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章 俺脱

[4]第四章 俺脱

大唐帝国右武侯大将军、大唐帝国吴国公、大唐帝国四大天王之一、有史以来仅有的四大门神之一、大唐帝都首富、大唐帝国皇帝陛下最信任的忠仆、已知文明世界杰出的军事将领、广大小朋友们心目中的慈善长者尉迟恭,他生气了。

这世界上,居然有小动物敢挑衅他尉迟门神的威严,上天下地谁都救不了你!

“俺也不欺负你,娃,隔壁那位并州都督家里,小马驹多了不敢说,十匹八匹还是有的。你要是能骑,俺做主,给你要一匹下来。”

尤因……呃,应该是尉迟恭,他瞪着一双铜铃眼,俯视着在他眼里跟水耗子大小差不多的张德。

门神这辈子就没见过被他瞪一眼还敢说出囫囵话的崽子,今年八岁的太子因为不小心撞了他一下,结果居然哭着喊出一声“父皇救我”,连带着站旁边傻了的长乐公主一个劲地啜泣……

此时张德小朋友左右,两只熊孩子已经快要开始打摆子了。至于刚才还应对得体的张大象,本能地避开尉迟天王的眼神,低着头,不敢看去。

大厅内刚刚被张公谨叔叔释放出来的阳光,再度被长安首富给吞噬了。

“多谢吴国公。”

张德心说这种怪兽李世民到底是怎么收服的?莫非皇帝陛下还能变身成奥特曼?

“嗯?”

尉迟恭愣了一下,眉头一挑。这世界上,真有被他瞪一眼不怕的小动物?不可思议啊。

长安首富仔细地打量着张德,绕着他转了一圈,嘿嘿一笑:“头一回啊头一回,俺是头一回见着这样的娃,不怂,不怂好。哈哈哈哈哈……”

魔音贯耳,这五点一声道的噪音真特么让人想死。

老张一看尉迟门神瞧着挺通情达理的嘛,正要继续露出一个萌萌哒的微笑,然而这巨兽蹲了下来。

一只粗壮宽大肥厚的爪子,搭在了他的肩头上。

尉迟恭笑的和蔼可亲,像一个长者,他温和地说道:“娃,俺许了好处不假。但要是你做不到……嘿嘿,俺可是要把你,脱个精光,然后拎着游街……”

此话一出,连张大象小朋友都浑身发颤。

直到此刻,小朋友们才回忆起尉迟长者带来的恐惧……

张大素紧紧地攥着弟弟的手,然后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要不是爹爹还在,他大概已经拉着张大安跑路了。

好嘛,萌萌哒的微笑肯定是没有了。

我这么唇红齿白的小白脸,你居然忍心剥光了游街?如果去平康坊,我没意见。

张德尽力露出一个惊恐的眼神,然后演技派地别过头,越过尉迟恭,去看坐那里一脸抑郁的张公谨。

他的演技是如此的逼真,以至于尉迟门神顿时跟修炼成功一样念头通达。

就是嘛,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不怕我的小动物?

尉迟门神哈哈一笑,宽厚的巴掌轻拍了一下张德的后背:“娃,俺作为长者,今天教你一个道理,正所谓,知错能改,善……”

“我要是能骑小马驹,我也不要莱国公的马,只要吴国公自己脱个精光,然后去游街,怎么样?”

“……”

“……”

“……”

原本很郁闷的张公谨叔叔顿时来了精神,英俊如城北徐公的定远郡公眼睛放光,看着蹲在那儿的怪兽背影,心中居然脑补出了无限的快意。

而三只小朋友当时就震惊了,他们看着张德的身影,只觉得此乃真英雄也。

长安首富话还没有说完,一口老血被张德憋在体内,整个人嘴角抽搐,显然已经处于很不爽很不快很不高兴的状态。

张德忽闪忽闪着亮亮的大眼睛,换上了一副不屑的表情:“吴国公当世英雄,莫非不敢?”

莫非不敢?不敢?

巨大的鼻孔在翕张,灼热的气流从鼻孔中喷射而出,尉迟门神虎躯一震,傲然道:“俺堂堂右武侯大将军,戎马沙场数十年,岂有不敢之说?”

忽地,他站起来双手后背,眼神飘忽,心中暗忖:这小东西莫非真能骑马?俺倒是也见过突厥崽子几岁骑马,却也只是骑马罢了。

“那便烦劳吴国公叨扰一下莱国公,借他小马驹一用。”

张德忽地站直了,一撩下摆,塞在腰带中,一手后背一手伸出,潇洒的跟黄飞鸿一样。

尉迟恭和张公谨当时就眼睛直了。

难道俺真要脱光了游街?

长安首富有点吃不准了,眼前的小动物貌似有点不一样啊,很不一样啊。

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尉迟门神突然眼皮子半闭,捏着嗓子说道:“骑马,可不是说坐马背上就算数的,要知道俺……”

“吴国公只管牵马来便是,算不算数,一看便知。”

这小动物是要逆天啊!

