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要改你改

默认

黑体

楷体

正黑体

宋体

[2]第2章 要改你改

疾驰的队伍沿着山路蜿蜒而下,浓密的树林,参天的古木,在眼前一晃而过。林壑间流淌的山泉在队伍的身后留下一串叮叮当当独特的旋律,加上林间的鸟鸣声,来自大自然纯美的乐声轻轻的扣击在桑锦月的心上。

这种悠然的情境却让桑锦月的心很沉,她向往的生活好像离她越来越远了。

她原本是一抹不愿意转世投胎的幽魂,游荡了千年后,阴差阳错的投生在了桑家,原本有疼爱她的父母、爷爷、哥哥,想着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可是她只悠闲了五年,五岁那年,她和双胞胎哥哥桑锦阳被人下了毒,因为她前世出生在古武世家,这一世从出生她就开始修炼内功心法,所以毒被她自己逼出了一部分,可是桑锦阳却中毒颇深,虽然爷爷用最快的速度把他们送到了齐云山,求神医青云居士出手相救,桑锦阳身体内还是留下了余毒,他们不得不留在齐云山上,但是她却很乐意,悠闲自在的过了七年。十二岁时,一切都变了,大哥被亲信出卖,被割断了脚筋,爷爷孤掌难鸣,二哥桑锦阳的毒还没有完全清除,她只好女扮男装,顶着二哥桑锦阳的名字回去帮助爷爷。

一晃,三年过去了,边疆战事已停,如今皇家是连她也容不下了吧?卸磨杀驴的伎俩又要拿出来用了。

她眉头一蹙,心底升起一股对墨都的厌恶来。

很快,他们一行就来到了官道上,尘土在他们身后飞扬,一队井然有序的人马追逐在那黑袍少年的身后,烈烈生风,洒脱不羁。

很快,前方就可以看见墨都隐约的身影了,桑锦月勒住缰绳,停了下来,雪团也停在了她的身侧。

“将军。”雷燕飞上前询问,这距离墨都只有十里地远了,将军怎么停下来了?

“喝点茶水再走。”桑锦月指了指路旁简陋的凉茶铺子,目光从凉棚外拴着的两匹马上掠过。

雷燕飞一怔,诸音寺距离墨都也就三十里地,半个时辰都用不上就到了,对于他们这些亲卫军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而且亲卫军都自备水囊,将军让他们半路喝什么茶呢?不过他没有反驳,立即下令原地休息,他则率先走进凉茶铺,吩咐开铺子的小夫妻多煮些茶水来。

二百多人,凉茶铺子很小,煮茶水也需要不少的时间,一时间,小夫妻两人忙碌了起来。亲卫军都在外面找地方休息,看上去都在休息,却也是井然有序的,每个人所在的位置形成了一个最好的易守易攻的阵型。

桑锦月下了马,带着雪团走进简陋的凉棚坐下。

雪狼乖巧的卧在她的脚下,那也让小夫妻两个胆战心惊,他们常年在这山林路上开茶铺维持生计,野兽也是看到不少的,雪团一看就知道不是狗好不好。

凉棚内,已经有两位客人了,一位身穿青色短褂,头戴布巾,应该是仆从,一位身穿蓝衫,头戴玉冠,年纪二十左右岁,眸光沉着,丝毫没有因为桑锦月的到来有任何的波动,就是雪团,他也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依然不紧不慢的喝着茶。

“将军,要不要……”雷燕飞上前询问用不用清场。

“喝碗茶而已,不必麻烦了。”桑锦月没有抬头,抚摸着雪团搭在她膝盖上的头上的毛发,柔软光滑,雪团舒服的迷上了眼睛。

桑锦月唇角微微的勾起。

雷燕飞看了眼乖的跟家犬一样的雪团,心里唏嘘了一声,可不能被它的表象给骗了。

一刻钟后,茶水送了上来,因为茶碗不够,亲卫兵只能轮班来喝茶。

对面的一主一仆喝完茶歇息好了,站起身要离开。

“公子请留步。”桑锦月出言留人。

蓝袍公子眉头一蹙,转头看向桑锦月不卑不亢,“不知道玉面将军叫住在下有何事?”

桑锦月丝毫不意外他认得她,就她这一身装扮和名望不认得她的人别说在青腾国了,就是整个大陆也寥寥无几。

“只是有句话要告诉墨竹公子而已!”桑锦月压下一口茶,轻轻的吐出了一句话。

墨竹公子一怔,他知道自己的身份?随即很快就恢复了神色,“看来世人对玉面将军的了解还是不够啊!”

“过奖。”桑锦月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什么触动。

墨竹沉默了片刻,“不知道玉面公子有何话相告?”

桑锦月喝光了碗中的茶水,站了起来,雪团立即抖了抖毛发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不愿,你不可强迫。”

说完,桑锦月也不看墨竹变幻不定的神色,起身走出了凉棚,利落的上了马,亲卫军在桑锦月走出凉棚的同时就已经上马等候了。

墨竹看着疾驰而去的黑色背影,眉头蹙了蹙,他怎么知道他来找谁?又怎么知道他不愿?桑锦阳,你果然有些意思!

“公子。”侍从担忧的看着他。

“无妨,他并无恶意。”墨竹走出凉棚,牵过自己的马,也奔着墨都而去,不过他走的是极慢的。

不到一刻钟,桑锦月一行来到了墨都的城门口。

看到城门口挤挤挨挨的人群,桑锦月有些不耐的皱了皱眉头,每次都是这样,她就不明白了,自己有什么值得这些人好奇到每次都要这样来围观?

