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Part77-86 秘密

[21]Part77-86 秘密

77

两天后,叶军在派出所见到了突然到访的严良。

“严老师?”

严良站起身,脸上透着复杂的情绪:“叶警官,又来打扰你了。我接到亲戚电话,说张东升被人杀了,家里除了他之外,还死了两个陌生的小孩,你是否方便透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叶军叹了口气,将他带到自己办公室,给他倒了茶,随后关上门,低声道:“严老师,当初你猜想的是对的,徐静一家确实是张东升杀的。”

“真的?”他干干地吐出两个字,虽然怀疑过张东升,可他希望不是,是巧合,是他猜错了,他怎么都不希望自己学生真的是杀人凶手。

叶军唏嘘一声,道:“我拿到一个相机,里面拍了一段视频,拍到了张东升在三名山将徐静父母推下去的整个过程。而张东升后来杀徐静的事,因为徐静己经火化,所以找不出证据,不过有一位证人的口供。”

严良沉默了半晌,抿抿嘴:“张东升三天前在家被人杀了,遇害的还有两个小孩,又是怎么回事?”

“一系列很复杂的事,涉及九条人命。”

听到九条人命,严良脸上也不禁悚然变色。

叶军继续道:“我这儿有一个孩子写的日记,看完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将日记复印后的一叠材料交给严良,自己则在一旁点起烟,望向窗外,陷入了沉思。

严良翻开第一页,那是第一篇日记。

2012年12月8日星期六

我每次写日记,总是坚持几天就断了。许老师说不要把日记当作文,日记是给自己看的,不要在意篇幅,要当成每天的习惯,一日三省吾身,会让我们一生受益。短期内还能提高作文水平。如果我作文分数再提高一截,那就无敌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天天坚持,养成习惯,不管多晚都要写一点。好吧,今天就写这些。

朱朝阳,晚安!

严良看到最后一句,问了句谁是朱朝阳,知道就是日记作者后,他不禁莞尔一笑。瞧这笔迹和措辞,可以看得出,日记作者年纪不大,字里行间充满了童真。

他又继续往下看,大部分是流水账,记录了每天家里、学校发生的琐事,还有一些心里的小秘密。

不过贵在坚持,这位叫朱朝阳的作者在此后果然天天坚持写日记。

篇幅有长有短,大概视他的时间而定,譬如考试的那几天,他会短短写上几行,祝自己正常发挥等;过年的几天里,他有时会写“今天过年,不想写,不过为了习惯,还是写上一句”这样的话;另有一些篇幅很长的,甚至有上千字,大都说他在学校受了欺负,被人收保护费等。

严良从这些字里行间得到的信息是,日记作者是个初二男生,学习用功、自制力很强,不过个子矮小,他总是感慨不长个,没有一个女生喜欢他,而且在学校似乎经常受人欺负。大概是个性格内向、不合群的孩子,因为他在日记里从没写过有什么朋友,提到的名字几乎都和被欺负有关。另外有几篇日记提到他的家庭,他父母离异,与母亲生活,母亲在景区上班,隔几天回家一趟,平时自力更生。

他花了一个多小时把前面这部分看完,他看得很仔细,像他这个年纪却有机会窥视一个初中生的生活,他自觉有些不好意思,却又仿佛把他的思绪带到几十年前。

那个年代和现在虽然完全不一样,包括孩子的接触面也远没现在的广,不过一样的是不管哪个年代的十几岁少年都有着青春期烦恼,各种深藏心底的秘密和想法。

严良看着日记里的朱朝阳在学习上锋芒毕露,不禁想起了他的初中时代。他初中也是数理化全才,不过那时是八十年代初,社会大环境并不看重读书,学校的女生只喜欢文科生,那时候的文艺青年很吃香,像他这样的理科高材生是很孤独的。某种意义上他与朱朝阳的孤独有几分相似。

他笑了笑,思绪拉回现实,随后,他翻开了7月2日的那一页,从那一页开始,每篇记载的内容就明显比前面多了,几篇翻下来,他表情也从刚刚的莞尔变成了深深的凝重。

78

2013年7月2日星期二

发生了好多事。

今天见到了丁浩和他的结拜妹妹普普,耗子是我小学最要好的朋友,五年没见了,以前我们一样高,现在他很高,如果早几年拿到《长高秘籍》大概就不会这样了,我犯了好多禁忌,尤其是不能喝碳酸饮料,以后绝对不喝了!

他想在我家住几天,我很乐意,每天一个人很无聊。可他后来才告诉我,四年级时他不是转学了,而是他爸妈杀人被枪毙,他回老家了,之后去了北京的一家孤儿院,普普是他在孤儿院认识的,也是杀人犯小孩。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早上在路边被救助站的人抓走,他们半路逃下车,找到我家。

我开始很担心他们住进家里,后来看他们也不坏,应该不会偷我东西。后来说到普普爸妈的事,耗子说她爸杀了她妈和她弟弟,判了死刑。可普普坚持说她爸是被警察冤枉的,被逼承认杀人。她还问我有没有照相机,下个月是她爸祭日,她要拍照片烧给他。

