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四章 我的民团我的兵(一)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5]第四章 我的民团我的兵(一)

第二天一大早,席汉乾就来到了苏童的帐篷里拜访苏童。苏童正在和王大勇吃早饭(至于铁牛和马军,你什么时候见过生化人吃饭的),见到席汉乾前来连忙招呼席汉乾一起坐下吃饭,席汉乾笑着拒绝了。苏童也不和他客气,稀里哗啦的把碗里的稀饭喝光,随手拿起袖子擦了擦嘴,一屁股就坐在席汉乾的旁边。

“席县长,昨天那个张秃子为什么和我过不去?我初来乍到的,和他好像没什么恩怨?”苏童张嘴就问。

你到还真不客气,席汉乾心里苦笑,可又不能不回答。只能含糊道:“张局长的小舅子就是原民团的团长周老四....”

“哦”这下苏童明白了,敢情是自己抢了人家小舅子的饭碗啊,怪不得那秃头说话这么阴阳怪气的呢,原来是替自家小舅子打抱不平来了。

与此同时,多伦县警察局内。张匡正在打着哈欠的坐在客厅的太师椅上,旁边正站着一猥琐瘦小的汉子在诉苦。“姐夫,你可要替我做主啊,那姓苏了一来就抢了我的饭碗,今后咱们可就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了。”

张匡不耐烦的瞪了一眼自家的小舅子周老四,说实话,当初自己坳不过自己四姨太的撒娇,使了大力气把她弟弟给扶到了民团团长的位子上也是为了给自己多添一份助力。可这厮实在就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吃喝嫖赌他是样样在行,一个七百多人编制的民团只有二百人,他愣是给吃了五百人的空饷。好,你吃就吃,可你也不要吃相太难看,利益均沾的道理都不懂得。本来民团的粮饷就是县里拨发的,全被你一个人都给吞了,平日里也不知道上下打点一下,现在被一撸到底了都没人替你说话。活该被人给撸了。

“你懂个屁,那姓苏的是有来头的,听说是张主席亲派下来的,还派了一个连的丘八(旧社会对士兵的藐称)给他撑腰。你这段日子安分点,不要给老子惹麻烦,出了事老子可不会给你擦屁股。”

“那这事就这么算了?”周老四不甘心道:

“那你还想怎么样,难道要老子拿那几十条破枪去给人家堵枪眼吗?要不是看在你姐的份上老子早就一枪崩了你,赶紧给老子滚蛋”张匡发怒了。

“是,是,姐夫,那我先回去了”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张匡不耐烦的象赶苍蝇般的挥挥手。

周老四碰了一鼻子灰,灰溜溜的跑了。

察哈尔属于戈壁地貌,气候是典型的冬冷夏热,三月的天气是闷热的,尤其是在这个大晌午。苏童现在和席汉乾来到了民团的驻地大北沟镇,苏童正在诅咒着这个没有空调的时代。不过一路行来,苏童倒是有些佩服身边的这位县长,席汉乾对于多伦县的历史是如数家珍,对于民生的疾苦和发展经济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看来国大党的官也不都是尸餐素位的人啊,有些人有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比如眼前这位,苏童暗暗的想。

其实这倒是苏童陷入了一个误区,国大党在招收党员方面的要求是非高学历不取,走的精英路线。因为国大党代表的是资产阶级,地主阶级的利益,而社工党代表的是广大贫苦百姓的利益,走的是群众路线。

一路走过来苏童到叶对多伦的大概情况有了些了解,多伦县现有人口十万多人,有蒙、汉、回、满、藏、锡伯和达斡尔7个民族,分布在多伦淖尔镇、大北沟镇、大河口乡、蔡木山乡这两镇两乡里,主要以种植和畜牧业为主,工业基础为零。

苏童在心里叹了口气,如此贫瘠的华夏啊。还有两年就到两国全面开战的时间了,这样的华夏,你做好准备了吗?

“苏团长,苏团长!”席汉乾的声音打断了苏童的沉思,苏童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朝席汉乾笑了笑。“不好意思,走神了。”

“苏团长,前面就是大北沟镇了,民团驻地就在那里。”

“哦,快去看看”苏童兴冲冲的就催促着司机加大油门,向民团驻地赶去。一行人来到了一个操场,操场四周有着十几座破旧的营房,操场旁的一棵树下懒洋洋的躺着几个老头模样的人,看模样正在避暑,看着他们畅意的样子,真是给个皇帝都不换啊。。

不远处的一处土房里,一个十四、五岁左右,一脸机灵的少年正无聊的蹲在门口边数蚂蚁,看到大门外进来了几个人,连忙叫醒了土炕上正在睡大觉的同伴。“柱子哥、柱子哥,外面来人了,好像是当官的。”

“扯淡,官老爷能来咱这?二狗子,你小子眼花了?再瞎嚷嚷当心我削你。”

“是真的,柱子哥,领头好像是席县长,对咯,就是席县长,上次他和周扒皮来的时候我见过他。”这个叫二狗子的少年肯定的说。

“哦?”这个叫柱子的人从床上爬了起来,透过窗户看了过去。“诶呀,我的妈呀,真是席县长。二狗子,赶紧去把所有的弟兄都叫起来,都赶紧到操场上集合,欢迎席县长,你他娘的快点。”一时间,营房里一阵鸡飞狗跳。

苏童一行人来到广场的时候,正好看到营房里乱哄哄的。好一阵子才静下来,不多时就陆陆续续的就有人在操场上集合,好一会才集合完毕。看着东倒西歪乱哄哄的人群,有六十多岁老汉,十多岁的小孩。背着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红缨枪、大刀、长矛、好点就是老套筒了,可就是老套筒也只有十几支。站在苏童身后的王大勇直皱眉头,席汉乾也是脸上发烧。

苏童倒是给气乐了,转过头来问身边的席汉乾:“席县长,这就是我的民团?”

席汉乾老脸涨得通红,他也感到太丢人了:“这、这..”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苏童摇摇头,心想,这哪是民团啊,这简直是敬老院兼托儿所呢。算了,不管怎么样,今天算是新官上任,还是得讲两句。

“恩,大家静一静,听我口令。”不管怎么样,苏童还是准备发表就职演讲了。

“哄”下面的人不给面子,该怎么吵还是怎么吵。“啪啪啪”苏童发了火,拔出了手枪冲着天上连开了几枪,一瞬间鸦雀无声。“怎么,还有人要说话吗?”苏童挥着手里的勃朗宁,下面的人看着苏童手里还冒着青烟手枪连连摇头,开什么玩笑,您手里头拿着的可不是铁疙瘩,是能要人命的枪啊。

”现在开始报数。”

“一、二、三...”报数声一直到了两百零七声就停下来了。一个皮肤黝黑三十许岁数的壮实汉子跑上前来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报告长官,保安团应到人数七百二十八人,实到人数两百零七人,报告完毕。值勤官,陈大柱”

“入列!”

“是”

“弟兄们,大家好。我叫苏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的新任团长。”苏童开始了他的就职演讲:“从今往后,大伙就是在一个锅里勺饭吃的兄弟了。明天,我会重新安排团里的各项事情,还有,今天晚上团里加餐。现在,解散!”

“万岁!”“终于能吃饱饭了。”一片欢呼声响了起来。

我的军阀生涯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