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3]第七十三章 杨六郎的差事

[993]第七十三章 杨六郎的差事

沔州虽为下州,但因汉阳缘故,地位并不低。而且定为下州,问题还是在于唐朝建立之后,户籍统计不如隋朝。自开元建国至今,逃户黑户隐户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不是不能,而是没有解决的意愿。

地多人少,连续的对外战争和内部政治资源整合,使得武德年至今,传统中原农耕区是带有浓重“休养生息”的黄老之学意味。

中原的优质耕地和熟练优异的农民,可以飞快地恢复生产,自然而然的状态,也只需要两三年,就能有不菲的积累。

像贞观一二三年这种连续大灾害的情况,之所以让李董忍着也要吃蝗虫,实在是因为这种情况太罕见,以至于很容易动摇继位的合理性。

天命这个概念股,一旦玩脱,那就是连割肉都没有机会。

虽然李恪从没想过天命会在他那里,但是当听说沔州长史会是张德这条江南土狗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一扫听说王府长史是权万纪的苦闷心情。

“殿下缘何这般高兴?”

李恪在临时园邸饮酒,饮而不醉,面色微红却带着微笑,显然心情不错。这让护卫们都是松了口气,至少不同继续每天对着李恪那张不知道是不是要发飙的脸。

“离开蜀中,本以为前途寂寥。如今有了张操之,哈哈哈哈……”李恪不由得大笑起来,“本王真是快活啊。”

“殿下,梁丰县男和太子素有交往,可谓友朋。便是居于督府之下,亦非殿下能用之人。”

侍从是李恪的心腹,乃是杨氏所出的男丁,为隋朝宗室旁系。

“本王何曾想要用他?”李恪晃荡着杯中物,笑得合不拢嘴,“你以前不在京中,不知张德少年时的风范。<>所谓‘有了张操之,生活很轻松’,绝非虚言啊。东宫太子糖,莫非你真以为是太子所制?”

“只是……殿下便是要同张操之联络,也没甚交情。传言此人‘未婚得子’,乃是有才无德之辈,若是用他整饬水务,于殿下倒也有用。不过如此一来,也只是公务交往,私谊是不成了。”

“不成就不成。”李恪捡了一颗阿月浑子,剥了之后扔到嘴里,然后才摇头晃脑道,“他既好色,送上美人就是。本王又非请他做事,只是谋些用度罢了。旬月等候俸禄赏金,本王称甚吴王,不若叫丐王。”

“殿下慎言。”

“醒的醒的。”

挥挥手,李恪有些无所谓,在长安时,做点事情总要被人提醒母妃出身。李泰虽然总在他面前显摆,皇帝老子也从来不掩饰对李泰的喜爱,不过李恪除了有些觉得李世民偏心之外,并没有像李泰那样心生不该有的想法。

和李泰不同,如果李恪想要对太子之位有点想法,他唯一可以投靠的,只有皇帝老子一人。而李泰呢?馆中自有清流,平康坊中自有选人,“贤王”这玩意儿,李泰戴上这帽子,又不是一天两天。

他不想做“贤王”,也不想有哪个畜生文人跑来吹捧他,他只想混的稍微滋润些。所以他找张德,不是为了拉拢张德或者收买张德,而是想要找张德弄些搂钱的路子。能够供他四处游玩到处浪就行。

一想到张德那“点石成金”的本领,一想到太子老哥光靠“太子糖”就能让东宫幕僚直接成为“高薪养廉”的典范,李恪就浑身舒爽。

“‘未婚得子’那事,可是洛阳白氏?”李恪问心腹。

“的确是洛阳白氏,和柴二郎也有些干系。<>”

“唔……张德有个洗脚婢,听说是太皇薛婕妤的外甥女?”

“这……”

杨氏侍卫一脸的为难,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太好开口,事关皇族亲眷,传扬出去,李恪顶多就是被斥责,他搞不好得流放。

“听说张操之在平康坊,却有赎买过一个犯官之后,姓薛名招奴。”

李恪白了他一眼,弯弯绕绕的,真是不爽快。

啪。

将酒杯放在桌上,李恪站起来来回走动,然后喃喃问道:“你说,张德会不会是喜好名门女子?听闻大凡异人,多有怪癖。魏武素爱人妻,几为此好受困。张德纵不如曹孟德雄才大略,经济之才却是不输陶朱公,只怕就是有这等怪癖。”

一旁杨氏护卫嘴角抽搐,有心劝说自家王爷别胡思乱想,但是深思一下,又觉得吴王殿下给梁丰县男加的这个设定,确实挺带感的。

毕竟,郑琬也是荥阳郑氏啊!

“唔……这名门女子,还须破落门第,方能为权贵亵玩。张操之口味独到,要送他美人,着实恼人,恼人啊。”

作为前隋远支宗室之后,杨氏护卫一脸的郁闷。从来只听说过别人给亲王送女人的,还没有听说亲王眼巴巴地给人送女人,而且还要深思熟虑苦思冥想。

我家亲王才十七八岁,正值大好年华啊!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李恪为了给张德送女人,算是用上了心思。他首先想到的是从弘农杨氏弄个女子出来,毕竟杨皇帝攀的亲戚,也是弘农杨氏。<>

和汉末袁绍家的四世三公比起来,弘农杨氏的四世三公含金量更高,并且更加的坚挺。

是李唐皇族不能笼络五姓七望之余,尽力笼络的另外一支世家。

不过李恪想了想,又把这个念头给抛之脑后,因为李恪的王妃,也是弘农杨氏的。到时候他怎么和老婆说起这事儿?本王把你娘家姐妹送给张操之暖榻?

于是李恪转念一想:杜陵韦氏如今时运不济,宫中虽有韦贵妃,外朝却只有韦挺一人,我若寻摸一二,定能寻得入眼女郎。

心念于此,李恪于是对杨氏护卫道:“六郎,你回京一趟,帮本王打听一下韦氏女郎,可有姿貌绝伦者。”

“……”

入娘的,老子可不可以不干?

“殿下,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杨六郎还要挣扎一下,毕竟,他要是去打听杜陵韦氏的女郎,肯定会被人知道,到时候,太极宫派人来过问,他怎么说?我家王爷为了巴结梁丰县男,准备弄个上档次的大户妙龄女郎送过去暖榻?

“计议个甚?去!快去!”

“哦。”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唐朝工科生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