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祭出师娘大法

[128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祭出师娘大法

……

我看着自己还像是狮子座呢?

可终究是个天蝎座啊!

再说了,这星座什么的,不都是女孩子玩的吗?而男孩子玩星座的,多半都是为了泡妞而研究。口才好的,总能扯出一大堆理论来说两个星座多配多配,最后顺理成章地推塔攻上高地。

你一个牛头人,连女朋友都没有,玩什么破星座啊?

“你不满意我,可以取消契约啊?”蛮牛王摆出了各种健身的姿势,一脸挑衅道,“总之,老牛我就是处女座,我就是有强迫症,我就是容不得我的作品不完美。”

他这还一副我是处女座我骄傲的表情。我就是有强迫症,因为我有强迫症,你们都必须满足我的强迫症。

这特么的都是什么幼稚逻辑啊?

“行了行了,你要不乐意炼就算了。”王焱实在有些有气无力了,这种家伙再和他折腾下去,会把自己弄疯掉的。他无奈放弃道,“把我的材料和功勋值都还来,我去找其他人炼制。”

也许这老牛的炼器本事不错,但是全天下又不是只有他一个是炼器师。

就拿光明教廷和黑暗议会来说,肯定也有炼制魔法装备的高手在。也许比老牛要差半筹,差就差吧,总比厚着脸去求湿婆神女来得强。

哪怕这件炼狱魔神甲,威力差了半筹,他王焱也是认了。

“呵呵,你说过。违反契约的话,可是要双倍补偿的哟,赔偿不到位,你还得去妖狱蹲几百年。”蛮牛王一脸狡猾地看着王焱,“臭小子,你总不会因为是炎尊的徒弟,就可以无视国非局的规矩了吧?你确定要取消吗?”

王焱如遭雷击,我勒个去,这牛头人还不傻啊。这个梗,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这可真是太恶心了,进退两难啊。

让他炼吧,他非得找来毁灭之焰才肯炼制。

不让他炼制吧,还得赔偿他的双倍损失费。光是炼制这件装备,已经几乎是倾尽了王焱大多数的积攒。若是再赔一倍,估计王焱都要破产了。

正在王焱头大之余,一旁的沈梦婷却是小声出注意道:“王焱,我估计他是故意在为难你,你可以找人治治他。”

找人治?

难不成还找炮叔来压制他不成?

先不说这多丢人,再说了,以他对炮叔的成见,就算死也不可能被炮叔压制住吧?

不对,炮叔不行,那就炮婶。

这牛头人之前透露过,他对大师娘可是十分仰慕,一直都是默默暗恋着。若是通过大师娘对他施压,说不定就成了。不过这牛头人的名字还真是没有起错,被牛头人了。

王焱眼睛大亮,嘿嘿笑道:“牛头人,你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先。”

“打,你随便打。”蛮牛王却是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你把韩鸿博请来都没有用,不,确切的说,你把如来佛祖请下来,看看我愿不愿意改变主意?”

他的那一副表情,还真是我是处女座我无敌的腔调。

呵呵,这话可是你说的。

王焱冷笑了一声,拿起电话就拨通了大师娘。数秒钟后,大师娘就接通了王焱的电话,成熟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妩媚:“小焱呐,你这好几天不来看望师娘了?在忙些什么呢?”

那声音,直让王焱浑身一激灵,仿佛从灵魂深处,都发出了颤悸和酥软。

“嘶!”

真不愧是九尾天狐,魅惑天成。一举一动中,都透着无尽的魅惑,让人不知不觉就心智迷乱。

连连默念了几遍金刚咒,才将砰砰直跳的心境稳固了下来。

王焱的心中还不停地嘀咕,师娘啊,什么叫几天没来看您了?这不前几天还在呢。再说了,上次您和令狐局长搞出了那种幺蛾子,差点让炮叔戴了绿帽子。

我这哪里还敢轻易上门啊?就怕被炮叔一怒之下,一巴掌拍死孽徒了事。

正事要紧,呵呵,正事要紧。

“咳咳~”王焱咳嗽了一声,提了提理智道,“师娘啊,您认识一个牛头人吗?就是那个华夏国仅存的炼器大师。”

师娘?

那厢的蛮牛王浑身一震,满脸都是惊骇。他万万没想到,这臭小子竟然一个电话戳给了他的师娘。师娘啊,那岂不就是他暗恋了数百年,默默守望了数百年的九尾天狐令狐瑶妃吗?

天呐,没错。那个电话里的声音再小,他也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没错,那就是令狐瑶妃,他心目中最完美无瑕的女神。

一时间,蛮牛王彻底的凌乱了,连站姿都不知道该以什么姿势站了,浑身不自在,手足无措。

王焱见他如此表现,心中一冷笑,索性将电话开成了免提,让那牛头人也听一听。看在我师娘面前,还敢再装什么处女座处男座。

“牛头人?炼器大师。”很明显,电话那头的令狐瑶妃微微一怔,愣了几秒钟后,咯咯娇笑了起来,“小焱你也真是的,瞎给人起什么绰号啊。你说的可是小牛?人家可是人头牛身,不是什么牛头人。”

那厢的蛮牛王听着令狐瑶妃为自己辩驳,一时间激动地眼泪都快要掉了下来,原来自家女神不但记得自己,还这么关心自己,呜呜呜,真是好感动。

“呵呵,那您和他熟悉吗?”王焱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继续给牛头人挖了个坑。

“熟,怎么能不熟呢?”令狐瑶妃声音有些缅怀道,“小牛他可是我看着长大的,小时候他父母死得早,经常会遭人欺负。所以,我能帮就会多帮他一下。好在小牛自己也挺争气,拼命修炼,还拼命学习炼器术,现在还是挺有出息的。”

小,小牛?看着他长大的?

虽然大师娘这话,王焱还是能够理解因果关系。但是仅从现实而言,这幅样子实在有些接受不能啊。大师娘现在的模样,充满了成熟少妇的风韵。

而这个牛头人,却是一张国字脸的中年大叔模样。

这种违和感,实在是太过强烈了。

不过,这牛头人也不是说暗恋师娘吗?怎么从师娘那边听起来,压根就没有这种感觉。师娘所有的口气,都好像是一个长辈在说自己的小辈而已。

看来,这牛头人所谓的偷偷暗恋,还真是在偷偷。所谓的默默守护,还真是很默默。悲剧啊,连目标对象都不知道这茬。

这牛头人,可是挺会隐藏自己的。

……

我的邻居是女妖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