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二章 越狗血越好的开局

[2]第二章 越狗血越好的开局

……

医院,翌日清晨。

一缕清澈的阳光洒在了王焱脸上,他幽幽醒来,揉了揉有些胀痛的脑袋,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白色天花板。

这是?

环顾了一下四周,唔,好像是在病房里啊?左右两个床位,一边睡着吊腿大叔,靠窗侧睡着个女人。

王焱眼神茫然地抬了抬手,手背上戳着根用白色胶布固定的点滴针管,再往上是一瓶快要滴完的生理盐水。

“好像,昨天扶摔倒的老奶奶时。隐约感觉到自己被一道红色光华,劈中了胸口?”王焱有些迷糊地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回忆,“身体麻木了,血液好像燃烧了起来,很痛苦,然后……唔,就没记忆了。是被晴天霹雳打中了?呃,真倒霉,做个好事也会挨劈?后来是有好心人送自己来医院了吗?”

他再次四下张望了一番,发现病房走道里,临时折叠陪护床上躺着个人。看那衣着和身形——这,这是张老太?

是她送自己来医院,还陪护了一个晚上?

王焱心中一暖,看来自己昨天的举动没错,人与人之间还是有善意存在的。

咦?情况好像不对!

王焱四下一张望,脸上异色更浓,随后眼睛落到了窗户外。

一颗树冠探到窗户边的香樟树上,树皮棱角分明,枝桠上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蜘蛛,正在勤劳地编制着它的蛛网。繁茂的枝叶中,几只麻雀吱吱喳喳吵闹追逐着。

王焱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古怪,因为即便隔着七八米,他都能清晰地看到麻雀身上的许多细节,短小的喙、圆溜溜的脑袋、毛绒绒的脖子。他甚至能看清楚,麻雀振翅起飞和落地的模样。

一切都清晰无比,这是他从未有过的超级视觉体验。

十几年的学生生涯,让王焱有些小近视。勉强可以不戴眼镜生活,但绝对不可能清晰地看到这么多的细节。

不,确切地说这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视力。就算戴上矫正眼镜,也绝对没有如此清晰。三四米外,一张摊开报纸上的蝇头小字,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除了视力之外,听力似乎也变得异乎寻常。麻雀吱吱喳喳的叫声就不提了,那简直就是在耳边聒噪。

微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病房外走廊里人来人往的脚步声,远处马路上的车鸣声,甚至连生理盐水点滴的声音,落在耳朵里都清晰可闻。

自己这是怎么了?王焱瞪着眼睛,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视力和听力强化?

难道……

自己遇到了网络小说中最烂大街的开局桥段!?

传说中苦逼了二十多年的**~丝男主角,在遇到一次事故后大难不死,因祸得福获得某种异能,然后开启了迎娶白富美,谢前女友不嫁之恩的巅峰人生吗?

这也太狗血了吧?不过狗血归狗血,我喜欢!王焱的心,扑腾扑腾兴奋地跳了起来。狗血吧,更狗血一点才好。

但是没过几秒钟,他的后背突然冒起了一身冷汗。

会不会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呢?

眼下一切都看起来很平静,实际上全世界同一时间都感染了神秘病毒。

外面的世界,会不会已经变成了丧尸横行的末世?医院是最容易集中感染源的地方,医生,护士,病人……

一推开病房门,就会有一大堆凶残的丧尸嗷嗷叫着向自己扑来。

还有,临床的吊脚大叔会不会已经异变成丧尸了?随时跳过来一口咬断自己喉咙,大口大口撕食自己的血肉?靠窗病床上的那个侧睡的长发女人,好像很诡异啊,身体在微微抽动,是在吃东西?好像还是在撕咬!莫非她是在……

正在他精神紧绷时,一个苍老而颤抖的声音响起。

“阿弥陀佛。”

呃……什么情况!?

王焱惊得一屁股从床上坐起来,额头一滴汗水滑落。

“小伙子,你总算醒了。”张老太从蜷缩了一夜的陪护床上醒来,凑过来惊喜地说,“你整晚烧一直不退,可把老太吓坏了。”

“张,张老太!”

王焱本能地向后一缩,躲开了她的爪子。压住心中惊恐,定睛一看,发现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她,除了脸色有些苍白,银发凌乱外,没有什么异化现象。獠牙,没有!爪子,唔,张老太的指甲剪得干干净净的。

“孩子,你没事吧?”张老太见他一脸苍白,眼神游移不定,不由担忧地伸手摸他额头,“不烫啊,我把护士叫来。”说着,摁响了电铃。

“咦,小伙子你醒了啊?”临床女人翻身过来,嘴里还叼着块牛肉干,边吃边说,“我以为你还睡着呢,连吃东西都不敢太大声。对了,小伙子,你可得好好孝顺你奶奶啊。昨天她为了你忙前忙后了大半夜,你这一晚上啊,翻来覆去够折腾的。肚子饿不饿?喏,要不要吃块牛肉干垫垫肚子?”