尉迟恭眼睛猛地圆瞪,嘴角抽搐的同时,胡子都跟刺猬一样炸了开来。

一口老血又被憋了回去。

张公谨叔叔笑了,笑的很开心很阳光,整个大厅又温暖了起来,洋溢着快活祥和的气息。

“敬德,我们这就去懋功府上吧。”

补刀的张公谨叔叔能干的薛万彻叫爸爸,智力上肯定没有瑕疵的。

尉迟恭虎躯一震,兀自道:“娃,正所谓男子汉大丈夫……”

“吴国公,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何必这般小女儿姿态,去就去,不去就不去。”

“你这个娃,俺……俺……”

俺了半天,尉迟恭哼了一声,竟是打头去了李勣府上。

咣的一声一脚踹开府门,门子护卫本来想说“大胆狂徒”,结果横刀抽了一半就缩了回去,老老实实地窝旁边数蚂蚁。

四大天王牛逼不解释,连李勣的面都没有见,直接奔马厩。轰走了马夫,然后找到了李勣珍藏的十匹良种小马,盯着一头乌黑靓丽的小马儿,邪邪一笑,搓着手,将那小黑马拉了出来。

到了前院,算半个练功场的空旷院子里,已经到了一群人。

张公谨正和另外一个帅哥说着什么,然后那帅哥眼神惊异地看了一眼张德,然后又双眼喷火地盯着尉迟恭:“还不住手!”

却见尉迟恭一手摁着小黑马的脑袋,直接到了院子里。那马儿四蹄顶着地,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长安首富曾经把任城王李道宗的马车抬起来扔渭河里。

怪兽呵呵一笑,扫了一眼张德:“娃,这匹小马极为温顺,俺也不以大欺小,你便来骑吧。”

站张公谨旁边的帅哥嘴角一抽:“敬德,吾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辈。”

张公谨也是眼睛发白,心说这混蛋果然脸皮够厚。这匹黑风骝是李勣的宝贝,在并州擒了一个突厥俟斤才才换来的宝马,李孝恭托人出价一万五千贯外加西域宝刀十柄,李勣也就给他看了看过过眼瘾。

这马四肢关节发达,不易折断,货真价实的“踢云乌骓”,自古不外项羽张飞二人曾拥有过。

尉迟恭厚颜无耻地笑看张德,将黑风骝拉到眼门前:“娃,俺十岁那年,什么样的烈马没骑过?‘玉狮子’你知道吧?俺……”

“还请吴国公让让,我要骑马了。”

门神的老血又憋了一口。

“大郎,此马快如旋风,故懋功取名‘黑风骝’,实乃罕见的乌骓马,非……”

“叔父放心,小侄醒的。”

言罢,手挥了挥,赶苍蝇一样赶走了站那儿的尉迟恭。

长安首富的老血不够用了。

“敬德,看护一二。”

张公谨倒也没有阻拦,只是让注意安全。

“弘慎放心,有俺在这里,就算……”

嗖!

张德居然连马凳都没踩,直接跨在黑风骝上,双腿一夹,标准的马步。跟着过来看着自家郎君表现的坦叔,微微一笑,暗自点头。

双手揪着鬃毛,脚尖点了一下马腹,这黑风骝立刻蹿了出去。

“俺的娘!”

尉迟恭大叫一声,赶紧追了过去,仨大唐帝国的实权大佬都吓的汗毛倒竖。这尼玛如今的小鬼不得了啊!

张德虽然紧张,却也不惧,老衲修炼多年的马步又不是为了蹲坑用的!

黑风骝还只是几个月的小马,之前又被尉迟天王强按头拖着走,气力消耗了不少,想要把人颠下来,还真没那个本事。

只是它爆发力极强,速度又快,转瞬已经冲到场地的另一头,仿佛要一头撞上去一般。

然而张德只是揪着马耳一歪,这小黑马只能乖乖地顺着跑。

不过是片刻工夫,已经跑了一圈,尉迟恭三人也不追了,直愣愣地看着张德没有马镫马鞍缰绳,就这么揪着马鬃马耳,双腿夹着马背,策马奔跑。

“这娃莫非跟突厥人住一块的?”

尉迟恭摸着脑袋,惊讶无比地说道。

而李勣则是斜眼看着他:“明天朝会,只怕陛下要叱责敬德了。”

“这是为何?”

“你有伤风化,不顾朝廷体面,如何不要叱责?”

“俺什么时候有伤风化,不顾朝廷体面了?”

李勣眉头一挑,看着马背的张泽,意味深长道:“脱光了游街,还不有伤风化,不顾朝廷体面?”

“俺什么时候脱光了游……”

长安首富表情突然神圣起来,感慨道:“懋功啊,不日你就要回并州主持军务,防备突厥,只怕下次再会,须要正月,俺……”

李勣吸了一下鼻子,然后幽幽道:“若是程知节知道敬德冲十岁少年赖账……”

长安首富表情越发地神圣:“俺脱。”

唐朝工科生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