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第六十九章 干货

[989]第六十九章 干货

非核心利益的地区长官,那都是后娘养的。否则凭啥让李道兴去划水?凭他被李皇帝定性为“远亲”的宗室身份?至于杜正伦这个欢州刺史的含金量,也就是中原一个中县县令的水准,只怕实际的收益还不如王中的。

唯一能让人记住杜正伦的,依然还是他曾经当过太子左庶子,甚至是曾经的“才之秀者”身份。

公司市场部的分区经理,肯定有董事长的心腹,也有董事长看了想挖鼻孔的。

“杜秀才,欢州特产可曾罗列过?”

面对张德的提问,杜正伦摇摇头,有些心灰意冷,按照老张所说的一到夏天不是台风就是海啸,他还玩个鸟啊。

“我这里,倒是有一份欢州特产目录。还有一份前朝土贡的清单。”

老张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搁在书桌上方,手指在一叠稿纸上敲了敲。

愣了一下,杜正伦连忙问道:“烦请张梁丰不吝赐教。”

老张笑了笑,说道:“还是先坐吧。”

“张梁丰,不知言及特产土贡,是何意?”

羁縻州和地方土蛮进贡,都是拿得出手的及大量需要的,才会上贡。这是内府的一大进项,运作的好,每年结余可以让民部倒过来问内府借贷一批物资。倘使臣强主弱,那么外朝的官僚们借了这批物资,大概也是连连拖欠,死都不会还的。

不过这年头嘛,杨广尚且能让民部的人憋着,何况李董?

“欢州特产有几样,一向在长安紧俏,便是大内,也偶有短缺。”张德伸出了手指头掰扯起来,“先说几样极好的。一是金沙,二是犀角,三是象牙,四是珍珠,五是蟒皮……凡此五种,六诏剑南岭南也一贯是凑不出多少,安南虽然产出少,却易于捕获。”

金沙不用多说,这是硬通货,更是皇帝用来装点门面用的。犀角象牙这种,岭南犀牛其实已经被杀绝了,潇湘一带还能瞧见犀牛,但不出意外最多几十年,肯定也会被杀绝。这些东西,物以稀为贵,放在土贡里面,绝对是无比抢眼。

每年入贡,光这一项只要置办妥当,至少能让李董稍微认账一个“忠于任事”。毕竟,欢州不是中原,这是属于蛮荒之地。

而珍珠蟒皮,却是有些不一样。张德在外打赏,金银豆子虽然也不少,但珍珠用的最多。为何?因为珍珠可以量产……

欢州这个地方,是非常适合珍珠养殖的。而且因为地处热带,出产的珍珠可以非常的圆非常的大。如果把珍珠养殖场当作造币局的话,珍珠就是流水线上出产的货币,而且西域腹地的草原蛮族,还真就认这玩意儿。

时间线拉长个几百年,珍珠当然就不算什么,但在这贞观朝,老张可以笃定,拿一堆不能吃不能喝的珍珠,能直接玩残突厥余孽。

不过这不是他的事业,批量生产珍珠的一大好处就是能够形成一个南海附近的中转站,而且是个不残破有相当活跃度的中转站。

养殖事业需要大量的人手,在这个时代来说,让獠人部族从山里走出来,然后从事某个产业的某个环节,就已经是大成功。

人是社会性动物,一旦融入社会,再想脱离,难如登天。

匈奴鲜卑的人口数量级远比俚族之流要多的多,他们尚且灭亡,成为历史洪流中的一颗沙粒,固然有汉族对北方民族的极大重视。但归根究底还是那句话,人是社会性动物。而中古的社会,叫做中原。

夷狄,禽兽也。

这句话不仅仅是族群区分,也不是单纯的歧视,其隐藏的一个现实就是,如果北方民族不毁灭自己融入中原体系,他们的生活模式、处世法则,和兽群是没有区别的。

马尔萨斯陷阱,不是只针对农耕文明。

欢州土著如果没有工科狗的干扰,或许将来也会接受中原文明的先进性,但是很快他们在原始部落或者奴隶制部族时期遗留的传统,会让他们把汉人区分出来。接着不管他们如何嘴里叫着“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他们会理智区分和汉人的“你我”之时,就会去实现“自我”价值,这种方式很简单,中原朝廷叫做叛乱。

杜正伦是不太清楚张德有什么深刻打算,但是江南土狗给个清单,很直观地让他接下来的几年,要如何去讨好内府民部还有皇帝。

至于珍珠怎么养谁去养,至于蟒皮谁去剥谁去制革,这不是他的事情。

当然,土贡仅仅是地方对中央的贿赂。真正要表现出杜正伦价值的,依然还是劝课农桑、兴修水利、教化一方……

教化一方的问题不难,接手的人是李德胜,他盯上了那些蛮族牛二代的爸爸们,在没有从他们钱袋里摸出利润前,李德胜是不会放弃的。

“若是土贡丰厚之余,地方并无叛乱,倒是不错。”

杜正伦连连点头,让海啸和台风见鬼去吧。

不过,杜正伦不可能只要这点东西,他还要继续听着。

“合浦也产珍珠,不过合浦以北至黔中数百里山区,有一香芋,亩产最高超四千斤。此事,杜秀才在长安,应该也听说过。”

“可是六年时贾君鹏所进黔中芋头?”

“不错,此物至南山以北,便产量锐减,十不足一。远不如山东芋头。不过越是往南,此物越是丰产,旧年李交州试种千亩,亩产均逾两千斤。”

“若如此,口粮当无虞。”

“储存甚难,故而续置办制粉厂。”

张德一句话信息量有点大,杜正伦先是反应过来这事儿需要人手,接着又觉得到时候土人尽跟大芋头折腾去了,最后又认为张操之这是在顺手牵羊……

“口粮田产,总计就是如此,杜秀才既有克明公引荐,必要时,张氏贾氏农家子去一趟欢州也不妨事。”

言罢,张德才用玩味的眼神看着杜正伦,“除此等农务外,若要屹立不倒东山再起,倒是可以在白糖上打主意。”

杜正伦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唐朝工科生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