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第两百八十四章,婚礼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288]第两百八十四章,婚礼

晚上没有着急给王建民把东西送去。

第二天上学,带着两个小家伙来到学校。他也自己去上学了。

班主任杨老师的课上。

“现在学校有十个入团的名额,下课了以后,希望班里的同学们把入团申请写了。”

底下的人则是议论纷纷。

入团!

这个可是个荣誉,不过十个名额肯定是给那些成绩好的。

众人都看向了排名第一和第二的周小川和楚妍妍,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这两人。

其他人只是陪跑而已。

周小川看到众人的目光,他心里明白这次的入团不会有自己的份。

现在的入团可不像后世,初中毕业之前学校能有一大半都能入团。交钱就好了。

这个时候的入团不比后世大学入dang容易多少。不但要成绩好,而且还要有觉悟,思想进步,服从性好。

说白了就是听话。

自己老是请假,有个屁的名额。

不过申请还是要写的,不写就是觉悟不够,思想不进步。

过了几天结果下来了,自己班级里有3个名额。

周小川、楚妍妍和成绩第三的张凡。

这个结果一出来,周小川自己都惊讶了。不应该啊。

“周小川,你跟我来一下。”

下课的时候,班主任对着他喊道。

周小川见状便跟了过去。

来到办公室,其他老师也刚刚回到办公室。

杨老师将自己的课堂笔记放到桌子上,语重心长的对着他说道:

“周小川,按道理这次入团你是没有名额的。

但是老师们考虑到你家庭情况的特殊,所以最后还是给了你一个名额。

希望以后上了高中或者大学,不要再这么懈怠了。”

周小川虽然对于这个入团不是太在意,但是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不是什么人都能为你考虑。

周小川连忙保证。

不过等过了几天,周小川让楚妍妍代为请假的时候,杨老师气的差点把桌子上的茶杯摔了。

“朽木不可雕也…”

不过好在是星期天,也不算太过分。

晚上放学回来,周小川骑着车子来到了王建民家附近。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屋子是一个3间房子的独立院子。

他在外面晃悠了一下没有进去,里面有不少的人,不是左邻右舍,就是亲戚过来帮忙的。

也没有和谁打招呼。

确认王建民能看到自己便离开。

正在里面忙活的王建民看到外面的周小川,和旁边的人招呼一下,便跟着出了院子。

来到一个巷子,王建民便从后面追了上来。

来到地方,他四周看了一下,见没人,便低声问道:“怎么样?”

周小川见状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了他,:“猪肉10斤,散酒5斤。”

王建民闻言惊讶了一下,“这么多?”

“多吗?你不是想要百十斤的吗?我可没本事。”

“嘿嘿,我也就开玩笑而已。”王建民说完扒拉开袋子看了一下。

“矫情的话我也不说了,哥哥谢谢你了。钱到时候我再和你算。”

“行了,你赶快回去吧,家里还要忙着呢。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骑着车便离开了。

身后传来王建民的呼喊声,:“明天别忘记来了。”

“知道了。”

声音传来,车子已经骑远了。

王建民看着周小川离开的身影,随后又看向了手里的袋子。

轻轻叹了口气。

谷</span>这几年要不是周小川帮忙弄粮食,自己这一大家子日子真的会很难过。

提着东西回到自己家的院子,将东西递给了自己的母亲。

“娘,这肉明天烧了。”

“呀,你哪里来的这么多肉。”王建民母亲打开看了一下,惊讶的问道。

旁边来帮忙的婶子也是很惊讶。

王建民摇了摇头。提着酒坛子便回到了堂屋。

王建民父亲在旁边吆喝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

“就你能的不行,我问我儿子怎么了。”

说完,哼了一声,不过也不再追问下去。带着几个人在那里收拾着。

王建民的父亲回到堂屋,也没有追问,只是看着桌子上的酒乐呵呵的。

第二天早上,没有去太早,机车组的人应该也不会去太早。

把两个小家伙送去学校,在家里待了一会,这才向着王建民的家里行去。

再来次来到王建民家里的时候,此时已经有非常多的人。

大门和窗户柱子上都贴着一个红纸剪的双喜。

来到地方院子里摆了两张桌子,堂屋摆了一张,还要两张在另外两个屋子里。

剩下的一间就是婚房了。

桌子都是八仙桌,不过新旧不一,凳子也都是长条大板凳,应该是借过来的。

院子里热闹的很,王建民不在,招呼他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应该是表哥或者堂哥之类的。

看到他招呼了一下,便让他自己随意了。

周小川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院子的郭驼子一行人,劲直走了过来。

“郭叔,陈师傅,李师傅,雷叔……”

“小川来啦,坐吧。”,郭驼子见状点了点头说道。

打了一圈招呼,这才坐在王卫东的旁边。

随后看着对方问道:

“你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王卫东已经不在纺织厂了,被调走了,不过他也没有去问具体的职位。

“今天我也休息呀,领导今天没事,我也就过来了。”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

桌子上此时放着一个盘子,里面有一些糖果瓜子和花生。

不过量都不多,每人只够一小撮。

不过这已经不容易。这么多人呢。

“建民呢?”

“去接新娘子了,不过应该快到了。这都十一点了。”

周小川闻言点点头,接亲必须得十二点之前入门,不然不吉利。

王卫东看着周小川东张西望的便奇怪的问道:“你找什么呢?”

这里人多,他也不好意思说,只能低声问道:“随份子钱给谁?”

他在找投礼账的人呢,不是应该有个先生拿着毛笔记录谁谁谁给了多少钱吗?

王卫东闻言便笑道:“你是说凑份子吧?你到时候把钱给郭师傅就行了,到时候算你的一份就好了。”

“不用给建民钱?”

“嗨,不用,我们已经买过东西了,镜子、床单、枕巾、被面、暖壶、脸盆。加一起一人一块多钱,到时候你给郭师傅就好了。”

周小川闻言轻哦一声,他不懂,别人怎么做他就怎么做就好了。

他也是对这个年代的婚礼比较好奇,之前农村那次不算完整的婚礼。

这年代谈恋爱必须向组织汇报,结婚必须要经过单位批准。而且忙完了明天还得去上班。

哪里有婚假这个说法。

而且这个年代结婚彩礼真的便宜。

“二十四条腿。”,一张床,一个桌子,四把椅子。就行了。

聘礼也是只要二十四块钱。和三套衣服。

八字钿8块钱,彩礼8块钱,8块钱酒水,三套衣服(春一套、夏一套、冬天一套棉袄)

算下来也就一个月工资就够了。

脑海带着一扇门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