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art5-10 被抛弃的孩子

[3]Part5-10 被抛弃的孩子

5

暑假到了,朱朝阳觉得终于可以和晦气说声再见了。

这是一套才六十平米的九十年代老商品房,两室一厅。地上依旧铺着当年很流行的塑料地毯,墙上刷着石灰,很多地方显得乌黑油亮,沾满了岁月的味道。

右手边的房间里,头顶上的铁制大吊扇正呼啦呼啦不紧不慢地转动着,朱朝阳上身赤裸,穿了条小短裤躺在地上的席子上,手里捧着一本书,书大约才五六十页,印刷粗糙,封面有四个大字“长高秘籍”。

这是他从某个杂志上看到的广告,给对方汇去了二十块钱,果然寄来了这本“秘籍”。秘籍写了各种长高的方法,他用笔一一圈出重点。此外,有一点引起他的特别重视,想要长高就不能喝碳酸饮料,碳酸饮料会影响钙的吸收,看来以后可乐绝对不能喝了,他在这一条上额外加注了一个五角星。

正当他看得入迷,外面突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他把秘籍合上塞进书架,起身打开铁门,外面还隔了扇老式铁栅栏的防盗门,门外站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年纪与自己相仿,男孩的个子大约有一米六五,比他高一个头,女生比他还矮一些,两人的表情似乎显得很惊慌。

他迟疑一下:“你们找谁?”

“朱朝阳,你果然还住在这里!”男孩眼中放出光芒,激动地指着他自己,“还认得出我吗?”

“你?”朱朝阳打量着他,没过几秒钟就脱口而出,“丁浩!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投靠你的,别说了,快开门!”

门开后,丁浩领着后面的女孩快步走进屋,忙把门合上,急促问:“有水吗?渴死了。”

朱朝阳给两人倒了水,丁浩咕咕就喝,女孩微微侧过头,喝得很细致。

那个女孩脸上从头到尾都没流露过表情,像是冰块做成的。

“她是?”朱朝阳指指女孩。

“普普,你叫她普普好了,她是我结拜妹妹。普普,这是我总跟你说起的朱朝阳,我们小学时是最要好的哥们,嗯……四年级到现在,都五年没见面了。”

“你好。”普普面无表情地朝他点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由于有女生在场,朱朝阳只穿条小短裤不合适,回去套了件短袖,领他们到自己房间坐,道:“耗子,几年没见,你怎么长这么高了?”

“哈哈,高吗?我也不知道啊。”丁浩有些难为情地挠挠头。

“唔……刚才看你们很急的样子,发生了什么事?”

“哎,一言难尽,”丁浩甩甩手,做出个很老成的动作,“有人要抓我们走,我们是从车上逃下来的。”

朱朝阳惊慌道:“人贩子吗?要不要报警?”

“不不,不是人贩子,人贩子哪有抓我们这么大的小孩的?而是……”丁浩欲言又止,呵呵笑了下,随后又吐了口气,“真是一言难尽啊。”

朱朝阳更加不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回来了?你这几年都在哪读书?四年级一开学,老师就说你们家搬去外地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当时你走得真匆忙,都没跟我打声招呼。现在搬回来了?”

丁浩表情变了下,看了眼普普,普普仿佛像根木头,根本不在乎他们的谈话,脸上毫无波澜。

“怎么了?”朱朝阳愈发感觉奇怪。

丁浩吐了口气,低声问:“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去外地了?”

“你又没跟我说过,我怎么会知道?”

“嗯……那是因为……我爸妈当时被抓了。”

“什么意思?”

丁浩抿了抿嘴:“我爸妈杀了人,被抓了,枪毙了。”

“什么!”朱朝阳睁大了眼睛,随即用警惕的眼神扫了两人一眼,尤其是身高块头都大他一圈的丁浩,咳嗽一声,道:“我……我们怎么从不知道?”“嗯……大概老师想保密,不想让你们知道,你们有个同学是杀人犯的儿子吧。”丁浩嘴角扬着一丝自嘲般的笑容。

“咳咳……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啊,你爸妈杀人了,跟你又没关系。唔……你爸妈为什么杀人?”他其实并不想知道,只想随便扯点什么,好尽快想办法打发这两人走。他一听到丁浩爸妈杀了人,立刻起了警惕心,杀人犯的小孩,他可从来没接触过,一别五年,昔日友情也淡了,突然跑到他家来,他一个人在家,可不好应付。

丁浩微微胀红脸,低头道:“我也不清楚,我听他们说,我妈曾出过轨,我爸很记恨,就要我妈替他找女人,然后……然后我妈扮成孕妇,路上装晕倒,骗了一个好心的女大学生送回家,嗯……然后被我爸强奸了,后来……他们俩一起把人杀了,很快被抓到,最后枪毙了。”

“这个样子……”朱朝阳听他简单的几句描述,又被吓了一跳,心中忐忑不安,更想早点把他们打发走,过了好久,才问:“那这几年你去哪了?”

“北京的一家孤儿院,像我这样的杀人犯小孩,家里亲戚都不要养,只能送去孤儿院。普普也和我一样,我们都是第一监护人没了,第二监护人不愿养,就被送到那家孤儿院了。”

普普抬头看了朱朝阳一眼,又把头转开。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尴尬。

两个都是杀人犯小孩!朱朝阳再一次被震住。他真后悔刚刚开门,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该躲在房间里,装作屋里没人。现在他们来找自己干吗?

