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章 挖河蚌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4]第四章 挖河蚌

两人来到河边,已经有一些半大的孩子在这边打着猪草了。这些孩子都是没办法去上工,又不去上学的孩子们。

“这河也太小了吧。”抬眼望去,河道挺宽的至少二十几米宽,河坝也有七八米高,但是这河里的水却只有很少一部分。

目测一下,估计深的地方也就到小孩子的膝盖,而浅的地方,垫块石头都能直达对面。

不过也对,据记载,这场干旱是从58年底的时候已经初显征兆了。

河边有些人在打猪草,也有一些人已经打好了,在河边玩水,摸田螺。

这年头,一年到头都难得吃到几次肉,所以河里的田螺和鱼虾也成了改善伙食的必需品。

不过河水接近干涸,加上反复的捕捞,只能找到零星一点的东西,聊胜于无。

抬头看到弟弟盯着河里玩闹的孩子们,雀跃预试的想跑过去一起玩。

只能赶忙制止。

“弟,我们先打猪草,好了一会再去玩吧”

听到哥哥的话,江小河只能悻悻去打起住草来。

现在是在九月上旬,还有一个月左右就要秋收。

自己记忆中,好像是秋收之后开始的吃大食堂。不过每个地方不一样,所以时间上可能有差距,但是差不了多长时间。

这段时间得想办法,可不能这一个多月把自己饿死了。而且自己还得照顾着弟弟,如果自己不在了,自己这个弟弟估计撑不过三年干旱时期。

自己现在有空间在,怎么也不可能把自己饿死。不过想起家里的那群人,自己可没有兴趣将这群白眼狼给养的白白胖胖。

糟心哦!

很快两人便打了满满两篮子的猪草,在早已急不可耐的弟弟催促下,两人便下了小溪里,开始寻宝起来。

摸索了一会见只有寥寥无几的收获,见村里其他的小伙伴离的有段距离,不会发现什么,他便开始开启了自己能力。

很多河蚌都被埋在泥沙里,这对于别人来说很难发现,但是对于他来说就信手拈来。

没过一会,两人便抓了大概十几只又大又肥的河蚌,连螃蟹也抓了好几只。

看着两人兜着的十几只又大又肥的河蚌,他在想能不能直接将东西收入那个空间里。

偷偷牵引着一只河蚌脑海中想着放进去。

“嗖……”

那只河蚌瞬间消失。

“居然还真的行。”看到这个情况,江小川心底狠狠的兴奋了一下。这样就不用人进去,就能直接将东西收进去。实在是太方便了。

趁着弟弟不注意,一边挖,一边收。

江小河在一旁开心的玩耍着,并没有注意到哥哥的小动作。

看着两人二十多只又大又肥的河蚌,应该见好就收。“小河,好了,差不过该回去。这么多够家里吃一顿了。”

江小河听到他的话委屈的说道“哥,这些都要带回去吗?我们都吃不到多少。”

看着弟弟委屈的表情,他笑着说道,“呵呵,小河,这东西如果不放油不放盐的,很难吃的。而且你有锅吗?”

江小河想了一下,也是,自己也没有调料和锅。只能嘟囔一句“看来只能便宜他们了”

“好了,过几天等哥想办法,弄来调料和锅,哥给你偷偷开小灶。”揉了揉弟弟的头,笑着安慰道

听到他的话,江小河兴奋的问道。“真的?”

“我还能骗你?”他失笑的揉了一下他的头。

不过他确实准备偷偷的去换一口锅和一点调料,铁锅不用想了,这年代铁的产量少所以价格很贵。自己就这点河蚌和买不起铁锅。最多买口陶锅。

将河蚌放在猪草的篮子底部,这样可以遮盖住。

现在秋粮还没下来,属于青黄不接的时候,各家的粮食已经快见底了。何况是这些河蚌,再怎么说也算个荤菜了。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这些河蚌之前可能还好点,但是自从今年少雨开始,河蚌已经陆续被挖的差不多了。剩下的要么藏的很深,要么都是很小没有什么肉的。

已经很久没有挖到过这么多的大河蚌了。

两人收拾一下便向家里赶去。

刚刚进门,两人还没说话,站在门台阶上的江奶奶便喝骂道“两个小兔崽子,打个猪草要这么久吗?在外面干嘛呢?”