下午我接到爸爸电话,让我过去,我担心我出去后,他们会在家里偷东西,不过他们听到我要出门,就说到外面等我回来。

我爸和几个叔叔在赌钱,婊子母女去动物园了。可没一会儿,婊子居然回来了,说相机电池坏了,提前回来。那时我躲在后面,还是被她看见了,小婊子还问我是谁,我爸怕影响她心理成长,说我是方叔叔的侄子。

后来方叔叔说我衣服太旧,要我爸带我去买衣服,结果婊子两个也不知廉耻地跟去了。去之前,我爸偷偷给我五千块钱,让我不要让婊子知道,我看到她们不要的相机,想给普普拍照片,问我爸能不能给我,我爸这次倒是直接把相机送我了。在商场我刚看了双鞋子,小婊子就要我爸赶紧过去,我爸就被她叫过去了,小婊子还对我吐口水。这肯定是婊子教的,我一辈子都会记住她们今天的表情!

我只好一个人坐公交车回家,那时我真没用,在车上哭了,回想真是好笑,我为什么要哭,莫名其妙。

回来耗子和普普看出我哭了,以为我后悔留他们住,说要走。我不想他们误会,把今天的事告诉了他们。普普很气愤,要帮我报复小婊子,说要把小婊子扔进垃圾桶,还要脱了她衣服扔进厕所,让她哭死。普普说这件事不用我出面,她和耗子去做,这样就查不到我了。可我不知道小婊子在哪个小学读书,想想不现实,还是算了。

我们聊了一晚上,他们说孤儿院管太严了,要关禁闭,所以逃出来。逃走前,耗子偷了院长钱包,有四千多块,我想来有点后怕,幸亏没把五千块钱的事告诉他们。

后来才知道耗子是惯偷,爸妈死后,他一个人在老家经常偷东西,有回终于被抓到,揍了一顿,当天晚上他又拿石头砸了人家店,结果又被抓到,送孤儿院去了。耗子说这笔账迟早要跟店老板算,到时把他往死里揍。在孤儿院也是,他经常偷老师的钱逃出去打游戏。

他还是打架王,孤儿院里没人打得过他,他的目标是做社团大哥,所以他在手臂上刻了“人王”两个字,要做人中之王。

普普爸爸死后,她住叔叔家,有天她和同学吵架,同学骂了她爸,她打了对方,当天晚上那个同学被人发现在水库淹死了,大家都说是她把人推到水库里的,警察把她抓走,最后没证据又放回来,可同学家长一直上门闹事,婶婶不要收养她,就把她送去孤儿院。

那时我很气愤,这些成年人这样冤枉她,太坏了。

谁知她笑了起来,我问她笑什么,她摇摇头,过了一会儿突然说,其实,人就是她推下去的。那个人,就该死!

我吓了一跳,想不到她小小一个人,竟然杀过人!她看出我的担心,让我放心,我是她朋友,她不会对朋友做任何不好的事,包括以后谁欺负我,她和耗子都会帮我。

我想她那时大概年纪小,不懂事吧,看她遭遇挺可怜的,现在她是我朋友,我肯定会替她保守这个秘密。

现在他们在我房间睡下了,我妈房里放了钱,所以我要睡这间。今天的日记是最长的一次,发生这么多事,我心里很烦,只有他们俩能陪我说话,我把他们当作真朋友,他们可千万别偷我家东西。

看完这一篇,严良轻轻闭起了眼睛,他眼前浮现出一个内向好学却经常受欺负的小孩,碰见了两个“问题少年”。

一个是荷尔蒙太盛的“暴力男孩”,经常偷窃,想做社团大哥,手臂刻着“人王”,打架王。一个是小小年纪就因为争吵把同学推下水库淹死的小女孩,大概是成长经历的缘故,从小就有着超出年龄的成熟和阴暗,甚至被警察带走调查都不承认推了同学,这个小女孩的心理,想想都令人不寒而栗。

两个少年,父母皆判死刑,其中一个还深信爸爸是被警察冤枉的,特殊的成长环境造就了心理上的歧路。偷东西、打架、纹身、把同学推进水库、偷院长钱包、出逃孤儿院、逃离救助站。在初中这个最叛逆的年纪,一个内向的小孩遇到两个有着很不寻常经历的问题少年,严良忍不住替朱朝阳后来的命运担忧。

79

2013年7月3日星期三

我很怕,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却又不能告诉任何人。

早上我带他们去三名山拍照片,在山上我们打开录像功能玩,才过一会儿,一对爷爷奶奶掉山下去了,他们的女婿在呼救。

下午回来后,我们把相机连上电脑,看了那段视频后才知道,早上两人不是掉下去的,是被他们那个女婿推下去的。

我赶紧打110报警,是一个阿姨接的,我刚开口说半句,普普直接把电话按断了。她说不能报警,视频里把她和耗子也拍进去了,报警的话,警察会调查视频里的人,知道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肯定要把他们送回去。后来110阿姨电话打回来,普普骗她按错了,她把我们骂了一顿。

可是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怎么可能不报警?