隔了好久,朱朝阳咳嗽一声,打破沉默,道:“对了,你们在北京,怎么会回这里了?”

丁浩表情有些古怪,撇撇嘴:“逃出来的呗,反正我们都不想待了,花了好几个月,才从北京一路找回了宁市。普普是江苏的,她不想回老家,我其他地方也不认识,只能回这里了。我不敢找亲人,他们知道我们逃出来,肯定要找警察把我们送回去的。本来我们想在宁市待几天,再去想以后去哪落脚,可今天真不走运,我们在路边——”说到这里,他突然闭了嘴,不说了。

“在路边干什么?”

丁浩犹豫了片刻,哈哈一笑:“我们身上钱不多了,只能在路边讨饭咯。”

“什么!”朱朝阳根本无法想象,昔日最要好的小学同学,现在竟会沦落到路边乞讨的境地。

“我知道我说了你会看不起我的,不过我也没办法。”他低下头。

“不不,我没有半点看不起你的意思。”

“嘎嘎,是吗?”丁浩又笑了笑,抬起头,“后来嘛,有辆车停下来,车上写着……普普,写着什么?”

“城管执法。”普普冷冰冰地吐出几个字。

“对对,城管执法,说这里不能乞讨,让我们换别处。我们就先走了,那时肚子饿了,我们就去旁边一家小面店吃东西,还没开始吃呢,又来一辆面包车,下来的人说他们是民政局的,说有人打电话,有两个小孩乞讨,他们要把我们带去收容站,联系家长。没办法,几个成年人要带我们走,我也不敢怎么样。但如果真回去了,他们要是知道我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不是又要把我们送回去吗?所以半路我和普普借口要小便,让他们停下车等我们,我们就赶紧逃了。刚好跑到你家附近,我记得你家住址,就碰碰运气来敲门,没想到你果然还住在这里啊!”

听了他的描述,朱朝阳心中愈加忐忑不安,尽管丁浩是他小学时最好的玩伴,可是几年不见,感情早已淡漠,现在这两个“问题少年”进了家门,该如何是好呢?

直接赶出去,会不会发生一些危险的事?如果留他们待家里,接下去会怎么样呢?他微微皱起眉头,吞吞吐吐道:“那你们……你们有什么打算?”

丁浩双手一摊:“还没想好呢,也许我去找份工作,不过普普太小了,你看她个子也小啊,她比我们小两岁,虚岁才十二呢。最好她能有个地方读书。”

“你呢?你不读书了?”

“我在孤儿院最不愿意的就是上课,哈哈,我早就想出来打工了。”

“可是你这个年纪,是童工,没人敢用你的啊。”

丁浩不屑一笑:“我不说,谁知道呢,你看我,个子这么高,哪点像童工了?”

朱朝阳想了想,有些尴尬地问:“那……那你们最近什么打算?我是说……你们打算住哪里?哦……我家就这么点大,嗯……你们也看到了。”

丁浩仿佛看穿他的心事,笑道:“你放心吧,我们不会赖你家的,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让我们暂时住个一两天,休息一下就走。”

“这个……”朱朝阳露出为难的表情,留两个问题少年在家住,这是很危险的事。

普普抬起头,道:“耗子,算了,我们走吧。”

丁浩凑近普普,小声道:“今天包落在那个车上了,身上钱不多,我怕……怕没地方住。”

“没关系,总有办法的。”普普波澜不惊地说。

丁浩看了普普一眼,又看了眼朱朝阳,站起身,哈哈笑了笑:“好吧,那我们就先走吧。朝阳,再见,等我以后找到工作再来看你。”

朱朝阳皱着眉,把两人送到了门口。

“下次等我工作赚了钱,再来请你吃肯德基,嘿嘿。朝阳,再见啦!”丁浩朝他挥挥手,转身带普普走,走出几步,又返身道,“差点忘了,朝阳,我包里有袋冰糖葫芦,是北京买的,一颗颗包装起来的,你肯定没吃过,我本来就说,如果还能见到你,就给你尝尝——”

普普白了丁浩一眼:“包不是落车上了吗?”

丁浩啊了一声,随后尴尬地摸摸头、耸耸肩:“那只能以后有机会再给你带了。好吧,你多保重,拜拜!”

“这个——嗯——等等——”朱朝阳听他这么说,心中颇有几分愧疚,毕竟,丁浩曾是他小学时最要好的朋友,两人一起上学放学形影不离好几年。朱朝阳有回被一个高年级的学生欺负时,丁浩还出头帮他打架,结果丁浩被人揍了一顿,他却自己逃走了,事后丁浩半句怪他的话都没说,反而说如果你不逃,两人都要被打,一人被打总比两人都被打要好。想到昔日的交情,朱朝阳不禁感动,一瞬间忘了他们是杀人犯的小孩,鼓起勇气道:“你们今天没地方住的话,先住我家吧,我妈在景区上班,隔几天回一次家,明后两天都不在,你们暂时住我家好了。”

“真的?”丁浩显得有些喜出望外。

“嗯,我妈房间不方便住,要不普普睡床上,我跟你睡地上,行吗?”

丁浩看着朱朝阳,又转向普普:“你觉得呢?”

