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 未来

[2]002 未来

迟到的新书,先对书友们说声抱歉,不过既然已经开书了,一如既往的保证还是能做到的,正如简介中写的那样:新人心态认真写书,人品保证绝不断更。

现在开始攒稿子,没有网站推荐的时候,每天保底两更,大家如果给多一些支持,每一千票推荐票,我就加更,我希望写这本书时,能改变一下过去的习惯,我也想偶尔爆发一下,所以真的需要攒些稿子,希望大家体谅,也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

---------

秦雄的公寓不大,50平方左右,一室一厅,房内显得简洁又井井有条。

秦雄将单肩包放在了干净的桌子上,然后径直走去厨房,先补充了一些水分,然后打开冰箱,开始做饭。

弗雷迪跟了进来,他在桌边坐下,无意中看到从单肩包口露出来的画本,他随手将画本抽了出来翻看,从第一页到最新一页,每一张画都是素描,一半描绘写事写景,一半是凭空出现的幻想型角色,比如弗雷迪最欣赏的一幅画便是一副描绘江边观日出,却在旭日的上空有一对美丽壮观的翅膀!

当翻看到最新一页时,弗雷迪凝视那巍峨山脉上空的魔龙怔怔出神,是的,也许在中国,龙是祥瑞的象征,代表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但在西方的文化中,龙是灾难与厄运的象征。

恰好,弗雷迪又是一位基督徒,在圣经中,龙也时常是撒旦,恶魔的化身。

而且秦雄所画的龙,不论从任何角度欣赏,都不可能是代表光明的一面。

弗雷迪合上画本轻轻一叹,作为秦雄的监护人,他大致可以明白此时秦雄内心的想法。

秦雄心中压抑着力量,这是对人生与未来的憧憬!

该到了变化的时候了。

秦雄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中走出,盘子中便是今晚的晚餐,他和弗雷迪一人一份。

在桌边相对而坐,秦雄没有急着吃饭,像是等待什么平静地凝望弗雷迪。

弗雷迪表情变得庄重严肃,坐姿端正,语速缓慢地沉声道:“当止住怒气,离弃忿怒。不要心怀不平,以致作恶。”

秦雄闭上眼睛似是铭记与回味这句话,约莫15秒之后,他睁开眼,对面的弗雷迪朝他展颜一笑,两人一同拿起餐具开始进餐,秦雄用筷子,弗雷迪用勺子。

过去十年,作为秦雄监护人的弗雷迪时常会在用餐之前讲述一两句圣经名言来作为餐前插曲,秦雄习以为常,有时会引起自我反思,有时,就当弗雷迪放了个不臭的屁。

用餐时,两人随意地聊天,基本上是弗雷迪询问秦雄白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有没有什么新鲜事说出来分享一下,秦雄轻描淡写地回应,并不厌倦弗雷迪,只是有些心不在焉。

在晚餐结束后,弗雷迪主动端起盘子去厨房进行了清洗,在离开之前,他对秦雄说道:“对了,有件事通知你,明天是唐天五十岁生日,用中国话说,唐天是要过五十大寿,邀请你和我一同出席。”

“具体时间?”

“我们下午5点出发。”

“好的,我记住了,需要准备礼物吗?”

“不用了。”

当弗雷迪离开后,秦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中,他的卧室倒是显得空间不小,毕竟是摆了个靠墙的单人床,他走到了书架前,从上面拿出一本西班牙语教材,又拿出一个随身听,戴上耳机,开始今晚的自学课程。

他是一个自律性极强的人。

从16年前被唐氏集团收养,并在这个地方住下后,在他成长的过程中,70%的时间是体育运动,其中又以足球运动为主,剩下30%时间,极少部分是自己活动,文化学习中,偏向文科类,除了中国文化之外,其他的重点便是欧洲文化与语言学习,他已经基本掌握了英语,现在学习西班牙语也有了一年半时间。

在学习的过程中,秦雄会漫无目的地在房间内转悠,或是在客厅内踱步,或是走去阳台吹吹风,在一个小时的学习时间过去后,他又会在房内做一些轻运动,然后再继续学习,保证每天晚上有两个小时的学习时间。