我想等过几天他们走了再报警,可是我又担心他们被查出来送回孤儿院后会记恨我,等过几年他们从孤儿院出来,会不会来报复我?耗子是打架王,他很记仇的。

后来普普说要找到杀人犯,我问她干什么,她居然说要把相机卖给他,跟他勒索一笔钱,他们俩没钱了,需要一笔钱过生活,她看到杀人犯开宝马车,肯定有钱,她还说拿到钱后会平均分给我。

我觉得她太疯狂了,要去勒索一个杀人犯。我要这钱干吗?我连校规都没有违反过,却要被她拖去犯罪?这不可能,我坚决不同意。可耗子觉得她主意挺好,也赞成这么做。

我劝了他们很久就是不听。

晚上在书店时,我又遇到了爸爸带着小婊子,爸爸故意装作没看见我,我气死了。普普在旁边看着,她说只要我同意把相机卖给杀人犯,她和耗子一定会帮我报复小婊子,想怎么揍都可以。我还是不同意。

我现在很无力,他们正睡在隔壁,我越想越恐怖,我很后悔昨天把他们俩留下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报警我怕耗子过几年会回来报复,不报警难道留着一个有犯罪证据的相机一辈子?更不可能去勒索杀人犯。

严良凝视着这一篇,过了好一阵,才叹息一声。

尽管日记文字粗糙幼稚,可他依然能感受出,日记的主人,这位朱朝阳,那个时候的矛盾。一个好学生面对这种突发事件,一定会选择报警。而两个从孤儿院逃出来的问题少年,因担心被送回去,拒绝报警,这还能够理解。可是他们却想到了勒索杀人犯,这样的主意己经远远超过这两个孩子的年龄了。他愈发为朱朝阳后面的命运担忧了。

80

2013年7月4日星期四

我该怎么办,再没有更糟糕的一天了。

我怕他们又要说服我去勒索杀人犯,就带他们去少年宫玩以拖延时间。

到了少年宫,普普看到小婊子也来少年宫了,要替我报仇。我觉得不现实,少年宫人太多了,如果被人看到我了,告诉我爸我就惨了。

耗子却说没问题,一切包在他们身上,我偷偷跟在后面看着就行。

他们两个先进去,我怕被小婊子撞见,远远跟后面。普普在六楼找到小婊子在学书法,让我到楼梯口等着,她和耗子在厕所外守着,只要小婊子一个人去上厕所,就把她拉进去揍一顿。我担心他们把人打伤了,丁浩保证过不会出事。

可还是出事了,小婊子被他们拉进厕所没几分钟,他们就跑出来,把我拉到二楼,说小婊子不小心掉一楼去了。

后来他们才告诉我真话,耗子把小婊子拖进男厕所,小婊子骂他们又吐口水,把耗子惹火了,他拔了阴毛要塞小婊子嘴里让她恶心,结果小婊子把他手咬破了,他一怒之下把小婊子抱上窗户推了下去。

我骂他干吗要把人推下去,他也后悔了,普普说现在怪耗子也没用,如果小婊子死了,没人知道是他们干的,她叫我先下去看看小婊子是死是活,他们躲二楼窗户上看我信号。

我在楼下挤不进人群,反而是他们在楼上看清小婊子死了,示意我先走,他们下来去后门会合。

后来回了家,谁也不再提这事,我很害怕,虽然人是他们杀的,那这算不算是我指使的?可我的本意根本不想让她死啊,最多让她哭一场出口气就行了。可我如果这么说,有人会信吗?爸如果知道我和他们是一伙的,我死定了。

普普又说起了勒索杀人犯的事,她说出了这么大事,他们不能留宁市了,要勒索到一大笔钱,然后跑其他城市去。我现在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法子了。如果他们被抓到,我说什么都洗脱不清。可是怎么找到杀人犯呢?能顺利拿到钱吗?

我心里很乱。

看到这篇,严良的一颗心沉了下去,原本仅是一次出于家庭仇恨的报复行为,本意只是打她几下,把她弄哭,结果却演变成了一起命案。

最后变成命案大概也不是丁浩和普普的本意,不过看到一个初中生竟想到拔下阴毛塞对方嘴里这么让人恶心的招式,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难受感。

仅仅因对方不服输,不低头,咬伤手,就一怒之下把人推下楼,这丁浩的心理该是多么暴躁?难怪是孤儿院里的打架王,这性格大概是长期习惯用暴力解决争端而形成的吧。

他也理解朱朝阳在事发后的担忧,毕竟是一起来的,如果他们被抓后,他说他本意只是弄哭朱晶晶,恐怕没几个人信,他爸也不会信。

从他日记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骨子里是个缺乏却又异常渴望得到父爱的孩子,每每总是失望多过期许,他害怕朱晶晶案子被查出,过去那些虽少、但毕竟还是有的父爱之门也将永久对他关闭,这才是他害怕的根源。

严良甚至有点害怕继续看下去了。

81

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只知道那个杀人犯的车是宁市的,可宁市这么大,怎么才能找到他呢?

