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以我之姓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3]第3章 以我之姓

“雪晨,还不上来。”

罗玉兰有些头疼的看了眼自家的弟弟,明知道不是桑锦阳的对手,还记吃不记打的往上撞。桑锦阳回墨都一共才三次,他每次都要败而不馁的撞上来。

罗雪晨转头看了眼自家姐姐,“我不回去。”

话落,一甩衣袖,双手负在身后,走入了人群中,仿若刚刚的事情根本没发生一样,而他的身后跟着一大帮的公子哥。

罗玉兰看着弟弟远去的身影,美眸一顿,然后叹了口气,不回去也好,让爹知道了,弟弟免不了又要挨训了。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纤细如玉的手正要放下车帘,一下子看到了对面茶楼楼上临街窗户前一道雪白的身影。

滕王府世子姬玉痕,她眸中顿时迸发出一抹亮光,目光痴痴的落在他的身上,看到他专注的目光,罗玉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美眸中的光芒慢慢的淡了下来,他在看桑锦阳?自己就在茶楼的下面,罗家的马车这么明显,自己又刚刚跟桑锦阳说过话,他都没有看见自己吗?

世子为什么看着桑锦阳?

虽然她没亲眼所见,但是墨都中传说桑锦阳虽然是个男子,但他的容貌比自己还要美上几分。她一下子想起了桑锦阳出生时是龙凤胎,他还有个妹妹叫桑锦月,据说兄妹两个长的几乎是一模一样!暗中都传着桑锦月因为当年中毒颇深,一直在齐云山修养没有回来,墨都中也没有人见过她,可是早晚会回来的不是吗?

桑锦阳一回来就在战场上一鸣惊人,这个桑锦月回来时又会在墨都掀起怎样的风云呢?

手不自主的握了握,再抬头,窗口已经失去了她想要见到的那抹身影,眼眸一暗,放下了车帘,语气有些烦躁的道:“回府。”

茶楼内,姬玉痕转身坐下,站在窗户暗处的蓝袍男子看了眼外面,视线在刚刚离开的罗玉兰的马车上停留了片刻。

他走到姬玉痕的对面坐下,“世子,如何?”

“我一病秧子,对墨竹公子说的事有心无力。”姬玉痕骨节分明、白皙的有些过分的手执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有心无力,谁信?”墨竹公子洞若分明的双眸在姬玉痕的脸上划过。

“也不感兴趣。”姬玉痕又扔出了五个字,神情温和如玉,情绪丝毫没因为墨竹公子的话而有什么波动。

茶杯在墨竹公子的手里转了个圈,他垂下眼眸道:“那敢问世子对什么事感兴趣?”

姬玉痕狭长的凤眸中划过一抹柔光,“如何以我之姓,冠她之名?”

墨竹公子手里的茶杯一晃,茶水溅到了桌面上。

“滕王府果然世代都是痴情种。”

墨竹公子眼中浮现了刚刚瞥到的罗玉兰的容貌,的确是个美人,可是看她看向姬玉痕的目光都是仰慕之色,他想娶她不是难事啊?

姬玉痕淡淡的瞥了眼墨竹公子。

墨竹公子掩唇轻咳了一声,“喜欢,娶了就好,这和我说的事也不冲突。”

“娶了就好?哪有这么简单?”姬玉痕两道凤眉挑了挑。

“别以为我不知道,人家等嫁你都等的快成老姑娘了,你还在矫情什么?”墨竹公子即便再淡定,也要被姬玉痕的态度给破功了。

姬玉痕凤眸瞥了他一眼,“墨竹公子不会以为本世子看上罗玉兰了吧?”

“难道不是?你刚刚还在窗口看了人家好一会儿。”墨竹公子打探的目光看向姬玉痕。

“你哪只眼睛见我看她了?庸脂俗粉,也能入本世子的眼。”姬玉痕放下茶杯,起身向外走去。

不是罗玉兰?罗玉兰可是墨都第一美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样的女子如果是庸脂俗粉,他很好奇能让滕王世子将盖世才华用在她身上的女子是什么样潋滟的人物了。

墨竹公子站起身追问道:“她是谁?”

“墨竹公子难得来一趟墨都,就好好玩几天吧!本世子身子很弱,就不相陪了。”

姬玉痕的话一落,墨竹公子的脸就黑了,这么明显拒绝的话他在不明白就妄称青腾族第一公子了。他身体弱?哪里弱了?明明比他都壮实。

“我不会逼你的。”

“这么爽快?不是墨竹公子的风格啊?”姬玉痕站住了脚,疑惑的打量着他。

墨竹公子抚了抚身上的蓝袍,“我来时,族长只叮嘱了我一句话,水到渠成。”

“原来如此,族长还是那么的睿智。”姬玉痕温和的凤眸扫过墨竹公子。

墨竹公子知道这话可不是什么夸奖的意思,眼珠一转,岔开了话题,“我进城之前见到了一个”

“哦。”

“你不想知道我见到谁了?”墨竹公子玩味的勾起了唇角。

“桑锦阳。”

“这么准,还说有心无力,谁信?”墨竹公子一怔反击了一句。

“他威胁你了?”姬玉痕淡淡一笑。

“算不得威胁,但是却比威胁还让人惧怕,桑锦阳,不简单。”

墨竹公子眼前浮现玉面将军当时跟他说话的语气乃至于眼神和动作。看似好像很随意,但是却让墨竹很明了他未说出的话的意思,而且他还很明白玉面将军说的话是很认真的。

姬玉痕推开了门,墨竹公子一看这家伙真的要走了,忍不住的问道:“你就不想知道他怎么威胁我了?”

