道这张老太,是传说中的不世高手?这么一个精壮的小伙子,竟然被她轻轻一肘子撂倒在地?

远处叼着烟看好戏的曹大炮,嘴里半截烟都掉到了地上,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几滴汗水从额头滑落。

张老太也被惊到了,眼神惊恐,瞠目结舌的颤声说:“小,小伙子。你,你可别吓唬老太啊。不,不带你这样讹,讹诈老人的……”

此时的王焱,意识已经彻底模糊,身体里就像是着了火,血液沸腾着熊熊燃烧,痛苦得脸颊肌肉狰狞,四肢本能的抽搐着。

“小伙子,你没事吧?你倒是起来啊。”张老太心虚得脸色发白,手颤抖的用拐杖戳了戳王焱,依旧没动弹,吓得她眼泪都快掉了下来,“小伙子,我服了还不行吗?你没事吱个声啊,我给你个两百块去买烟抽行不行?”

围观群众们哄然大笑了起来。这年头,听说老头老太讹年轻人的。可没听说年轻人还能讹老人的,真是新闻啊。

“小伙子,演技不错啊。干得好,是得给张老太这种人一个深刻的教训。”

“张老太啊张老太,你终日打雁,却被雁啄瞎了眼啊。”

“这叫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这小伙子太无耻了,连老太太都讹。”

张老太心肝一颤,这是要出大事了呀!急忙拣起菜篮子,连散落的白糖都不要了,腿脚利索地开始落荒而逃。

可她这没跑出多远,就又折了回来。表情复杂地看着王焱,这孩子,也就比自己孙子大没两岁吧?刚才他扶自己前说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刀,不断割在她心上。让她老脸发烫,发红。就是类似自己这种人,让人与人的信任不断迸裂。

张老太咬咬牙,犹犹豫豫地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额头,惊呼了起来:“太烫了,看样子是真病了。曹大炮,还看什么热闹?赶紧把你进货的破金杯开过来,送这孩子去医院。”

“张老太,你不会是和这小伙子演双簧?准备合伙讹我一把吧?”曹大炮退了两步,眼睛咕噜噜直转。

“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什么?”张老太缓缓站起身来,扶了扶金丝眼睛,冷冷地盯着曹大炮,“是信任!”

“可是……”曹大炮被盯得心一虚,心中暗骂,信,信任你个鬼啊。

“可是什么?”张老太拿起拐杖戳了他两下,发飙着说,“这孩子病得厉害,你要敢见死不救。嘿嘿,别怪老太回头把你那些破事,全抖给你老婆听。”

“张老太您说得对。”曹大炮满脸正气,掷地有声道,“人命关天,曹某义不容辞!”

……

我的邻居是女妖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