想来想去都想不出办法,我妈过几天就回来了,丁浩和普普到时该上哪去?烦透了。真怕他们被抓。

2013年7月6日星期六

真找到杀人犯了,也不知是好是坏。

早上陪普普上街,在东面的小超市意外遇到杀人犯。我早不记得他长什么样了,普普认出来的。见他要上车,普普跑上去拉住他,说看到他杀人。杀人犯马上瞪起眼睛,吓了我一跳,丁浩说打架是家常便饭,叫我不用怕,有什么他顶着。杀人犯倒没真动手打我们,骂了一句就要走,普普警告他,我们有一段他杀人的视频,如果他走了,我们马上交给警察。他停下来,盯着我们看,我很害怕,他们两个都很镇定,叫我回去拿相机。

我把相机拿回来,在路上点开相机给他看了,他脸都绿了,说要带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上车前,普普让我把相机先拿回去藏好,说他拿不到相机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否则有危险。

后来杀人犯把我们带到一个咖啡厅,问我们想干什么。普普说把相机卖给他,杀人犯问多少钱,我们走到一边商量,丁浩说要三万,普普问我我一年要花多少钱,我说一万多,她觉得他们要拿到足够生活到成年的钱,包括以后租房的钱,一人十万,共三十万。我说太多了,他不会给的,我不要钱,全给你们。她谢谢我,但还是坚持三十万,说他的宝马车就值几十万了,现在要的是他的命。

普普跟杀人犯说三十万,杀人犯一下子怒了,我很害怕,不过普普和丁浩一点都不怕他。杀人犯最后答应了,他要一些时间筹钱,给了我们他的手机号,让我们后天打他电话。

出来后,普普让我们快跑,跑了好多条街才停下,她怕杀人犯跟踪我们。丁浩说跟踪就跟踪,还怕他?普普骂他是笨蛋,杀人犯如果想杀我们灭口,肯定带刀,丁浩不是他对手。我很担心以后和他交易会不会有危险。普普说肯定有危险,但只要相机不落入他手里,他就不敢把我们怎么样。下次去,我们就过去两个人,还有个留外面,这样他不敢对两个人怎么样,因为还有个人会报警。

我觉得普普的主意听起来可靠,不知道最后能否顺利。

2013年7月7日星期天

普普说明天她和我一起过去,丁浩留家里,因为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特别容易冲动。

是啊,如果他不冲动,那时打一顿小婊子就好了,根本不会死人。我很怕他们被抓到,如果爸爸知道我和他们是一伙的,一定恨死我了。希望明天一切顺利,他们拿到三十万,到外地好好生活下去吧。

普普很聪明,她比我小两岁,但感觉她什么都知道,怎么提防杀人犯使坏,怎么成功拿到钱,她都想好了。而且她对我很好,我想大概我和她经历相似吧,我爸爸宠小婊子,她妈妈也宠她弟弟。

以前没有朋友,现在有这两个朋友,一个能帮我出头,一个和我有那么多共同语言。

2013年7月8日星期一

今天去了杀人犯家,他肯定在耍诈,电话里让我们把相机带过去,我们没有照做,普普说先拿到钱再还他相机,才能保证安全。去了他家,他又说钱没准备好。明明没钱,却让我们带上相机,肯定有鬼。

他家一看就很有钱,他却自称上门女婿,钱不归他管,暂时拿不出这么多钱,过阵子就有了。

普普问他没钱为什么要我们带相机。他说他怕我们保管不好,让他保管,他先给一部分钱。这肯定是个骗子。

后来普普让他先给一部分钱,他又推托了,怕我们乱花被人发现。普普说要租房子,他问我们为什么租房,普普什么都不告诉他。他也没办法,后来他先给了普普一些生活费,说他家空着一套小房子,给我们住。

普普答应他了,让我保管好相机,不要被人跟踪,不要让杀人犯知道我的信息,只要我和相机都安全,那么她和丁浩也都安全。普普很周全,而且她特别细心,她想到在他们的柜门上塞一条毛线,如果以后毛线位置变了,就说明杀人犯趁他们不在家,进来搜过东西。

可是从现在开始,普普和丁浩都住杀人犯的房子,我一个人很害怕,他们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2013年7月9日星期二

今天警察找了我,问了小婊子的事,还知道我那天去了少年宫,就走在小婊子的后面。

我当时真不知该怎么回答,普普跟我说过,如果警察来问,一定要咬定不知道小婊子怎么死的,也不能承认是在跟踪她,如果我说漏嘴了,她和丁浩就会被抓。其实我更担心的是我爸知道我参与了这事,间接害死了小婊子,那就惨了。

我只能骗警察说我是去少年宫看书,和小婊子只见过一两次,走外面根本不认识她。

不知道警察相信了没有,还抽了我的血,让我手按在一个东西上,那时妈妈刚好回来,知道警察查我,和警察吵了一架,回到家又是哭,我看了好难受。

如果没这些事该多好,我好后悔那天去了少年宫。

下午普普来找我,听我说了这事,她叫我不用怕,只要我没说漏嘴,警察就查不出。为防警察注意到她和丁浩,她以后不找我了,约定每天下午去新华书店见面。

2013年7月10日星期三

今天婊子找上门,说我害死了小婊子,还把妈妈打成重伤,爸居然为了帮婊子,打了妈耳光,这笔仇我记下了,我大学毕业后一定要把这笔账原原本本算回来!