普普面无表情地沉默几秒,摇摇头:“打扰别人不好。”

朱朝阳连忙道:“真的没关系。”

普普又沉默了一阵,最后点点头:“那就麻烦朝阳哥哥了,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告诉我们,我们不会怪你的,我们不会赖在你家。”

朱朝阳一阵脸红。

6

“普普面条做得真不错,比我做的好多了。”朱朝阳手里捧着一碗面条。

“是的,以前在孤儿院,她经常帮阿姨做饭。”丁浩道。

普普面无表情地坐在一旁,很小口地吃着面条,咬得很细致,从头到尾没说过几句话,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看着她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朱朝阳试图去讨好她:“普普,你吃这么点面条就够了吗?”

“嗯,够了。”普普很平静地应一句。

丁浩瞧了她一眼,替她解释:“她一直吃很少的。现在又是中午,天气太热,我都没什么胃口了。”他嘴里虽说没胃口,可朱朝阳明明看着他已经捧起第三碗了。

“那么……普普,你家里也是同样的原因,你才到了孤儿院的?”

丁浩替她回答:“当然了,我们这个孤儿院里都是没有第一监护人,其他监护人不要的,哈哈,我们这样的小孩全国有一百多个。”

“哦,”看着丁浩开朗的神情,朱朝阳很难想象如果自己也是这样的经历,是否能这么笑着说出来,仿佛在说别人无关紧要的事,他现在和两人接触了一阵,已经对他们是杀人犯小孩的身份不太介意了,“嗯……那普普的爸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咯噔”,话音一落,普普的筷子突然掉在了桌子上,她面无表情地凝视着面前的碗。

朱朝阳连忙慌张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问的。”

普普没有说话,重新拾起筷子,吸了一口面条。

丁浩故意哈哈一笑,挥着手说:“没关系的,你是自己人,告诉你也没关系。对吧,普普?”

普普表情木然,没有回答。丁浩就当她默认了,声音垂了下来,叹口气:“她爸爸杀了她妈妈和她弟弟,然后她爸爸被抓了,判了死刑。”

“不,我爸没有杀人!”普普顿时抬起眼,认真地看着丁浩,“我告诉过你,真的,我爸没有杀人。”

“可是……其他教导员都这么说。”

“不,他们都不知道。我爸枪毙前一个小时,我见到他,他亲口告诉我,他要我相信他,他真的没有杀了妈妈,虽然他和妈妈不合,会吵架,可是他很爱我,为了我,他不可能杀了妈妈的。”

朱朝阳不解问:“那为什么警察抓了你爸爸?警察不会抓错人的。”

“会的,他们就是抓错人了,他们就是冤枉我爸的!我爸告诉我,警察不让他睡觉,逼着问了他很多天,他没办法才承认杀人的。可他真没有杀人!那时我七岁,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爸跟我说,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他只希望我知道,他真的没有杀妈妈,他永远爱我,即便他死了,也会一直爱我。”普普的表情很认真,可她却没流半点泪,甚至眼眶发红都没有。

朱朝阳默然无语。这时,普普又道:“朝阳哥哥,你有相机吗?”

“相机?做什么用?”

“我爸说让我以后有空把我的照片烧给他,让他看到我在长大,我每年在我爸忌日时,都会拍照片,还写一封信给他。下个月是我爸爸忌日,可是我今年没有照片了。”

“这样啊,”朱朝阳抿抿嘴,“相机我没有,看来只能去照相馆拍一张了。”

“拍照片要多少钱?”丁浩连忙问,他的包丢民政局车上了,他现在必须为身上仅存的一点钱做精打细算的准备。

“大概……十几块吧。”朱朝阳也不能确定。

“十几块啊……”丁浩皱眉摸进口袋,过了会儿又笑起来,“嗯,照片是一定要拍的,十几块,也不贵,呵呵,普普,我有钱的。”

“嗯。”普普朝他点点头。

吃完面条,三人又开始了聊天。毕竟都是小孩子,彼此熟络得很快,不似成年人总会有所保留。三人聊着这几年的经历,知道朱朝阳成绩年级第一,两人羡慕不已。随后又聊到丁浩和普普从北京花几个月时间回到宁市的经历,看得出,他们俩都不想谈这几个月的事,总之,有很多朱朝阳想象不到的困难和遭遇,他们骗过好心人的钱,也偶尔偷过超市里的零食。

说到曾偷过东西,朱朝阳原本已经放松的心又开始纠结,再度后悔留两人住下了。他视线不由自主地看向他妈的房间,那里柜子里有几千现金,待会儿就去把门关了,千万不要被发现。他打量着丁浩和普普,两人似乎都没发觉他的这个想法,遂稍微放下了心。

正聊得开心,家里电话响了,他跑到妈妈房间接了电话,挂断后,思索了几秒,连忙把抽屉里的现金拿出来,塞到了床头柜后面,又找到一根毛线,走出房间时,关上门,同时把毛线压在门缝上,这样如果门开过,那么毛线就会掉到地上,他长了个心眼。

出来后,朱朝阳说:“我爸刚打电话来,让我现在去他那儿一趟,那么下午……你们待哪儿好呢?”