听到江奶奶的喝骂声,江小川皱着眉头偷偷的将篮子里的河蚌收起来一小半。要不是怕弟弟发现,他甚至想只留两三个。

知道胳膊扭不过大腿,这时候江小川只能服软,笑着说道“奶奶,我们在河边挖河蚌呢,挖了十几个呢”

听到他的话,江奶奶脸色稍微好看点。赶忙接过两人的篮子。

当看到篮子底部放着的十七八个大河蚌,江奶奶眼睛都笑开了花,温和的对两人说道“不错,都是好孩子,你爸和你哥他们天天上工那么累,这些可以给他们补一下了。”

“还有你姐学习费脑子,也应该补一补”

家里所有人都被念叨一遍,唯独没有提起自己母亲也在上工,还有自己兄弟俩根本就吃的最少。

仿佛感受到江小川心里的想法,江奶奶又说了一句,“你妈和你们也辛苦,都要补一补。”

“每天弄几只,熬点汤,剩下的养起来,可以吃个三四天了”

一边嘀咕一边拎着篮子向厨房走去。

听到他的话,江小川冷冷一笑,家里养的七八只老母鸡下了那么多鸡蛋,自己来了两三年,一共吃了都没有超过十个。

理由不是家里谁要干重活,就是谁要学习,费脑子,需要补一补。

兄弟两人都已经忘记上次吃鸡蛋是什么时候了。都快忘记鸡蛋的味道了。

不知道是害怕两个人手晦气,猪吃了拉肚子。还是怕杀猪的时候有理由多吃点肉。好在煮猪食的活并没有让两人去做,

而且家里养猪和养鸡的活一般也不用他们两个插手。

当然了,每次吃这些东西的时候自然也没有两人的份,最多别人吃肉,两人喝汤。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打量着空间里的河蚌,担心它们会缺水死掉。得想办法弄个盆和水。

见弟弟已经跑回屋子里,于是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一眼就看到放在角落里一个破裂的小水缸。

虽然破了,还是能装不少水的,放几十个河蚌还是没有问题的。

扫视了一下见附近没有人,而且家里的人都在忙自己的事,瞬间连水带缸一起收入空间里。

看着原来那个位置上的挪走后的新土,还有几只虫子从里面爬出来。

想到如果现在不撇清关系,自己兄弟二人少不得被牵连。

他眼珠子一转,向着屋里喊道“奶奶,奶奶,你快来,这里水缸怎么没了。”

“啥?水缸丢了?”在屋子里正开心的摆弄河蚌的江奶奶,听到他的喊声,急忙跑了过来。

看向原来放水缸的位置,那里已经空无一物了。

江奶奶脸色难看的对着江小川喝骂道,“小兔崽子,是不是你把水缸弄丢的?”

早就料到如此的他,委屈的说道“奶奶,你看这土都是新的,虫子还在往上怕呢,说明被搬走没多久。下午我们出去打猪草刚刚回来呢”

“再说了,奶奶,你看我这小身板,怎么可能搬的动水缸”

说道这里江奶奶已经不再怀疑他了,但是还是冷着脸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是在说我们家不给你们吃,不给你们喝吗?”