婊子还说一定要弄死我,有本事就来吧,我才不怕。普普也在旁边看到了,她说明天和我商量。

2013年7月11日星期四

普普说耗子也知道了婊子打伤我妈,耗子愿意替我报仇,他可以守在婊子家门口,如果婊子一个人出来,他就冲上去把她暴打一顿逃走,普普问我怎么看。我当然很想把婊子打死,可一旦耗子去打婊子被抓到,那么小婊子的事也曝光了,我想还是先忍着吧。

普普也觉得埋伏揍人很危险,她问婊子是不是知道我和小婊子的事有关,我也不知道她到底知道多少,可她昨天来找我时,我一见她转头就跑,可能更加深了她的怀疑吧。

普普说如果婊子还要纠缠下去,就不是想着揍她报复了,而是做另一件事。她突然问我,如果婊子死了我会不会很开心。

我看着她样子,感觉一阵害怕,问她要干什么,她说如果婊子一直纠缠,说不定会调查到她和耗子,他们决不能被抓走,如果逼不得已,她看过我的政治课本,写着未满十四周岁的人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她说她和耗子都不满十四周岁。

我赶紧劝她打消这个念头,我决不会把他们俩供出来的,我不说,没人知道小婊子是他们俩杀的。她说只是开个玩笑,我想他们俩也没本事真的杀死成年人吧。

普普还说杀人犯昨天找了他们,说要出差去,交易暂时做不了,等过段时间。希望他不要耍花样。

从7月12日开始到7月26日,日记里就没什么大事发生了,每天朱朝阳和普普在图书馆见面,大都记了一些看了什么书,两人聊了什么之类的,开始几天,日记大都是寥寥数语,但后来篇幅逐渐加长了。

因为严良看到,朱朝阳在日记里吐露心声,他喜欢上了普普,所以他对普普的记载特别详尽,甚至今天普普看的是哪几本书都一一记下,可他又不敢告诉普普,怕一旦告诉了她,她不喜欢他,以后两个人肯定会疏远。他更担心普普喜欢的是耗子,那样一来,他只能把这份喜欢,默默放心里珍藏了。

但从7月27日开始,又有新的事发生了。

82

2013年7月27日星期六

婊子是畜生,她就是靠卖赚钱的!

她找人泼了我大便,妈在景区上班也被人泼了,家门口到处是红油漆。叶叔叔带我去厂里抓她,爸竟然还要护着婊子,所有人都在说他,他还在护她!还要我不要追究了,给我一万块钱。

哼,在他心里,婊子是最重要的,我比不上一万块钱。

我恨他们,我恨死他们了!

2013年7月28日星期日

昨天下午来的是耗子,他说普普去买东西了,他过来是要告诉我,前天晚上他们看到电视,杀人犯的老婆死了,杀人犯正在医院哭。新闻说开车时猝死,杀人犯这段时间都在外地出差,普普觉得他老婆不可能是自己死的,肯定是被他杀的,普普说她会去找杀人犯,问出人在外地是怎么把他老婆杀了的,提防他对付我们。我不想让普普去冒险,我去问。

今天我去时,杀人犯始终不承认他杀了他老婆。后来有人按门铃,他很紧张,要我冒充他学生,我不答应,除非他告诉我。他只好承认人是他杀的,是下毒,把毒药放在胶囊里,胶囊再放进他老婆每天会吃的美容胶囊里,那样吃下去不会立即发作,过一会儿消化了胶囊就中毒了。

下午见到普普,她说知道杀人犯是下毒就没什么好担心了,我们每次最多去两人,相机也不带,就不会怎么样。她很谢谢我早上一个人替她冒险,我很开心看到她的笑脸,她平时真的笑的太少了。我趁机问她有没有喜欢耗子,她说不可能,她只把他当哥,耗子也把她当妹妹,她说她喜欢聪明的人。

我不知道我算不算聪明的人。

后来又跟她说了昨天婊子的事,她问我想怎么样,我想把大便泼回来,可是一时找不到好方法,她说她一定会替我想办法。

7月29日后的几天里,没有发生大事,每天朱朝阳和普普在书店见面,商量着如何报复王瑶,但总是想不出好法子。

2013年8月6日星期二

我爸也开始怀疑我了。

爸来看我,给了我五千块钱,说以后会关心我。可后来,他又问了我小婊子的事,问我那天是不是在跟踪她。我当然说没有。

后来婊子冲了过来,抢了爸手机,他们俩差点打起来。婊子点开了手机,里面传来了我和爸的对话。原来他是来录音,想套我话的。

婊子还说,不是我干的,就是我找人干的,肯定和我脱不了干系,她一定会派人调查,追查到底的。

哎,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能是个头。

他也不是我爸了,我不想要这样的爸爸。

2013年8月7日星期三

我把我爸调查我的事告诉了普普,还有婊子的话。看得出,她也很紧张,她最担心婊子派人调查我,那样一旦查出她和耗子,都完了。

她问我对我爸还有感情吗,我实话告诉她,没有了,他已经不是我爸了。婊子折腾了这么久,他始终护着婊子,我真恨不得他们俩都被泼大便。

普普说她会想办法替我报复他们一顿的。

2013年8月8日星期四

我不想再去爷爷奶奶家了,可妈说我爸不会做爹,我还是要做好孙子的。我只好早上去看了下爷爷,爷爷躺床上不会下地一年多了,大家都说过不了今年,哎,爷爷以前对我还是很好的。奶奶也越来越老了,不知道我以后工作了,她还能不能享受到我的孝顺。