丁浩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笑着说:“没关系,我和普普到楼下逛逛,等你回来。”

听到这个回答,朱朝阳如释重负,看来他们俩并没有其他坏主意,反而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

7

沿区政府往东五公里有片工业园区,坐落着诸多规模不一的渔业冷冻厂。园区西面有家规模中等的厂子,叫“永平水产”,此刻,办公室里烟雾缭绕,桌上放着的都是软中华,朱永平正在跟五六个旁边工厂的老板打牌。

这一把开牌后,朱永平看了一圈,大叫一声:“通吃!”笑着将台面上的三四千块现金全部拢进手里。

“永平今天手气好得不得了,连庄不知多少把了?”一个叫杨根长的老板说。

“前天输得多啊,今天总要赢回来的!”朱永平笑呵呵地切起牌来。

“钱赢这么多,给点你儿子啊。”另一位叫方建平的老板道。

“我给的啊。”

“给个空气啊!”方建平摇头冷笑,“昨天我带我家丽娜去新华书店,碰到你儿子坐地上看书,我问他怎么在这里看书,他说天气太热,新华书店有空调。你瞧瞧,爹做大老板,儿子弄得跟个讨饭的一样,要跑新华书店蹭空调。”

朱永平脸微微发红,强自道:“钱我也给的啊,朝阳跟他妈都比较省,不舍得花。”

方建平拿起发好的牌,一边摆弄一边继续说:“肯定是你给的少。丽娜跟你儿子是同桌,她说你儿子衣服很少换,穿来穿去就那么几套,你这做爹的,自己穿几千上万的名牌,把你老婆、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亲儿子却像个小讨饭。我说句实在话,儿子总归是儿子,就算离了婚,那也是你亲儿子,总归要照顾的。”

杨根长也说:“就是,我听建平女儿说,你儿子全校第一,多争气的小孩,我们这些人的小孩里,就你儿子成绩好。”

“他全校第一啊?”朱永平随口问了句。

“你这做爹的连他考全校第一都不知道?”方建平冷笑起来,“你那个书读不进的宝贝女儿,才小学两年级就考不及格了,这么没用,你还每天弄得像块宝,把这么聪明的儿子扔一边不管。我们这些人里随便哪个小孩有你儿子一半聪明,做梦都在笑了。”

其他朋友也纷纷数落起朱永平来。

朱永平脸上挂不住,尴尬道:“我过几天把他叫来,给他些钱。”

方建平道:“不用过几天了,今天你老婆不是带你那宝贝女儿去动物园了吗?反正她们不在,你把你儿子叫过来玩玩好了,我也拜托他多教教我家丽娜,让她成绩提高点,过完暑假都初三了呢。”

杨根长道:“就是的,你老婆不让你跟你儿子联系我们也知道,平时你老婆和你女儿在,也晓得你不方便见儿子,今天她们出去玩了,不是刚刚好?让你儿子教好建平他女儿,说不定教着教着,教出感情,建平将来就是你儿子老丈人了,建平那辆宾利就是你儿子开了,建平这么大的一爿厂,到时候就改姓朱了,你赚死了。”

大家哈哈大笑。朱永平经不住朋友的揶揄,脸有愧色地拿起手机,拨给了儿子。

8

“爸爸,方叔叔,杨叔叔,叔叔,伯伯,好。”朱朝阳走进他爸的办公室,依次有礼貌地跟每个人打招呼。

杨根长笑道:“瞧你儿子多懂事,这叫知书达理,不像我那狗屁儿子。”

朱永平略略得意地摸摸儿子的头,道:“儿子,帮叔叔伯伯倒点水来。”

朱朝阳依言照做。

方建平一边配着手里的牌,一边瞅向他:“朝阳,我家丽娜这次考的只有班上的二十几名,这个成绩连二中都不一定进,你跟她同桌,平时要多教教她啊。”

朱朝阳点点头:“嗯,我会的。”

“那方叔叔先谢谢你啦。”

“方叔叔您太客气了。”

几位老板都连连点头,觉得一个初中生如此彬彬有礼,实属难得。

方建平继续道:“你爸平时有没有给你钱?”

“嗯……有的。”

“这次给了你多少?”

“这次?”朱朝阳不解地看着他爸。

朱永平连忙解释:“暑假不是刚开始吗,我还没给过,等下给你。”

方建平道:“上次你爸什么时候给你钱的?”

朱朝阳低头道:“过年的时候。”

“给了多少。”

朱朝阳老实地回答:“两千块。”

众朋友嘴里冒出一阵笑意。

朱永平脸色发红,看着手里的牌,解释着:“过年时我手里也不宽裕,给少了。”

方建平道:“今天你爸赢了一万多了,等下你爸赢的钱都会给你的,对吧,永平?反正你老婆不在,赌桌上的钱她又不知道,我们也不会跟她说你赢了多少,你就说你输了好了。”

其他老板们也纷纷点头,说就该这样。

朱永平只好道:“那必须的,儿子,到老爸这里来,看老爸今天能赢多少。”

这局打完,轮到了杨根长坐庄,他正在洗牌,有两个人走进了办公室。前面一个女人三十出头,装扮艳丽,看上去很年轻,手上戴着翡翠链子,脖子上是镶宝石的白金链,挎着一个皮包,手指上勾着一把宝马的钥匙,她身后跟着个九岁的小女孩,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哎哟,累死了。”女人把钥匙扔桌上,揉着手臂。

