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第七十一章 有才无德

[991]第七十一章 有才无德

武湖两条通渠在夏讯第一个洪峰到来时贯通,洪峰刚至沔州鄂州,两条联通长江的通渠,就成为了泄洪渠。.』.武湖满溢的同时,滠水水位上涨,保利营造的工程队立刻利用水位上升,将大量的物资运入黄陂。

几个石料加工厂木材厂竹制品厂,在黄陂县县外建成。其中木兰山花家因得到“忠义社”的好评,黄州入江口的专用石材,交由木兰山花家承包。红白双契合同,又为了避免让花家落入行商贾贱役的口实,这一批石材合同向黄陂县交了“农税”。

理由是这批石材是用来修梯田的,黄陂县令6飞白额外赚了一笔的同时,木兰山的猎户农民,也没有怨言。

“今年新生儿逾六百。羊羔小犬奖励数目不相上下。”张松白拿到手的,是去年汉阳一地的新生儿数量。贞观六年的时候,汉阳新生儿才两百多。但是因为全国最大工地建设的缘故,鄂州沔州都出了新政,生地开先到先得。

“忠义社”用奴工名头填进去接近一万人,加上新增的新罗婢倭女数量过三千,有些华润号的地方管事,也有余力多养几个侍妾。

和官府不同,华润号体系内,多生一个丁口,都有羊羔和小犬奖励。加上华润号尽量做到定期体检,同仁医学堂虽然“挂羊头卖狗肉”好些年,但基本的内科大夫,巢氏还是带了不少人出来。

带有浓重“赤脚医生”性质的同仁堂学徒,他们会接骨正骨接生浸渍黄蒿汤清创酒精消毒缝合等绝大多数同行学徒不会做的事情。

至于华润号培训,专门挑选小手的助产士,如今在长安洛阳等繁华城市,也算是颇有善名。

至于助产钳……老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明这破烂。

杜仲胶制作的橡胶手套经过原始硫化,满足大城市的医疗工作,还是不成问题。只是想要让产量极低的杜仲胶去替代正宗的橡胶树产物,无疑是做梦。

“到明年,沔鄂两地的农户,也会和辽东河北的农户一样。”老张在庭院中气定神闲,而此时,不断地有女人的痛苦叫声传来,张松白家宗长的神情,没由来的紧张了一下。

张德的表情太平静了,而后屋那个女人,正在为他生个儿子或者女儿。

“娘子再用力,用力,了,已经了,再用力……”

助产士年纪不大,不过经验却很丰富,嫁给了江水张氏的子弟,在张德入京前三年,就开始接生。

“七娘,帮白娘子按肚子。”

“哎。”

白洁从未知道这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疼痛,若非意志强大,她几欲昏死过去。

熟练的助产士凭她一双小手,终于将婴儿接生了下来,旁边立刻有助手用白绸接过,迅地剪短脐带,打上一个结。

啪。

在婴儿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一声啼鸣,洪亮的婴儿哭泣声,让白洁虚弱的体力仿佛恢复了过来。

“白娘子,是个小郎。”

“张沔,沔哥,你耶耶早早给你取了名,取了名……”白洁虚弱地喘着气,将啼哭的婴儿抱在怀里,“真好,我生了个儿子,是儿子。真好……”

不多时,有女婢跑来前院,在帘子外站定,小声道:“郎君,是个小郎君,母子平安。”

“嗯,知道了。”

张德点点头,“少待我去。”

一旁张松白大气都不敢出,平日里他只觉得自家郎君自家宗长潇洒风流,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这世上最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及他家宗长。

“给坦叔写封信,就说又添了个儿子。”

“是。”张松白点点头,正要去写信,突然一愣,“又?”

“嗯。”

张德依然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

这一刹那,张松白只觉得里里外外的冰寒,他此时终于明了,自己大概是从未知晓过自家宗长。哪怕是从小一起长大。

将礼制当厕纸扔到一旁生了个儿子,这是会引来攻讦和嘲笑的事情,只是老张自己却推波助澜地将这件事情传到了长安。

“荒谬!”

太极宫的主人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如今宫中新制的器具越多了,紫红的书桌上面,摆放着一叠外朝重臣的奏疏。因为拍桌子的力道太大,竟是把一本奏疏震的掉落在了地上,散落开来,隐约前鸿胪寺卿唐俭关于出使西域的建议。

“陛下。”

宫人告知了长孙皇后她老公在脾气,比李世民更早知道张德未婚得子这件事的长孙无垢带上了自己的女儿李丽志。一身素衣的李丽志头上象征性地裹了一条黄丝带,陡然现身,更是让李世民怒不可遏。

“修道耶?!朕不能成全女子耶?!”

“耶耶恕罪……”

李丽志行了大礼,眼泪婆娑地在那里抽咽,满腔怒火的大唐皇帝顿时心软了下来,旋即又恼怒不已,并非是因为自己嫡亲女儿嫁不出去,而是工部工部司水部司员外郎张德因“未婚得子”一事,可能又要丢官一次。

但今年的张德,和以前的张德,是两回事。

前面三次丢官,算不到张操之的履历中去,因为年少。但二十岁的张德,这就是个德行上的黑点。

更让李世民忿怒的是,有人在此事上推波助澜。

作为大唐帝国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他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有人见不得张操之在这个位子上呆着。

“陛下,工部尚书求见。”

段纶来了,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作为工部老大,双花红棍德行有问题,他难咎其责。一个“督察不严”,就够段纶喝一壶的。

“让段纶等着!”

“是。”

李世民忿怒和理智并存,功业越鼎盛的他,越来越容易暴躁地泄,甚至展到魏征前脚刚走,他就在后面叫嚣“誓杀此人”。

“陛下,为张德去留所忧?”

长孙皇后多智,素来不掺合政事。但是张德这件事情,往政事上来靠,顶多也就是个擦边球。

作为李世民的老婆,长孙皇后一向不考虑什么国事,她只考虑“家事”。见老公一脸疑惑,她便沉着道:“陛下用人,予不能分忧。只是予听闻蜀王尚未有良才辅佐,便是张德有才无德,亦可用其能。”

蜀王是李恪,不是长孙皇后生的,所以,他只配用有才无德的货色。然而,张德又不可能在这时候扔到蜀中,沔鄂河工之事,如今有声有色初见成效,作为帝国的统治者,不会允许出差错。

于是,没过几天,原本以为“未婚得子”的张操之要完蛋,却万万没想到的是,蜀王李恪从益州大都督位子上滚蛋,改为都督安随温沔复五州诸军事。

在蜀中刚逮住一头黑白食铁兽的李恪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话:老子日尼玛先人……

日本av女优私拍视频流出,性感至极!微信公众:meinvgan123

(长按三秒复制)你懂我也懂!

唐朝工科生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