说着,她很爽气地递了一大块五香牛肉干过来。

王焱直勾勾地看了她几秒钟,才抹了一把脑袋上的汗,婉拒说,“那个,谢谢阿姨,我现在吃不下东西。”实际上,王焱肚子很饿了。只是联想到怀疑她之前在吃的东西,实在有些倒胃口,吃不下。

呼!

网络小说看多了的后遗症啊,世界末日显然没有发生。王焱吊到嗓子眼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张奶奶。”王焱定了定心神坐起身来,感激地说,“多谢您昨天送我来医院,还辛苦您陪了一夜。”

“小伙子,该感谢的是我。”张老太脸色有些愧疚地说,“昨天我是真摔了,摔得自己晕乎乎的,怎么都站不起来。要不是你心善,说不得老太这条命就搭在马路上了。来来,先喝点水,你昨晚可出了很多汗。”

王焱也觉口渴,咕咚咕咚地喝完一大杯水,整个人顿觉清爽了许多,疑惑说,“张奶奶,我叫王焱,你叫我小王,不,小焱吧。对了,医生说我是什么病了吗?”

“医生说你这是重度中暑,还兼有发烧症状,一个弄不好就会有生命危险。”张老太心有余悸地说,“昨晚你的状态很危险,不但打了退烧针,还挂了两瓶高蛋白。好在菩萨保佑,好人有好报,你总算挺过来了。”

绝对不是中暑!

王焱很清楚记得,当时胸口被一道红色的光砸中了,那道光还钻进入了自己身体,引发了五脏六腑焚烧的剧痛。

但现在情况不明,而且身体出现了神秘变化。为了避免危险和麻烦,还是老老实实地默认医生诊断为好。虽然那诊断,好像很不负责任。

正在此时,病床门被推开。

一个护士推门而入,走过来问了王焱几个问题,拔了点滴的针,然后把体温计插入了他嘴里。回头交代了一句,“老太太,你昨天交的三千块钱已经超支了,必须去把钱补上,不然今天的治疗就没法继续了。”

说完,护士就径直离开了。

“张奶奶,昨晚你给我交了三千块?”

“主要是各项检查和蛋白的钱,有些贵。”张老太肉疼地抖了两下,勉强挤出丝笑容说,“算了算了,不要去计较钱,能把命捡回来,就阿弥陀佛了。医生说,你这孩子身体严重缺乏营养,免疫力弱。以后啊,一定要好好按时吃饭。”

“张奶奶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欠您的钱,我也会尽快还给您。”王焱郑重地点了点头,心里却暗暗奇怪,自己虽然穷,但在吃东西营养方面还是很注意的。怎么会严重缺乏营养呢?唔,难道是那团红光改造了自己的身体,消耗了身体里大量的营养?

“钱不钱都是小事,看你的年纪和我孙儿差不多大,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张老太的脸色好看了许多,犹豫了一下说,“那个,小焱你再休息会儿,我去去就来。”

“不用了,张奶奶。”王焱取出了体温计,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我身体已经好了,不用浪费钱了,先办出院手续吧。”

又纠缠了几句后,在王焱的坚持下办好了出院手续。补上欠费后,让他一千三百块的存款,变成了八百块。

“张奶奶,真是万分感谢您。不过还需要麻烦您跟我回去一趟,我要给您写张欠条,然后把毕业证书押在您那里。”在医院门口,王焱歉意地说,“您垫付的医药费,我最迟会在半年内加上利息还您。”

若非她及时把自己送到医院,并出钱救治,说不定自己就死在马路上了。所以说,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王焱心中很是感激。

“不用不用,我相信你是个善良的好孩子。”张老太连连摇手着说,“要不是我孙儿还在上大学,紧缺钱用,说什么我也不会要这钱。这两年老太做了好些亏心事,赚了昧心钱,知道报应迟早会来。小焱,这一次真的很感谢你。”

在王焱坚持下,还是写了张欠条给她。

和老太分别后,王焱回到了昨天出事的地方,破三轮车没丢,不知被谁推到了路边上,还用链条锁锁在了护栏上。但三轮车上最后一件货没了……

那是一件避~孕套,供货价好几百块钱呢,要丢了的话损失就大了。

咦?链条锁上还夹着张纸条,拿起一看,上面写着“东西保管在大炮小卖部。”

王焱一喜,这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

四下一张望,就发现了菜市场门口的小卖部。因为招牌上“大炮”两字,写得硕大无比,扎眼得很。

惹得王焱嘴角微抽,这店主的品味还真是……

……

我的邻居是女妖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