“你们这么早就回来啦?”朱永平一见她们俩,慌忙站起身,挡在朱朝阳前面,脸上写满了尴尬。

“相机太老了,电池充电不行,没拍几张就关机了,只能早早回来。这相机可以扔掉了,都四五年了,明天去重新买一个。”她把一个数码相机扔到了桌子一角,一副很嫌弃的表情。

“哦,那要不你们先回家,我们还要玩很久呢。”

女人对丈夫打牌本来不感兴趣,但感觉丈夫今天有点异样,仔细看了眼,马上注意到了他身后还坐着个小男孩,她一眼就认出了是他儿子朱朝阳,脸上瞬时浮过一抹冷笑,瞪了朱永平一眼。

朱朝阳当然知道这女人就是勾引走他爸的人,那小女孩是这女人跟他爸生的,他抿抿嘴,侧过头,不知所措地坐在位子上,装作没看到她们母女。

杨根长停下发牌,几个朋友都脸带笑意看着这一幕。

小女孩也看见了朱朝阳,好奇地跑过来,指着问:“爸爸,这位哥哥是谁呀?”

“是……”朱永平脸色尴尬,犹豫了片刻,道,“这是方叔叔的侄子,今天过来玩的。”

“哈哈!”其他几个打牌的朋友哄堂大笑。

杨根长忍不住嚷道:“太有才了,实在太有才了,阿拉宁市的朱有才啊!”

“喂喂,你们别笑,”方建平一本正经地说,“有才哥说的没错啊,朝阳叫我叔叔,当然是我侄子了。”

女人微微一愣,随即脸色也掠过一抹冷笑。

杨根长笑嘻嘻地看着小女孩,道:“朱晶晶,听说你这次期末考试不及格啊?”

小女孩害羞地躲到朱永平身后,拉着她爸的手臂撒娇:“不是的,不是的,我粗心没考好的……”

杨根长指着朱朝阳,道:“你要跟哥哥学习啊,他是他们学校第一呢。”

女人脸上浮过一抹不悦,但稍纵即逝,拉过女儿,也附和着说:“对呀,你要好好学习,要考得比这位哥哥还要好,知道吗?”她把“还要好”这三个字特意加重了语气。

“知道了,知道了啦!”小女孩一脸不高兴。

方建平又道:“瞧我侄子,衣服都洗得雪白了,有才哥,帮我带侄子去买几套衣服没问题吧。待会儿花了多少钱,回来跟我算账好了。”

他朝朱朝阳眨了下眼睛,朱朝阳茫然无措地坐着。

“这个……”朱永平很是尴尬。

“去吧,你位子阿杰替上,”杨根长说,“建平侄子衣服这么旧了,多买几件是应该的。你说呢,阿嫂?”他瞧向朱永平老婆。

女人不好在丈夫朋友面前驳了面子,只好道:“嗯,正好我们也准备去买衣服,永平,你就带上朝阳一起去吧。晶晶,我们先去车上,等下爸爸带我们去买衣服。”

小女孩开心道:“好呀,我要去金光百货!”

女人又扫了朱朝阳一眼,笑了笑,拉着女儿先出去了。

等她们出去后,朱永平在一帮人怂恿下,只好道:“儿子,爸爸带你买衣服去。”

“哦,”朱朝阳站起来,想了想,又摇头,“爸,我不去了,我想早点回家。”

其他几位老板连声给他鼓励:“都说去了,怎么能不去?不差这么点时间,你爸等下会开车送你回家的,去吧!”

朱朝阳只好缓缓点点头。

朱永平带着儿子走出几步,又停下脚步,低头悄悄嘱托:“你妹妹一直不知道她还有个哥哥,现在她太小,告诉她你爸离过婚,对她心理影响不好,嗯……所以我说你是方叔叔的侄子,等她大了我再告诉她。等下你……你……你暂时叫我叔叔,好吗?”

“嗯。”朱朝阳低着头,小声应了句。

朱永平收了赌桌上的钱,点了下,摸出其中五千,交给儿子,道:“钱藏口袋里,不要拿出来,等下不要告诉你阿姨我给你钱了。”

“知道了。”

朱永平歉意地拍拍儿子肩膀,抿抿嘴,转头对朋友们打了下招呼。为了显得神态自若,他又拿起桌上的相机,摆弄一下,道:“这相机岁数是有点大了,难怪拍不出,该扔掉了。”

朱朝阳突然记起普普要拍照片,连忙道:“爸,你这个相机真不要了?”

“嗯,是啊,这个没用了。”

“哦,那能不能给我?”

“你要相机?我下次买个新的给你。”

朱朝阳一点都不奢望爸爸真会买相机给他:“嗯,如果不要的话,给我吧,我有时候拍下玩玩。”

朱永平点头爽快答应:“好吧,反正你还读书,用不到专业相机,你想要就拿去玩吧。我拿个盒子给你装下。”

从坐上这辆宝马越野车开始,朱朝阳一直忐忑不安。

他坐在副驾驶座上,几乎都低垂着头,一语不发,偶尔几次抬头,看到车内反光镜上,女人也正朝他看,脸上带着些许笑意,他又连忙把头低下。身旁三个人的欢声笑语仿佛是另一个时空的,他完全是多余的。

很快到了市里最好的商场金光百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朱永平和朱朝阳走在一起,女人带着女儿却跟在后面,没跟上来,母女俩似乎在窃窃私语。

朱朝阳走到一家运动品牌店前,停下脚步。

朱永平看着儿子,道:“你想买运动服?”