奶奶知道爸和婊子做的事,她说爸做得不对,但又说他也是左右为难,下个星期三是小婊子生日,他们俩那天去上坟,上完坟就把所有发生的事都放一边,重新好好过生活,现在就我一个儿子了,肯定会对我好。我是不指望的,奶奶总是帮着她儿子说话的,爸的所作所为,彻底让我失望了。

下午见到普普,把奶奶说的也告诉了她,她说我爸就算想对我好,婊子也会拦着的,这是不可能的。我想也是这样。

她还问了他们去哪里上坟,说坟地上肯定没人,到时耗子去泼婊子大便。我很想出这口恶气,可又担心耗子被抓,她说我爸不可能跑得过耗子,让我放心,他们俩不会冒险的。

祝他们泼大便顺利!

之后的几天,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朱朝阳从12日开始去学校暑期补课了。但14日的日记,再次让严良大跌眼镜。

2013年8月14日星期三

婊子死了,爸也死了,他们在搞什么!怎么会这样!

夜自修出来普普路上拦下我,告诉我他们都死了。我质问她明明是去泼大便,怎么会死人的!

她跟我道歉,说她是骗我的,她知道告诉我真话,我肯定会反对。她担心婊子派人跟踪调查我,早晚会查到他们,所以要杀了婊子。她用相机威胁杀人犯,说服他帮他们用毒药杀人!她原本只是想杀了婊子的,但杀人犯在坟地上突然把我爸也毒死了,事后跟他们说,如果不把两个人都杀死,肯定会查到。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为什么要这样子?我真不想要这个结果!

怎么办,虽然我爸对我不好,可他终归是我爸啊!

我要不要去派出所举报他们?

可是普普,我不想普普出事,我真的好难受。

我想明白了,这是杀人犯在反过头威胁我们。只要我们也杀人了,那样相机就对他不构成威胁了。一定是这样的!

我恨他,我恨死他了!

我也恨我自己,为什么,为什么!

后面的几天,日记篇幅都不长,记了些他内心的各种波折。

2013年8月18日星期日

今天我独自去了公墓,看到了爸和婊子被埋的地方。

我说不出什么心情,一个是我最想她死的人,一个是我一点都不想他死的人。

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局?

我是不是没有明天了?这样的生活就要一直下去了吗?

是不是迟早都会被发现的?如果被人发现这里埋了两个人,该怎么办?

我担心自己,也担心耗子,更担心普普。

我在坟前跪下了,希望爸爸能够原谅我,这真不是我想的。

2013年8月21日星期三

爸爸和婊子终于被人发现了,早晚警察会找我的吧,我该怎么说?是坦白,还是按照普普教我的应对,她说上周三我在上课,所以事情和我没关系,只要我说不知道就行了。

我真不想继续撒谎了。可是如果我告诉警察叔叔实话,那么普普和耗子就会被抓走了。我不能害他们,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普普出事啊。

我到底该怎么办?

后面的两天,都只有寥寥数语,一笔带过,只写了几句他的想法而已。

2013年8月24日星期六

普普晚上来找我,让我把相机还给杀人犯。这次,她没有称呼杀人犯,而是叫他张叔叔,说张叔叔其实没我们一开始想的那么坏,他毕竟是老师,对他们还是挺关心的。

张叔叔准备把那套小房子卖掉,拿钱给他们办新户口,换上新的身份,再想办法安排上学,做一个新的人。他们现在已经和张叔叔一起住了。

他们能做新的自己,那么我呢?

希望一切事都尘埃落定吧。

我答应过几天家里的事弄定了,我也一同过去一趟,大家约定,再也不提过去了。

2013年8月27日星期二

明天就去把相机给张叔叔,这个东西放在身边,我每天都提心吊胆。

现在警察叔叔没再过来了,大家也都渐渐不再提爸爸一家的事了,明天把相机还了,他们有了新身份,我也要开始新生活。

马上就要开学了,一切都会是新的,包括我,包括普普和耗子。

好想做一个全新的人啊。

83

严良花了整整三个小时,把这叠打印的日记翻到了最后一页,他缓缓闭上眼睛,在了解了这三个小孩的故事后,他感觉胸口很闷,呼吸不过来。

“严老师,你也一定想不到这三个小孩和张东升之间发生的这些事吧?”坐在对面的叶军看着他问。

严良唏嘘一声,点点头,道:“最后张东升是怎么死的?”