江小川听到她的话噎了一下。赶忙悻悻的说道“没有奶奶,我的意思是说我还太小”

“哼…这还差不多,亏的我们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去隔壁看看”江奶奶冷哼一声,说完便向着院子外走去。

江小川听到她的话被气乐了。但是他也不能去辩解,不然越闹越大。

隔了一会,隔壁几家相继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知道是在骂偷东西的小贼,还是在和邻居们对骂。

“这种人咱招惹不起,骂吧,骂吧,反正习惯了”江小川嘟囔着嘴向着自己的屋里走去。

回到房间,弟弟正拿着一对小木人,在那里玩的不亦乐乎。

坐在床上,他感觉现在的生活真的太无聊了,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玩具。什么都没有。连书也没有,打发时间都不知道用什么打发。

心里想着空间里的河蚌,便找了个借口去厕所,来到院子角落的柴对后面,闪身进入空间。

这里很少有人来,就算是取柴也只会从前面拿。

进来空间后,将满地的河蚌放入水缸里。呆了几分钟,便又出来了。在里面待久了容易露馅。

刚刚踏进屋子,江小河疑惑的问道“哥,你咋这么快就回来了。”

“怎么了?我都出去几分钟了。还慢啊”听到弟弟的话,江小川愣了一下。

“瞎扯吧,你出去就进来了好吧,”江小河嘀咕了一句,便不再过问,低头玩着他的小木人。

听到弟弟的话,他心里一惊,身后冷汗都流了出来。

心里想到,自己出去把几十个河蚌捡起来放好,洗个手,再怎么也要几分钟。再加上自己又等了几分钟,怎么可能会出去就进来。

见弟弟没有再追问下去,江小川这才放下心来。随后想到什么一阵惊喜。

时间

估计空间里的时间和外界的时间不一样。

不过这对他来说是好事。

这样以后自己在空间里可以有时间做更多的事了。不过没有手表,所有具体什么情况也不清楚,只能以后有机会再试试。

但是今天也给他提了个醒,以后得注意点。

躺在床上,本来身体就亏空,被打了一顿,又出去打猪草。中午睡了估计半小时都没有,现在困意席卷而来。扭头便睡着了。

旁边的弟弟见哥哥睡着了,知道今天他很累,便没有打扰他。

这一觉睡的特别死。

“小川起来了,起来吃饭了。”

迷迷糊糊中,他听到有人喊自己,而且身体也被人轻轻的推动着。

睁开眼睛,一个中年妇女映入眼帘。

通过记忆,他知道,对方正是自己原来身体的母亲,杨月梅。

只是三十四五岁的她,已经苍老的像四十多岁的人。

没办法,每天风吹日晒的,加上劳心劳力,能不苍老吗?

看着眼前的女人,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笑着说道,“娘,你们回来。”

“嗯嗯,回来了,赶快起来吧,去吃饭,身上还疼吗?我看一下。”

看来母亲已经知道自己被打的事情。

“没多大的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江小川苦笑着说道。

母亲杨月梅闻言一愣,然后内疚的不再说话。

看着对方的表情,江小川安慰了一句,“娘,没事,走吧,去吃饭吧。”说完爬下了床。

向着堂屋饭桌走去。母亲杨月梅跟在后面也来到了堂屋。

来到饭堂,一群人已经在屋子里吃了起来,坐在最上首的是一个看上去四五十岁左右的老汉,此人正是自己的继父江大海。

作为一家之主,理应坐在最上首。

右手第一位坐着的是抱着老七江卫民的江奶奶。旁边坐着的是三姐江卫英。

至于左边自然坐着大哥和二哥两家人

虽然老大和老二已经在旁边盖了房子,但是因为没有分家,所以吃喝还是在一起的。

至于江小川和江小河兄弟两人,只能坐在最下首。

打量几人只需要那么一瞬间而已。随后便收回目光向着主位上的老汉喊道“爹,奶,我来了。”

“嗯,吃饭吧。”江大海面色不变的应了一声,对于他脸上的淤青毫不在意。

而江奶奶连理都没有理他,继续喂着自己的小孙子。

“娘,孩子给我吧,你先吃饭,”杨月梅对着江奶奶说道。

江奶奶眉头一皱没好气道“吃你的饭吧。”