“我……我想看看运动鞋。”

现在中学生很早就有了攀比意识,穿名牌运动鞋很流行。不过朱朝阳从没穿过,他一直穿普通的胶鞋。

他看中了一款学校里很多同学讨论的鞋子,忍不住兴奋道:“爸——”

他突然醒悟,同时也发现朱永平咳嗽一声,朝他眨了下眼睛,连忙改口:“叔叔,我想看看这个鞋子。”

服务员马上热情地问了脚码,拿出鞋子让他试。朱永平在旁边等着,他刚试到一半,小女孩在店外喊起来:“爸爸,快过来,我要买那个衣服!”

“等下,等朝阳哥哥试好鞋子。”

“不,我不要,我要你马上过来!我要你马上来!”小女孩带着哭腔撒起娇来。

“哎,真麻烦,好好好,我马上来。”

朱朝阳抬起头,看到女人站在女儿身边,正在跟女儿悄悄说着话,脸上有一抹胜利者的微笑,他连忙把头低下。

“爸,你快过来,快过来!”小女孩拖长音调撒娇着。

“好好,来了。试好了吗?”朱永平看着儿子试鞋,着急问,“大小合适吗?”

“嗯,刚刚好。”

“嗯,那就不用试了,我看这双挺好的,就买它了。小姐,多少钱?”他急着掏了钱。

朱朝阳站起身,看着爸爸因小女孩撒个娇就变得急迫的神色,抿了抿嘴,随后道:“我鞋子买了,衣服裤子下次买吧,我先回家去了。”

“嗯……等下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去就好。”

“这样子……那好吧。”朱永平也希望早些结束今天的尴尬。朱朝阳站起身,拎着打包起来的旧鞋子,拿着装在盒子里的旧相机,默默地朝商场门口走。朱永平则到了妻子女儿前,解释说朱朝阳有事先走了,我们继续逛之类的话。

朱朝阳快走到门口时,回头看了眼,女人正脸带笑意瞅着他,小女孩则很生气的样子瞪着他,接着又做出一个鬼脸,朝他呸呸呸。

朱朝阳紧紧握住拳头,死命咬住牙关,走出商场。

9

刚到家楼下,朱朝阳就瞧见了倚在墙边聊天的丁浩和普普,丁浩皱着眉,一副苦闷的样子,普普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两人看见他后,丁浩马上换上了笑脸,带着普普朝他奔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丁浩问。

“嗯……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了。”

普普打量着他,过了一会儿,说了句:“你好像不高兴。”

“嗯……有吗?我很好啊。”朱朝阳故意笑出声,掩饰自己的心情。

“他不高兴吗?我怎么看不出?”丁浩好奇地瞧着他。

普普没有搭理丁浩,只是盯着朱朝阳的眼睛,问:“你是不是哭过?”

“怎么可能啊!我干吗哭啊!”

丁浩看着他眼睛,也发现了:“咦,朝阳,你真的哭过吧?”

普普用很平静的语气说着:“如果是因为我们的突然到来,让你不开心的话,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们,我们不会怪你的。”

丁浩一愣,低下了头:“哎,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啦,没有通知,突然就来你家找你了。我们这样的小孩随便找谁,都是带来麻烦的,哎,朝阳,我们先走了,不打扰你了,以后再见。”

两人径直要走了,朱朝阳顿时感觉一阵空荡荡的失落,突然间,他很想找人说话,在他们走出几步后,连忙叫住:“错了,你们误会了,不关你们的事。”

普普微微皱了下眉,将信将疑地望着他:“不是因为我们?如果是其他人,如果是谁欺负你的话,你告诉耗子,他打架很厉害,整个孤儿院没人是他对手,你不要怕。”

“对,我打架很厉害,朝阳,你放心,如果谁欺负你,我替你出头!”丁浩得意洋洋地说着,立刻用着半带痞腔的调子,吹嘘起他以往跟人打架的豪华经历,总之意思是,不管谁欺负朱朝阳,就是欺负他丁浩,他丁浩可不是好惹的,分分钟就能削死一个人。

朱朝阳平时在学校,一心用功读书,性格内向,几乎没有朋友,更没有能说心里话的人,见他们俩如此关心自己,瞬间感到了一股暖流,便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向他们倾诉,唯独略去了他口袋里装着五千块的事,因为他对他们俩还是不放心,不敢让他们面对五千块的诱惑。

听完,丁浩道:“你毕竟是你爸的儿子,他怎么对你不关心,反而关心女儿呢?”他瞧了眼普普,忙补充一句,“男女平等我知道。我意思是说,一般大人都更宠儿子,怎么你爸是反过来的?”

