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五章 皇帝的愤怒

[5]第五章 皇帝的愤怒

四大天王愿赌服输从不赖账,童叟无欺众所皆知。“哼!”

长安首富昂着头,不屑地冷哼一声,然后穿着一条亵裤,威风凛凛地从普宁坊扬长而去。而尉迟家的门神走狗忠仆们,纷纷掩面低头,不敢四顾。

不过是盏茶功夫,就听到远处大呼小叫鸡飞狗跳,大约是哪家小媳妇瞧见了一只脱了缰的裸奔怪兽。

金吾卫的军士本想将此等白日色魔拿下,但走近了之后,立刻假装没有看见,绕道便逃。

而莱国公府内,一群大大小小都是大眼瞪小眼,全都傻在那里。

张德也没有想到,尉迟天王脱衣服居然这么熟练,而且脱的干脆无比,要不是张公谨叔叔强烈要求把亵裤给穿上,尉迟天王真会全部脱光。

“择友不慎,择友不慎啊。”

李勣感叹万分,看着地上一堆刚脱下来的衣裳,然后赶紧喊了个仆人过来:“去一趟齐国公府上,让他赶紧把此事禀明陛下。”

这事儿他不能去说,因为李勣严格地讲是太上皇李渊的人。然而尉迟恭是太宗皇帝的忠实走狗,他能参这厚颜无耻之徒一个有伤风化吗?

“此獠定是寻个由头,正好扬长过街一把。”

一想到尉迟恭是从他这儿走出门的,李勣由内而外的抑郁,觉得心口都有点痛了。

张公谨叔叔表示我就看看我不说话,反正今天这事儿丢的不是他的人。再说了,能看到四大天王之一吃瘪,定远郡公还是很高兴的。

至于当事人张德小朋友,正一脸无辜地站在黑风骝的旁边,手还搭着黑里带红的马鬃。

仁之有个好儿子啊。

张公谨内心默默地感慨,再扫了一眼自己那仨还在发抖的儿子,不由得和李勣一样抑郁了。

大唐帝国伟大的皇帝陛下很快就知道了消息,长安令已经哭晕在茅厕。

勋贵不可怕,权贵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又是勋贵又是权贵而且还是富贵。所谓有权有钱有地位,说的就是四大天王之一的长安首富尉迟门神。

砰!

哗啦……

一只鸳鸯戏水的镶金茶碗,就这么砸碎在楠木梁柱上。

“这个……这个无耻之徒!朕、朕要……朕一定要……”

太宗皇帝恨的牙痒痒,然后站起来愤怒地走来走去,“这个厚颜无耻之徒!可耻!可耻!有伤风化!成何体统!还有没有把朝廷的颜面放在眼里!他眼里还有没有朝廷,有没有朕!”

暴怒的大唐皇帝三十岁都不到,其实还是个年轻人。虽然他宰了哥哥弟弟逼自个儿老子退位,然而他还是很在意广大人民群众的评价。

所以,当他的首席打手加忠犬突然在长安的大街上裸奔,给他皇帝陛下的锦绣河山抹小黑点儿,李家老二完全不能忍!不能忍啊!

朕的评价,朕的千古一帝,朕的万世明君……

“他竟敢如此大胆!还有没有一个勋贵的体面!他堂堂吴国公,堂堂大将军,竟然如小儿一般招摇过市,简直、简直无耻,无耻之极!”

咬牙切齿的李皇帝出离地愤怒了,站边上看着妹夫发泄的齐国公面无表情,等李世民发泄完了之后,长孙无忌才轻描淡写道:“陛下何必如此大动肝火,不外是吴国公在莱国公府上喝醉了酒,酒后失态罢了。吴国公放浪形骸,长安人尽皆知,做出任何事情,长安城的百姓都不会觉得惊讶……”

“辅机,此事事关朝廷颜面!”

李世民依然很愤怒地说道。

“朝廷颜面靠的是百姓衣食无忧,靠的是外虏倾覆,靠的是国库盈满,靠的是吏治清明,倒是没听说,和勋贵恣意放纵品行不端还有干系的。”

不紧不慢,不温不火,长孙无忌甚至还弯腰将那碎瓷片一片一片地捡起来。

“这厮大胆,眼中没有朕!”

“尉迟恭是陛下的鹰爪忠犬,今年罗艺谋反,为何李靖李勣都没有去,偏偏让他带兵平叛?陛下心中也是有答案的。”

长孙无忌看了一眼年轻的皇帝,虽然玄武门已经成功,但皇帝还是不放心啊。太上皇的人太多了,李靖李勣都要算他的人。文官之首裴寂更是李渊的心腹,工部尚书应国公武士彠是李渊的好友,在李渊起兵之时,就已经屡次相助。

分化、驱离、拉拢,这些手段对新皇帝而言,还不是很适应,让他很敏感。

所以当尉迟恭在普宁坊裸奔,李世民就难以自控地暴怒。

“他竟然和一个十岁的童子打赌,而且还输了!”

李世民提起这个,更是愤怒,“堂堂沙场宿将,竟然连知己知彼都做不到,朕要他有何用?”

“阿史那咄苾前来,也只有尉迟恭擒下一个俟斤,让突厥人知道,我大唐可不是什么草原小部落,软弱可欺。陛下能六骑前去白马结盟,不正是因为有尉迟恭的勇武为底气吗?”

李世民不说话了,然后坐在软榻上,沉声道:“那个童子……是不是之前弘慎提到的那个江水张氏南宗小宗长?”

“正是。”

长孙无忌见妹夫平复了下来,于是在榻上摆好棋牌,手中抓了一把棋子,让皇帝猜枚。

“梁丰县男的封赏还没下去?”

两人开始对弈,落子有声。

“陛下,须等应国公胜任利州都督……”

长孙无忌眼睛闪烁着精光。

“嗯,辅机,你有心了。是朕失态了。”

长叹一口气,李家二哥有些感慨,多亏了有这样的大舅子啊。

“承乾,你在门口站着做什么?”

一身赤红常服,交脚幞头正前镶着一颗白玉,玉扣收的有点紧,让太子显得有些瘦弱。

“丽质说舅舅来了,儿臣过来问候。”

说着,粉雕玉琢的李承乾上前见礼,恭敬喊道:“舅舅。”

长孙无忌嗯了一声,然后扫了一眼李承乾后边躲着的长乐公主,这是他未来的儿媳妇,长的那叫一个漂亮……

“丽质,为何躲在太子身后?”

李世民没说话,长孙无忌面色淡然问道。

好一会儿,脸蛋红扑扑的大眼睛公主探着脑袋咬着手指,轻声问长孙无忌:“舅舅,那个妖怪真输给了一个十岁的少年郎?”

那个妖怪……妖怪……怪……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双双脸色一黑。

“丽质,那不是妖怪,那是大唐的功臣吴国公,他对大唐有大功……”

“长那么吓人不是妖怪是什么?”

李丽质奶声奶气地说道。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啊。

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再度脸黑。

“父皇,那个少年是哪家的?”

李承乾眼睛里冒着星星,兴奋地问道。

当年他被尉迟恭吓的喊出“父皇救命”,简直是阴影中的阴影,如今听说“仇人”吃瘪,太子殿下幼小的心灵顿时浮现出扭曲的快感。

“太子,是定远郡公的族侄,江阴张德。”

长孙无忌告诉了李承乾。

“张德,张德,张德……”

喃喃地反复念叨了一会儿张德的名字,李承乾整个人都激动了。而站在一旁认真听讲的李丽质也是大眼睛闪着光华,满满的好奇。

唐朝工科生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