“来了,玉面将军回来了。”

桑锦月听到人群中兴奋的声音,脸色顿时黑了下来,“雪团。”

雪团闻言顿时兴奋了起来,飞奔到她的前面,仰天嗷呜了一声。

“狼啊!”

原本被堵得严严实实的城门霎时传来一阵惊呼声,人群四散开来,城门前眨眼间就变得宽敞起来。

桑锦月打马不停的跟在雪团的后面飞驰而入。

等堵在城门口的那些人回过神来,那里还有玉面将军的身影。

桑锦月进了城,直奔兵部而去,路上的行人看到她的身影,纷纷让开了路。

到了兵部,她递上了已经回京的文书,无视那些人的打探,上马就往将军府而去。

“桑锦阳。”一声挑衅的声音响起。

桑锦月勒住缰绳,冷眼看着挡在前面的人,又是罗雪晨。

“桑锦阳,把你狗的名字改了,否则今天你就休想过去。”罗雪晨抱着双肩,翘着一只脚抖擞着,十足的纨绔样。

桑锦月嘴角一抽,不就是雪团的名字中跟他一样有个雪字吗,他还真跟自己较上真了。

雪团听见有人说自己是狗,顿时不乐意了,立即嗷呜了一声,吓得那些站在罗雪晨身后的人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

桑锦月淡淡的道:“雪团,咱是见过世面的,别跟一个连京城都没出去过的人计较,他都没见过狼长什么样,把你当成狗也不稀奇。”

罗雪晨听了桑锦月的话顿时激了,“桑锦阳,你敢嘲讽我没见过世面?”

桑锦月淡淡的瞥了眼罗雪晨,“你见没见过世面,大家不是都看在眼里吗?有人不认得雪团是狼吗?有吗?”

她故意的用眼神询问了一圈,众人都心知肚明罗雪晨要给玉面将军难看,谁敢应声啊!

“你看,没有人不知道吧。”桑锦月却自顾的把众人的沉默当成了默认,目光最后又落回罗雪晨的身上。

“你这是狡辩,赶紧把它的名字改了,否则小爷把它剥皮抽筋炖了吃。”罗雪晨咬着牙恶狠狠的蹦出一句话。

“雪团啊,有人要把你剥皮抽筋炖了吃呢。”桑锦月语音幽幽的道。

罗雪晨顿时浑身绷紧了,眼睛盯在雪团的身上,看见雪团冒着寒气的眼眸,顿时有种拔脚就跑的冲动,可是又一想,桑锦阳不敢公然让他的狼对付自己,顿时又挺直了身板。

可是他低估了桑锦月的胆识,只见她给雪团使了个眼色,雪团立即如闪电一样扑了过去,围在罗雪晨周围的人顿时四散逃去,而罗雪晨还没有从桑锦月胆大包天的震惊中醒过来,就被雪团按在了地上,他顿时吓得闭上眼睛失声大喊道:“走开,快走开,桑锦阳你敢。”

桑锦月没有阻止雪团,坐在马上,冷冷的看着被雪团吓破胆连眼睛都不敢睁的罗雪晨。跟着罗雪晨一起来的人,都愕然的看着桑锦月,他还真不客气,连罗丞相的独子他都敢动。

“玉面将军,小弟年龄小,顽劣胡闹,还请将军手下留情。”一声温婉如珠的声音传来。

桑锦月转头看去,一旁停下了一辆雅致的马车,上面有罗府的标记,车帘轻轻的挑起,露出一张美如满月的脸来,而能称呼罗雪晨为小弟的又是美人的只有一人,就是墨都第一美女罗玉兰。

“姐姐,救我啊!”罗雪晨听到自己姐姐的声音立即求救。

看免费小说就到石头阅读

“年纪小?本将军记得罗公子比本将军还年长一岁吧?”桑锦月嘲讽的道。

罗玉兰没想到她亲自出面了,桑锦阳居然都不给她面子,这墨都的公子除了那个人还没有人如此的无视她呢,俏脸闪过一丝尴尬,不过她很快又恢复了神色。

“这墨都哪有人能和骁勇善战的玉面将军相比,让将军见笑了。”

桑锦月不禁多看了眼能屈能伸、灵活多变、应对自如的罗玉兰,和罗雪晨相比,罗丞相应该很懊悔罗玉兰怎么不是个带把的吧?

罗玉兰收到桑锦月探究的眼神,大方的一笑。

桑锦月收回眸光,扥了一下缰绳来到罗雪晨的跟前,“我家雪团吃东西很挑剔的。”

众人都明白了,桑锦月这句话的意思是,人家雪团嫌弃你,不愿意吃你。

罗雪晨虽然不敢睁开眼睛,但是心里明镜似的,但是他不敢再逞强了。

“雪团,吓唬吓唬就好了,美人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桑锦月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偏偏在场的人都听得见。

罗雪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雪团却明白了桑锦月的意思,嗷呜了一声后,放开了罗雪晨,抖了抖身上雪白的毛,一跃就来到了桑锦月的身边。

“我家雪团对自己的名字很满意,要改你改。”桑锦月留下了一句话后,就招呼雪团,“雪团,回家了。”

罗雪晨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桑锦月悠然离开的身影,差点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浮世惊华之邪皇谋妻

加入书架

手机畅享专区

扫码下载APP