他见姬玉痕果然停下了脚步,眼眸一闪笑道:“你告诉我你和桑锦阳什么关系,我告诉你他威胁我的话,公平交易,如何?”

姬玉痕回身看着墨竹公子笑的一脸温润,“他威胁你,如果我不愿你不可强迫我。”

话落,白色的身影就迈出了房门,身影消失在了楼梯口处。

墨竹公子这回是真的愣住了,姬玉痕本事再大也不会知道桑锦阳威胁自己的话,他多半是猜的,可是猜的这么准他是有多了解桑锦阳啊?

他眉头一蹙,表像太会骗人了,这墨都是来对了,棋以开局,错过了会遗憾终生的。

他走到窗口,看着姬玉痕华光照彩的在街上女子痴怨的目光中淡定的上了滕王府的马车。

“公子?”一直跟着他的侍从走了进来,询问的唤了一声他。

“回滕王府。”墨竹公子双手负在背后,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往外走去。

“公子,世子都拒绝了,我们还回滕王府干什么?”侍从很不解,人家世子自己走了,也没邀请咱们去王府住啊?

“云剑啊,我们还没拜见老王爷呢,这可是很失礼的事啊!”墨竹摸摸下巴,语气中都是意味不明的味道。

“啊?”云剑摸摸脑袋,他还是没想明白这跟拜见老王爷有什么关系?

此时,桑锦月已经带着亲卫兵来到了将军府门口,她抬头看了眼府门上那三个烫金大字“将军府”,这块匾额也历经了将近五百年的风风雨雨了。

她跳下马背,雪团立即蹭到她的身边。

将军府门缓缓的打开了,正要出来看看桑锦月回来没的管家雷吉一眼就看到了桑锦月,他面色大喜的道:“小,呃,二少爷回来了。”

“嗯,雷叔,爷爷和大哥如何?”桑锦月迈进府门。

“老爷子和大公子都很好,听说二少爷要回来了,这几日老爷子的饭都多吃了不少。”雷吉笑着跟在桑锦月的后面,喋喋不休的讲起了桑老将军这几日愉悦的心情。

亲卫军自动的去了他们歇息的院落,雷燕飞留在了桑锦月的身旁,管家雷吉是他的父亲,雷燕飞是跟桑锦程一起长大的,一直跟着桑锦程,后来桑锦月回来,桑锦程让他跟着桑锦月保护她,桑锦月就让他当了亲卫军的首领。亲卫军中也只有他知道桑锦月李代桃僵的身份。

桑锦月把手中的长枪扔给了雷燕飞,“你先回去看看雷婶吧。”

雷燕飞看了眼雷吉,“爹,我先去看看娘。”

“嗯,去吧,你娘这几日激动的觉都睡不着。”雷吉看着儿子满目都是骄傲。

来到桑老将军的院门前,桑锦月就听见一声底气十足却带着些急迫的声音,“怎么还没到?”

“爷爷,驻外将军应招回京,都要先去兵部报道。”一声清润的声音很无奈的解释着。

桑锦月心里暖暖的,雷吉推开了院门,桑锦月走了进去,雪团乖巧的跟在她的身侧,乖的就如一只家犬一样。

“爷爷,大哥。”

“你这丫,呃,臭小子,怎么才回来,坦白,又在慈缘老头哪儿住了多久?”桑老将军胡子都翘了起来。

“听爷爷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孙儿就知道爷爷很好了,这上了战场,爷爷都不用动手,一嗓子就把敌军都给吓退了。”桑锦月走过去,抱住爷爷的胳膊讨好的道。

桑老将军胡子翘了翘,“装乖没用,早就回来了,也不说偷偷回来看看老头子,老了,招人嫌弃了。”

桑锦月嘴角抽了抽,狡诈的老头,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了。

她松开抱着桑老将军胳膊的手,走到桑锦程的轮椅前,蹲了下去,委屈的趴在他的腿上,“大哥,爷爷都不喜欢我了,一回来就嫌弃我。”

桑锦程伸手摸摸妹妹的头一脸温柔的笑意,“你就卖乖吧,爷爷最疼的就是你,你没回来,大哥的耳朵都要被爷爷的唠叨声磨出茧子来了。”

自己这个妹妹,也就在他们这些亲人面前会露出如此小女儿的神态。

“哼!”桑老将军傲娇的别开眼。

“我当然知道爷爷最疼我了,所以给爷爷带了礼物。”桑锦月唇角弯弯,起身推着桑锦程的轮椅往屋内走去。

桑老将军一听礼物,耳朵都长了。

“爷爷,还不进来。”桑锦月笑着回身喊道。

桑老将军轻咳了一声,站起身,背着手,往屋内走去。

雷吉笑着赶紧吩咐人去沏茶,只有小姐回来了,老爷子才会真正的开心起来。

桑锦月摘下面具,从怀里拿出一本泛黄的小册子,递给了桑老将军,“爷爷,这个礼物喜欢不?”

看到桑锦月拿出来的礼物,别说桑老将军了,就是桑锦程都愣住了。

浮世惊华之邪皇谋妻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