当九点半时,他走进了浴室中沐浴,临近十点时,他躺在了自己的单人床上。

黑暗中,他仰望天花板。

他没有父母,是的,从他有记忆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父母。

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哪怕他住在别人眼里安逸的公寓中,可他还是一无所有,甚至连一个小板凳都不属于他。

即便有父母的人,当18岁成年那一天到来后,将来自己的日子过得怎么样,苦也好,悲也罢,都不能再去埋怨父母。

秦雄从未怨恨过谁,他平静地接受一切,双眼一直向前看。

这也是他在这里被监护,被教导开始一直被灌输的积极乐观思维。

上个月,他度过了18岁的生日。

他成年了。

他认为这是一个里程碑时刻的到来,他该去为了自己应有所属的一切去奋斗。

但是一个月过去了,他还是“困”在这里,一个没有什么是属于他的地方。

嘀嗒,嘀嗒,床头柜上的闹钟走到了晚上十点整,秦雄闭目睡去......

翌日清晨,被整齐分割成四块球场的操场上,从宿舍或餐厅陆续来到这里准备进行训练的年轻人不出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独特的身影。

秦雄比任何人来的都早,他在每一天训练中都显得精神饱满,这源自充足的睡眠,体能恢复有保障,而他会在别人还没来到时就完成了慢跑热身,筋骨拉抻运动,然后在正式训练开始前,熟悉球感。

此时此刻,他正用双脚交替颠球,足球犹如他的玩偶,轻灵自然地在两脚脚面上来回弹起落下,弹起落下。

偶尔会将球挑高,秦雄用额头,肩膀,俯身下用后颈等等部位触球,但始终能够保持足球不落地。

这并不代表他本身对足球有着天然灵感,但凡一个从3岁开始,持续15年与足球生活在一起的人,都应该能够轻松做到这一点。

在这个训练基地外面,有些热爱足球的青少年会崇拜秦雄,但他们并不了解,在这个训练基地里面,秦雄并不被大多数人喜欢。

这里大多数人都是孤儿,他们也从小被培养足球技能,但是,在成长的道路上,秦雄在他们眼中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怪人。

不但不会去跟他们偷偷去外面看世界玩闹娱乐,也不会在休息时兴致盎然地聊天打屁。

秦雄经常是沉默独处的,而他唯一的爱好是画画,偏偏画工又特别棒,再加上他从8岁开始展露出明显比同龄人更强的足球实力,他被重点栽培,拥有个人公寓,被这里的教练,医生,教师等等更多的关注,这很容易引发其他人的嫉妒心理。

便是如此,不喜欢秦雄的人,会私下里称呼他怪人,却没有人敢当面挑衅秦雄,因为秦雄为数不多三次斗殴中,都将对手送入了医院,最轻的人是骨折,而那三个挑衅秦雄的人,最终离开了这里,现在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也许是某家工厂打工养活自己,也许在社会某个角落随波逐流。

从八岁一鸣惊人开始,过去十年间,秦雄无论从身体素质还是足球技能,各方各面每个年度都在拉开与同龄人的差距,到了18岁,他被同龄人敬畏着,远离着。

或许是害怕与他在一起衬托自己的“弱小”,或许是秦雄每天训练恐怖的认真态度与惊人的刻苦韧劲,很显然,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背景下,像秦雄这样的人,被称之为怪物,一点儿都不奇怪。

可是秦雄自己是清醒的。

江城青少年足球之家建立差不多20年,从小培养孩子足球能力,前前后后有超过1000个孩子,有的放弃的早,有的是伤仲永的结局,而到了今天,不算秦雄,只有两个人算是有点成就。

一位是比秦雄年长两岁的刘毅,去年登陆德国足坛,效力于德乙联赛纽伦堡俱乐部,司职后腰。

另一位则是半年前在葡萄牙马里迪莫俱乐部试训获得职业合同的张鹏飞,司职边锋,他比秦雄大一岁。

而江城青少年足球之家中,最受瞩目的秦雄,他的未来在何处?

足球皇帝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