“最后一篇日记后的第二天,也就是8月28日,朱朝阳带着相机去了张东升家,准备把相机还给他,而在这之前,普普和丁浩已经住进了张东升家。现在三个孩子全到齐了,相机也在了。”

严良抿着嘴,缓缓道:“于是张东升这一回可以把人灭口,把证据毁灭了。”

“对,朱朝阳作为唯一一个幸存者,他想开门逃跑,结果门开不了,他只能跑到厨房窗户上喊救命。我们破门进去时发现,门锁上额外加装了一把遥控电子锁。调查得知,这把锁是张东升前阵子在网上购买后自己安装的,应该在普普和丁浩住进他家前就装好了,目的就是为了等人和相机都到齐的这一天动手。这把电子锁只能用遥控器开,可见他是等着机会下手,一网打尽,决不让其中任何一个有机会逃出去。”

叶军又接着道:“朱朝阳情绪稳定后告诉我们,张东升当时还反复问了他们视频是否还有备份,三个孩子都保证说没有,他很高兴,说要庆祝一下四个人的新生活,他准备了一个蛋糕给他们吃,给三人都倒了可乐,他自己倒了葡萄酒。法医已经查证,蛋糕是没问题的,问题出在可乐,三个孩子杯中的和瓶子里剩下的可乐,都检出了氰化钾。根据朱朝阳的口供判断,徐静应该也是误服了氰化钾丧命的。她每天会吃一种美容胶囊,连续吃了几年。张东升把毒药放进了徐静的胶囊里,然后他去丽水支教,制造不在场证明。这样徐静哪天吃了胶囊,哪天就会中毒死亡,而他第一时间赶回来火化了尸体,完全找不出证据来证明他犯罪。此外,朱永平和王瑶体内也检出了氰化钾。我们当时看到尸体,上面被捅了多刀,压根没想过其实真正死亡原因是中毒,想必也是张东升在下毒杀人后,补刀伪造案发经过的。”

严良心中一阵悲痛,张东升把他缜密的思维没有用到该用的地方,而是放在了犯罪上。一起起构思精密、不留任何证据的犯罪,一次次误导警方,甚至警方从头到尾都没怀疑过他,一般人是决计办不到的。

张东升把最好的才华用在了犯罪这条路上,可悲,可叹。

他沉默了一阵,思绪回到当前,又问:“普普和丁浩都喝了可乐中毒死了,朱朝阳为什么没事?”

“您忘了他不喝碳酸饮料,那本《长高秘籍》救了他一命。我们在他家见到了那本秘籍,只不过是本印刷粗糙的盗版书,这孩子对身高很在意,他在盗版书里像课本一样做满了笔记。幸亏这一条,他喝了一口可乐后,想起不能喝碳酸饮料,就跑去卫生间吐了,又上了个厕所,出来后就看到了毒发的丁浩和普普,此时张东升也原形毕露,朱朝阳遇见危险,忙逃向门口,张东升去追他,丁浩趁机找到桌下的一把匕首和张东升搏斗,虽然他是成年人,但三个打一个,最后他被普普和朱朝阳拖住,被丁浩捅死了。朱朝阳在搏斗中也被割了几刀,好在都是皮外伤,否则四个人全军覆没,这一连串事情的真相恐怕永远不知道了。”

严良皱眉冷哼:“他多么严谨的一个人,前面几次命案即使知道是他干的,也没证据指控他,对他而言,眼见就将大功告成,最后却功亏一篑,被他想杀的孩子捅死了,真是一种讽刺。”

“尽管氰化钾发作很快,但人死前的爆发力是很强的,我想他也决没想到小小的对手会在死前殊死一搏,和他同归于尽。”

严良唏嘘一声,问:“现在一切差不多都水落石出了,朱朝阳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叶军皱起眉,道:“还没定呢,不过也差不多了,大致来龙去脉报到了市里。早上,市局和分局的领导及我们所长开了会。市局的马局长意见是教育为主,不管是朱晶晶还是朱永平夫妇,这两起案件和朱朝阳都没直接的关系,他的核心问题是包庇罪。前面几次警察调查中,他谎称不知道,掩藏了丁浩和夏月普,就是普普的真名。但他所犯的包庇罪,其实从他的成长和生活环境中看,也情有可原。第一次丁浩把朱晶晶推下楼,如果他说出两人,那么朱永平会怎么看这个儿子?这是他无法承受的压力。第二次朱永平和王瑶遇害,他事先并不知情,当突然遇到这么大的事,一个孩子能不害怕吗,他自然也不敢说出来。平心而论,就算成年人遇到他这样的处境,恐怕也会犯包庇罪。他本质是好的,在学校,他的成绩一直全校第一,从没惹过事。他喜欢和丁浩、夏月普在一起,不过他跟这两人有着本质区别。丁浩是小流氓,夏月普更是性格偏激乖张,这两人和他相处两个月,多少会潜移默化地带来影响。所以不能把责任都归到他这一个小孩身上,有家庭的,也有社会的。马局还说了,根据法律,包庇罪的适用对象是年满十六周岁,朱朝阳还未满十四周岁,不适用包庇罪。即便他杀人了,都不用承担刑事责任,更别说包屁罪了。对未满十四周岁触犯刑法的,通常做法,轻罪由家庭负责监督教育,特大案件才移送少管所。对此,大家一致认为不能把他送少管所,少管所里都是些小流氓,他读书这么好,送进去就毁了。所以我们现在要做好和周春红以及学校的沟通工作,商量以后如何教育,如何治疗他遭遇的心理创伤,如果可行的话,最好让他9月1日正常去报到,同时还要替他保密,不让他以后的生活受到影响。”

严良欣慰地点点头:“警察的职责不光是抓人,更重要的是救人。看到你们这么细心,我想这个孩子以后会好起来的。”

又坐了一会儿后,他站起身告辞:“叶警官,多谢你破例告诉了我张东升的事,我也该回去了。你们接下去这阵子应该都很忙吧?”

