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双面伊人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1]第1章 双面伊人

青腾国!

五百年前,痴情的青帝为了履行对妻子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退位让贤,和妻子外出游历再也没回来。他们唯一的子嗣被后来的皇上封为腾王。各地诸侯趁机割地为国,大大小小的国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原本独霸大陆的青腾国,瞬间瓦解。虽然瓦解了,但是依然是诸国中最大的国家。而传说中青帝为子孙累积了无数的财宝以备不时之需,这些财宝被他藏在了一处,藏宝地图没来得及交给唯一的子嗣,而打开宝藏的钥匙,被青帝分成了五份,给了五名亲信,五名亲信在青帝退位后各奔东西,等候青帝后人拿着信物来找他们,可是这一等五百年就过去了,房、钟、桑、温、藤五大家族也应运而生,分别在五国之中崛起,逐渐繁衍成鼎盛家族,在各个国家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中的桑家就在青腾国。

可是,世事变迁,当初的忠心早已不在,五百年来整个大陆各路人马都暗中为这批宝藏进行着不见硝烟的争斗,各国皇室更是对这批宝藏势在必得,五大家族明里承受着皇室的打击,暗里还要提防各路觊觎宝藏人的暗算。更令五大家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是一个预言,当初辅佐青帝的国师在临死前预言:五百年后宝藏会重见天日。

如今五百年已过,整个大陆风云暗涌,宝藏考验的不仅仅是忠心,还考验着人的私欲、感情、人性……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

青腾国京城墨都,风风雨雨走过了五百年,依然是诸国中最大、最繁华的都城。

青腾国虽然在五百年前分裂了,但是依然拥有最大的领土面积,占据着整个大陆最富饶的南部,也是最有实力的大国。虽然各国之间战乱不断,但是并不影响墨都的繁荣。

今天,墨都苏醒的特别早,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玉面将军今日回京。

说起玉面将军,青腾国的人没有不知道的。玉面将军桑锦阳是青腾国将军府的二公子,今年虽然才十五岁,但在三年前就已经名动整个大陆了。

不过谁都知道这份名望来之不易。

将军府繁荣了几百年,桑家已经是三代独苗了,可是值得欣慰的是桑老将军的独子桑景云夫妻在他们的长子桑锦程五岁的时候,又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就是如今的玉面将军桑锦阳和他妹妹桑锦月,桑家自是欢喜不已。可是十年前,龙凤胎五岁的时候被人下毒,生命垂危,而正在战场上拼命厮杀的桑景云夫妻焦急之下中了敌军的埋伏,双双坠崖身亡。

桑老将军痛失儿子儿媳,小孙子和孙女中毒危在旦夕,偏偏皇上又下令让他亲赴战场,他只好将龙凤胎送到了齐云山去治疗,他则带着年仅十岁的长孙桑锦程去了战场,年仅十岁的桑锦程一战成名,却也带来了隐患,在他十七岁的时候,被亲信出卖,挑断了脚筋,变成了残废。

历经磨难的桑老将军又担起了将军府的重任。三年前,边疆战事又起,才十二岁的桑锦阳归来,协助祖父击退敌军,名声丝毫不比他哥哥桑锦程差,三年来,他让祖父在京城墨都修养,独自守护边疆,立下战功无数。骁勇善战、智谋超群的桑锦阳年仅十三岁就被封为了将军,这是青腾国任何人从来没有过的殊荣。

他长得如珠如玉,美貌连女人都不及他,就是墨都第一美女罗玉兰面对他都要逊色几分,因而得名玉面将军。因为自己的长相,桑锦阳寻常都带着一个用黑色丝线编织的面具。

一个月前,就在桑锦阳大败霨澜国和霁月国联合入侵军队,两国投上了降书后,青腾国皇上下旨让他返回京城墨都。今日正是他进京的日子。

墨都南城外三十里处,隐在青岚山参天古木中的诸音寺中,一个沐浴在玫瑰红晨光中的幽静小院里,两个身着青衣的侍女正忙碌着烧水做饭。

古老的寺庙,在晨钟中慢慢的苏醒,晴朗的天空漂浮着几朵淡淡的云,清新的空气唤醒了林中的鸟儿,轻快的鸣叫声让沉寂肃穆的庙宇有了几分生机。

小院中,弯弯曲曲的石板路上,站着一个身着藕色纱衣鬓发入云的少女,清瘦的背影笔挺如松,她微微的仰着头,目光凝定在那杏黄的院墙上露出的不远处青灰色的殿脊,仿佛一个虔诚的信徒,在祈祷什么。

“小姐,水烧好了。”侍女叶莲端着水盆放到一旁的石凳上。

“嗯。”

少女淡淡的应了声,慢慢的转过身,如瀑的秀发飘洒开来,微微飞舞在身后,淡淡的阳光洒落在她莹白如玉的脸上,灿然生光,倾城般的唯美。不施脂粉的脸庞如冰似雪,细长的凤眉下一双杏眸闪烁如星,秀挺的瑶鼻,水润的粉唇,浅淡如菊的神态,让人从她身上看不到一丝人间的烟火气息,就像流淌在山间的一股清泉,沁人心脾,又凉意顿生。

少女弯腰从盆中掬起一捧捧水抚在脸上,水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一旁的侍女叶莲递上雪白的棉巾。

少女净了脸后叶莲又开口道:“小姐,雷燕飞已经等在寺外,几时启程?”