杨月梅见此怜爱的看了一眼江奶奶怀中的小儿子。她知道对方不想孩子和自己太亲近。

于是拿起桌上盛好的碗来,开始吃了起来。

这个年代,规矩还是挺严的,食不言寝不语的,在一家之主江大海没有开头之前,谁也不敢边吃边聊。

而江小川此时已经坐到对自己挤眉弄眼的江小河旁边。

端起饭碗,看着碗里的饭,他随后扫视了一眼众人的碗里。

晚饭是玉米红薯粥,但是自己和弟弟的碗里只有个小块红薯。而玉米糊只有碗底浅浅的一层。

母亲的碗里比自己的好点,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其他人,一家之主江大海自然是满满一碗浓稠的干货,其他人至少也是半碗是稠的。

江小川撰了一下自己的拳头,自己也就算了。连干了一天活的母亲也是这样。身体怎么能吃的消。

看着已经瘦的弱不经风的母亲,他一度怀疑她是怎么干那么重的农活的。

但是没有办法。自己现在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除非分家,但是分家谈何容易。

不说现在自己没办法分家,就算到了能分家的年纪,几人也不会允许。毕竟免费的劳动力,他们怎么可能放过。

在这个生恩、养恩大于天的时代,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出去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只能再等几天自己想办法给几人补一补了。

薄薄的一碗稀粥三下两下就下了肚子,其他人也吃完了自己手里的饭。

这时江奶奶端出了一陶盆乳白色的汤。

他知道,这应该就是今天自己抓的河蚌汤了。

果然,江奶奶说道“这是小川今天去河里抓的河蚌,给你们补一补。”

说完,按顺序给几人分配起汤来。

每人根据家庭地位,或多或少的都会分到一碗汤和几块河蚌肉。

可能今天的河蚌是自己弄来的原因,江奶奶难得给他多打了几块河蚌肉。虽然还是没有其他人多。

但是轮到母亲和弟弟的时候,汤只有半碗,河蚌肉更是一块没有。

母亲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而弟弟则是委屈的看着自己,他偷偷的捏了捏弟弟的手。示意他别着急。

等到母亲和弟弟将汤喝完,只是浅浅的喝了几口的他将碗里的汤倒进了弟弟和母亲的碗里。

江大海和江奶奶看到这一幕没有说话。

但是有人忍不住了。

老二江卫军嗤笑说道“江小川,你要是嫌弃奶奶做的不好吃,你可以给你二哥呀,你看二哥干了一天活了。没有点营养不行啊。”

三姐江卫英也跟着后面起哄“是啊,小河他又不用干活,吃那么好干嘛?不行给我也行啊,你看我一天到晚看书,很费脑子的。”

江小川听到这话偷偷的轻蔑一笑,随后笑着说道“二哥,小河在长身体,不吃点以后长不高。也没力气干农活。下次吧,下次我不喝的话给二哥喝”

听到江小川软绵绵的话语,老二江卫军皱了一下眉头。这让他怎么接话?“行,这是你说的啊,奶奶,你可听到了。”

江奶奶听到这话,立马笑着回应着。“乖孙,我听到了呢,小川,下次喝不完记得提前给你二哥。这是你答应的啊”

江小川用眼神制止了要说话的母亲,然后笑着说道“行,以后我喝不完就给二哥”。至于喝不喝的完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仿佛知道他的心思一样,江奶奶冷笑一下,心中想到,给你打多少还不是我说了算。

旁边的老三江卫英嘀咕了一句,“我看你是不想给我们喝吧。”

听到这话,江小川也不说话,反正就是不理他。

看到这个场景江卫英对着江奶奶撒娇的说道“奶奶,你看他,都不理我,一点也没礼貌。”

还没等江奶奶回话,主桌上的江大海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行了。吃完饭回去赶快睡觉。”

江卫英听到这话便不再多说。

得,看这表情这梁子又结下了。江小川心中一阵腹诽。

至于老大江卫国从头到尾一句话也没说话,作为长子,一直以来地位都很高,不需要拉下脸来去争抢什么。连带着媳妇和儿子都有优待。

老二媳妇因为刚刚入门,也不敢多说什么。

一顿饭就这样不欢而散,留下满地狼藉,自然是母亲杨月梅收拾。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12440959/689792563.html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脑海带着一扇门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