普普不屑地反驳道:“那也不一定,偏心眼的多了去了,同样两个孩子,有些人对其中一个不闻不问,对另一个好得要死。”

朱朝阳泄气地摇摇头:“我妈说我爸怕那个婊子,一见到婊子,就丢了魂,整个人都被勾走了,婊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也一直特别宠小婊子,那个小婊子很会撒娇的。前几年我爸还会经常偷偷联系我,给我钱,后来听我奶奶说,为这事,婊子跟他吵了很多次,还要查他电话,这几年他都很少联系我了。”

丁浩义愤填膺地握起拳头:“这个大婊子和她的小婊子这样对你,实在太可恶了,要是没她们,你爸肯定还是和你妈好好过下去的。嗯……可是现在是她们俩欺负你,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朱朝阳拍拍他肩膀,苦笑下:“没关系,谁都帮不了的。哦,对了,普普,这是相机,我爸说电池充不太进,充了电只能用一小段时间,但我想拍几张照片应该够了,到时我们自己拍好,再拿到打印店打印出来,你看好吗?”

普普微红着脸低下头,道:“谢谢朝阳哥哥。”

丁浩道:“朝阳真是大好人,对吧,普普?”

“嗯。”

朱朝阳被他们说得很不好意思。

普普道:“朝阳哥哥,那个大婊子是大人,我们没办法,小婊子你知道是哪个学校的吗?”

“不知道,只知道读小学二年级。”

“如果知道哪个学校就好办了,下次我们去学校打她一顿,替你出气!”

丁浩连忙道:“好办法,我想好了,到时你不要露面,只要告诉我哪个是她,我一把抱着她扔到垃圾桶里,再盖上盖子,哈哈,到时有的她哭了吧。”

朱朝阳听了他的“计谋”,仿佛眼前就出现了小婊子被人扔进垃圾桶哇哇大哭的模样,瞬间被逗得哈哈大笑。

普普冷笑一声:“这就够了?最好是把她衣服脱光,把衣服扔进厕所大便堆里。”她脸上露出怨毒的表情。

朱朝阳微微吃惊地看着她,没想到一个比他还小两岁的小女孩,主意更毒辣,不过如果真能那样,一定很酷。

普普一本正经地说:“以前我有个弟弟,我妈生了我弟弟后,对他很好,对我从不关心,我真恨死她们了,只有我爸才对我好。朝阳哥哥,你刚好跟我相反,你爸爸对你冷淡,对小婊子好,你妈妈对你好。”

“那现在你和你弟弟还有联系吗?”

“哼,”普普嘴角一撇,“已经死了,跟我妈一起死的,听说我弟弟是我妈偷偷跟其他男人生的野种,不是我爸亲生的。所以别人冤枉我爸杀了她们俩,结果害我爸爸被枪毙,我真恨死她们了!我真恨不得她们俩再死一遍!”

朱朝阳感同身受地点点头,现在他明白为什么普普从之前的冷冰冰中,话一下子变得多了起来,原来普普的经历跟他很像。也难怪普普这么想帮他报复那个小婊子。

可真能那么报复吗?恐怕也只能这样背后说点玩笑话,出出气吧。

10

吃过晚饭,丁浩和普普都迫不及待地去卫生间洗澡,在他们几个月的流浪中,并不是每天都有条件洗澡。

稍后,三人坐一起闲聊,朱朝阳和丁浩都席地而坐,普普独自靠近小阳台的位置,似乎刻意与两人保持了很远的距离。朱朝阳稍微感觉有点奇怪,不过也没多问。

“耗子,你们为什么要从孤儿院跑出来?”

“这个嘛,”丁浩看了眼普普,道,“那里的人太坏了,实在待不下去了。”

“怎么坏了?”

“其实也不是一直坏啦,以前院长是个老阿姨,她对我们大家可好了,把我们当成她自己的孙子孙女一样。前年老阿姨退休了,换来了现在的院长,是个男人,一个死胖子。”

普普冷哼一声,补充道:“还是个恶心的大色狼。”

“色狼?”

丁浩严肃地点头:“对,他摸普普了。”

“摸什么?”尽管现在大部分初中生对性知识懂很多,不过朱朝阳平时不太和同学交流,对男女知识并不十分了解,仅限于电视上常见的牵手和接吻,虽然也听到过一些男同学口中的做爱,但也一知半解。

普普也才刚刚开始发育,对男女之事并没多少害羞感,很直接地说:“他把我带到单独的房间,脱了我衣服裤子,要摸我。”

“这……怎么这样子!”

“有好多次,他还脱了他的裤子,把他的小鸡鸡塞我嘴里,臭死了,他小鸡鸡上还有很多毛,几次吃到我嘴里,太恶心了,每次都想吐。”普普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他为什么把小鸡鸡放你嘴里?”

“不知道。”

朱朝阳看向丁浩:“你知道吗?”

“我?嗯……”丁浩脸上露出怪怪的表情,看着他们俩浑然不知的模样,嘿嘿笑了下摇摇头,“反正不是好事。后来有一次,死胖子又来找普普。普普之前跟我说过,要我去救她,死胖子还没脱裤子,我就闯进来了,他很生气,把我关在一个小屋子里关了一天一夜,东西都没给我吃,这死胖子,等我以后长大了,我一定回去揍死他!”他揉搓着双手,做出一副磨刀霍霍的样子。

普普补充道:“不光是我,他还强拉其他女生去,很多女生都被他摸过。”

丁浩反驳:“李红是自愿去的!她说死胖子给他买零食,对她特别好,她想做死胖子的老婆。”

“哼,随便她!反正我受不了,我再也待不下去了!”

“我也是,上回我偷偷出去玩,回来被他发现,还被他揍了一顿,硬说我偷钱。”

朱朝阳不解:“他为什么说你偷钱?”