叶军苦笑道:“没办法,一下子冒出这么多案子,我们所里还是第一次。徐静一家的两次案子,之前都作为事故登记的,现在要补立刑事案,还要重新做卷宗。朱永平和王瑶的尸体当时在公墓被很多人当场发现,镇上轰动,我们还要做后续的案情通报工作。朱朝阳那头,还要和家长、学校商量今后的教育方案。”

“呵呵,确实很辛苦。”他客套了一句,正准备离开,突然停下了脚步,眉头微微一皱。他在原地静止了几秒,转过头问,“你说朱永平和王瑶的尸体在公墓被很多人当场发现?”

“是啊。”

“怎么发现的?”

“那天有队送葬的人,一些人在公墓上头走时,看到一个土穴里冒出半个脚掌,随后报了案。”

严良眼角缩了缩:“半个脚掌露在土外?”

“对啊,朱永平的半个脚掌在土外,那土穴是原本就成片挖好的,以后立墓放骨灰盒,只有大半米长宽,比较小,人很难完全埋进去,所以半个脚掌露外面了。”

“不可能,”严良连连摇头,“张东升一定希望尸体越晚被人发现越好,那样警察就越发破不了案,他不可能会让尸体的脚掌露在土外,那样很容易被人发现尸体。”

某种意义上他与朱朝阳的孤独有几分相似。

他笑了笑,思绪拉回现实,随后,他翻开了7月2日的那一页,从那一页开始,每篇记载的内容就明显比前面多了,几篇翻下来,他表情也从刚刚的莞尔变成了深深的凝重。

78

2013年7月2日星期二

发生了好多事。

今天见到了丁浩和他的结拜妹妹普普,耗子是我小学最要好的朋友,五年没见了,以前我们一样高,现在他很高,如果早几年拿到《长高秘籍》大概就不会这样了,我犯了好多禁忌,尤其是不能喝碳酸饮料,以后绝对不喝了!

他想在我家住几天,我很乐意,每天一个人很无聊。可他后来才告诉我,四年级时他不是转学了,而是他爸妈杀人被枪毙,他回老家了,之后去了北京的一家孤儿院,普普是他在孤儿院认识的,也是杀人犯小孩。他们是从孤儿院逃出来的,早上在路边被救助站的人抓走,他们半路逃下车,找到我家。

我开始很担心他们住进家里,后来看他们也不坏,应该不会偷我东西。后来说到普普爸妈的事,耗子说她爸杀了她妈和她弟弟,判了死刑。可普普坚持说她爸是被警察冤枉的,被逼承认杀人。她还问我有没有照相机,下个月是她爸祭日,她要拍照片烧给他。

下午我接到爸爸电话,让我过去,我担心我出去后,他们会在家里偷东西,不过他们听到我要出门,就说到外面等我回来。

我爸和几个叔叔在赌钱,婊子母女去动物园了。可没一会儿,婊子居然回来了,说相机电池坏了,提前回来。那时我躲在后面,还是被她看见了,小婊子还问我是谁,我爸怕影响她心理成长,说我是方叔叔的侄子。

后来方叔叔说我衣服太旧,要我爸带我去买衣服,结果婊子两个也不知廉耻地跟去了。去之前,我爸偷偷给我五千块钱,让我不要让婊子知道,我看到她们不要的相机,想给普普拍照片,问我爸能不能给我,我爸这次倒是直接把相机送我了。在商场我刚看了双鞋子,小婊子就要我爸赶紧过去,我爸就被她叫过去了,小婊子还对我吐口水。这肯定是婊子教的,我一辈子都会记住她们今天的表情!

我只好一个人坐公交车回家,那时我真没用,在车上哭了,回想真是好笑,我为什么要哭,莫名其妙。

回来耗子和普普看出我哭了,以为我后悔留他们住,说要走。我不想他们误会,把今天的事告诉了他们。普普很气愤,要帮我报复小婊子,说要把小婊子扔进垃圾桶,还要脱了她衣服扔进厕所,让她哭死。普普说这件事不用我出面,她和耗子去做,这样就查不到我了。可我不知道小婊子在哪个小学读书,想想不现实,还是算了。

我们聊了一晚上,他们说孤儿院管太严了,要关禁闭,所以逃出来。逃走前,耗子偷了院长钱包,有四千多块,我想来有点后怕,幸亏没把五千块钱的事告诉他们。

后来才知道耗子是惯偷,爸妈死后,他一个人在老家经常偷东西,有回终于被抓到,揍了一顿,当天晚上他又拿石头砸了人家店,结果又被抓到,送孤儿院去了。耗子说这笔账迟早要跟店老板算,到时把他往死里揍。在孤儿院也是,他经常偷老师的钱逃出去打游戏。

他还是打架王,孤儿院里没人打得过他,他的目标是做社团大哥,所以他在手臂上刻了“人王”两个字,要做人中之王。

普普爸爸死后,她住叔叔家,有天她和同学吵架,同学骂了她爸,她打了对方,当天晚上那个同学被人发现在水库淹死了,大家都说是她把人推到水库里的,警察把她抓走,最后没证据又放回来,可同学家长一直上门闹事,婶婶不要收养她,就把她送去孤儿院。

坏小孩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