少女的眉头蹙了一下,“用过早饭后就启程。”

“是。”

叶莲立即将消息传递了出去,然后转身对小厨房道:“叶灵,早饭好了没?”

“好了。”一个灵动的声音传来,随之,叶灵端着盘子走了出来,叶莲走进厨房,帮她把饭菜都端了出来。

四样清淡的小菜,精巧的馒头,黄莹莹的米粥,看上去就清爽有食欲。

“斋饭也能被灵儿做的如此美味。”少女在院中菩提树下的石桌前坐下,脸上飞快的划过一抹柔意。

“那小姐怎么都不带着灵儿?”叶灵嘟起嘴抱怨。

“就你这性子,跟着小姐去了军中,用不了一天就暴露了,没得拖累了小姐。”叶莲白了她一眼。

“你小瞧我。”叶灵顿时不乐意了。

桑锦月淡淡一笑,执起筷子,伴着两人的斗嘴声慢慢的吃了起来。这时,一道雪白的身影越过院墙,疾驰而来,眨眼间,一只通体雪白的狼站在了桑锦月的面前,蓝盈盈的眼眸定睛的看着桑锦月。

桑锦月伸手抚在它的头上,“雪团,吃饱了?”

雪团呜咽了一声,脑袋在她的手心蹭了蹭,然后乖巧的卧在桑锦月的脚下。

叶莲和叶灵嘴角一抽,装的挺乖的,她们可是亲眼见过它凶狠无情的一面。

饭后,桑锦月走进房间,再出来时,俨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一头漆黑的秀发被一个金制的头冠牢牢的竖在头顶,黑色丝编的面具遮住了她大半的脸庞,也遮住了她的绝美姿容,只露出水润的唇和尖尖的下颚,黑色的战袍黑色的铠甲,手里拎着一柄漆黑的长枪,红色的枪缨很是耀眼,看她手拿捏的力度就知道,这柄长枪重量不轻。

叶莲和叶灵看了眼如琼枝一树般的桑锦月,心里感慨,小姐就像跌落凡间一隅的琼山美玉,收揽了天地间的灵气和精华,什么都不做,就是淡淡的站在那里都能让她们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华彩。只是小姐身上的胆子太重。

两人暗暗的叹了口气,躬身一礼,“小姐。”

“你们先回府去吧。”

桑锦月的声音很轻,话落就快步向院外走去,出了这院子她又是那个骁勇善战的玉面将军桑锦阳了。

走出小院,桑锦月就看见了候在一旁的小和尚,看样子已经等候多时了,小和尚看见桑锦月身后的雪团一惊,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

“玉面将军。”小和尚双手合十,恭敬有礼。

“慈缘大师有事?”桑锦月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主持让小僧带给将军一句话。”小和尚抬起头飞快的看了眼桑锦月。

“什么话?”桑锦月眼眸眨了眨,看了眼小和尚光滑的头顶冒出的汗珠,眸中划过一道了然的神色。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主持说,将军别忘了答应他的事。”小和尚有些胆战心惊的低下了头。

桑锦月唇角扯了扯,“不会忘的。”

小和尚松了口气,念了声阿弥陀佛,让开了路。

桑锦月脚步轻点,运起轻功,眨眼间就消失了身影,雪团也飞一样的跟了上去。

小和尚这才抬起衣袖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长出了一口气,心里腹诽着:主持害怕玉面将军不敢来,就让他来担惊受怕,真是没有主持的风度,难怪玉面将军对他一点也不客气。

不过想到自己已经完成了主持交给他的任务,又松了口气,赶紧小跑着回去复命去了。

桑锦月出了诸音寺,就看见了等在外面的她的亲卫军。

“将军。”二十人齐声道。

“其他人呢?”

桑锦月扫了眼众人,皇上只是招她入京,所以她只带了她的桑家亲卫军五百人回来,不过她没有和亲卫军一起走,而是提前回来了,在诸音寺住了十多天。

“其他人都等在山下,我们上山来接将军。”亲卫军首领雷燕飞立即禀告。

“带二百人随我进城,其他的人留在城外。”

“是。”雷燕飞立即叫过身后的亲兵,吩咐了几句,那名亲兵就先骑马下山去了。

桑锦月打了个口哨,一匹通体漆黑的骏马从林中飞奔而出,跑到桑锦月的跟前,撒欢的嘶鸣了一声。桑锦月用手抚摸着骏马的鬃毛,亲昵了一会儿,这才飞身跃上马背,一手拎着长枪,一手轻轻的一提缰绳,骏马就飞驰而去,雪团飞奔着跟在她的身侧。

雷燕飞立即带着亲兵上马跟了上去。

桑锦月来到山下,五百亲兵留下了二百,整齐有序的等在原地,她一挥手,二百人训练有素的跟在她的身后,一队人马向墨都疾驰而去。

浮世惊华之邪皇谋妻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