“我出去打游戏机了,他冤枉我偷了教导员的钱,说要不然我怎么会有钱的。”

“嗯……那你怎么会有钱的?”

“以前社会上有好心人来看我们的时候给的,我没交出去。其他人都交上去了,死胖子说钱拿来给我们买零食,可每次交上去有几百上千,也没见他买什么东西给我们吃。所以我就不交,偷偷藏着,逃出来打了下游戏机,这死胖子就冤枉我偷钱。”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朱朝阳道:“那你们这次逃出来,孤儿院会找你们吗?”

两人同时点头,丁浩道:“肯定找的,我以前听老阿姨说过,孤儿院里的每个小孩都是登记的,上级要来查人数。后来我们逃出来后,住在北京一间小旅馆里时,看电视,有个新闻里还在找我们两个呢,我们俩的照片都有,死胖子还在电视里假模假式哭着叫我们回去。我们就怕被他们抓回去。如果回去了,死胖子指不定会怎么对付我们呢!而且,哈哈,我们逃跑前,我偷偷到死胖子办公室,偷了他的钱包,里面有整整四千多块钱,要是没这笔钱,我们逃出来没几天就过不下去了呢,正是靠这笔钱,我们才敢出逃,过了这么久日子呢。所以啊,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去,我们私自逃跑加上偷他钱包,死胖子一定会把我活活打死。”

“嗯……大概老师想保密,不想让你们知道,你们有个同学是杀人犯的儿子吧。”丁浩嘴角扬着一丝自嘲般的笑容。

“咳咳……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啊,你爸妈杀人了,跟你又没关系。唔……你爸妈为什么杀人?”他其实并不想知道,只想随便扯点什么,好尽快想办法打发这两人走。他一听到丁浩爸妈杀了人,立刻起了警惕心,杀人犯的小孩,他可从来没接触过,一别五年,昔日友情也淡了,突然跑到他家来,他一个人在家,可不好应付。

丁浩微微胀红脸,低头道:“我也不清楚,我听他们说,我妈曾出过轨,我爸很记恨,就要我妈替他找女人,然后……然后我妈扮成孕妇,路上装晕倒,骗了一个好心的女大学生送回家,嗯……然后被我爸强奸了,后来……他们俩一起把人杀了,很快被抓到,最后枪毙了。”

“这个样子……”朱朝阳听他简单的几句描述,又被吓了一跳,心中忐忑不安,更想早点把他们打发走,过了好久,才问:“那这几年你去哪了?”

“北京的一家孤儿院,像我这样的杀人犯小孩,家里亲戚都不要养,只能送去孤儿院。普普也和我一样,我们都是第一监护人没了,第二监护人不愿养,就被送到那家孤儿院了。”

普普抬头看了朱朝阳一眼,又把头转开。

气氛一下子陷入了尴尬。

两个都是杀人犯小孩!朱朝阳再一次被震住。他真后悔刚刚开门,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他该躲在房间里,装作屋里没人。现在他们来找自己干吗?

隔了好久,朱朝阳咳嗽一声,打破沉默,道:“对了,你们在北京,怎么会回这里了?”

丁浩表情有些古怪,撇撇嘴:“逃出来的呗,反正我们都不想待了,花了好几个月,才从北京一路找回了宁市。普普是江苏的,她不想回老家,我其他地方也不认识,只能回这里了。我不敢找亲人,他们知道我们逃出来,肯定要找警察把我们送回去的。本来我们想在宁市待几天,再去想以后去哪落脚,可今天真不走运,我们在路边——”说到这里,他突然闭了嘴,不说了。

“在路边干什么?”

丁浩犹豫了片刻,哈哈一笑:“我们身上钱不多了,只能在路边讨饭咯。”

“什么!”朱朝阳根本无法想象,昔日最要好的小学同学,现在竟会沦落到路边乞讨的境地。

“我知道我说了你会看不起我的,不过我也没办法。”他低下头。

“不不,我没有半点看不起你的意思。”

“嘎嘎,是吗?”丁浩又笑了笑,抬起头,“后来嘛,有辆车停下来,车上写着……普普,写着什么?”

“城管执法。”普普冷冰冰地吐出几个字。

“对对,城管执法,说这里不能乞讨,让我们换别处。我们就先走了,那时肚子饿了,我们就去旁边一家小面店吃东西,还没开始吃呢,又来一辆面包车,下来的人说他们是民政局的,说有人打电话,有两个小孩乞讨,他们要把我们带去收容站,联系家长。没办法,几个成年人要带我们走,我也不敢怎么样。但如果真回去了,他们要是知道我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不是又要把我们送回去吗?所以半路我和普普借口要小便,让他们停下车等我们,我们就赶紧逃了。刚好跑到你家附近,我记得你家住址,就碰碰运气来敲门,没想到你果然还住在这里啊!”

听了他的描述,朱朝阳心中愈加忐忑不安,尽管丁浩是他小学时最好的玩伴,可是几年不见,感情早已淡漠,现在这两个“问题少年”进了家门,该如何是好呢?

直接赶出去,会不会发生一些危险的事?如果留他们待家里,接下去会怎么样呢?他微微皱起眉头,吞吞吐吐道:“那你们……你们有什么打算?”

坏小孩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